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合力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风掸掸身上的甲叶,铮铮作响,走到先前朱义的位置之上,毫不客气的四平八稳的坐了下去。

  “朱大人想要向我讨个什么样的人情?”

  朱义直起身子,看了一眼罗良,缓缓地道:“想来陛下现在还用得着朱某人,所以朱某人便想请陛下放罗良离去,咱们再细谈如何?”

  秦风眯起了眼睛:“据我所知,这个罗良与朱大人并没有什么交情,相反,你对他还没有什么好映象。私下里可也没说过他什么好话,怎么今日反而要我放了他去呢?朱郡守,以我对罗良的了解,此次他带着任务而来,却大败而归,十有八九便会把责任推到你的身上,好让自己从容脱身。这样的人,你也要为他讨人情么?”

  面对着秦风公然的挑拨离间,朱义只能苦笑相对:“陛下,罗大人毕竟是从上京城而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朱某也断无坐视他被陛下杀了的道理。至于说到此次任务的失败,朱某身为郡守,本来就有着不可扒卸的责任,倒也用不着别人往我身上推。”

  秦风玩味地看着罗良,“你倒是光明磊落。不过你可知道,此人与我那可是有宿怨的,这个仇,说是比天高比海深,那也毫不为过。今天可是难得撞着这样的好机会,一旦错过,再想杀他这样的人,可就难了。”

  听到秦风的话,贺人屠更是杀气逼露,向前踏出一步,牢牢的锁死了罗良的一切逃跑路线,而此时,卞文豪已经指挥着他的百余名亲兵进了大堂之内,与罗良带来的内卫互相对峙,门外,府衙之外倒是大把的楚军,不过此时却都一个个茫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秦风的确异常痛恨罗良。正是因为此人与闵若英的阴谋策划,导致了西军数万将士殒命落英山脉之中,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栽赃时任太子闵若诚。秦风当时为了救闵若兮,孤身深入战场,亲眼目睹了那一幕惨状。而自己后来的遭遇,更是与这一次事件密不可分,侥幸从战场之上逃得性命的敢死营最终还是没能全身而退,死得只剩下了六百余人。

  “陛下,这一件事情的是非因果,又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又岂是罗良一人能担负得起这个责任的?世事难料,冥冥之中自有天定,祸福际遇,谁又人能说得清,如果没有当年之事,又何尝会有今日之大明皇帝陛下呢?”朱义叹了一口气,“罗良在陛下眼中,其实也算不得什么,我相信陛下自然能权衡利敝,即便陛下一心想要杀了罗良,也不必急在这一刻吧?”

  秦风目不转睛地盯着朱义半晌,突然一笑道:“朱郡守果然是人杰,说得不错,罗良,区区一小人耳,文不成,武不就,就算他自以为豪的武道修为,在我眼中也不值一晒,想要杀他,什么时都可以,倒是与朱郡守你能秉烛夜谈的机会不多,这个人情我卖了。”

  转头,翻着白眼看向罗良,冷然道:“滚吧,回到上京城告诉闵若英,别惹我不高兴。我秦风要杀的人,跑到天涯海角也没用。你的脑袋先寄在你的脖子上,终有一日,我会亲手取了去祭奠左立行大帅和落英山脉之中的数万西军战士。”

  被秦风冷嘲热讽,罗良气得死去活来,本想反辱相讥,不失体面,看看一眼一边杀气腾腾的贺人屠,在看看冷眼瞅着自己的秦风,心知如若翻脸动手,自己断无生机。只怕秦风出言相辱,就盼着自己受辱不过奋起反击,他好能联手贺人屠击杀了自己,好让朱义无话可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日留得一线生机,来日自有翻盘的机会。他恶狠狠地看了一眼秦风,吐出一口浊气,一拱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陛下,我们终还是有再见的日子的。”

  看到罗良居然吞下了这口气,秦风不由有些失望,“你最好乞求不要再见到我了,因为我是肯定要杀了你的。”

  罗良不再说话,转身便向外行,他一走,随他而来的那些内卫也纷纷随他离去。

  卞文豪挥挥手,他的亲卫亦退出了大厅,门外的楚军也在朱义的命令之下,如同潮水一般的离去各自归营,刚刚还灯火通明,热闹异常的府衙,顷刻之间便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搬走了马超的尸体,冲洗净了大厅内的血水,宾主双方重新落座,朱义看着悠然自得的喝着自己刚刚奉上的热茶的秦风,心中自是感慨万千。

