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目的就是捣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此刻坐在周曙光对面的,正是来自大明鹰巢的田康。他在荆湖郡解决了江上燕的事情之后,换了一个身份,便又秘密地潜入到了昆凌郡来见周曙光,而他此行的目的,正是让周曙光如何在勃州掀起叛乱,吸引齐国皇帝的目光,延缓曹天成改革齐国的步伐,给那些遭到重创的世家豪族们一个喘息之机。

  对于齐帝曹天成来说,世家豪族是一个毒瘤,盘踞在齐国这具庞大的躯体之上吃肉喝血,如果仅仅是这样也还罢了,但他们偏偏还妄想都着这具躯体指手划脚,想让其顺着他的意思去走,这就不能忍了。为了铲除世家豪门,曹天成不知已经策划了好多年,一边想法设法加强皇帝的权威,集中皇权,一边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收拾这些不知收敛的家伙。

  他已经离成功很近了。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对于曹天成有害的事情,自然便是秦风想做的事情。让世家与齐帝曹天成斗起来,最好是斗个你死我活,这才是对大明最有利的事情。

  勃州,自然便成了秦风的第一选择。

  周氏的海上精锐,已经尽数归附了大明,这也让大明有了第三支舰队,在越京城,秦风秘密接见了率部来归的周氏大将周宝桢,勉励有加,加官晋爵自不必说,更是大手一挥,周氏的舰队,仍然划归了周宝桢指挥,这让周氏大为安心。

  而对于秦风来说,周氏的这几只舰船,还用不着放在心上。大明的水师现在不但能自己养活自己,还能给朝廷上缴利润了,海上的大明舰船会越来越多,三支舰队,以后都会大大的扩充,再过上几年,大明水师里的主要人员,都将变成大明自己培养出来的将领和水兵,秦风有什么不放心的。

  对于秦风而言,只要大明这颗大树愈长愈壮,愈来愈强,那么攀附在其上的藤藤条条枝枝丫丫什么的,便只会更紧的抱着这棵大树而不会起别的什么心思。

  勃州要举事,自然要用银钱,秦风也愿意拿出这笔钱来拖慢齐国中央集权的步伐,最好是能让他变得稀乱才好。

  田康就是来办这事儿的。

  不过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跳出来愿意帮着大明出这笔钱了,这当然是大好事。在田康看来,这可不是一笔小钱,省下这笔钱,大明又可以做多少事啊?可以修更多更好的路桥,建更多的水渠,盖更多的房子,这些钱在大明,可以让更多的人改变自己的生活处境,变得更富,而不是在勃州的战乱之中化为一缕青烟消失无踪。

  当然,齐国这些传承世家的眼光,也的确毒辣,手段更是让人心惊,为了一家之利,居然不择手段的抽皇帝的梯子,根本就不顾齐国的死活。站在国家的立场之上,田康对于世家的这种作为是咬牙切齿的。

  难怪陛下在国内的很多政策,都在无声的限制着大明世家的发展,可即便是如此,大明国内的一些家族,也愈来愈强壮了。今日亲眼见到了齐国的这些传承世家是如何对付皇帝的,田康心里那根原来还还觉有有什么的弦立时便被绷紧了。

  大明绝不能出现这样的东西,他会慢慢地无声无息的腐蚀一个健康的肌体,使得这个肌体最后变成一个来伦不类的怪物。

  田康现在明白,为什么郭九龄郭统领,皇帝陛下都属意于让自己来接手鹰巢而不是选择资历更老的田真。

  这便是防着世家之祸呢!鹰巢是什么?他是大明的黑暗之手,隐藏在暗处的刀剑,如果他被家族势力掌握,只怕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没有谁比田康更清楚,鹰巢的庞大能量。

  田康本身就是一个苦出身,他媳妇紫萝更是遭遇过莫大的坎坷,连孩子都不能替田康生一个,是皇帝将他们从泥潭之中生生的拔了出来。

  而鹰巢名义上的上官衙门都御史衙门,同样也负责着临察百官之责,而都御史金景南,亦是出身寒门,鹰巢,都御史衙门,是一明一暗两柄锋利的大刀,都掌控在他们这样的人手中,这样布置的深意,现在田康总算是体会到了。

