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设计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陈志华的怒火也不仅仅是针对马猴而言,其实他自己内心深处也有些焦燥.攻打雍都城的战事进展并不顺利.他希望在陛下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已经完全破开了雍都城的外城,留下最为核心的内城让陛下来完成最后一击.但眼下看来,似乎还遥遥无期.现在雍都城的作战风格与前期相比,有了极大的改变.而这种作战风格的改变,便是现在陈志华面临的最大困挠.

  “现在已经弄清楚了,雍都城内的大将军已经换人了,马越新任命的大将军叫陈修风,只有三十八岁,是一个年轻的将领,原本只是雷霆军的一员副将,但不得不说,这人是真有本事的.”赶到前线不久的田康现在负责着前线所有的军事情报.”我们在雍都城内的情报系统受到了极严重的破坏,一直便没有恢复.这些还是好不容易才送出来的.”

  田康苦笑,虎牢事变之后,马越怒火狂烧,对所有在雍都城的明人进行了无差别的攻击,鹰巢好不容易埋下去的钉子,在这场事故之中都遭受到了无妄之灾,因为不管你埋藏得多深,在这样的不讲理的清理当中,都是藏不住的.而那些发展起来的秦人探子,则被吓破了胆,没有了主事者,他们再也无法系统地开展情报搜集工作.

  “这个人以前名声不显,我们完全没有此人的任何资料,但从他现在表现出来的作战风格上来讲,此人不拘一格,跳脱得很.但不得不说,他的这些招数,真是打在了我们的软肋之上.”

  杨致收起了指间的小剑,坐直了身子,看着田康:”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探知这个陈修风的下一次攻击,究竟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以什么规模进行了?”

  “是的.”田康点了点头:”我甚至怀疑这个陈修风在进行这些袭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事前规划,纯粹就是一时兴之所致而已.从他前期发动的攻击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

  “不,还是有规律可行的.”何卫平道:”十次攻击之中,总有那么一到两次掺杂着真正的精锐,而其它的都是幌子.派出来的都是送死的.”

  “这正是麻烦所在啊!”杨致叹道:”我们无法判断那一支才是他派出来的精锐,马猴这一次吃了亏,就是因为以前此人派出来的都是些杂鱼,能被我们轻而易举的歼灭,大意之下面对着突然出现的一支精锐力量,便活活的让对手咬了一口.”

  “不管他派出去的是不是精锐,终归最后还是会被我们消灭,这个陈修风的目的倒底是什么?”一直没有发言的野狗有些不解.

  “甘将军,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迟滞我们的进攻,尽可能地拖延的进攻速度,让我们在进攻的时候不得不担心自己的身后.这个陈修风很清楚,如果我们发起大规模的攻击的话,他很难守住城池,所以他干脆摆出了一个破罐子破摔的打法.”陈志华叹了一口气.

  “怎么个破罐子破摔?”

  “雍都城太大了啊,我们十余万军队就算排成一队手牵手,都不可能将雍都城围起来,所以他的施展空间还是很大的.现在他派出的这些军队只不过是在试探我们的防线,而试探的结果,也正如他所料的那样,我们各部的结合点,的确是有漏洞可寻的.如果我们发起大规模的攻击,他甚至可以率领大批主力从弃城出击,从这些结合点来攻击我们的侧翼,身后,他只需要成功一次,便足以让我们受到极大的损失.”陈志华神情有些凝重:”这个人是个真有魄力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正儿八经的与我们来一场城池的攻防战,他是想寻求与我们在野外的决战,当然,是在他找到我们的漏洞之后,否则,他也没有机会.”

  “这种打法很让人闹心啊,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全力攻击,倒是要时时担心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偷袭我们一把?”何卫平挠着脑袋:”这个陈修风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乱世出英雄,出人才啊.马越的那些重将大臣,基本上都已经被我们打得差不多了,他只能从年轻将领之中提拔,总是有金子会从泥巴里被抠出来的.”陈志华沉声道.”我们必须要想出办法来让他的这个战术破产,老老实实的与我们进行一场城池攻防战.”

  “既然如此,我们干脆发起一场大规模的攻城战役.”杨致道:”如果我们在某一个方向之上发动大规模的攻城之战的话,那大家说,此人会怎么办?”

  “他一定会从另外的方向上出兵来对我们进行攻击,因为他很清楚,我们是没有足够的兵力在各个方向上同时发起进攻的,或者说我们没有实力在各个方向上发起烈度相当的攻击.”何卫平道.

  “那我们就在这上面做文章!”杨致笑咪咪地道.”设下埋伏,请君入翁.”

