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修一条路如何?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明军的大部队正在一队队的开拔,离开井径关下,向着照影峡方向退去,这一次对于他们来说,相当于是一次武装大游行,最后起到的作用便是将五千雷霆军逼入到了井径关内,最后的战斗却是由楚人来完成的,明军参与的,只是鹰巢的特别部队鹰隼。

  关宏宇能放几百人的鹰隼进井径关,但却绝不会放任大量的明军步骑进入井径关,哪怕这样战斗起来对于他来说会更轻松,会让他的部队少许多伤亡,但作为一名从大楚粉盛时期走过来的老将,这一点底线与坚持,他却是绝不会放弃的。

  战斗说不上有多激烈残酷,但却也绝不轻松,因兽犹斗,当发现上了当之后的雷霆骑兵,亦然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不过一无地利,二无人和的他们,陷进了专门为他们准备的陷阱之后,下场是可想而知的。

  于超失望之极,马猴也失望之极。特别是马猴,临走之际,远远的看着井径关的城墙,眼中的恨意,无论如何也无法消除。

  他很想再次踏上那片土地,高举着他的战刀宣称,他又回来了,他想向那些过去的大哥们致意。当年他在敢死营时年纪幼小,那些家伙们对于他,还算是很照顾的。

  井径关城内,一场送别也正在举行。对于明军信守承诺,关宏宇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只是在进径关墙之上瞅了几眼关外列阵的明军,但仍然让他一阵阵的心悸。对于他这样的老将而言,百战雄兵的压力,那是感同身受的。凭直觉,他知道那是一支比雷霆军更难对付的军队。

  “陛下真不会在照影峡驻军吗?”他小心翼翼的再次问道。

  秦风还没有开口,一边的朱义已经断然道:“关将军多虑了,陛下是大明国皇帝,金口玉言,既然说出了这话,自然就是板上钉钉了。”

  秦风不由失笑,朱义看似在责怪关宏宇,实际上却是在敲自己的钉脚,让自己找不到理由反悔。

  “大明不会在落英山脉之中驻军。”秦风笑看着二人:“而且在很长时间以内,我们甚至不会在青河郡派驻大量军队,有的,也只是一些维持秩序的守备部队而已,二位尽管放心。”

  听到秦风这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次肯定,不管是关宏宇还是朱义,都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人也显得轻松了不少。

  “安阳郡人会因为陛下的宽仁而感激不尽!”朱义拱手道。“他们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过上舒坦的日子了。”

  “放心或许可以,舒坦倒也未必!”秦风微笑着道:“以现在楚国的局面,一旦安阳郡戍守边境的职责减弱,恐怕你们的朝廷也会向你们讨要赋税了。”

  朱义脸色微变,以前安阳郡虽富,但却只负担西军的赋税,包括现在远在荆湖作战的宿迁所率领的部队,仍然由安阳发放饷银。虽然负担不轻,但却是有数目的,可尽可以筹措得出来,而一旦朝廷向安阳郡再派遣赋税,只怕慢慢的就会变成一个无底洞了。国内的情况他们还是知道一些的。

  “其实安阳郡可以和我们大明交通往来。”秦风笑道:“通则顺,顺则达。没有了以前的兵戈之祸,两方百姓互通有无,倒是可以增加不少的收入,或可相助安阳郡更加富裕,朱郡守也可以收到更多的赋税以应对朝廷对你的要求。”

  “两地隔着落英山脉,道路险却艰,想要互通有无,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朱义显得很是遗憾。

  “朱郡守知道我们大明在半年之内,就打通了永平郡至虎牢关的通商道路么?”秦风笑看着朱义:“只要朱郡守有意,我们大明也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打通青河郡往安阳郡的道路,落英山脉虽然既艰且险,但路基却是现成的,将他拓宽,做好,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这个?”朱义心里打了一个突儿,明人倒的确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便修成了这样一条连通虎牢与明国永平郡的通商道路,但没过两年,虎牢便变成了大明的领地了,正是因为虎牢的易手,最终导致了秦国整个统治的崩盘。安阳郡当然不是虎牢那样在秦国是要冲之地的地位,但身为郡守,他却不得不考虑这里头的政治意味。

  要知道,通敞的道路,既可以走商队,那当然便也能走军队。秦风是说了不在照影峡驻军了,但如果有了这样一条商道,以他们的速度,想要来安阳,岂不是简单之极的一件事情?

