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师妹的研究方向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王月瑶生开春的时候,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却是早就满月了,不过因为舒畅这个为人父的迟迟未归,这个满月酒便也拖了下来,现在舒畅回来了,这满月酒自然便也好补上。舒畅两口子在大明都是炙手可热的存在,一个是大明神医,一个是大明财神,这人缘儿自然不是一般的好,即便两口子只准备小范围的庆祝一下,但真正到了正日子,来的人却了下子将舒府外面的街道都给堵死了。

  有的人自是接到了接柬的,更多的却是不请自来。但能够打听到这个消息的而且还敢上门的,一个个的身份自然也非同小可,你还真不能不接待。这一下子便让舒府上上下下给忙得脚步点地了,原先准备的宴席之物自然是远远不够,不得不去临时采购,连人手都一时凑不齐了,最后还是先到一步的秦风将宫里所有的厨子都弄来帮忙才勉强能够应付下来。

  而在舒府里,秦风终于见到了舒畅嘴里他那个温柔,可人,漂亮的小师妹。

  然后秦风整个人都不好了。

  舒畅的这个小师妹叫舒宛,名字很好听,但个头,却比秦风还要高上不少,整个人,可以用魁梧来形容了,男人用魁梧来形容自然是极好的词语,但用在一个女人身上,那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事了。长手长腿,浓眉大眼,面相倒是不丑,但怎么看,都看不出半分温柔可人来。

  更重要的是,这个舒宛的武道修为相当不错,至少也过了八级。秦风回头瞅了一眼舒畅,估计这位从小应当没有少被这位温宛可人的小师妹欺负,就舒畅的那点武道修为在他师妹面前,简直就是渣渣级别的存在。

  倒是舒宛的丈夫,身材修长,一袭白衫,颇有些儒雅出尘之气。看起来四十出头的年纪,个头与舒宛差不多,但与舒宛的魁梧比起来,就显得很单薄了。这位的武道修为比舒宛还要强一些,已经跨过了九级的门槛。

  “陛下,这便是我的师妹舒宛和他的丈夫徐来。”舒畅异常得意的向着秦风介绍道,刚刚秦风瞅他一眼中的异色,他自是看得清清楚楚,对于能够作弄了秦风那么久,他当然是相当的开心。过去他一直在秦风面前强调自己的小师妹如何如何,在秦风心中先期构建了一个形象,今天一见面,绝大的反差,让秦风很是小小的震憾了一把。

  “见过陛下!”舒宛与徐来二人弯腰曲膝,便要跪下向秦风行礼。秦风眼疾手快的一把将二人扯了起来。

  “不必多礼,不必见外。舒畅可是我的生死兄弟,你们是他的亲人,那自然也是我的亲人了。”秦风笑吟吟地看着二人道。

  “师妹,今儿个是在私宅,倒是不必这么多婆婆妈妈的礼节,但在外,还是要讲究的。”舒畅在一边帮腔道。“师妹,我们陛下可是心仪你们两口子久矣,早就盼着你们来了。”

  秦风哈哈一笑,居中坐了,看着几人道:“坐下说,坐下说。”

  “能为陛下效力,是我们的福气。我们这一脉,本来就一直等着圣主的再度出世。”舒宛的身调很洪亮,作派也如同男子一般,徐来只是微笑不语,看起来在舒家,是女人当家作主。再想想舒畅,娶了老婆王月瑶之后,典型的妻管严之辈,倒是家学渊源了。

  “听舒疯子说过,师妹精擅用毒?”秦风问道。“而且在此道之上出神入化?”

  听了这话,舒宛不由侧头瞟了一眼舒畅,舒畅立即端起茶来作喝水状,眼光也扫到了别处。一见这状况,秦风便知道,这个坑货,肯定又出了幺蛾子了。

  “陛下,这不过是师兄浑说罢了,说起使毒来嘛,师兄可不比我差,但凡医道高深者,都精擅此道。是药三分毒,只分毒轻和毒烈罢了,只需阴阳调和,再毒的东西,也能成为救人的灵丹妙药。”舒宛道。“只不过在师门中时,我与师兄常常赌斗,他输的时候多一些,所以便将这名头栽到了我的头上,回头我再与师兄好好说道一番。”

  一边的舒畅立即脖子一缩。

  得,秦风算是听明白了,敢情舒宛这位师妹在医道之上的功夫,只怕比舒畅还要强一些。这让他的眼中不由露出了异色。舒畅的神医名头,可是实打实的闯出来的,那些治病救人的手段,让人大开眼界。

