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钟镇告辞离去.

  通过与他的交谈,秦风对他也甚是满意,至少这个人现在脑子是清楚的,知道大明要什么,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没有什么过激的想法,也没有因为自己曾经是秦国大臣现在激于要立功而表现什么,他的心态很平和.对于让他与陈绍威搭班子这种明显的相制衡的配置,他也显得很平静,没有任何的不满之色.一个熟悉秦地情况,在秦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且心态平和的人正是秦风现在想需要的.

  “这个钟镇还真是不错,首辅为了将他拉过来,费了不少心吧?”秦风笑看着权云道.

  “起初试探了几次,都是被一口回绝,准备就此给王凌波打杂混日子了,后来不是没办法了吗?就让舒畅给王凌波说了一声,带着他在大明转悠了一大圈,还别说,挺有效,对他触动极大,其实像他这样的人,真要心如古井不波还是挺难的.”权云笑道:”等他回来之后,我亲自请了他上门,果然就不再坚持了,以后的事情,就简单了.”

  “王凌波立了一功呐!”秦风笑道:”幸得当初兮儿没一拳轰死了钟镇,否则咱们就要少一个有能耐的大臣了.我看不如这样吧,把王凌波也弄到雍都城去.”

  “王凌波愿意去?”权云反问道,”雍都可不比越京城繁华.”

  “让舒畅出面吧.”秦风道:”又不是不让他回来了.舒畅当年治好过邓朴,治好过李挚,他的名头在雍都响得很,现在他的得意弟子去雍都,必然会有人倒履相迎的,有这样一个人呆在哪里替钟镇穿针引线,会有利于钟镇开展工作的.”

  “陛下说得是!”权云连连点头.

  都御史金景南突然道:”陛下不是在雍都城还布了一个点吗?就是那个什么程小鱼还有刘夫人的医馆,不如便让王凌波去哪里坐诊,这样以舒神医的名气,把他们再捧得高一点就更好了!”

  “这是一个好办法!”秦风鼓掌大笑道.”自古以来,打下一地容易,融合一地难,王凌波此去,可谓是一举两得,那就这样定了,回头我便跟舒畅说一说.”

  众人都是笑了起来,反正使唤王凌波这小子,大家私毫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年轻人嘛,当然得多承担一些担子才行.再说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王凌波是舒畅的弟子,在秦地有不小的威望,他与钟镇关系极好,亲自出手治好了钟镇的伤情,但他又在陈绍威的军情之中做过最基层的第一线的军医,与陈绍威也有交情,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也可以成为钟镇与陈绍威两人之间的润滑剂.

  “陛下,关于吴岭那边的奏报,您怎么看?齐人是不是真准备与我们大打一场了?”权云换了一个话题,”从吴岭的奏折和鹰巢汇集起来的情报看,齐人的确是有这种准备的趋向,龙镶军在开始向常宁郡大规模的移动.”

  “曹天成为了国内的改革,对我们忍气吞声很久了,现在只怕是觉得机会来了,很有可能借着这个机会试探试探我们.”秦风冷笑道:”周济云在万州吃了大亏,现在卞无双步步紧逼,周济云已经从进攻转入到了防守,齐国国内的豪族势力声势大减,曹天成自觉已经能把控大局了,便把眼光瞄向我们了.”

  “试探我们?”金景南有些不解.

  “我们刚刚打下了秦国,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场倾国之战,劳师远征数千里,十数万军队长途跋涉,战事结束了,现在是最为放松的时候,整个大明都在享受着胜利的喜悦嘛!而且国库也是最为空虚的时候,在雍都城下屯兵大半年,花钱如流水,曹天成当然能算得清这笔帐,之所以说是试探,他是想看看我们的反应,如果我们退缩了,他便会得寸进尺,为所欲为了.”秦风道.

  “这么说来,我们当给予他当头一击.”金景南狠狠地道:”让他晓得,即便是现在,我们也丝毫不惧他们.”

  “户部可以动用紧急准备金来应付这场战事.”苏开荣也赶紧表态,.

  “怎么?这一次苏尚书的夹袋里有钱了?”秦风笑着反问道.

  “陛下,自从耿精明上任之后,捞钱的花样百出,越京城改造,医学院地块的大开发,税收制度的大改革,都为国库增收不少,一直空空如也的国库总算有了积蓄,这个紧急准备金原本就一直是有的,但不到万一的时刻,臣是怎么也不肯拿出来的.现在齐国想趁人之危,不把他们一下子打回去,岂不是会没完没了?所以这钱,臣就是咬咬牙,也一定会拿出来的.”苏开荣道.