  “青河疲敝啊!”秦风似乎没有在意到朱义的尴尬,自顾自地道:“本来就很穷,卞无双卞大帅跑路的时候,又带走了十数万军眷,而这些军人,军眷,恰恰就又是青河郡比较富裕的一批人,他们走了,剩下的当真是穷得叮当响的一些家伙了。朱郡守,不瞒你说,与你安阳的百姓比起来,青河郡现在当真连乞丐都不如呢!如果有了这条通商道路,青河的一些特产可以卖到安阳来,对他们来说也是多了一条生财之道,更重要的是,安阳只要没有了战事,物产之富饶那是有目共睹的,有句不好听的话,朱郡守,到时候你卖到青河去,保管比你卖到楚国内地去能赚更多的钱呢!”

  “陛下之大明,最擅做的事情便是生财,这一点朱义是心知肚明的,青河现在纵然境况不佳,但到了陛下治下,想来用不了多久,便会勃蓬发展的。”朱义笑着大拍马屁,对修商道之事,却是只字不提。

  秦风傲然道:“这话倒是不假。我大明是宁愿穷朝造,穷我这个皇帝,也绝不会让我的子民受穷。在这里也不妨向你朱郡守提前透个信儿,未来三年之内,大明朝廷将向青河郡投入的扶持资金高达上千万两白银,用以修建道路,兴修水泥,兴办工坊,发展农桑。三年之后,却看那时之青河又比安阳如何?朱郡守,这钱,我们投下去了,谁赚那就不定罗,安阳人要是愿意去分一杯羹,我们也是欢迎的,哈哈哈!早前我就说了,安阳算是我秦某人的故乡啊,能照顾一下安阳人,秦某人还是非常乐意做的。不兴兵戈,便是我的第一个承诺,这第二件事嘛,当然就是让安阳人与我们大明人一起发财罗。”

  “陛下的话,朱义记住了,一定会认真考虑这件事情。”朱义连忙点头,不管以后要怎么做,现在总是要维持一团和气的,不能当面逆了这位皇帝陛下的龙鳞,否则一翻脸,谁也吃不消是不是?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秦风大笑着拍着朱义的肩膀:“朱郡守,关将军,这一次合作愉快,期待下一次我们的精诚合作,再会,再会!”

  “恭送陛下!”朱义,关宏宇,卞文豪等人躬身送别大笑而去的秦风。

  半晌,直起身子的关宏宇看着逐渐远去的秦风的背影,叹道:“一代豪雄,果然自有折人风度,与之相谈,如沐春风,直如多年好友一般,也难怪他短短的十年,便有如此成就,可惜了。要是没有当年那件事,作为我们大楚驸马的他,说不定真能扶助我大楚一统天下呢!”

  “没有当年那件事,也不定就会有现在的秦风!”朱义感慨地道。“有因自有果啊!”

  “说得也是!”关宏宇道:“朱郡守,你真要修路到青河郡?”

  “谁说的?”朱义反问道。

  “刚刚明朝皇帝不是说就这样说定了吗?我还以为你已经答应了!”关宏宇道。

  “这事儿,哪有这么简单呢?”朱宇道:“好处是显而易见能够看到的,大明朝廷如果真向青河郡投入如此多的财力,如果我们参与进去,自然能得到极大的好处,但隐性的坏处,却也是能想到的,虎牢之变,仍在眼前呢!刀子,往往就藏在利益的后头,对于这位大明皇帝,我可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他的。”

  “我觉得他还是不错的。”关宏于反驳道:“至少他不再在落英山脉之中驻军,对于我们安阳郡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不驻军是因为我们对他根本就没有威胁啊!”朱义道:“这位皇帝陛下的算盘精着呢!”

  关宏宇楞怔了片刻,悻悻地道:“现在我们总是担心这个,害怕那个,整日里揣着小心,这才过去了多少年啊,大楚怎么就落到了这个样子?”

  朱义沉默不语,是啊,这才多少年,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卞文豪一直沉默不语地看着秦风远去的地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朱义向他打招呼,他这才反应过来。

  “卞将军,以前的事情,多有得罪,以后还要在一个地方共事,还请卞将军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怨愤,卞大帅哪里,更要多多美言,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你说是不是?”朱义道。

  卞文豪拱了拱手:“朱郡守放心,这都是朝廷之上有小人作祟,与朱郡守无关。以后我等秦民在安阳,还要请朱郡守多多照应。”

  “没有秦民了,以后都是楚民,都是安阳人了!”朱义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