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边境冲突(4)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桃园郡城在沙阳,正阳这些地方的人看来,现在就好像是一个乡下穷地方,但原本,他们也曾经繁华过.当年齐人突袭昭头,击败洛一水,图谋的就是桃园,武陵,益阳这三地肥沃的土地,拿下这三个郡,便让前越失去了一大粮食产区,这是与正阳郡可以比美的前越产粮区之一,属于前越最富庶的地区之一.

  但持续不断的多年战火,彻底摧毁了这里的一切,特别是最后齐国皇帝曹天成与秦风达成协议,撤出这三郡的时候,更是来了一次彻彻底底的破坏.能带走的全带走,带不走的全烧掉,便连人丁,也几乎席卷而去.留给秦风的只是一片荒芜之极的土地.

  再好的地方,没有了人,那也就跟荒野差不了多少了.但彼时的大明,实力不够,而且战略方向又是要先图谋秦国,对于这样的情况,秦风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不得不接下这个巨大无比的包袱.

  但从另一个方面上来讲,收复益阳三郡,对于当时立国不久的大明朝来说,就是一个凝聚前越国民所有人的心的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说,也正是因为大明立国不久便从强势的齐国手中收复益阳三郡从而成功地在前越人心中树立了一个高大无比的形象,因此而稳固了自己的统治,并且让前越人看到了希望,获得了信心.

  从经济上来说,大明刚刚立国就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但从政治上来讲,却又对着大明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从那个时候开始,大明朝廷便对这三个郡开始了大量的补贴,数年经营,也只不过是让桃园郡稍稍有了一些起色.

  昔日雄伟的桃园郡城,早就在一把大火之中被付之一矩,现在城墙虽然是修建起来了,但城墙之内,却仍然是空空荡荡,大片大片的区域如同一块块伤疤遍布在它的躯体之上.这座昔日拥有十数万人口的大城,现在只不过区区两三万人,还顶不上沙阳正阳下属的一个繁华的县城.

  郡城之内,两座衙门相对而立,一座是桃园郡守府,一座是桃园镇守府.这是一郡之地的最高军政首长的所在了,与其它郡治的衙门相比,桃园的这两座府衙却是寒酸得紧,不过是两个小小的四合院而已.

  桃园郡守贲宽,自收回桃园郡之后,便来到这里担任郡守,数年以来,他竭尽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想法设法的增加桃园郡的人口,为了这个目标,他甚至不惜坑蒙拐骗,可现在想吸引人口到桃园郡这种破败的地方,委实是不太容易了,他不得不和当年的马向南一样,将主意打到了秦人的头上.

  从最初的利用人贩子从秦国贩来大量的人口,再到后来亲自跑到虎牢开出大价钱招揽,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在当时的秦人看来,最为宝贵的土地,在桃园郡恰恰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他自然可以毫不吝惜的将这些土地许诺出去.也正因为如此,他在虎牢关着实拐骗了不少的秦人跟着他回到了桃园.现在的桃园郡的人丁构成,秦人起码占了三分之一.

  那些来自西部苦寒之地的秦人到了更为温暖的桃园之后,果然拿到了他们想要的土地,房屋,农具,牲畜,自然是大喜过望,而更让他们欢喜的是,那些分给他们的土地,打毛一眼看过去似乎是生地,但拿起锄头一挖,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刨开了最上面的那一层浮土之后,下面肥沃的土地对于这些农人来说就是属于大喜过望了,这明显就是熟地嘛.

  几年的辛辛苦苦的经营,桃园郡总算有了一点新气象.

  而作为与齐国接壤的边境郡城,大明在这里驻扎了两支军队,一支是坐镇桃园郡的抚远营王筠所部,另一支部队,则是武陵战区唯一的一支成建制的骑兵部队李小丫的骑兵营.

  总体来说,贲宽在桃园郡的经营是成功的,他放弃了昌渚之类的地方,而大力开发湘溪这样的地区,利用秦人擅战的优势,建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要塞式庄园,不仅有效地开垦出了一片片垦地,更是在边境地区渐渐地经营起了大明的势力.

  随着大明在对秦战役之中的节节胜利,大明国势日盛,已经渐渐成了齐国未来最为主要的敌人,而大明的各项政策,也渐渐地传开,这直接导致了一个后果,那就是当年被掳走的三郡百姓,不少人想法设法的往回逃.在最初的几次大规模逃亡之后,齐人开始了严格的管制,让逃亡便成了一件极其困难而且是提着脑袋的危险事情之后,这股风头才渐渐的被杀了下来.