  秦风把玩着桌上的镇纸,沉吟了片刻道:”打,肯定是要准备打的,但我们还要想办法,让他们想打也打不了.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吧.”

  “陛下,这种事情,切忌三心二意啊!”金景南直言道:”如果这种心态让前线将领知道,不免会有所懈怠的.”

  “当然不是这样!”秦风笑道:”备战还是要积极进行的,军队要重新调配,物资要充分供应,毕竟我们接下来的战略重心,就要向齐国方向转移了,军队,物资调配过去,并不会浪费,但我们的这些行动,会坚定前线将领的作战决心,也让齐人看到我们寸步不让的决心.作好战斗的准备,但却不一定要打啊!巧手,铁路署那边从沙阳丰县往昭关的铁路修得如何了?”

  “陛下,益阳已经全线贯通,武陵已经修了一半了,但是愈往前,进度只怕会越慢,因为越往前,当地的经济就愈差,人丁就愈少,臣估计,还要一年,武陵才能贯通,而要修到桃园的话,只怕还要三年的时间,毕竟这不仅仅是修路,各种配套的设施跟不上,便等于没有修.”

  “速度是慢了一些,铁路署要多想想办法,加快进度,我希望我们正式与齐国拉开争霸天下的时候,铁路已经贯通全线,我们的兵马,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抵达主战场.”秦风微微皱眉道.

  “陛下,主要是铁路修到了这三个地方的时候,是铁定要亏大钱的,商人们参与的积极性大大降低,全靠朝廷投入,资金上的压力太大了.”

  “不要总是从经济上考虑问题,有时候要多从大局之上考虑,对于积极参与这条铁路修建的商人,商业署可以考虑在其它方面给予一定的补偿,比方说给予一些专营权.”秦风转头看向王月瑶.

  “是,陛下,下去之后我会与工部,铁路署商讨此事.”王月瑶点头道.

  “大明的商人,也不能光顾着自己赚钱了,也得想想为国家多做点什么.大明昌盛,他们才有更多的赚钱的机会,大明如果战败了,也就是他们的末日了.”秦风沉着脸道:”这几年,我们给他们创造了太多的机会,也给了他们很宽松的环境,有些人未免有些忘本了.”

  王月瑶垂下了头.

  “陛下,商人中有逐利者,但也有深明大义者,只要对他们晓谕道理,相信他们能想清楚这些问题.”权云笑着替王月瑶解围道.

  “但愿如此吧!”秦风淡淡地道.”郭老,勃州那边的事情准备得如何了?”

  “陛下,我们派出去的士兵已经通过秘密渠道到位,周曙光那里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而齐国的那些豪族也已经将资金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到了勃州,有现金,也有各种物资,可以说,现在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陛下一声令下,那边就可以发动了.”郭九龄笑道:”前几天勃州传回来的情报,余秀娥将军也已经抵达了勃州,我们去勃州的军队,现在就暂时划归在余将军的麾下,由她指挥.”

  “很好!”秦风拍了拍手,”那就让周曙光动起来吧,曹天成不是以为大局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吗?那咱们就来给他一点意外的惊喜吧!我倒想看看,勃州一乱,国内豪族蠢蠢欲动,他还有没有心思与我们在桃园大干一场?”

  “只怕到了那个时候,他马上就会反过来与我们求和了.”权云笑道.

  “他怕的不是勃州造反,他最怕的就是勃州周曙光与周济云那边有什么联动?他那可就坐不住了.哈哈哈,楚国那边也要想想办法,勃州开动了,他们东部六郡那边也应该消停下来,不要再给周济云什么压力了,也要让人家喘一口气嘛!”

  “陛下说得是!”权云微笑,他知道在这样的扩大会议之上,秦风并不欲公开与卞无双之间那层隐秘的关系.”我们可以以与秦战争刚结束,资金困难,暂停向楚国贷款,他们就会军饷不继,以我们要准备与齐国大规模开战为借口,便不能再向他们提供及时的武器支援,相信没有了我们的大力支持,他们与周济云的对抗便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那就这样办,对了,还有马超的事情,要向他们严利诘问.去的特使,要更霸道一些.”秦风笑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