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秦国可亡,马氏不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马超站在灯火通明的大厅之中,看着外面阳台之上的父亲.

  他静静的坐在那里俯览着整个雍都城,他的后方,一片明亮,而他的前方,却是阴森黑暗的雍都城.曾经笔挺的背影如今已经显得佝偻,满头的白发是那样的显眼.

  自从虎牢兵败,二十万大军几乎尽丧,苑一秋等大将尽皆战殁沙场之后,回到雍都的马越就越来爱坐在这个位置之上,默默地俯视着雍都城.

  过去,这是一种享受,是一份骄傲,而现在,这却是一种折磨了.因为马超清楚地了解父亲的心思,或者就是看一眼少一眼了.

  父亲的确已经没有斗志了!马超挺直了身子,现在轮到自己了.大秦还没有到最后绝望的时刻,大秦还有五万雷霆军,还有十数万的青壮兵力,只要肯舍命一搏,或者就有奇迹发生.

  大秦需要一场胜利.只要能击败眼前的对手,便能换来一段时间的喘息之机,或者,转机就在这一段时间里.

  正如陈修风所说的那样,守,永远都是被动的.只有进攻,才能掌握主动.

  明军不是无懈可击的.他们的兵力并没有压倒性的优势,在他们的驻军之间,有着足够大的缝隙让军队穿越过去发起致命一击.

  或者会失败,但既然失败是注定的,为什么不去主动捕捉那一线生机呢?

  想到这里,他大步向着他的父皇走去.

  他无声的跪了下去.

  马越仍然一动不动地看着远处的黑暗,犹如一座雕塑.

  “父亲,儿臣已经决定,要集中城内所有兵力,出城作战,直袭明军的中军所在地双联城.”马超抬头,看着父亲的脸.

  灯光从父亲的背后照过来,那张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我早说过了,我不同意!”马越一动不动.

  马超沉默了下来,却仍然跪着一动不动.

  父子两人僵持了下来,直到城内突然亮起一条条火龙,那些火龙从城内的各个地方奔涌而来,慢慢地向着皇宫的方向汇集.

  马越站了起来,显得有些吃惊,然后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马超也在看着他,眼神崛强,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退让.

  那些火龙终于汇集到了皇城之前,站在马越的这个位置之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皇城之外的所有情形,那是秦国皇室最后的守卫,雷霆军.为首的,正是新任大将军陈修风.

  陈修风下马,挥手,他身后的雷霆军哗啦一声,全部翻身下马,然后在陈修风的带领之下,齐唰唰地跪倒在皇城之前.

  马越嗬嗬地笑了起来,重新坐下,看着马超,”你还真是长进了.”

  “父亲,请恕儿臣得罪了.陈修风说得对,守,我们是守不住的,我们能守多长时间呢,是一月,还是一年?我们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吗?既然守注定没有出路,那么为什么不出去搏一搏.”

  “你可知道,如果守的话,我们或者还能坚持一个月,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如果出城行险一搏,便极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输得一无所有.”马越淡淡地道.

  “有什么区别吗?”马超昂头,”最终都会输得一无所有.既然出击只是九死,那儿臣一定要去搏那一生.”

  “有区别啊!”马越轻轻地道.

  马超抬头,不解地看着父皇.

  马越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手掌.身后的大厅内传来了脚步声,马超回头,看见一个陌生人正微笑着向自己父子走来.

  “你是谁?”他厉声问道.

  来的拱手一礼,微笑着道:”大齐曹辉,见过太子殿下.”

  马超站了起来,”齐国曹辉?”

  “正是.”曹辉点头道,”皇帝陛下说得对,坚守雍都与出城作战,是有区别的.”

  “我看不出区别在哪里?”马超冷笑.

  “儿子,大秦的历史,将在父亲这时里终结.”马越声音低沉,带着无比的沉痛:”我对不起列祖列宗,死后亦无颜去见他们,但秦国可以没有,但马氏却不能灭绝.我与齐国作了一个交易,我会在这里,竭尽所有的能力拖住明军,并且给他们造成更大的损失.以此来换取你在齐国的安乐.”

