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机会只有一次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朝阳初升,雍都城皇宫那所特有的淡黄色的岩石在阳光之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从远处看,整个皇宫似乎隆罩在一层薄薄的黄色的云雾之中,朦朦胧胧之间,神圣感便自内心油然而生。以前的陈修风在远处观望这一片辉煌的建筑之时,其内心总是会有一种五体投地的感觉,朝廷在他眼中是神圣的,皇帝在他心里是崇高的,是不会犯错的,是如同神邸一般的存在。

  但现在,这种感觉却在不知不觉之中消褪得无影无踪。

  以前他隔得太远,而现在,他离得太近了。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朝廷的威严丧失殆尽,一个又一个的大将们或死或叛,更是将遮羞布给一层层的剥了下来。当陈修风第一次站在皇帝的面前,看到的不再是以往雾里观花时的高大感,而是一个疲惫,无奈,颓废的老人。

  现在,或者还要加上自暴自弃。他效忠的皇帝,竟然连搏杀的勇气也没有了。这让陈修风很失望。

  皇帝难道看不到现在这样下去的结局吗?不,陈修风敢肯定,皇帝一定比任何人心里都清楚,但皇帝却宁愿将自己的头埋在沙子里,满足于眼前的苟且而根本不去看未来的坎坷。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真到了做不了的时候再说。这便是皇帝现在最真实的心态写照吧,或者他还会在宫中祈祷上天降下奇迹吧。

  对于陈修风来说,唯一的生机,便是搏杀。倾尽全力,与明军搏杀一场,胜,至少可以争取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败,当然就一无所有了。

  或者这是自取灭亡,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然后活活的憋死要强得多吧!

  昨日一战,已经再一次证明了他的看法。守,是守不住的。明军四面发动进攻,四面都很强悍,根本看不出来那里是佯攻,那里是真攻。

  或者明军现在根本就没有拿定注意,因为他们强悍到随时可以将任何一个方面的佯攻转换为实实在在的进攻。

  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成为明人的突破点。

  他今天再一次进宫求见皇帝,想要说服皇帝同意他的计划,殊死一搏。

  “太子殿下!”还没有跨进宫门,陈修风便看到太子马超阴沉着脸从宫内走了出来,便赶紧过去见礼。

  陈修风算是太子马超的嫡系部下了。皇帝的亲信大将们,在一次次的战斗之中,已经折损殆尽了,现在雍都城中的中坚军事力量,基本上都是少壮派,也都是太子马超的亲信部下。

  马超停下了脚步,看着陈修风。这是他一力坚持提拔的将领,在大秦的宿将们损失殆尽的情况之下,陈修风算是剩下的这些将领之中出类拔萃的了,或者,他比那些老将们还要强上一些,过去只不过是因为资历等一些问题而无法得到高位。

  过去的秦国,重要的军事将领的位置,不是被邓氏把握,就是被卞氏拿走,稍微干净一些的雷霆军也被父皇死死的握在手中,他能掌握的位置太少。所以便只能在中层将领身上下功夫。现在他算是彻底掌控军队了,但这却绝不是他想要的。因为秦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随时都有可能跌下深渊。

  对于陈修风,他还是相当满意的,自从当上大将军之后,事情做得让人无话可说。城内的青壮慢慢的形成了一定的战斗力,而军队的激情也被陈修风调教起来,虽然说不上视死如归,但至少都有了保家卫国的念头。

  “昨天的仗,打得不错。”阴沉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马超看着陈修风道。“狠狠地给了明军一个教训,想要拿下雍都城,那就让他们用命来填。看看他们没有没有这个魄力。”

  陈修风不想给太子殿下一个错觉,昨天的仗,根本就算不得是打赢了,只是一场试探性的攻击而已,对方也没有想着昨天一举拿下城池。但也就是这一场试探性的攻击,让他更清楚了双方力量的对比。

  “殿下,昨天这一仗,我们实则上算输了!”他直言不讳地看着马超,道。

  马超脸上的笑容敛去,看了看宫门周围的卫兵,侍从,官员,那些人一个个都竖着耳朵在听着呢!

