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击杀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双联城的城门轰然打开,秦风一马当先,率领三千烈火敢死营从城门之中奔涌而出,几乎与此同时,在雷霆军的后方,传来了闷雷般的马蹄之声,两支骑兵一左一右,向着战场包抄过来.而在更远一些的地方,旌旗招展,黑压压的明军步兵擂着战鼓,亦在缓缓向前推进.和尚的锐金营与大柱的撼山营也在战况最激烈的时候赶到了.

  明军四面合围.

  雷霆军的将领们都将目光投向了马越,可他们无比失望的发现,他们的皇帝此时似乎根本没有在乎从各个方向上正在推进的明军,反而带着一部军马,正疯狂的迎向从双联城方向袭来的明军烈火敢死营.

  向前,无法突破矿工营和巨木营的堵截,后路断绝,这一仗打到现在,其实已经可以宣告失败了,留给秦军的其实只有一条路,突围.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们的统帅却不管不顾整个军队了.

  秦军所有部队,立时便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最前方的还在疯狂的向着巨木营和矿工营发起进攻,而后方的则准备突围了.雷霆军中纵然没有了能纵观大局的大将,但剩余的将领,这一点战场敏感性还是有的.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过他们稍稍犹豫的这短短的时间,却是最为致命的.

  他们想要突围,其实有两条路可走,那就是向左右两支围拢过来的明军步兵攻击,这些步兵不像矿工营和巨木营那样早有准备,有阵地可依托,他们在前进,步兵只要动起来,就会给骑兵有机可乘,抓住这个时机,发起迅猛的攻击,说不定还能突出重围,逃得一线生机.

  但马越没有理会这个茬,将领们就不得不犹豫了,必竟这样抛下皇帝突围的决断也不是能随意下达的.

  这短短的时间成了他们最为致命的问题.

  因为于超的追风营扑了上来,马猴的数千骑兵部队出扑了上来.

  这两支骑兵如同尖刀一般从后方深深地扎入到了雷霆军的军阵之中,双方数万骑兵瞬间绞杀在了一起.

  这使得雷霆军使去了最后加速,然后攻击步兵逃离的机会.

  两侧明军的两个步兵营,有条不紊的排着整齐的队伍向着战场中央推进,缓缓地压缩着战场的空间.

  矿工营,巨木营阵地之上响起了隆隆的战鼓之声,一声声的军号将代表着反击的命令下达给各级军官.两个阵地之上,步兵们冲出了自己的阵地,挺着长矛,大刀,步履艰定地开始反击.

  一剑横空.

  马越持剑,凌空而来.

  苑一秋也使剑,在与秦风对战之时,一剑刺出,气象万千,声势哧人,似乎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他那一剑,但被秦风一招便破去.

  马越也使剑,但却毫无异象.似乎这一剑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随随便便地刺出了这一剑.没有什么剑芒,更没有任何的破空之声.

  秦风自马上腾身而起,一刀劈出,与马越出剑的声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两样,就好像是为了回应马越一般,随随便便地便劈出了这一刀.

  刀剑在空中相交,无声无息,剑尖正好刺中了刀尖.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

  下一刻,如同微风拂过,两人四周数丈方园之内,所有的人,马,便好像被飓风卷起的一片片秋叶一般,向着四周无助的飘起,砰砰的落下地来.

  秦风坠下地来,两腿深深的插进了地下.马越却如同弹丸一般的高高弹起.身在空中,一声长啸,头上脚下,手中长剑再次袭来.

  刀剑相交,马越落下地来,身形前弓,秦风横刀胸前,剑尖正正的刺中在刀面之上.随着马越的啸声不断,秦风的腿仍在地中,人却在不停的后退,两腿如同犁铧一般,在地上犁出两条深沟.

  两人交锋的四周,本来应当拼死搏杀的烈火敢死营与雷霆军此时却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手来,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两位皇帝的交手之上.

  一个是成名多年的宗师级高手,而另一个,更是还在九级巅锋之时,就格杀了当时的宗师秦将邓朴.

  究竟姜是老得辣,还是年轻气盛者赢?

  看到秦风被马越迫得步步倒退,雷霆军顿时彩声大作.

  秦风终于停下了倒退的身形,本来后弓的脊背正在一分分挺直,每挺直一分,他脸上的笑容就愈盛一份,而马越的脸色却愈来愈红.

  雷霆军的彩声渐弱,烈火敢死营的表情却兴奋起来.

