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咱们只是合作而已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卞无双这半年来可是意气风发.自去冬一战打下万州之后,战事便顺风顺水,到了今年发起反攻之后,短短的数月之间,便已经连下三郡.其实说是打下来并不确切,很明显,周济云在作战略收缩,放弃三郡之地而将主力收缩到了昆凌郡,以昆凌关为依托构建成了牢固的防线,也可以说,收复六郡的事情,看起来像是已经完成了一半,但事实上,才算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而已,后面的,才是最为关键的,最为困难的.

  但普通的楚国百姓并不知道这一切啊,他们只会看到,失去的东部六郡,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便被卞无双连接收复了四郡,眼看着便完全光复有望了.

  卞无双的声势在楚国一时之间无俩,处处都能听到对他的称颂之声,顺带着,他们也忘记了为打造荆湖防线而献出了自己一切的前统帅程务本.百姓或者是最为健忘的,在他们看来,程务本数年没有做到的事情,卞无双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就做到了,明显地说明了程务本的能力远远比不上卞无双啊.

  也不知道地下有灵的程务本,知道了这样的事实,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又或者是哭笑不得呢?不过以程务本那样的性子,多半还是会一笑而过吧!

  “春风得意啊,卞大帅!”宁知文笑吟吟的提着一个竹蔑编织的精致小竹篓走了进来,将小竹篓放在了茶几之上,看着红光满面的卞无双拱手道.

  “彼此彼此!”卞无双大笑,探首看了一眼小竹篓:”这是桑椹?”

  “最新鲜的,今天早上命人去采摘时,还带着露水珠呢,然后我提着这小篓子便顺流而下了,怎么样卞大帅,尝尝?早前你在秦国的时候,可吃不上这么新鲜的桑椹吧?”

  “瞧你这话说得.”卞无双撇撇嘴,拎了一个丢进嘴里:”我是谁,卞无双,什么没吃过?想吃什么一声吩咐下去,自然有人给我弄来,不过嘛,像这么新鲜的倒还真没有尝过,江南是一个好地方呐,比起江南,我们大秦那边,哦,现在应当说是大明了,可真是远远不及了.多谢你这份心意了.”

  宁知文一笑道:”别人千里送鹅毛,我是百里送桑椹,不过卞大帅,你说原秦地比不上江南,那可也不一定呢,各地都有各地的特色,各人看法不同而已.”

  “你觉得贫乏的西地能与江南相比?”卞无双晒笑道.

  “那就看他是在谁人手里了!”宁知文一摊手,”你却瞧着吧,用不了多久,你嘴里的那片贫乏的地方,就会迸发出让你吃惊的能量来.”

  “那我可就真要拭目以待了.”卞无双大笑,”桑椹很好吃,要不然以后你每天给我弄一点过来?”

  “我的战船和士兵可没空天天为了大帅你的这点口福而奔波呢!”宁知文毫不犹豫地拒绝:”再说了,桑椹也就这一段时间的成熟期,往后也就没有了.”

  “不送便不送吧,最多我自己派人去!”卞无双道:”怎么样,一切都还顺利吧?”

  “总体来说还算顺利,必竟咱们不是去抢去夺,而是去疏滩河道,打击河匪,畅通商道的嘛,再者,如今卞大帅你的威名可谓是名震天下,打着你的旗号,沿途谁不给几分薄面呢?”宁知文笑吟吟地道,”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握有了五个港口,二百里之内的河道,可以说已经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想与卞大帅您合作一起赚钱的人可是大有人在的,以至于我现在不得不挑挑捡捡,我们当初设想出来的困难,甚少遇到.”

  “一脉通则全局活,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啊!”卞无双大笑:”我在这里做好了这件事情,其它的那些困难,果然就不再成其为困难了.好,宁将军,这事儿办得好.”

  两人相视而笑.

  对于卞无双和宁知文来说,他们在下一盘大棋,卞无双有自己的打算,而宁知文秉承着越京城的意见,自然也有自己的主意,不过两人的打算,在一定程度上却是相重合的.

  闵若英将卞部一分为三,一万留在安阳郡,两万跟着卞无双到了荆湖,另外两万,却是在卞文忠的指挥之下四处剿匪,其意图是再明白不过了,就是要将卞无双的部队拆分在几个相距遥远的地方.

  而卞文忠在卞无双的授意之下,变剿匪为驱匪,而且这些造反的匪徒之中,又有不少与明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一些便是明人的谍探亲自控制着的,双方一拍即合,卞文忠的部队所过之处,匪患自平,一些匪徒被杀,一些匪徒被擒,但还有一些,却是在一步一步地向着江南方向逃窜.