  曹辉微笑着道:”太子殿下,不是我小瞧了你,你真要出城与明人作战的话,不出十天,你带多少人出去,便会有多少人被明人消灭掉.你有五万雷霆军,但明军在城外的十数万大军,没有一支军队,是比你雷霆军差的,他们的矿工营,苍狼营,巨木营,追风营甚至比你们雷霆军要强出不少.袭击中军?你可知道明军前线大将陈志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此人用兵最为谨慎,步步为营,怎么可能给你去袭击他的机会?如果有,那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那就是一个陷阱.”

  “曹大人未免太看得起他了吧?”

  “这无关乎于看得起看不起,而是事实就是如此.明军不擅攻击坚城,不要看他们的攻城器械极其厉害,但只要研究过明朝这一路崛起的历史,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事实,他们很少攻击过防卫森严的城池,更别说像雍都这样的坚城了.”曹辉笑道:”今天一战,似乎已经让你们被他们吓破了胆了,不瞒太子殿下说,我去看过.今天明军是这样,以后他们还是这样.”曹辉道.”所以,只要城内能破釜沉舟,别说守住一月,便是守住一年又有什么不可能呢?想必太子殿下也清楚,历史之上,最有名的城池防守战,可是足足守了十年.”

  马超冷冷地看着曹辉:”然后呢?我们仍然国破家亡,什么也没有了.”

  “现在秦国本来已经没有了.”曹辉道:”皇帝陛下早已经认清了这个现实,所以愿意用长时间的坚守来换取你的未来.”

  “秦国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未来?”

  “当然有.”曹辉笑道:”我会带你回齐国去,你将被大齐皇上亲封为候.”

  马超大笑:”候?像越国太子吴京那样的候么?在长安,他就是一个笑话.我马超就算死,也会死在雍都城,绝不会成为那样的一个笑话,你死了这条心吧.”

  “太子殿下!”曹辉厉声道:”当我们大齐一统天下之后,像吴京,还有你,还是会被封回你们原来的地方,主政一方的.这是大齐皇帝陛下的承诺,但如果你想出击,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陈志华正等着你呢!”

  “就算他等着我,那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马超厉声道:”他聪明,我也不傻.”

  他猛然转身,冲到阳台的边缘,一扬手,一枚袖箭带着呜呜的啸叫之声冲天而起.皇城之外,默默地跪着的雷霆军士兵们在听到袖箭的鸣叫之声后,霍然起立,翻身上马.

  陈修风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在他身后,无数的刀枪举了起来.

  马超转身,跪倒在马越的面前,重重地叩了一个头:”父皇,儿臣愿意做一个战斗到死的大秦太子,也不愿意去苟颜残喘当一个什么狗屁的候爷.马氏可以断头,绝不受辱.为大秦战死,我们父子可以携手去见列祖列宗.世上没有不亡的国度,大唐当年何等强盛,最终还不是烟消云散?大秦又何能例外?”

  马越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当他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眼中的昏浊已经消失不见了,佝偻的背也重新站直.”好,好,我有一个好儿子,你让我感到羞愧了,大秦可亡,马氏不辱.曹大人,既然皇儿心意已决,那我就只能向你说声抱歉了.嘿嘿,当然,我还是衷心希望你们大齐能够一统天下,灭了明国,替我马氏报了这灭国之仇.”

  曹辉怔怔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马超,再看看似乎一下子焕发了青春的马越,半晌才摇了摇头,”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既然如此也便罢了.希望你们能够击败明军吧!这是我们大齐想要看到的.”

  “多谢曹大人吉言了,就算不能胜,我们也会尽量的杀死更多的明军的,也算是帮你们大齐一个忙吧!”马越笑道.

  曹辉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也便要告辞了.陛下,最后给你一个忠告,即便你们要出城决一死战,也万万不可将目标定为双联城,陈志华一定会在那里设下陷阱,等你们上钩的.”

  “我们会小心,战争无常势,既然曹大人已经这么说了,我自然会小心对方的布置的.”马越笑着将马超从地上扶了起来,牵了他的笔,一起向外走去.

  “走吧,我们父子二人,去见见那些将士吧.儿子,你可知道,如果在以往,陈修风这样大胆妄为,为父见他的第一面,就会砍了他的脑袋.”

  “一切都是儿子的主意.”

  “不必多说了,现在可不能杀他,必竟是一员可用的大将.”

  看着父子二人远去的背影,曹辉叹了一口气,”明人又要得意了.不用费多大力气就可以拿下雍都城了.”

  他背着双手,慢慢的向外走去,这一趟,又白跑了.接下来的荆湖之行,希望能有一个满意的收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