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陈修风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太阳终于在地平线上消失,明军潮水般的攻势戛然而止,王雄几乎有些虚脱地扔掉了手里差不多成了锯齿的大刀,一屁股坐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之上,浸湿地面的不是水,而是血.

  明军扫除外围障碍的效率高得惊人,从第一缕阳光升起,到饷午时分,他们便扫除了城外所有的阻碍,并且填平了一段长达数百米的护城河.

  王雄第一次见识到了明国层出不穷的手段.他本以为明军会用土石来填平护城河的,这样的话,光是填平护城河使明军真正抵达城下开始攻击,起码也要一两天的功夫.但明军只用了一个时辰.

  那是一种类似浮箱的东西,上面是长长的板子,下面却安装着四个轮子,被明军推着飞快的通过战场,然后推进水里,当一个接着一个的这种和浮桥差不多的东西被推进去之后,攀附在上面的明军立即便有一根根的铁棍,将相临的两个浮桥固定到了一起,没用多少功夫,护城河里便充斥着这样的浮桥.

  王雄使用滚木,擂石企图击沉这些东西,但收效甚微,这时候他才发现,那些看起来是木板的东西,下方竟然是一根根的铁棍支撑起来,利用水的浮力,滚石擂木击打上去,只不过是让他们向下沉一沉,然后便又浮了上来.

  明军便是利用这些浮箱轻而易举的渡过了护城河,然后便开始了蚁附攻击.

  明军的霹雳火如同下雨一般的将火球倾泄到城墙之上,整整一天,城墙之上能烧的东西几乎都被烧光了,士兵们冒着大火和那些到处肆虐的铁球与明军殊死作战.

  当明军开始攻城墙墙的时候,他们的铲子兵再一次出现了,这一次,他们将护城河上的浮桥彻底固定,更多的重型攻城器械出现在城下.

  一架架的攻城楼车被直接推到了护城河的边上,安装在上面的弩机疯狂的向着城上倾泄着箭雨,哪怕被城上的强弩一架架的摧毁,但很快,又会有新的攻城楼车出现,王雄甚至看到,对方的匠师,直接便在战场的后方打制攻城楼车.

  每毁掉一台攻城楼车,城上便要付出死伤上百人的代价,而对方同样安置在楼车之上的速射强弩,只要发现了城上强弩的安装位置,立时便会集中火力向那里攒射.

  短短的半日,城上被毁掉的强弩,便多达上百台.

  王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半天的.明军的第一次攻击,便攻上了城墙.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攻城楼车才停止了射击.但只要攻城的明军遭遇到挫败被赶下了城墙,他们便又会将箭雨倾泄到了城墙之上.

  当夜幕降临,明军退去,王雄走在寂静的街道之上的时候,心里却在回想着刚刚被统计起来的伤亡数字.

  守城方的伤亡数目超过攻城方的伤亡人数,或者这在历史之上的攻城战之中,也是十分罕见的吧!

  先不说明军的勇猛程度,他们犀利的攻城武器对城上的压制太大了.本来还对敌人有着相当威胁的投石机,在对方的霹雳火推进到离城不远之后,便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投石机的每一次攻击,都会遭到对方霹雳火狂风骤雨似的袭击.

  明军的霹雳火射手们的确看不到城内的投石机隐藏在哪里,但他们可以根据石弹投掷出来的轨迹大致猜测出来,然后便是一轮又一轮的覆盖射击.只要他们的铁弹有一枚命中,城内便会有一架投石机被报销.

  而对于霹雳火,防守一方,竟然无计可施.不像城内的投石机是固定在某一个位置,他们是可以迅速移动的.城上要击中一架霹雳火,需要有极好的运气,而且只有重达数十斤上百斤的石弹命中才会对那些家伙产生致命的威胁.

  王雄亲眼看到,一枚强弩在正面击中霹雳火之后,强大的力道只是让那架霹雳火摇晃了一阵子,粗大的弩杆还插在那家伙身上,但那家伙,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仍然在不停的向着城上倾泄着铁弹,石弹.

  这仗,该怎么打?再来一次,自己坚持得住吗?就算是用人命填,只怕也填不过来.在明军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击之下,城上堆集了太多的人,只是给敌人的功劳薄上增添战功而已.