  卞无双就是要将这些匪徒逼到江南去.这样,卞文忠的剿匪大军,自然也便理所当然地跟着一路剿到江南.

  而他抵达江南的时候,宁知文疏通河道,打通江南与荆湖水道的工作也差不多便完成了,依靠着宁知文的水师,卞文忠的水师,顷刻之间便能与卞无双合兵一处.当然,这只是在一些比较极端的情况之下.

  其实卞无双更希望卞文忠能在江南扎下根来,将卞氏的影响力深深的播洒到江南这片土地之上.

  “这一次你专程回来,不仅仅是为了跟我送桑椹吧?”卞无双三两口将小篓里的桑椹塞进嘴里,胡乱嚼着,一边含含糊糊地问着宁知文.

  宁知文笑着坐了下来,”卞帅前几天见了曹辉?我以为卞帅会知会我一声,没想到等了几天,却一直没动静,我就忍不住了,想过来看一看?”

  卞无双脸上笑容顿时消失,看着宁知文的眼神锋利如刀:”你们监视我?”

  “谈何监视?”宁知文呵呵一笑:”曹辉是受到重点关注的人物,他的一举一动一向是我们所重视的,他到了荆湖,见了谁,我们只需要盯着他就够了.”

  卞无双看着宁知文半晌,才一字一顿地道:”宁将军,我们,或者说我与大明陛下之间只是合作的关系,真想让卞某臣服,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既然是合作,那么我自然会有我的秘密,就如同你们有自己的秘密一般无二.比方说你们与勃州周氏的勾结,不就一样瞒着我吗?”

  他拍了拍手边上的一封薄薄的信件,”刚刚传来的消息,勃州周曙光造反了,好大的声势啊,曹刚百余艘战舰被一战全歼了.周氏的水师主力不是已经被你干掉了吗?”

  听到这里,宁知文大笑起来.”一个瞒天过海,金蝉脱壳的雕虫小计而已.周氏的精锐水师自荆湖战区脱身之后,便远赴大明,接手了大明为他们打造的一支全新的舰队.这事儿当初来说,是绝大的秘密,知道的事情不会超过一个巴掌数,卞大帅不会因此而恼火吧?”

  “我觉得我有资格知道这样的事情!”卞无双冷冷地道.

  “很抱歉,这样的事情,不是我所能决定的.既然上面没有说让我告知卞大帅您,我自然也就不会多嘴,而且卞大帅,你当初要的是水师替您荡清齐国的水面力量,让您能够分割穿插,切割包围齐军,我们可是按照您的要求完全办到了,至于怎么办到的,你又何必深究呢,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我们是合作的关系嘛!”

  “那你今天特意的过来,是又要有什么合作的事情需要谈吗?”卞无双不满地道.

  “的确有!”宁知文微笑道:”大明皇帝陛下希望,您能停下进攻周济云的步伐,甚至可以向周济云释放一些善意.”

  卞无双无声地吐出一口浊气,早就知道是这个样子的.

  大明现在不希望与齐国大规模的开战,他们希望有时间能消化秦国,有时间整理内政,有时间渗透楚国,而齐国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没有啥时候能比现在与明国开战更合适的时间了,至少,可以试探一下明国现在到底还能有多少力量,多少底蕴.所以便在常宁郡磨刀霍霍.

  大明不想打,自然便要给齐国找一点事儿做.勃州周曙光造反,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了.一想到一年之前,秦风便开始筹谋布置这件事情,卞无双心里便有些发寒.也许在他心中规划这件事情的时间更早,或者他早就与周氏有过接触,所以在去冬的时候,周氏便与宁知文一拍即合了.

  现在大明觉得光凭一个周曙光可能还拖不住齐人的脚步,所以秦风还要另外加码,这个筹码自然就是昆凌关的周济云了.

  只要自己不再攻打周济云,周济云便能腾出手来了,而大齐朝廷就又不得不分出一部精神力来关注周济云的反应.勃州周氏的造反,是现在大齐的最后几个豪门世家对于皇帝最为严厉的警告,所带来的反应是连锁式的.

  数管齐下,只怕齐国不得不收回举起的大刀而改弦易辙了.只要周曙光能在勃州坚持更长的时间,那大明便可以好整以遐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了.

  当真是好算计.

  那么自己该如何做呢?卞无双一时之间沉吟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