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端倪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场暴雨将荆湖郡城那灰扑扑的空气洗得干干净净,雨过天晴之后,瓦蓝的天空映着碧绿的湖水,荆湖郡城总算又有了几分原来的颜色。

  其实在过去,荆湖郡城是一个有山有水的极其美丽的地方,只不过战争向来是摧毁美丽的罪魁祸首,再美丽的事物在战争这只恶魔之手下,最终呈现的只是一种景象。

  荆湖城外那些郁郁葱葱的山坡,在战争之中几乎被砍伐殆尽,有的被用来制成了各种战争工具,有的是在冬日里变成了取暖的柴禾,如今的山峦之上虽然又重新长出了绿色,不过就好像是一个癞痢头一般,东一块,西一块地让人实在生不出什么好的感受来。碧波翠湖中那些令人赏心飞目的芦苇,荷叶自然也都不复存在,只剩下了一汪碧水。便连城外原本的万倾良田,如今也已经变成了光滑如明镜一般的地方,那下面,也不知埋葬了多少士兵的遗体,以至于战后,荆湖郡人也不愿意再翻耕这片土地了。

  没有了这些绿色,风沙自然就乘势而起,以至于荆湖郡城,十日里倒有五日功夫,是被笼罩在这种灰蒙蒙的天气之中,也只有在这种大雨初晴之后,方能看到荆湖郡城原来的一点点风貌。

  曹辉住在翠湖边上的一家客栈当中。如今的荆湖,已经变成了卞无双东征军队的大本营,在大量的军队向前线开赴之后,这里并没有显得萧条,各种物资涌入到这里,反倒是摧生了一种畸形的繁荣,如今的荆湖郡城,十有八九的人都是围绕着军队在赚钱生存。

  战争摧毁一切,却又让另一批人依附在他的身上吸血生存。

  客栈就叫翠湖居,倒有一半的客舍伸入到了翠湖当中,居住其中,脚下水声淙淙,窗外碧波万里,倒真是别有一番风光在里头,曹辉能想象到在战前住在这里的话,赤脚坐于屋外露台嬉水,伸手瓣剥那些脆生生的莲子,丢一颗在嘴里,体会到苦中带着甘甜的滋味,抬眼四顾,接连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象。可是现在,他盘坐在屋外露台之上垂钓,能入眼的也就只是那碧波万里以及那驾船撒网的渔夫了。

  饵早就被鱼吃光了,钓线却仍然纹丝不动,曹辉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钓鱼之上。昨天终于冒险见了卞无双。

  之所以说是冒险,实在是因为现在楚齐仍然处在势不两立的阶段,前线之上,双方的将士仍在打生打死,如果卞无双将他逮起来,他还真没处叫屈去,不过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正如曹辉所料,卞无双这样的人,与大齐国内的那些豪门世家一般无二,都是家在国先。他叛逃秦国也好,效忠楚国也好,那都是在一个大前提之下,那就是能让他卞氏生存下来。

  既然只是为了让卞氏生存,那他自然就没有道理开罪曹辉这样的人物。曹辉受到了卞无双很热情的接待,但也仅此而已了。每每到实质性的问题,其人就顾左右而言他。

  曹辉倒也不着急,卞无双这样的人,不见兔子不撒鹰,现在楚国能给他的,齐国断然是给不了的,但如果楚国这棵树要倒下的话,跑得最快的也必然是卞无双这样的人,关键还是在于齐国能不能占到压倒性的优势,只要能做到这一点,让卞无双改弦易辙并非难事。

  这便是曹辉这一趟见卞无双得到的答案。

  不过让曹辉有些不安的是,在不经意间,卞无双流露出来的一些态度,竟然在暗示着这人更看好明国的未来。或者卞无双本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不小心露出来的这些小小的破绽,但曹辉是何许人也,这半辈子干得就是揣摸人的心理,给人挖坑埋陷阱活计的人,而且是此道高手,哪怕就是那么一丝丝的端倪,他也能顺着这些端倪扯出后面更粗大的线索出来。

  卞无双虽然人品堪忧,但此人的能力,眼光却是勿容置疑的,他如果在内心之中更看好大明的话,那就说明他是真这样想的,而他这样想的基础,自然是因为他对大明有着更深的了解。此人不是一个会被情感轻易动摇而失去自己理智判断的人。