  这股逃亡的风潮,自然离不开贲宽在暗中的操弄.他与桃园郡的鹰巢负责人以及抚远营的王筠一起,制定了一个个计划,包括向常宁郡内的前越人宣扬大明的各项政策,明人现在的美好生活诸如此类的宣传活动,制定了一个个的逃亡计划,兴建了一些逃亡通道,在最初的时候,收效极大.即便最后受到齐人边境军队的严利打击,大规模的逃亡已经不可能,但小规模的潜逃仍是不时的发生.

  当然,这也有一些负作用,齐国人也利用了这些事情,向桃园郡派出了不少的暗探.当年被掳起的那些前越人,也有不少人被齐国人招揽,他们中的青壮,有的加入了军队,有的则被鬼影之类的情报机构招揽.

  “贲郡守,从昌渚那边送过来的几十人均已经通过了审查,他们没有任何问题,明天,我们鹰巢就会将所有人移交到郡守府下,由郡守府安置了.”鹰巢驻桃园指挥使乌正廷将一叠卷宗递给了贲宽,道.

  “好,明天安置司就会给他们最好的安置的.”贲宽开心地道,但凡有人从那边逃过来回到桃园郡,他都非常高兴,在他看来,每回来一个人,桃园便会多一片庄稼,多一份生气,多一份人力.”乌指挥使,我觉得你们还是应当加大这方面的力量,齐人的防线并不是那么严密嘛,这一次能大规模的逃过来几十个人就是证明.”

  乌正廷摊了摊手,”现在我们的人手,正在抓紧搜集对方的军事情报,您也知道,随着对秦战役的结束,齐明双方的形式会更加紧张的.而最近一系列的情况表明,常宁郡鲜碧松的确有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动向,近段时间,我们的确抽不出来更多的人手啊!”

  “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多弄些人回来啊,要是战争一爆发,这些人多半会被齐人强征为士兵的,要是就这样死了,那就未免太可惜了,而且每多回来一个人,我们的力量就会强一份,敌人可以利用的力量就会小一分嘛!人手不够,可以与王将军商量商量,让他给你多派一些人.”

  “王将军的军队打仗行,干这些事情可就不太在行了,而且他的军队之中蛮族士兵太多,就更不适合干这种事情了.”乌正廷一摊手道.”郡守,这件事情急不得的,慢慢来吧.我倒盼望真打一大仗,只要一仗干翻了鲜碧松,那郡守你还不是要多少人有多少人?”

  贲宽皱眉,”恐怕不会打大仗吧?也许会有一些局部冲突.齐人现在内部不太稳,我们刚刚打下了秦国,也不适宜再在另一个战场之上又开战啊,百姓需要休养生息,军队也要喘一口气,一仗接着一仗,可不是国家之福.”

  “但愿吧!”乌正廷道.

  两人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旋即王筠的声音传了过来:”二位,说不定真要大干一场了.我刚刚接到湘溪那边的紧急军报.”

  贲宽一愕抬起头来,乌正廷也有些莫名其妙:”湘溪?那里怎么会有大规模的战事?”

  王筠举了举手里的一封卷宗,笑道:”说来你们可能不相信,湘溪打了一个大胜仗,那里的一个村子居然干掉了齐人的一个将军.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牙将,但这位牙将的身份可不简单,他姓曹.”

  “姓曹?是曹显成的什么人吗?”贲宽道.

  “不,比曹显成还要大!”王筠晃着手指头.

  曹显成是现在齐人的大帅,比他还要大的,那就只有皇亲国戚了.”齐国皇族的人?”这一下,连乌正廷也瞪大了眼睛.

  “对,是皇族的人,叫曹选.本来嘛,人家到湘溪去,只不过是打打村子,刷刷战功,结果谁也没有想到,那个村子里有一个派下去的武官叫鲍安的,居然走关系弄了一台强弩藏在哪里,更巧的是,这个鲍安以前就是一个极不错的强弩兵,结果这位运气很不好的曹选大模大样的出现在这个村子外指挥军队攻打,被这个鲍安一弩给射得半截身子都没了.他可是带了上千名齐军啊,这一仗打得,那个村子战斗力很不错的,如果湘溪县的军队再晚一会儿去,这个村子可就真没了.那上千齐兵最后逃回去的只有几十个人,这个结果让湘溪驻军很是诧异,以前这种仗很多啊,但都是稍一接触就算了,哪像这一次这样的,齐人跟疯了一样的攻打这个村子,最后从抓着的俘虏嘴里才探得了这个牙将的身份.”王筠一口气地说到这里,喘了一口气,又笑道:”这一次鲜碧松还不疯么?就算他还理智,但总要向皇帝表表态嘛,所以肯定有一大架要打.”

  贲宽和乌正廷两人面面相觑,居然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