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债多不愁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马猴扭捏了一阵子,对秦风道:“陛下,既然要将程小鱼树作一个典范,那这个官儿可就不能给小了,不然显得不大气了。”

  秦风哈哈大笑:“你这小子,这是变相的替他讨官儿么?”

  被秦风一语揭穿,马猴反而大方起来:“陛下,原本我是想将他带在身边,慢慢地就积功将他升上来了,现在这小子不愿跟着我了,但我总得有个交待,毕竟正是因为他的努力,我才没有酿成更大的损失。我欠他的。”

  秦风沉吟不语。

  陈志华看了马猴一眼,在一边帮腔道:“陛下,马将军所说也有一定道理,既然要树模范,倒不妨破格提拔一下,这样更醒目,好在程小鱼以前只是一个百人将,位置较低,就算连拔三级,也不过是一介牙将而已。”

  “一个牙将,在我大明军队之中,便可统带上千人马了,这程小鱼应付得来?”秦风反问道。

  “左右以后他所在的驻军是负责雍都及其左近的安全,并没有大规模的野战或者其它的战斗任务,说起来也就是一个治安官而已,至于其它训练士卒的事情,这程小鱼的战斗技能还是不差的,即便是照本宣科,也不会有太大的差池。”陈志华解释道。

  “行,既然你们都觉得可以,那就这样办吧。”秦风笑着点点了头,“那个刘夫人不是要开个药材铺子吗?在雍都找一个原来秦廷的太医去坐诊,另外开业的时候,马猴你亲自去一趟,给他涨涨脸面,志华就别去了,你去了反而显得太戳眼睛太刻意了。”

  “是,秦国的那些太医现在恐怕都惶惶不可终日,先前被舒宛弄了一批过去在伤兵营做事,让他们去哪坐诊,只怕他们还求之不得呢!”陈志华笑吟吟地道:“不过这样一来,那刘夫人的铺子想不火都难了。”

  “就是要让她生意火爆,名声响彻雍都城,她与程小鱼的故事才能传遍雍都甚至整个秦地嘛!”秦风道。“徐大师,你做的这个义肢当真是一个好东西,造价几何?”

  徐来伸出一个巴掌,在秦风面前晃了晃。

  秦风顿时脸色一紧:“五百两银子?这么贵?”

  “陛下,这还没有算我的手工费,如果算上我的手工费的话,我觉得一千两银子也不为过。”徐来道:“制做这副义肢的钢材都是选的最好的材料,光是这些材料的价值就已经不菲了,其它的倒也不说,那些关节处的机关打制太费功夫,稍有差池,便不能用了。”

  听到如此之贵,陈志华也是倒抽一口凉气:“这玩意儿如此之贵,如何能推广出去?再者不管怎么说,他总是一件死物,是会磨损,是要坏的,算上后期的维护费用,这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啊?徐大师,能不能将这个造价降下来?”

  “降下来也不是不可以啊!”徐来哼了一声:“材料上便可以降,但这样一来,质量就差了,那关节之处的活动便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而且材料一差,造出来的东西,可就差强人意了,没的砸我的牌子。要么不做,要做,当然就要做好的。”

  徐来态度生硬,陈志华只能窝着火去撮牙花子。这位大师,他可真是得罪不起。

  秦风沉吟了半晌,道:“贵便贵一点吧,能让在战斗之中为朝廷做出牺牲的士卒以后的生活能方便一些,能最大程度的不影响正常的生活,这些费用,朝廷承担了。至于以后的维护费用,就只能让他们自己掏了。”

  “陛下,能不能引进商人投资来做这一件事情?”陈志华问道。

  秦风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如果让商人插手进来,只怕就会与我们的初衷相违备了,商人逐利,他们加入进来,必然便会要求利润,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这些士兵,这样吧,徐来大师,你来牵着,成立这样一个工坊,不大规模的生产,只承接预定。怎么样?”