  一把扯起陈修风走进自己停在一边的马车之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殿下,我们的确打退了明人的进攻,但那只不过是一场试探性的攻击而已,而且,我们的伤亡,比起明军来说,要大得多。”陈修风冷峻地道。

  “怎么可能?我们是防守一方啊!”马超骇然道。

  “陛下,如果守城的全部都是雷霆军,我能让明人有更多的损失,但那些青壮,则根本做不到。”陈修风叹气道:“可问题是,我不可能将所有的雷霆军平摊到所有城墙上去做防守,雷霆军的长处也不在防守之上,他们更擅长于进攻。陛下,五万雷霆军说起来不少,可是平摊到每一处,那人就不多了。”

  “你的意思还是要殊死一搏?”马超盯着陈修风,问道。

  “殿下,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陈修风斩钉截铁的点点头:“昨日一战,我们都领都了明军的实力,四面同时进攻,但攻击强度却差相仿佛,这让我们根本就抓不住敌人攻城的重点,无法提前做好相应的布置,最终只会被明军找到弱点从而击破。”

  “陛下已经派了人去齐国了,而齐国在常宁郡的军队也已经准备与明军开战了。如果明齐大战开始,我们的坚守也就有了意义啊!”马超道。

  “陛下,远水解不了近火,再者,您认为齐国现在会竭尽全力与明人斗一场吗?”陈修风却极是悲观:“明人在昭关布置有重兵,大将军吴岭更是著名的凶神,就算齐国与明人在昭关开战,能不能击败明军我们不知道,就算他们能击败明军需要多长时间我们也不知道。而且殿下,齐人现在自己也是手忙脚乱,上一次您还跟我说过周济云在万州的惨败极有可能引起齐国国内政治的震荡,这个时候,齐国皇帝会因为我们而出全力吗?”

  马超沉默不语,这些道理他不是不懂,但总是还抱着万一的幻想,陈修风的想法,的确是有一线生机,但也仅仅是一线生机而已,一旦失败,他们连雍都城这最后的容身之所也会马上失去。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有些绝望地问道。

  “殿下,仗一开打,军械的消耗是惊人的,粮食的消耗也会大量的增加,缺医少药,伤兵,死亡,会迅速地降低城内好不容易鼓舞起来的士气。时间愈长,我们的机会愈少。”

  “我们可以再驱逐一部分平民出去。”马超咬了咬牙道。

  “殿下,该逐出去的,已经全部逐出去了。现在城内剩下的,要么是官员家眷,要么是军人家属,几乎每一家都有人在军队之中,如果将这些人也赶出去,恐怕用不着打,我们自己就先垮了。”陈修风苦笑。

  “可是父皇根本就不同意这个计划。”

  “殿下,时间越往后,我们的机会就会越小,明朝的皇帝肯定会来的,他必然会带来更多的援军,齐军在常宁郡的动作越大,他便愈想快一点结束与我们的战争好转身去应对齐国,如果明朝皇帝一到,我们决战获胜的机会就会越小。现在,正是好机会啊!明军一心想着攻城,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会放弃坚城与他们殊死一搏。只要这一战我们赢了,短时间内,明军不太可能再集合起庞大的部队来对我们进行攻击,只要我们赢了,那些现在沦落在明军手里的失地上的秦人们者会有勇气起来反抗,明人便需要更多的兵力去弹压,我们便能赢得喘息之机,接下来才能联接地方,勾通齐国,而且,也只有让齐国看到我们存在的价值,他们才会不遗余力的与明人动手啊。否则,齐国皇帝是绝不肯为了一个即将完蛋的地方付出太大的代价的。”陈修风的声音愈说愈大。

  “要想决战,便要集中所有的雷霆军,一旦不能获胜,连苟颜残喘的机会也不会再有了。”马超的声音有些颤抖。

  “殿下,不抓住现在的机会,我们一样也没有。”陈修风毫不客气的道:“多打一天,我们就多伤亡一个人,我们的力量便会减弱一分。”

  马超彻底沉默了下来,半晌,似乎终于决定了什么,脸色亦变得坚毅起来,“好,我去见父皇,就算是父皇不愿意,我也要逼着他同意了。你说得对,与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地死掉,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来战一场,说不定还能搏得一线生机。”

  陈修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殿下去宫中劝说皇帝陛下,末将去调集雷霆军。”

  马超脸色惨白,陈修风此时调集雷霆军自然不是去干别的什么,而是要给他造势,说得再直白一点,就是逼宫、兵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