  当年秦风的事情,他是清楚的。秦风更是被安如海亲自送进诏狱的,事后安如海还对他说过,可惜了一员良将。

  安大将军还是看走了眼啊,此人不但是一员良将,更是一个枭雄。短短的十年啊,十年时间,自己只不过让安阳郡重新走上了正轨,百姓们过上了正常的日子,而秦风,却白手起家,从无到有,硬生生地建立起了一个偌大的国家。

  吞越,灭秦,势力凌霸大楚,成了齐国在这天下唯一的对手,此人杀伐果断,毫不拖泥带水,一旦发现马超逃亡,竟然敢于亲身犯险,孤身深入格敌于堂前,这份果决,实在是让人望而生畏。

  其实罗良的提议,朱义不是没有动心。这样的一个枭雄,迟早会把眼光瞄身大楚,或者现在,他就已经把目光投到了大楚,这几年来明国看似与楚国打得火热,大力支持楚国抗击齐国,可像朱义这样老辣的政客,如何能看不出明国暗中包藏的祸心,只可惜,明知道这是包着蜜糖的毒药,如今的楚国,还就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吞。好不容易逮着了马超这样一个机会,原本以为将此人扶植起来可以成为牵制明国的一枚棋子,但转瞬之间,却又被秦风扼杀在萌芽之时。

  这样的一个雄才大略的家伙实在太可怕了,如果能将他击杀,对于楚国,自然也是一件好事。但朱义不能不考虑安阳郡现在的实力能不能击杀掉秦风。如果只有秦风和贺人屠,说不得朱义还真敢冒险一试,但现在,卞文豪明显的与秦风勾搭在了一起,自己如敢动手,卞文豪就会拖后腿。

  杀虎不死,那可就后患无穷了。

  秦风说明国的大军已经越过了照影峡正在进逼井径关,朱义是丝毫不怀疑的,明国的皇帝都亲自到了安阳郡,明人的大军不跟着来那才是怪了。

  真要杀了秦风,倒也值得与明人打一仗了,至少秦风一死,明国内部必然会横生波澜,楚国也会赢得喘息之机,但如果不死,那麻烦就大了,至少安阳郡马上就会被秦风干掉。而且还平白送给了明国一个攻打楚国的理由。

  左思右想,朱义终究是将这个念头彻底给泯灭了。

  “皇帝陛下,外臣本来是可以回上京城去享福安渡晚年的,现在可是亲手让您将这条路给斩断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着秦风道。

  “朱郡守只怕并不真想回上京城吧!”秦风合上了茶碗盖子,放在一边的茶几上,轻笑道:“当年安大将军与朱大人是怎么出得京,我可是清楚得很,十年未回京城,早就物是人非了,更何况现在的上京城,恐怕可不适合朱大人了。”

  朱义黯然,“有所耳闻。”

  “上京虽好,已非朱大人之乡了,安阳虽僻,却未尝不是一块世外桃园。”秦风意味深长地道。

  朱义眼睛一亮,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子:“这么说来,皇帝陛下这一次前来,对安阳郡并没有什么野望了。”

  “自然,我大明与楚国乃是姻亲之国,如非是为了马超,我怎么会挥兵前来,解决了这件事,大明军队便会回师,便是在照影峡也不会留下一兵半卒,这个回答,朱郡守可还满意?”秦风笑道。“只要安阳郡不打我们的主意,大明军队便不会越过落英山脉,所以我说这安阳郡,可算是一块世外桃源了。”

  朱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陛下要我怎么做?”

  “简单。”秦风轻笑道:“五千雷霆军现在可是驻扎在井径关下,你我两军合力,将其全歼于井径关下,这事儿便算了结了。”

  “明军大可动手,我楚军绝不会开关门,也不会相助雷霆军。”朱义试探着道:“安阳楚军久疏战阵,而雷霆军却是虎狼之师,上得阵去,只怕会给明军添乱。”

  秦风大笑:“朱郡守,你们做错了事情,现在难道不该做些什么来弥补吗?这是一种态度,而且,关宏宇可不是您嘴里的那种软蛋,而且现在的西军,都是当年的剪刀一手训练出来的,他是我的老部下,为人且不说,手段还是有的。郡守可不要糊弄于我。五千雷霆,的确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战力,你我合力,才能更轻松的将其拿下,楚军出手,更占了出其不意的效果,这一点,朱郡守当不可不知。”

  朱义哀声叹气,秦风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只差明着威胁了,他还能说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