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耿精明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冬去春来,越京城就显得更回忙碌也更加拥挤了,城市开始向着外面漫延,一片片的坊市,工坊在城外拔地而起,最远的,已经到了沱江的边上。对于朝廷来说,城市的向外扩充,当然又是一次捞钱的好机会。

  耿精明终究是没有逃脱秦风的魔爪,在老子耿尽忠的家法威胁之下,在皇帝秦风的威逼利诱之下,他终究还是将自己的生意全都交了出去,然后不情不愿地上任户部侍郎了。

  这让户部尚书苏开荣乐开了花,耿精明一上任,立即就被他抓了苦力,如今户部大部分的事务已经交托到了他的手上,苏开荣已经在为自己的退休作准备了。

  话说现在大明的官儿,的确是不那么好当的。事儿多,钱少,责任大。特别是像苏开荣这样从前越朝过来的老人,更是战战兢兢,谁叫他们底子就不干净呢?哪怕皇帝对苏开荣信任有加,他也如履薄冰。上任不久的都御史金景南,可是瞪着眼睛瞅着他们呢,哪怕有一丝的差池,也会被他抓出来。那就是一个六亲不主人的主儿。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与金景南也的确没有什么交情。

  儿子是大明太平银行的老大,老子是户部尚书,父子两人把持着大明的财政大权,这怎么看,也不符合规矩。苏开荣自觉已经老了,该给儿子让路,而且这官儿,他也的确当累了。

  户部,就是大明的大管家,这些年来,他也真是操碎了心。为了光荣脱身,他甚至不惜勾结昌隆银行,向皇帝声明,他老了,还要借着这活着的余下岁月多给苏家子孙抓点钱。当户部尚书手里每天过手的都是数以百万千万计的银货,但这都是国家的,他甭想弄到一个子。

  秦风知道苏开荣的心意,对于这位老先生,总体上来说秦风还是很满意的,再说年纪也大了,退下来荣养也的确可以考虑了。至于说再去挣点钱嘛,也不是不行。以苏开荣的能力和人脉,昌隆银行自然是巴结不得他过去任职。

  而耿精明,也的确是秦风属意的户部尚书。大明的大管家,可不能光想着节流,更要擅于开源才行。苏开荣是节流的一把好手,号称能从干毛巾里拧出水来,但这对于大明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大明长年都处于财政赤字的状态当中,基本上都是还了旧帐欠新债,就没有个宽裕的时候。这就需要开源了。

  而耿精明,在开源之上就是一把好手了。

  上任不久,立即就将眼光盯上了越京城不断扩充的城市之上。在联合了工部等部门之后,城外的那些土地立即便被征收了。

  这些土地,原本就是无主的,也就是说是属于国家的,早先的城市发展过快,而朝廷的注意力又全都集中在打仗之上,一片片的房屋也就无序的在外面生长起来,最终开始漫延。这当然是不行的。

  在给出了一定的补偿之后,土地之上的房屋全部被推平,然后工部规划,施工,一条条的道路便将城外的大片土地分割开来,紧接着耿精明便开始了拍卖这些土地。

  朝廷因此收入了惊人的一大笔钱财,而更狠的是,耿精明在这些交易之时,还狠狠地收了一把交易税,对于朝廷来说无所谓,左手换右手的把戏,但对于买了这些土地的人来说,可又是一笔额外的费用了。

  大明对于农民的税赋是极低的,但这是有一个条件的,那就是个人拥有的土地不能超过一定的数额,一旦超过了这个限值,那税收就是翻着倍的往上长。土地的买卖受到了严格的控制,有很多土地根本就没有交易的资格。这也使得原本一些拥有大量土地的大地主,无法承受高昂的税收而不得不将土地出售,当然,最多的还是卖给朝廷。大明用极其严格的法律规范着土地的兼并。这也使得大量的资金无处可去的情况之下,只能投身于工商业了。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朝廷对于工商业的税收越来越高了,在耿精明上任之后,税收制度再一次经历了大改革,变成了查帐征收。

  根据交易的数额来确定你应缴纳的税额。对于苏开荣来说,这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但对于耿精明来说,这却并不是什么难题。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富于传奇色彩的商人,上任不过数月,一套全新的商税体制便建立了起来,在这套商税体制之下,任何交易都无所循形,在一些抱有侥幸心理妄图偷漏税的家伙被迅速地查获,然后课以巨额罚款,最严重的甚至遭到了牢狱之灾之后,所有人都老实了下来。