  “还是算了吧!”舒畅摇头道。

  “师兄这些年来一直在外闯荡,自从进了大明地界,师兄的名头可是如雷贯耳,再者师兄这些年一直跟着陛下,在外伤一道之上的造诣,可谓已登峰造极,宛儿你别与师兄比这个。”一边的徐来突然道。

  一听这话,舒畅顿时大怒,他跟着秦风转战南北,要说在那个方面最强,自然就是在治疗外伤之上,这些年来,他解剖过的人体,只怕比他师妹见过的人还要多一些,也就在这上面,他有着必胜之心,现在倒好,被这个蔫不拉叽的家伙一语道破。“百工门的家伙,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他怒道。心中却是暗恨自己七八年没有归家,却是让这个家伙将自己的师妹给骗走了。

  徐来说了这一句话后,便又沉默着微笑不语了。

  “好了好了,你们师兄妹以后要切磋技艺,那自是有大把的机会,也不急在一时。”秦风笑着打圆场道。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但他却已经大至摸清了这舒宛徐来的性子,舒宛是那种直来直去的爽脾气,俗称男人婆。徐来嘛,话不多,但人却是极其精明的,先前对这夫妻二人看法有语,在这二人之中,只怕小事舒宛作主,真正的大事拿主意的,还是徐来。

  “舒疯子这些年来,倒是一直专注于外伤的研究,而且极有成就,不知师妹在那一方面更擅长呢?”秦风问道。

  “回陛下,这些年来,民女一直在研究血液。”舒宛道:“我们治病救人的时候,常常会碰到因为失血过多的情况,往往这个人的伤其实并不致命,但却因为失血过多而亡,那时候民女就一直在想,既然是失血过多,如果能给他补一些血进去,是不是就能把人给救回来呢?”

  秦风一听之下顿时大感兴趣。“这的确是一个问题,特别是我们在战场之上,因为失血过多死去的人太多了,师妹找出办法来没有?”

  “找出来了!”舒宛得意地看了一眼舒畅。

  舒宛斩铁截铁的回答,让秦风狂喜,却让舒畅变成了呆子。“师妹,这么大的事情,这段时间你怎么一直没有跟我说起过?”

  “本来是准备再与师兄赌斗的时候,拿这个出来让师兄心服口服的。”舒宛笑咪咪地道。

  “肯定是徐来的馊主意。”舒畅大怒,舒宛这个直筒子脾气,那里是藏得住事儿的,自然是徐来在背后唆使的了。

  “人的血当真能够互相调换?”秦风问道。

  “陛下,民女在想到这个问题之后,便做了不少的试验,但有的人活了下来,有的却很快就死掉了。”舒宛道:“这样的实验民女做了很多,活了的人不少,但死得更多。这让民女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的血看起来都是红的,但并不是每一个人的血都是一样的。这就如我们配制的汤药,看起来颜色都差不多,但其实内里的药性却是千差万别。如果两者是一样的,那自然便相安无事,可如果不一样,那便会药理相冲,治病的药就成了杀人的毒了。”

  “这个说法很有道理啊!”秦风连连点头。

  “可血看起来都是红的,怎么发现他们之间的差别呢?”舒宛道:“那就只有来实验摸索了。最早的时候,民女配了种药物,这种药物是针对一种血配制的,如果是同一种血,那么将这种药粉放进去之后,这血便会生出反应来。配出来之后,民女在实验之中发现,但凡出现了同样的反应的血液,相互之间互相换血,便不会死人,也不会有后遗症。”

  “这个法子是极妙的。”秦风击掌赞叹。

  “你发现这个,研究死了不少人吧?”舒畅在一边阴测测地道。

  “死得人是不少,但在将来却能活更多的人。”徐来在一边立时反击。

  舒宛也不理会她的师哥:“在长期的实验之中,民女发现了人的血液,大体上可以分为四种不同的类型,便将其分为甲乙丙丁四类。现在民女已经可以肯定,只要是同一类型的血液相互置换,便不会引起异样。而且,这四型之中,最后一种最为特异,他能为另外三种置换而不会置人死命,但另外三种去置换他的时候,却能将他弄死。”

  “这门医术,技术上已经完全成熟了么?”

  “陛下,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能再大规模地进行一些试验,或许还能找出一些个别的例子来,便能将这门医术更加完善起来。”舒宛道。

  “好,太好了!”秦风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如果这门医术普及开来,对于大明的士兵而言,那就是一大福音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