  大家族,该割的时候,就要割一割,绝不能让他们成长到像现在齐国世家这样的程度,否则为祸之烈,当真难以想象。

  “田大人,我回到勃州之后,该是怎样一个章程,陛下可有示下?”周曙光看着田康,热切地问道。

  “现在齐国皇帝,还有那些世家,肯定要将黑锅扣在你们头上了,或者在曹天成看来,你们勃州周氏已经气息奄奄,根本造不成什么危害了,所以他会肆无忌惮地来收拾你,所以,咱们自然要让他大大的惊喜一番。”田康微笑着道:“周大人回到勃州之后,马上便开始布置此事,而我们的支援,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勃州,这些人,现在其实已经宝清港整装待发了。”

  “如此甚好,我周氏在海上可称豪雄,但在陆地之上,的确没有什么大将。”周曙光连连点头道。

  “不动则已,动则要一鸣惊人,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战火烧遍勃州全郡,将皇帝的力量尽数驱除出勃州去。”田康嘿嘿一笑。

  “如此一来,我周氏可就真成了众矢之的了。”周曙光道。

  “齐国的那个什么联盟,既然给了你那么多的银子,咱们总要替他们做点事儿吧!”田康大笑起来:“曹天成在最初的猝不及防之后,一定会反应过来有人在捣鬼,他也能猜到,捣鬼的人中肯定有我们大明,但更令他头痛的,恐怕是齐国的这些传承世家。所以他的首要目标,肯定就是要将你剿灭,杀鸡给猴看嘛。”

  “这样一来,我肯定会坚持不住。”周曙光点头道。

  “在最初的战略扩张之后,接下来自然就是战略收缩了。”田康走到挂着墙边的地图之上,指着勃州所在的地面,道:“陛下是这样安排的,当曹天成的大军来剿,我们根本就不要与其硬碰,而是放弃大部分的地方,主要收缩防守这几个要点。”

  田康的手在地图之上滑过,“周氏的实力在海上,我们在陆地之上,只需要有几个据点就可以了,这几个地方,每一个都易守难攻,即便是曹天成出动龙镶,但在我们大明士卒的防守之下,我不认为他们能攻下来。”

  “然后便是水师大展身手的时候了,只要逮着机会,便打出去狠狠地咬他们一口。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我相信周家主可以有无数的手段要求那些传承世家们拿出更多的钱来支持你,只要你一支在闹腾,他们肯定就会一直出钱。”

  “我在勃州坚持不倒,齐国皇帝就不敢对世家大开杀戒,因为他也怕周济云在昆凌郡效防你啊,你有大海作依靠,周济云背后就是楚国,他就不怕逼得狠了周济云干脆投了楚国?真到了那一步,那些身在齐国要冲之地的传承世家,说不得也要破釜沉舟地闹上一闹,那齐国只怕真就要满目疮夷,民不聊生了。”

  “真要是这个样子,那才是省事了。”周曙光冷笑着道。

  “曹天成不会这么蠢,在将你彻底平定之前,,又或者在周济云彻底被卞无双击败之前,他不会妄动。而我们大明要的,也只是拖延他完成中央集权的时间而已,我们马上便要攻克秦国最后一个堡垒雍都城了,打下了雍都,秦国全境便入我大明之疆域,这需要时间来消化,治理平定秦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在彻底消化完秦国之后,我们的目标会转向楚国,这个时候,我们不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帝国与我们一齐来争夺楚国。让齐国陷入到这种内乱之中无法自拔,就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

  田康重新走回到周曙光面前坐下,眼露精光,“当我们完成了在楚国的最后布署之后,齐国便不足为虑,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本与曹天成来争夺这天下了。以前三国抗齐,大家各怀心思,自然是劲使不到一处去,关键时候还会互相扯一下后腿,但三国归一,情形可就大不一样了。”

  “陛下圣明,深谋远虑,周某佩服之至!”周曙光心悦诚服地朝着越京城的方向拱了拱手。“周某一定会尽力将齐国的混乱延续更长一段时间。”

  田康笑了笑,道:“陛下也说了,曹天成这个是个厉害角色,你只消在勃州能支撑上五年,便已经足够了。当然,在这个过程之中,一旦事不可为,你必须马上撤离,不必要作无谓的牺牲。这些,只是一些随手布局而已,陛下说他可不希望因为这些布局而损失一员大将。”

  “陛下仁心,臣记得了。”周曙光连连点头。

  “两国相争,最终争得还是大势,还是光明正大的力量,我们现在的这些小手段,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大势而积蓄一点点小小的力量罢了,成了,自然最好,就算最终没有达到最高的要求,也没有什么可惜的。”田康微笑着道:“周大人,明日我们就要各奔东西了,你去勃州准备大事,我也要奔赴雍都城,咱们大明对秦国的最后一战,就要开始了。”

  “周某在勃州静候佳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