  “这人精明得很,如果我们在一个方向上发起猛烈的攻击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兵力,不然很难引动此人上钩,可如此一来的话,我们就没有足够的兵力来设伏了.而且很难判断他到底要从那个方向上出城偷袭啊?”

  “这人的确精明.他肯定对我们这些人都有着比较清楚的认知,所以他的选择到时候并不难猜.陈大将军,这一次的猛攻,末将以为让甘将军为主攻.”杨致笑着道:”我们所有的军队当中,论起进攻之强悍,无出甘大将军的苍狼营了.”

  听杨致这么一说,野狗得意的笑了起来,看着杨致频频点头,第一次觉得这小子当真顺眼得很啊.其实明军当中,真论起强悍来,陆丰的矿工营才数得上第一,不过这种重装甲步兵作战,限制条件实在太多,根本就不可能拿来攻城.

  “以苍狼营主攻,矿工营为苍狼压阵,辅之以于超的追风营,那么这一副欲不死不休要决一雌雄的架式便摆出来了.由不得这个陈修风不重视啊,因为这个攻击阵容可不是佯攻,他一不小心,就真有可能有被我们打破城池的.”杨致道.

  陈志华问道:”我们都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陈修风一定会想办法让我们无法再攻击下去,也就是说,他会派兵出城,而且数量不会少,并且出城的会是雷霆军,这样才能让我们感到威胁,可有一点,我们如何确定他们会从那里来攻击我们呢?”

  “这个陈修风无疑是一个聪明人了,所以他一定认真分析了我们这些将领的领兵风格,我认为不出意料的话,他会来找我的麻烦.”杨致将手里的小剑一抛一抛地道.

  “为什么?”屋里几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陈大将军这里是中军,只要他脑子没进水,不可能往这里跑.何卫平将军成名多年,作战风格稳重厚实,很难寻找到破绽,那么他便只能在我的头上动脑筋了.各位,在此人的资料之中,我一定是那种爱行险,喜出奇兵的将领,这样的将领可不就好对付多了么?”

  众人不作声,一齐瞅着他.

  杨致一摊手:”大家这样看着我干嘛?说起来,我与这个陈修风算是一类人,大家都喜欢冒险.喜欢一击定胜负.陛下曾经对我说过,像我这样的家伙指挥大战的话,要么大胜,要么大败,所以我这不就一直捞不着坐镇一方吗?陈修风肯定会认准我,我也会给他这个机会让他来找我啊!”

  陈志华沉吟了片刻,终是下定了决心:”你需要多少人马?”

  “不需要太多!”杨致摆了摆手,”我这里一多,你们哪里就少了,马猴给我就行了.陈修风也不可能派出太多的人来,我估摸着,最多五千雷霆军精锐,我布置两个战营,马猴麾下骑兵占了大多数,足够使了.”

  “好!”陈志华一拍桌子,”各位,我们就按杨将军的提法来好好的计议一番,各种有可能出现的问题都要做一个预案.陈修风咬了我们一口,要是不狠狠的还回去,他会上瘾的,蚊子咬不死人,但老在耳边嗡嗡嗡也挺烦人的.”

  直到月上中宵,这场会议在结束,虽然要设下陷阱,但要将猎物诱进陷阱之中,也是一个技术活儿,更要考虑到猎物如果不跳陷阱反而窜到别的地方去等各种可能,方方面面,牵涉极大.这一仗说大不大,但说到影响却也不可小觑.如果能大获全胜,至少能让陈修风再也不敢随意派遣成规模的雷霆军出城了.

  因为如果不能拿到可观的战果,那么以数量有限的雷霆军来说,这样的消耗可就得不偿失了.

  “兄弟够意思!”野狗哈哈笑着连连拍着杨致的肩膀,他的身份着实有些尴尬,陈志华与他在级别之上是平行的,是前线之中级别最高的两位将领,虽说是以陈志华为主,但陈志华也不会真的拿野狗当下属使唤,这就让野狗根本捞不着有份量的仗打.因为秦风特意的对野狗的吩咐,他也不可能去找陈志华的别扭,这可让野狗憋得有些难受,这一次杨致的主意,让野狗能够来当一次前锋,干回老本行,着实让他兴奋.

  “好说,好说,都是老营里出来的人,怎么着也要相互扶持嘛!”杨致笑嘻嘻地道.”以后可别忘了拉兄弟一把.”

  “那是自然的.咦,你要到哪里去?”野狗问道.

  “去找小猴子.”杨致嗬嗬道:”估计这小家伙正躲在哪里哭鼻子呢!”

  “哭鼻子不致于,不过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野狗大笑:”这小家伙这一次算是吃到苦头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