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战术欺骗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又一支替大明军队运输后勤物资的商队进入到了双联城,几乎每一天,都会有运输的车队抵达这里,所有的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双联城外,新建起来的一个个巨大的仓库如同一只只怪兽,将源源不断运到这里的各类物资吞噬进去,似乎永远也没有装满的时候.

  没有人注意到,这支商队之中的数人,在进入城中之后,便默默的脱离了队伍,而这支商队之中的其它人,也似乎没有看到这件事似的,径直向着远方行去.

  脱队而出的数人在双联城里绕了几圈之后,从一个小小的侧门走进了一幢房子.侧门之后早已经等了数人,为首的,正是大明军队在雍都城外所有军队的指挥官,陈志华.而在他的身后,分别站着野狗甘炜,陈志华两人.

  “见过陛下!”三个单膝跪下,向踏进侧门来的人大礼参拜.

  进门来的为首的那人哈哈大笑,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具,伸手将面前的几人扯了起来,”这一次出越京城,倒是另有一番感受.不错,很不错.你们几个,辛苦了.”

  “为国为民,尽心尽力,份内之事,陛下谬赞了.”陈志华微微躬身道:”陛下,请.”

  秦风点了点头,在陈志华的引领之下,大步向着屋内走去.

  这间房子,便是陈志华的大将军行辕所在.

  “陛下一路辛苦,请先沐浴更衣,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陈志华看着风尘扑仆的秦风,微笑着道:”屋里都已经准备好了.”

  “行!”秦风挥了挥手:”还别说,这一路跟着商队风餐露宿,还真是感到有些辛苦,这可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想当年我趴冰卧雪,哪累了往哪里一倒就能睡着,现在竟然连这点苦都吃不了啦.”

  几人都是会意一笑,倒就数野狗的声音最大.

  “陛下说得是,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一直便在军中搭伙,后来娶了媳妇,她变着花样的弄东西我吃,结果现在,以前觉得特香的军中伙食,现在实在觉得难以下咽啊.陛下,这几个月,我可瘦了不少!”

  秦风瞅着野狗,没好气的敲着他的肩膀,”就你这身板儿,还瘦?”

  “真瘦了!”野狗嘿嘿笑着.

  “陛下,甘将军倒的确是瘦了,不过不是饿瘦的,而是累瘦的,现在咱们大明的商人可了不得,这双联城里,已经开上酒楼了,甘将军每来这儿一次,都会去大吃一顿的.”陈志华笑道.

  “什么叫大吃一顿?我那是去吃乡味,知道吧?乡味啊!”野狗大叫起来.

  陈志华笑着点头:”是是是,甘将军,乡味,乡味.陛下,您还别说,咱们大明的商人,对商机的嗅觉真是无以伦比,其实开在这附近的几家酒楼,味道并不怎么好,要是在大明境内,非得破产不可,不过在这里可就不一样了,每日去吃的人可是川流不息啊,这几个商人,可是赚得盆满钵满了.味道不好,价格还高,也就是在这里了,士兵们荷包里有钱,又想甘将军一样想吃吃乡味,这才促成了这个样子.”

  说者无心,听者却是有意.秦风沉吟了片刻:”你们出来也快一年了,年都是在这里过的,士兵们这是思乡了啊!看起来这场战争,的确是要早点结束,不能再拖下去了.”

  秦风这一说,陈志华却是脸色微变,躬身道:”陛下,是臣糊涂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上面去,只是以为大家想吃吃乡味,却没有将这些联系到军心士气上去,回头臣便布置下去,让各职各级军官们,要在这上面下下功夫,不能让士气军心坠落.”

  “这是人之常情.不必过于苛责,但给士兵们鼓鼓劲儿还是必要的.”秦风道.

  野狗瞅了瞅陈志华:”陈大将军,陛下远来辛苦,刚刚你不是还说让陛下先去休息一下的吧,这怎么又扯到军情上去了,这是你的份内事,自去做就好了,不要打扰陛下休息.”

  野狗一向是直性子,他这么一说,屋内几人倒是都笑了起来,陈志华连连点头:”是臣孟浪了,陛下却请先去休息吧,这些事情,臣马上就能做好.”

  “也好,你去忙你的,晚上再过来吧,我们详细的计议一下.”秦风对几人道.

  “臣等告辞!”三人抱拳行礼,退了出去.

