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一击毙命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卞文豪本来紧张的面容,竟然慢慢地放松下来,握着刀柄的手竟是松了开来,转头看着朱义,笑道:”原来今日朱郡守召我来议事,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亏我一直还对朱郡守敬重有加,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怎么?朱郡守今日是准备要取了我的性命吗?”

  朱义将卞文豪的这瞬间变化却是一一收在眼底,心里却是暗叹一声,世家子弟,却也尽多杰出之辈,能在这转瞬之是便能稳下心神来,也难怪这卞文豪能让卞无双留在这里看守这对他们至关重要之地.

  “卞将军言重了.”他缓缓地道:”卞大帅对我大楚至关重要,你是卞大帅极为看重之人,我们怎么会要了你的性命?”

  “既然大帅对大楚如此重要,你们为何还要如此对待我们?”卞文豪冷笑.

  “正因为重要,所以才必须有些手段相制约.这一点,卞将军出身豪门世家,当深有体会,没有约束,何来忠心?”罗良在一边冷笑道.

  “程务本呢?”卞文豪冷笑着反问.

  罗良的脸顿时又绿了,心中恨得痒痒的,真想将这个可恶的家伙一拳轰成渣渣,短短的时间内,这已经是卞文豪第二次打他的脸了.

  如果说忠心的人需要拿住什么把柄的话,那大楚朝廷对待程务本的做法,就令人寒心之极了.而更为重要的是,不论是十年前的左立行的西军,还是刚刚发生不久的程务本事情,都有着罗良的参与.

  “杀死你倒不至于,怎么地也得给卞无双留一点面子,但是留下你一只手一条腿,也不是使不得的.”一边的马超走到了罗良身边,与罗良并肩而立,冷笑着道.”罗兄,你说是不是?”

  卞文豪哈哈一笑:”堂堂一个大秦太子殿下,居然沦落到与这样一个人称兄道弟,当真是羞煞你先人.”

  马超大怒:”卞文豪,你想找死吗?”

  卞文豪呛的一声抽出了佩刀,”刚刚你们不是说吗?不敢杀死我,哈哈,那我可是占便宜了,我可真敢杀了你们,这样好的事情,我这辈子还真没有碰到过呢!只能我杀你,你去不能杀我,哈哈哈,痛快.来来来,太子殿下,让我送你去见大秦帝国的列祖列宗.也免得你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向着闵若英跪拜而将你的祖宗气得棺材板儿都按不住,哈哈哈!”

  “你找死!”马超狂怒,一抖手,已是抽出了腰畔的长剑,嗡的一声,便向卞文豪刺去.

  卞文豪脸上露出诡异之极的笑容,身形后退,马超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两人都是跨入九级的高手,这一动手,一个气势正盛,一个却是不战而退,一朝失势,想要扳回去难了.

  朱义不懂这些,但罗良却是感到有些奇怪.以卞文豪的武功,见识,刚刚还信誓旦旦地要杀了马超,实际上,他唯一的选择也就是杀了马超,但他为什么要退呢?这一退,以两个差相仿佛的武功,基本上就没有扳回的可能,更何况还有自己站在一边.

  “马郡守,小心有诈!”他出言提醒地道.

  “便是又诈,那又怎样?”卞文豪狂笑,人仍在后退,但马超的面前却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却是先前进到大厅之后便站在后方不再动弹的四名秦军将领之一,罗良根本就没有的多看他们一眼.

  此时,其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将领,却突然向前面随随便便地跨了一步,一步,便走到了卞文豪与马超两人中间.

  罗良眼皮子狂跳,心中警兆大生,这是两个九级高手的比拼,什么人才能如此随意地切进两人的战场中间.

  “宗师,马超小心!”他大叫一声,身形晃动,向前扑来,提手一掌,拍向那个将领.

  另一名将领跨身而出,提拳,击出,两人身形都是微微晃动.罗良睁圆了双眼,有些惊恐,又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大堂里的一切.

  两个!

  卞文豪的身边居然有两个宗师,难怪自从他进到大厅来之后,一直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难怪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屡次出言相讥.

  不等他有更多的想法,对面的那个秦将一声轻笑,跨前一步,提拳,再次击来.

  朱义霍地站了起来,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他纵然不通武道,但却深知罗良的本事,但此刻,站在罗良身前的那个秦军将领与罗良拳掌向对,这是实打实的硬拼,却丝毫不落下风,这说明了此人的本事丝毫不在罗良之下.

