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舒畅走了,带着老婆儿子离开了皇宫,但他带回来的消息,却着实让秦风惊着了.如果这一切是真实的,当然是真实的,舒畅是绝不会欺骗自己的,那么那一个东西就未免太可怕了.下令让乐公公从皇宫的秘档之中翻出了唐史,秦风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仔细地开始研究当年大帝的进军路线.

  大帝起于江南,也就是现在的楚国,但在大帝第一次起兵之前的履历,却全都是一片空白.这些秦风并不关注,但想要知道的只有当年大帝是不是一直沿着同一条线路走.

  整整三天,秦风的屋了里堆满了有关唐时代的所有资料,乐公公几乎翻遍了皇宫密档,但凡与唐史有关的东西,现在都堆在秦风的书房里.

  丢开了最后一份资料,秦风坐在一屋子里书堆里头,现在他确定了,大帝所有军事行动的目标,就是想到长安附近去.大帝数次起兵,数次失败,但他每一次起兵,最终的目的地,都是现在的长安.哪怕中途会有一些变动,但也不过是转一个弯而已.

  从正常的军事行动的目标来说,这是不正常的,就算大帝要直捣黄龙,也应当去攻击洛阳,大周朝的都城可是洛阳.如果是秦风,会先经略四边,积蓄力量,最后寻求与对手的决战,但李清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所有的目标,都是要将大周帝国的主力引到长安去决战.

  长安在千年之前,只是一个小城,也可以说是一片荒芜之地,他这样做,自然是有目地的.而那目标,也就是舒畅嘴里所说的那个大杀器.

  一战而毁灭大周朝的所有精锐,用最快的速度瓦解大周朝的力量,这便是大帝李清所有的算盘.

  从地上捡起一张大大的纸,那上面划满了大帝李清的行军路线,不管怎么绕,目标都殊途同归.

  所以这一件事,可以说是真实的.

  确定了这件事,让秦风有喜有忧.

  喜的是,这件东西显然只能在长安附近才能发挥作用,以玉龙山为圆心,秦风划了一个圆,那是当年大周朝的驻军所在,最近的距离玉龙山十里,最远的达到了五十里.当年大周朝的主帅,中军,距离玉龙山就足足有五十里.

  而李清是一夜之间毁灭了周军近九成的人马,也就是五十里外的大周主帅的中军大营也在同时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越过五十里的距离,将一支十万人的中军给干掉.如果有这样一件武器对着自己而自己毫无所觉的话,想想都不寒而栗.

  这也就代表着,自己将来与齐国发生冲突的话,只要不进入到这一范围之内,那么自己将是安全的.秦风不认为这东西能够移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当年的李清大帝就不会一次又一次的锲而不舍的要将大周朝的主力往那个方向引诱.

  大唐历经千年而亡国,最后一任唐帝国的皇帝死在玉龙山,这也说明了这东西并不能随意使用,连唐帝国的皇帝,李清大帝的子孙都不能在亡国灭族之前启动他,那么篡位者曹天成想要使用他,显然可能性也不大.

  曹冲闭关,并将文汇章与卫庄以各种理由引诱去了那里,很显然就是在参悟这种东西.卫庄已经去了接近九年,文汇章也去了快八年了,但仍然毫无消息,显然还没有取得什么决定性的突破.

  而让他忧的是,有这样一个东西悬在头顶上,始终是心头大患,那到底是什么?万一那一天,齐国人突然能用他了呢?

  秦风从书堆里站了起来,决定暂时将这个问题暂时性的抛之脑后,但从现在开始,自己要加快收集这方面的情报了.

  这件东西,在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当然会给自己造成重大损失,但现在,自己已经晓得了,那么就能想法解决这个问题.李清大帝都不能让其移动的东西,很显然,现在的曹天成,也无法让他动弹的.

  将一堆书伸脚踢到一边,秦风走回到大案之后,小心翼翼的拿起了舒畅带回来的那本笔记,时间太久了,虽然保管得很用心,但仍然一不小心,这本东西,就有可能变成碎末.

  慢慢地翻阅着这本笔记,有很多地方,墨汁已经开始消退,不怎么看得清了,这东西大体是一本流水帐,只有那些让这位暗门门主特别感兴趣的东西,才会在上面留下几笔.

  像这一次大战,是让他记忆犹为深刻的东西,足足写了数页,但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也说不清楚.而记载的第二多的,便是李清大帝本人的武道修为了.

  看了几页,秦风悚然而惊,在这位暗门门主的描述之中,李清大帝所使用的,当真便是现在自己所拥有的混元神功,出手时的状况,几乎是一模一样.

  直到此时,秦风才忽然想起,舒畅之所以找到自己,便是因为自己也是李氏子弟,而这门功夫相传只有李氏子弟才能够修练.