  伴随着秦风的一声轻喝,格的一声,剑尖断折,马越立时后退,刀光立时大盛.

  瞬息之间,攻守之势倒转,秦风一刀一刀斩向马越,马越不住格挡.两人的招势极快,但偏偏每个人却看得清清楚楚.相比起那些刀术名家,剑术大家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招式,二人的招式都简单到了极致,秦风换来换去也就是斩,切,削那么几招,而马越也就是刺,格,撩.

  两人的刀剑无声无息的碰撞了无数次,伴随着啪的一声轻响,刀剑齐碎.二人的武器纵然都是百炼绕指柔,终于还是无法承受两人的内力,在又一次的相交之后,粉身碎骨.

  两人相向而立,秦风双手反背在背手,看着马越,微笑着道:”你输了,投降吧!”

  马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左手,轻轻地揉着持剑的右手,脸上却也带着微笑:”你觉得我会投降吗?秦国可亡,马氏不辱,既然我输了国家,自然就当战死在沙场.兵器我领教了,再来试试拳脚功夫吧?”

  秦风大笑起来:”到了我们这个境界,有无兵器,难道不一样吗?兵器之上你输我一线,拳脚只上也会一样,对于我们来说,输,可就是死了.刚刚我给你留了一线生机,再打,我可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下令所有人投降吧,没有必要再多造杀孽了.”

  “我可以战死,却不会投降.”马越看着秦风,认真地道:”对我来说,每多杀你一个士兵,也是高兴的.我不能击败你,却期盼着将来你会遭遇到与我一样的失败.”

  秦风皱起了眉头,”他们都是你的子民,你的战士,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再打下去,会死得更多.”

  马越转头,看到他的雷霆军,此时已经被挤压在了一个极小的圈子里,完全失去了腾挪的空间,与明军的骑兵绞杀在一起,而在外围,明军的步卒团团围了上去,正在有条不紊的将他们击杀.

  “你胜了,秦国已经变成你的了,所以,你现在杀的,是你的子民.哈哈哈,每死一个,不管是雷霆军还是明军,我都高兴得很.”马越放声狂笑.

  “你这个疯子!”秦风眉头竖起,脸上少见的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哈哈哈,怎么样?心疼了?”马越疯狂的笑了起来:”来来来,让我领教大明皇帝陛下的拳脚功夫,我已经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你现在却是正盛之时,不知还有没有与我拼命的决心和勇气?”

  秦风冷冷地看着他,”谁说我要与你拼命啦?怎么说你也是一代宗师,就算要杀你,我也要花上不少的功夫,而这个时间,会让战场之上死更多的人,所以,我决定用最快速度杀死你,结束这场已经毫无意义的战斗.”

  “想以最快的速度杀死我?有多快?一招吗?哈哈哈!”马越又大笑起来,刚刚两人交手,对于双方的深浅,自然都是一清二楚,秦风的确要比他强,但也强不出多少来.他甚至觉得如果不是身处在这样的千军万马的战场之上,他还可以逃.

  “三招!”秦风冷冷地道.

  看到秦风说得极是认真,马越也不由得收敛起了笑容,有些疑惑地看着秦风,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但下刻,他终于明白了秦风说得是什么意思.在他的左右两侧,倏忽之间便多了两个人.

  霍光!

  霍人屠!

  秦风所说的三招,便是三个宗师级的高手对他各出一招.

  霍光双手握着大刀,如握千斤巨物,极缓的举起,极慢的劈下.

  马越狂吼一声,双手握拳击出,双方劲力相交,霍光高高飞起,马越却是身形倒退.风声响起,贺人屠手中的桨刀轻如鸿毛,一刀劈出,在空中骤然分化成成百上千的刀光,马越刚刚与霍光硬拼一记,无法硬接,单手击出,在万千刀光之中准确地找到了桨刀的刀面,一按,人如弹丸一般冲天而起.这一按之下,却是以他一半的力量吃了贺人屠全力一击,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已是狂喷而出,眼前阵阵发黑.

  要糟!

  脑子之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眼前恍惚有一道黑影闪过,紧接着喉头微凉,全身的真力瞬间流逝,他感到自己仍在向上飞,但余光,却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正在飞速下坠.

  他被震飞的那一霎那,秦风已经等候在哪里,竖掌如刀,切断了他的脖颈.

  三个宗师围攻马越,各出一招.

  三招击杀秦国皇帝马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