  “罗大人!”他大叫起来.

  但此刻罗良已经顾不上别的什么了,对面此人击出来的拳头看似平平淡淡,与一个普通人伸手击出来的拳头看起来差不多,但实际上重逾千斤.而且一拳比一拳重.

  他抬眼看向马超,心中充满了绝望.

  挡在卞文豪身前的那名将领两掌轻轻一合,马超疾如闪电般的长剑便被轻而易举的挟在手中,啪的一声轻响,百炼精钢的长剑在手中如同一段朽木一般被一折为二,跨前一步,一拳击出,马超惊恐万分,两臂十字交叉,尽力格挡,扑的一声闷响,两臂顿时尽数骨折,强大的力量并未因此而止歇,折断的双臂倒撞而回,喀嚓嚓一阵响,也不知胸骨断了多少根,马超身形倒撞而回,口中鲜血狂喷,洒了一路,砰的一声,重重地撞在墙上,不待朱义收回他的目光,马超那柄还没有完全掉落到地上的断剑掉转头来,闪电般的飞回,追上了马超,哧的一声,自前胸透出,将本来已经委顿在地的马超又重新带得飞了起来,夺的一声,重重的钉在了墙上,鲜血顺着墙壁如同流水一般流将下来.

  朱义顿时傻了,马超,这次事件中的最重要的主角,还没有开始进入角色,便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罗良再接一拳,整个人被震得飘飞而起,向后滑落,看到已经死去的马超,他战意早已全失,对手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站在原地,背负着双手,冷然地瞧着他.

  杀了马超的那员秦将走了过来,与这人并肩站在一起,罗良一颗心顿时往下沉去,现在不是大事能不能成的问题,而是他能不能活着逃出去的问题.与他敌对的人,武道修为比他还要高出不少,他能感觉得出来,而杀了马超的人,只怕修为也不在他之下.只有一人,自己还有脱身的可能,两人联手,自己几无机会.

  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埋伏在郡守府内的内卫和朱义的亲卫士府们出现在大门外,窗户被一张张推开,一柄柄利箭对准了大堂中的人,但屋内的状况着实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一个个都是震惊万分的神色,不知该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府衙之外,也传来了呼喝之声与兵器碰撞的声音,那是楚军与卞文豪带来的亲卫,已经发生了冲突.

  “你们是谁?”罗良颤声问道.

  “明知故问!”与他对了数拳的秦风大笑声中,一把抹去了脸上的易容药物,一张年轻的脸出现在大堂诸人的面前,站在他旁边的人也抹去脸上伪装.

  “秦风,贺人屠!”罗良大叫起来.

  “我大明要杀的人,你们居然敢收留,胆子倒是不小,朱郡守,现在我大明数万大军已经越过了照影峡,你想要怎么说?”秦风不理会罗良,转身看着朱义.

  “朱郡守,下达命令,集合全郡士卒,围杀秦风与贺人屠.”罗良大叫起来.”这是一个好机会,干掉秦风,明国就完蛋了.”

  秦风大笑:”罗良,你是想借此机会为自己创造一个逃命的机会吧?就凭你们现在的实力,先不说能不能杀得掉我,就算你真有本事杀了我,那接下来,楚国准备好了与我大明倾国一战了吗?”

  卞文豪在一边狞笑着道:”朱郡守,我一万精锐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发动,现在,你可还有本事派出人马去将我的部队分批干掉?哈哈,现在只要我愿意,眨眼之间,便能让你的安阳郡变成一片废墟,当然,还不止于此,我想消息传到荆湖,卞大帅一定会有所反应的.”

  朱义终于回过神来了,他看了看罗良,又看了看坦然而立的秦风,摇了摇头,走到了秦风面前,双手抱拳,一揖到地:”外臣见过大明皇帝陛下.”

  直起身来,看向门外,厉声道:”退下去,传令府外兵马,立刻返回军营,让卞将军的亲卫们进来吧!”

  听到朱义的命令,安阳郡驻军旋即便退了下去,只余下罗良带来的人犹豫不绝地看着罗良,但现在,他们却是显得势单力孤,门外噪声大作,卞文豪的百名亲卫呼啦一声冲了进来,卞文豪挥了挥手,那些人立时便在门外列阵.

  朱义苦笑地看着秦风:”大明皇帝陛下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竟然这样出现在朱某人的面前,委实让朱某人意外,陛下,朱义愿意与陛下好好谈一谈,但在此之前,想要与陛下先讨一个人情可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