  “只要保证最好的材料,我自然是没有问题。”

  “假腿能做,那手臂这些能做吗?”秦风问道。

  “做是能做,但手臂的造价可就要更高了。”徐来瞪着眼睛道:“陛下,假腿只不过承担着受力,走路等任务,相对简单,但手臂是要干活的,手指的灵活性和力道便决定了他能做多少事情,您也看见了先前程小鱼的假肢除了踝关节和膝关节是活动自如的外,其它的都是极其简单的,如果是做手的话,造价只怕要翻上一倍都还不止。这里面涉及到的机关术可就复杂得多了。”

  “做!”秦风一咬牙道,“这点钱,朝廷还是出得起的。回越京城后,我会要求户部单列一部分资金出来,作为士兵伤残抚恤的一部分专款专用。”

  徐来看着秦风,佩服的点了点头。

  陈志华却是向着秦风一揖到地:“陈志华带前线所有将士感谢陛下的慷慨。”

  “非是慷慨,而是致谢。”秦风道:“为我们流过血的人,我们当然要力所能力的让他们过上最好的日子。再说了,反正看起来我是要成为有史以来最穷的皇帝,债多不愁,虱多不痒,无所谓了。”

  “陛下虽然不富,但陛下的子民却富甲天下,而陛下,却将拥有这整个天下。所以陛下仍然还是最富有的。”一边的徐来道。

  秦风大笑,“这话我爱听。”

  正说着话,乐公公捧了一个卷宗急步而来,躬身道:“陛下,越京城政事堂奏折。”

  秦风取过卷宗,在众人面前晃了晃,“看来政事堂终于是决定谁来当这个雍都的郡守了!”

  撕开卷宗的密封鉴,抽出内里的奏折,一目十行的看了一眼,脸上却是露出惊讶的神色,“怎么会是他?首辅是怎么劝动他的?”

  “是谁?”陈志华看到秦风的惊容,奇怪地问道。

  “钟镇,还记得他吗?在秀水河畔被兮儿一拳揍得死去活来的那个家伙,被舒畅的弟子王凌波当作毕业卷给捡了回去医治,我在越京城见过,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一身武道修为却几乎没了,与我见面时,心灰意冷,准备在王凌波的医馆里当一个打杂的伙计呢!”

  “他不是一个武将吗?”陈志华问道。

  “此人倒是文武双全,以他的才能,当一个郡守倒是没有问题,他是雍都人,倒是家学渊源,对了志华,秦廷原来的那些高官显贵们现在是怎么处理的?”

  “大都圈禁在府中,还没有来得及进行甄别呢。”陈志华道。

  “既然政事堂已经说服了这个钟镇出任雍都郡首任郡守,那对这个钟镇的家人可要区别对待了,等会儿你亲自去他们府上,与他们府里的当家人好好的谈一谈吧,让他们现在就出来做事,帮着你稳定雍都城内的局势。”

  “是,陛下。”

  “既然是钟镇出任这雍都郡府的郡守,那就让陈绍威驻军雍都吧!”秦风想了想,道。

  “陛下,钟镇,陈绍威都是秦人出身,让他们两人坐镇雍都合适吗?雍都以后可是我们大明治理整个西部的核心城市。”

  “两人虽然过去都是秦将,但出身却截然不同,陈绍威是在虎牢事件之后就加入了大明的,然后与钟镇所属的雷霆军打死打活一年多,而且一个分属边军,一个属于雷霆,他们两个要是能尿到一个壶里那才是怪了,相反,他们两人以后必然互相防备。”秦风嘿嘿一笑,“在雍都,我们暂时还要使用文武相制,过上些年一切都平稳了,才另做安排。”

  “臣明白了!”

  “钟镇此人,才能是有的,返回越京城之后,我会与他好好的谈一谈,他在越京城呆了很久,想必对我大明的治国之道也深有体会了,至于陈绍威那边,便是你与他谈吧!”秦风安排道。

  “臣会让陈绍威知道轻重,也明白他的任务的。”陈志华笑道。

  雍都城,三元巷,程小鱼穿着簇新的将军制服,骑在马上,身后跟着十余名士兵,这都是刚刚配属给他的卫兵,仍然如同身在梦中,此刻的他,从外表上看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少了一条腿的人,只有注意观察,才能发现他走路之时,仍然有些许的不自然。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不但有了一双活动自如的假肢,还官升三级,一下子便成了一员牙将,虽然是将军级别之中最低的一个,但好歹也是将军了。

  推开大门,走了进去,一眼便看见王遵之正带着一些人在里头忙活着,而刘夫人则忙着在哪里给众人端茶倒水。

  “这位将爷!”王遵之一抬头,刚刚叫了一声,整个人却楞住了。“小鱼兄弟!”

  程小鱼冲着王遵之笑了笑,转头看着刘夫人:“嫂子,我不走了,就留在雍都城了。我说过会照应你们母子一辈子的。”

  刘夫人看着英姿挺拔站在她面前的程小鱼,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