  这套商税制度或者在以后会被精明的商人找出漏洞来,但在现在,却是最有效率和最完整的税收体制。

  得益于此,大明的府库终于开始好转,至少在帐面之上要好看多了。

  “陛下,朝廷府库现在支撑打一场大战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耿精明放下手里的帐本,看着皇帝道。对着皇帝汇报了这半饷的国家财政问题后,他已经口干舌燥了。

  秦风很满意耿精明的表现,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作为一个庞大帝国的当家者,想要治理好一个国家,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过去圣人说治大国如烹小鲜,秦风只想张开大嘴,狠狠地呸他一脸口水。那一步不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一步错,那可就是步步错了。

  “这么说来,马上要发动的雍都之战,在后勤之上是完全没有问题了。”他亲手倒了一杯茶,递到了耿精明的手中。

  “理论上是如此,但还要看这一仗打多长时间。”耿精明脑子里还沉浸在一大堆数字当中,随手接口茶来喝了一口这才意识到什么,赶紧站起来抱拳请罪。

  “坐,坐,不用如此拘礼,你来还不久,与朕相处久了,也就知道朕是怎么样的了。”秦风微笑着道:“这场仗不会需要很长时间,在朕看来,一到两个月吧。这个,国库应当完全没有什么大的负担吧?”

  “陛下,在臣看来,更多的花销,恐怕是在打下雍都城之后。”耿精明摇头道:“前些天鹰巢通报的雍都城内的一些情报,臣也在场,战后安抚,重建,这才是重点,雍都是秦国马氏的核心,肯定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这一仗之后,恐怕雍都就废了。那可是一座大城。”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秦风也皱起了眉头,“我之所以拖到现在才打,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打下容易,治理可就要更难一些。”

  “陛下,臣想将朝廷与地方郡治的税收体制也动一动。现在各郡对于治下的财权把控得太严,这并不利于国家的统治。”

  “哦?”秦风眉毛一挑:“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牵一而发动全身的事情,很可能引起朝廷与地方上的矛盾。”

  “矛盾肯定是有的。”耿精明冷笑着道:“但却也不能听之任之,现在有一些税种是直接上交给朝廷的,但对于我们大明来说,最重要的商税这一块的收入,那可就问题多多了,至少臣知道,欺瞒朝廷事情是大把的,按照臣的估计,每年各郡报上来的数字,起码缩水了三到四成左右。越是富庶的郡治,这种情况便越严重,看着他们交上来的很可观,但实际上,藏起来的更多。”

  秦风沉默了片刻,“你说的这些事情,朕也略知一二。但你觉得,现在就是挑明了的时候了吗?再者,你准备怎么做?他们截流下来的部分,并没有进入私人的腰包啊!”

  “陛下,国家是一整盘棋,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长期下去,富者愈富,穷者愈穷,为了平衡各地经济民生,朝廷为了补贴那些穷的地方,不得不从府库里掏钱,这实则上是损了国家,肥了地方,眼下自然还是看不出什么,但时日一长,必会瞒下隐患。所以臣要想动一动这个税制。”

  “办法?”

  “所有的税收都要上交。”耿精明吐出一句话。

  “这怎么可能?”秦风笑了起来。

  “陛下,臣是说朝廷要对各地方的帐心里有一个准数,然后各地方要在什么地方用钱,再用朝廷下拨,这只是一个帐面上的事情而已。但通过种种手段,我们能把各地的底子摸得清清楚楚,他们再想私建小金库,就没有可能了。朝廷便可以将这些资金收起来,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去,比方说现在的铁路修建等。”

  秦风思虑了片刻:“挑个地方试点吧,先看看各地的反应。”

  “肯定是反对声如潮!”耿精明嘿嘿一笑道:“不过只要陛下支持,臣就能把他做好。”

  “那你准备挑什么地方?你既然跟朕说了这事儿,只怕相应的工作已经做了不少了吗?”

  “沙阳!”耿精明道。

  听到耿精明挑中的这个地方,秦风顿时大笑起来,沙阳可非比寻常,不但是现在大明最富的郡治之下,那里更是秦风起家的地方,沙阳四大家族,现在可以已经说是全大明的四大家族了,声势显赫,财力雄厚,不论在官在商,那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如果耿精明能在沙阳把这件事情办好,其它的地方,阻力自然会小上许多。

  “你去试一试,放在雍都之战后吧。这一段时间,我不希望听到杂音!”秦风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