  街上极安静,没有灯光,也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偶然能听到压抑的哭泣之声.这条街,曾经是雍都最繁华的街道之一,街道两边商铺酒楼林立,无数商人在这里将这条街道变得无比热闹,但雍都城内取消一切商业活动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所有的能够收集起来的物资都被集中管理了.

  王雄叹了一口气,无源之水,再节约,又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他站在了大将军府之前,几乎与他同时抵达的,还有另外几名将领,几人对望了一眼,都是苦笑了一声.

  今天明军不是在一处发起攻击,而是在四个方向上同时发起了攻击.

  陈修风站在沙盘之前,雄伟的雍都城,此刻就在他的双臂之间.分守四面城墙的王雄等四名将领走进了房间,一言不发的走到陈修风的身边,一齐凝视着沙盘.

  好半晌,陈修风抬起头来,拍了拍沙盘,”这是一件好东西呐,这沙盘也是明人第一个开始用得吧,一目了然.”

  四人抬头,看着陈修风.

  他们以前都不是秦国的顶级将领,地位最高的陈修风,以前也不过是雷霆军的一名副将.秦风鼎鼎有名,身经百战的那些大将,几乎已经折损干净了.

  陈修风今年刚刚四十出头,短墩墩的个子,看起来极是沉稳.扫视着四名刚刚从战场之上下来的部下,他沉声问道:”第一天交战,感觉如何?我本来以为会有人向我求援的,你们表现很好,仅仅凭自己的力量,就顶住了明军的第一轮进攻.”

  王雄张了张嘴,却又忍住了.

  “想说就说吧!”陈修风盯住了他.

  “大将军,我感觉,今天明军并没有尽全力攻城!”王雄道.

  “你们几个,也有相同的感受吗?”陈修风看着另外几人.

  另外三人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当然啦!”陈修风叹了一口气:”只不过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而已,敌人又怎么会尽全力?你们都说说自己的感受吧?”

  “明军很强!”王雄道:”强得不仅仅是他们的士卒勇猛,令行禁止,更强在他们的军械优良,甲胄坚固,兵器锋利.将军,每一个攻上城来的明军,我们都要付出好几人的代价,才能拿下他们.我们一刀砍过去,只能让他们受上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伤,但他们一刀砍过来,我们这边就是一条命呐.”

  他从腰畔解下了一柄刀,放在沙盘边上:”我的刀砍崩了口,成了锯子,这是我在城上随意捡的一把明军的佩刀,大将军您看,一个区区小兵用的,不比我原来的那一把差.我们普通士兵的刀,在这样的利器之下,根本就挡不住,大都是一刀两断的结局.”

  陈修风提起了这柄刀,伸指在刀上轻弹,清越鸣声在室内回荡.”明人的冶铁炼钢之术,本来就是天下之冠,只是想不到,他们连最普通的士兵也装备了这种好刀.我们两国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了啊!”

  他轻叹着放下了刀,”今天第一次交锋,对敌人也都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你们认为,那里会是明军的攻击重点.”

  “我这里!”四人不约而同的开口道,话一出口,四人彼此相望,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异和不安.

  “也就是说,四个方向之上,明军的攻击都让你们感受到了压力啊!”陈修风并没有责怪他们.”今天在四个方向之上,明军投入了四个战营.每个方向上都是五千人的攻击规模,他们本来就不想让我们摸到他们究竟想要攻哪里!每个方向上却又都有作为主攻的能力.四位,你们说,我们该怎样防守?只要明军确定了主攻方向,必然会倾尽全力,如果我们没有猜中他们的主攻方向,只怕到时候援救都来不及.雍都城很大,但这个时候,大,就给了敌人更多的攻击地点,更多的选择机会啊!”

  “大将军,守,只怕是守不住的.”王雄大声道:”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集中我们所有的力量,寻找机会与敌决战,如果能取得胜利,那便能解雍城之围.”

  “看来今天一战之后,你们终于同我统一思想了,守?根本没法守?我难道要将所有的雷霆军平均分配到四个方向上去吗?那与送死何异?可如何把他们集中到一齐,我又怎么判断明军的主力攻击方向在哪里?”

  “陛下还是不同意出城与敌决一死战吗?”王雄问道.

  “虎牢一战,似乎将陛下的心气全打没了.”陈修风叹道:”我会再次进宫向陛下争取的.这是我们唯一的生机,哪怕是九死一生,也比完全没有机会的好,死守城中,我们会被活活的耗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