  这一段时间,秦风的确是觉得有些累了.他秘密出京,源自于陈志华的一份关于雍都决战的秘密计划,为了配合这个计划,他便不能公开出现在前线,只能隐藏身份,在鹰巢的安排之下,藏身于一支商队之中前来雍都.

  这支商队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这支商队除了老板之外,其它的所有人,全都被鹰巢的鹰隼和秦风的亲卫人员替代.为了不露出一点痕迹,他们这一路之上,完全便是依照一个正常的商队的行进速度,出行习惯而进行的.队伍之中绝大部分都是鹰隼,秦风只带了少数几个亲卫人员,而鹰隼只知道要护送一个大人物去雍都前线,至于到底是谁,他们却是不知道的.

  洗了澡,换了衣,吃了一点东西,秦风美美的睡了一觉,一觉醒来,却已是到了夜里,整个双联城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洗了一个脸,走到一边的书房内,屋里的大案之上,已经摆好了一份份的卷宗,按照重要程度分类依次摆放.

  坐在书案之后,秦风一份份地开始翻阅起来.

  二更时分,陈志华,野狗,何卫平三人求见,这一次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鹰巢的田康.

  “都坐吧!”几人见过礼,秦风拍了拍桌上的案卷,道:”具体的情况,我基本已经清楚了,志华,具体说说你那份作战计划的依据.”

  “是,陛下.”陈志华站了起来.

  “坐着说吧,这里又没有外人.”秦风摆了摆手.

  “谢陛下.”陈志华坐了下来,”雍都城高坚固,说一句俗套的话,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也不为过,这在我们前一段时间的进攻之中,也充分验证了这一点,我们的霹雳火对雍都的城墙基本起不到什么破坏作用,想要摧毁他们的城墙,完全不可能.虽然在徐来大师抵达之后开始设计制造新的投石机,但这种投石机一来制造困难,二来移动不便,三来打击效果,其实也是差强人意.我们的攻城车,云梯,基本上够不着对方的墙头,新造的,质量太差,极易被破坏.而在屡次的攻击之中,我们在这样的城池之前,其实是吃了不少亏的.”

  “嗯,我已经看到了.”秦风拿起了一迭卷宗,那是伤亡报告.

  “如果硬打,自然是能打下来,但我们要付出的代价,臣觉得太昂贵,而且划不来,一只困兽而已,要我们付出偌大的代价并不值得.如果不是我们还有另外的大敌,需要早点结束这场战争,其实臣更倾向于困死他们的.但这对于现在的大局而言,显然并不现实.”

  “的确不现实,如果采用困死雍都城的话,那么最欢喜的就是齐国人了,一日不结束对秦战争,我们便不能竭尽全力对付齐国人.”秦风道:”齐人往常宁郡大量调兵,鲜碧松蠢蠢欲动,横断山脉地区,齐军也是异动频频,所有的的一切,都是想将我们陷在这个战场之上,使我们抽不出更多的兵力来到雍都迅速结束这场战役.我们在对齐人下黑手,他们也没有闲着呢!”

  “陛下说得是,根据我们鹰巢的情报,怀疑鬼影的指挥使曹辉已经到了雍都城,但是我们并没有捕捉到他的行踪,现在我在雍都之外布置了大量的眼线,如果曹辉离开,臣一定会发现.而曹辉如果真到了雍都,那就只能是来给马越鼓劲儿的,或者还有另外的什么交易.”

  “曹辉有可能到了雍都?”秦风有些惊讶.

  “是,种种迹象都在指向这一点,陛下,这两年,我们在鬼影身上下了不少功夫,还是有所收获的.”田康微笑道.

  “嗯!”秦风转头看向了陈志华:”你接着说.”

  “所以臣便在想,攻城,我们会付出极大的损失,而拖下去,不符合我们的利益,那么,能不能将敌人诱出城来作战呢?”陈志华道:”如果能将敌人诱出城来作战,那么我们便能迅速地将敌人歼灭,从而结束这场战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这一个月来,臣所有的战术动作,都在向城内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只要我们决定发起最后的攻击,那么雍都城便必不可守.”

  “你觉得这个欺骗计划有了效果?”秦风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有时候计谋太过于隐讳,太过于聪明却又偏偏碰上了一个不识货的人,那可是抛媚眼给瞎子,白忙活了.

  陈志华笑了起来:”现在的雍都城大将军陈修风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在战术之上很有一套,他不但看懂了,而且有了相应的动作.这让我信心大增啊,所以才八百里加紧给陛下上报了这份计划,并要求陛下秘密派出援军抵达雍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