  这样的人流露出了这样的态度,是不是表明,明国也曾派人与他接触过了呢?以前曹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因为他认为如果卞无双想要投奔明国,在秦风攻打雍都城的时候,自然就会倒戈相向,有了他的帮助,秦风打下雍都城可谓是易如反掌,这样他照样能立下大功,在大明获得相应的报酬,而不是率部远窜到楚国,替楚国来打仗。

  可是现在转过念来一想,大齐能够猜度出卞无双的态度,那么大明怎么可能猜不出来呢?派人与其接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很显然,现在卞无双的心思,更看好大明一些。他凭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现在的大齐,无论是在体量上,还是在军力上,财富之上,都不是大明能够比的。哪怕明朝已经吞并了大秦,哪怕他消化了大秦,将其真正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仍然不会是大齐的对手,除非他能将楚国也吞了,一统三国之后,才能站到与大齐对等的地位之上。

  现在的明楚虽然是联盟,但这种联盟是最为脆弱不过的,相信明国一定对楚国虎视眈眈,在荆湖城的这些日子,曹辉已经窥视到了明人无所不在的影响力,街上的商人有很多是从大明来的,卖的商品大多来自大明,在荆湖,连大明的纸钞都是通用的。因为楚国朝廷发给士兵的薪饷都是大明给贷的款,而负责这项贷款业务的昌隆银行,只肯贷出纸钞。士兵们拿了纸钞自然便是买卖,市面上很快就被明人的这种钱币给占据了,以至于铜钱银两这些东西,绝大部分的商家都拒收了。

  曹辉虽然不懂经济,不知货币的厉害,但他却很清楚,这不是什么好事情。明人似乎正在采用一种他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的手段,在不断地蚕食着楚国的实力,而楚人还不明所以甚至正自投罗网。

  马超死了安阳郡,曹辉一点也不可惜,这样一个家伙,其实利用价值也并不大,当初想把他弄到齐国去,只不过是为了未来与明国开战之时,多一个借口,多一个能号召秦人的人起来反抗明国的旗帜罢了,就像大齐现在仍然好吃好喝地供着前越国太子吴京一般无二,鬼影利用吴京的身份,不是在大明已经拉拢了一些在明国不受待见的家伙了么?不见得能成什么事,但只要能捣捣乱就好了,本来付出也不大,自然也不会想要什么特别的收获。

  倒是秦风没有当场杀了罗良,让曹辉有些心惊。过了这些年,秦风此人愈来愈成熟了,他与罗良之间的深仇大恨可谓是倾三江之水也无法洗清,但在那种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的情况下,可以轻而易举的报得大仇杀了罗良的情况之下,秦风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了对方。

  能为了大局而压下如此深仇大恨,这又岂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秦风愈来愈成熟,曹辉便愈来愈感到压力大增。

  卞无双的这个小小的心思,更是让曹辉心惊不已。

  湖面上的浮标突然翻腾起来,曹辉手腕一紧,钓竿猛扬,一条尺余长的青色大草鱼被钓出了水面,啪哒一声摔在了曹辉的脚边上。

  “连饵都没有了还能将你钓上来,你是得有多贪心啊!”曹辉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在脚边上蹦哒着的草鱼,摇头叹道。

  身后传来了咚咚的脚步之声,一名随从出现在了曹辉的身后,曹辉转头瞟了他一眼,看得出来,随从的神情有些紧张。

  “出了什么事了?”曹辉慢条斯理地将鱼钩从大草鱼上嘴里取了出来,问道。

  “大人,刚刚我们的暗线在郡守府曾琳那里见到了一份紧急公文,是关于我们大齐的。公文中说,勃州周曙光造反了。”

  曹辉目光微微一顿,但旋即又放松下来:“朝廷在勃州早有布置,无需担心。”

  “可是殿下,这份公文之中提到,周曙光在勃州已经成功地举旗造反,诛杀了曹刚水师万余人,击沉百余艘朝廷战船,便连向大人在勃州也以身殉职了。”随从声音有些颤抖。

  啪的一声,手里的大草鱼被曹辉捏成了一团鱼泥,从指缝间一团一团的挤出来掉落在露台之上。

  “勃州将军黄连是周曙光的人,正是因为他的反水,才导致了朝廷在勃州布置的满盘皆输。”随从道。

  曹辉咬着牙,缓缓地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们鬼影的情报系统比楚国的还要慢,曾琳都已经收到勃州的情报了,我为什么还没有看到?”

  “大人,或者是因为事情太突然,与早前所预料的完全不一样,国内有些慌了手脚了,以致于没有及时传达出情报,相信很快,我们就能收到详细的情况报告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