  秦风对此是持怀疑态度的,上千年都没有第二个人修成,而自己之所以修成了,不是因为自己是李氏子弟,恐怕更多的是因为舒畅.

  如果没有舒畅,自己早就完蛋了.

  问题是,当年李清大帝数年之间就覆灭了大周王朝,他当时的年纪并不比自己大,他是如何修练成如此恐怖霸道的武功的?不可能是重复了自己这个过程吧?根据舒畅所言,他们这一脉,可是在立国之后才发展起来的.

  伸手揉着眉心,秦风想不通.但他觉得自己需要加快步伐了.

  门轻轻地被推开,乐公公出现在门边,”陛下,郭九龄郭统领求见.”

  “让他进来吧!”秦风有些疲乏地伸了一个懒腰:”找几个人来,将这些东西送回去吧,把这里也收拾一下!”

  “是,陛下!”乐公公躬身道.

  郭九龄踏进书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凌乱的场面,几个侍卫正在乐公公的带领之下,将一箱箱的书藉往外抬去,而书房里,到处都还凌乱地丢着一些书.

  “陛下,这是?”郭九龄有些迷惑.

  “没什么,突然来了兴趣,想看看当年的唐史以及周史.”秦风笑了笑,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现在他并不想让下属知道这些东西,因为那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不是每一个人都像自己有一根坚韧的神经,即便是胆大如舒畅,在说到这件事的时候,秦风也能感觉到他来自内心的惶恐.

  未知的事物,总是会让人感到恐惧的.

  “陛下,田康派人送回了消息.”郭九龄坐了下来,以他的阅历,自然知道陛下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但他并不会去探根究底,该让他知道的,陛下自然会让他知道.陛下不想说,那自然就是不需要他知道.

  “江上燕的事办得怎么样?”秦风问道.

  郭九龄一笑,陛下果然对老部下还是念念不忘啊.”妥了.田康这事儿办得不错,江上燕在程务本回京之后,已经心灰意冷,本来是准备离开荆湖的,但田康成功地说服了他.要说能让江上燕重新回归大明,闵若英真是功不可没啊!江上燕离开的时候,从大明带走了八百亲兵,现在回来了,还给我们的是一万铁骑.”

  “回来就好,我就担心这家伙一根筋呢!”秦风松了一口气.

  “楚国人现在过得很苦,江上燕在荆湖等地游荡了一个月,楚国的现状,彻底摧毁了他的坚持,程务本之死,是压死他对楚国忠诚的最后一根稻草.”郭九龄微笑着道.

  “如果他知道,楚国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在其中动了多少手脚的话,恐怕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映象了!”秦风叹道.

  “像江上燕这样的人,自然是只能让他知道他该知道的.”郭九龄一笑:”他是比较纯粹的将领,对于军事以外的东西,并不熟悉.而且我们现在所做的这些事情,难道不是为了让楚民以后过上更好的生活吗?”

  “为达目标而已,你用不着为我美化这些手段.”秦风摆了摆手,”现在的我,妇人之仁早已离我远去了,我的心硬着呢!”

  秦风这样说,郭九龄却无法附和,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卞无双的确是个角色,正如陛下所料,他打得是两手主意,他的儿子的剿匪路线,是将匪徒一步一步的往江南逼,而他这头,又让宁知文拓展往江南的水道,他想控制楚国的江南.”

  “意料之中耳.”秦风道:”他是猛虎,我自然有降虎的手段,让他折腾吧,最终不过是给我们做嫁衣裳.”

  “陛下,这个人以后?”

  “如果最后他能好好的归顺我们,自然缺不了他的荣华富贵.”秦风道.

  “是,陛下宽仁.”郭九龄点了点头:”田康在与周曙光会面的时候,倒是有意外之意,齐国的豪门世家在周济云兵败之后,图穷匕现,动员周曙光造反了.他们将会给周曙光提供造反的资金以及一系列的便利,以期以此来拖慢齐帝对步伐从而让他们重振旗鼓.”

  秦风先是一楞,接着大笑起来:”这倒是与我们的想法一样,好得很,我们省了一大笔钱出来.一切按计划执行吧,当然,我们可以不用出钱了.哈哈哈!”

  这个消息,当真是让秦风开心不已.

  “对了,老郭,下一步你亲自布置一下,加强对齐国都城长安的信息收集,特别是有关于文汇章和卫庄的,他们在玉龙山,但我不相信他们会一直不出来,有机会,我希望能联系上他们.再者,看不看能打听到玉龙山的事情,甚至于在玉龙山的卫戍部队之中安插一些我们的人手,我知道这很难,不用勉强,也不必着急.”

  郭九龄点了点头,立时便知道刚刚书房内的异状,只怕便与皇帝的这条命令有关.

  “这件事,我会亲自来布置.”他答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