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故人到访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越京城,王府。

  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走上了台阶,伸手叩吃了墨绿的铜环,传来了清脆的声响。厚重的大门之上,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露出一张面孔。

  “在下远道来越京城,特来拜会王家月瑶小姐,烦请通报。”汉子抱拳道。

  门内的人有些狐疑地看着这张陌生的面孔,身为一个门子,对于家里常来常往的客人自然是很熟悉的,即便是那些偶尔来拜会的人也会有映象,但此人,却是从未见过,偏生此人称呼家里女主人时,却又显得很是亲热。

  “不知贵客可有名柬?”

  “这个倒是没有准备!”汉子楞了一下,旋即失笑道:“我离开中原已经很久了,这些礼节竟然也忘得差不多了。不过你对王家小姐说来人姓洛,相信你家小姐就知道我是谁了。”

  门子小心翼翼的又打量了对方一眼,这才道:“好,烦请贵客稍待片刻,小人这就去回报。”

  啪的一声,小窗口又被紧紧地关上了。

  汉子负手立于门外台阶之上,轻头看着大街之上往来如炽的人流,转眼之间,他离开这片土地已经整整六年了,六年的时候,虽然还谈不上物是人非,但越京城对于他来说,却是恍如隔世了。

  从踏进越京城范围内开始,他就已经开始震惊于越京城的变化,城市的范围向外扩充了十数里,在那些原本是荒野,庄稼地的地方,如今看到的全都是一排排的房屋,一条条笔直的大道,和步履匆匆的人流。

  他算是越京城的土著了,可是仅仅离开了六年而已,再回到这片地方,他几乎已经不敢相信这里就是自己的故乡,没有人引路,自己真没迷失在这片刚刚兴起的偌大的城市之中。

  好在内圈的皇城一带,还是过去的老样子,并没有多少改变,而王氏在越京城可是名声显赫,很容易打听到住址,这才一路寻了过来。

  他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紧闭的大门之内传来了急促的脚步之声,不由展颜一笑,转过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衫,肃然而立。

  咣当一声,朱红色的大门两边打开,这府邸的两位主人,竟然是亲自迎了出来。刚刚去回报的门子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异之色,要知道,像王府这样的家世,这扇大门可不会轻易的全部打开迎客的,一般的客人,也就是从侧门进入府邸完事,而今天,这样一个随随便便的汉子上门,两位主人不但亲自出迎,更是大开中门,这是迎接最为尊贵的客人才有的礼节啊。

  “洛兄,好久不见!”舒畅满脸欢喜之色,“知道你到了越京城,便晓得你一定会上门的,但总想着还要过上几日,等见过了陛下才会过来,不想今日你就来了,哈哈哈,不胜荣幸,不胜荣幸。”

  在舒畅的身侧,一身月白色衣裙的王月瑶微笑地看着汉子:“洛兄,欢迎回家。”

  汉子双手抱拳,向两人一揖到地,心中却是感慨万千,“舒兄,月瑶,终于又见到你们了。”

  这汉子,自然便是数年之前,带着陈慈他们扬帆出海而去的前越国大将洛一水。他与舒畅的关系倒也只能说是一般,但与王家小姐之间,却是又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当年洛氏一族出事的时候,洛一水虽然被莫洛救出,但随后却在齐国与越国双方的高手追杀之下分散,洛一水虽然逃得了性命,但人却受到了重创,失去了记忆,被王月瑶所救带回了王家庄,从此就一直跟着王月瑶。然后又跟着王氏父女上了雁山,去了太平城,这时间,可是持续了两年之久。

  清醒过来后的洛一水,对王月瑶不禁有感激之情,更有倾慕之意,只可惜那个时候的王月瑶与齐国的曹辉两人情感纠葛不断,最后洛一水终于是抱撼离开。

  但王月瑶与曹辉两人注定是不会有结果的,一直对王月瑶情有独衷的舒畅最终抱得美人归,成为了王氏的女婿。

  洛一水当初如果愿意留下来,舒畅还真不一定能竞争得过他,只不过清醒过来的洛一水决定要为洛氏复仇,在向王月瑶表白失败之后,便飘然下山,离开了太平城。随后便与陈慈汇合,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反大业,也变相的成为了秦风欲拿下越国的一个敌人,他在最终事情已经不可挽回的情况之下,与陈慈一起选择了向秦风投降,数万人放下武器,他与陈慈二人只带了千余名军将,扬帆离开了这片大陆。

  但像他这样的蛟龙,不管走到哪里,总是要舞弄出一片风云的,时隔六年,秦风的大明巩固了统治,灭掉了秦国,成为了这片大陆之上能与齐国抗衡的大国,而他,也已经在海外又打出了一片天地。

  这一次,他便是随着大明远征马尼拉的舰队一起返回大明,来商讨与大明的盟约事宜,而与他同行的,则是他在马尼拉辅助的少主察兰。

  舰队统帅宁则远要先向皇帝禀告此行的经过以及他们的到来,被安置在驿馆中的洛一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思念之情,单独离开驿馆,来拜见昔日的故人。

  静室之内,三人相对而坐,洛一水一边品着王月瑶亲手冲泡的茶水,一边娓娓谈着自己这六年来的经历,从海上与风浪搏斗,与海盗厮杀,到最后的登陆马尼拉,与马尼拉王子察兰合作,听得二人津津有味。

  “洛兄果然是英雄豪杰,不管在哪里,总能兴风作浪,播云撒雨,如今又成就了一番事业,当真是可喜可贺!”舒畅也不禁佩服眼前这个家伙的韧性,比起自己来,眼前的洛一水这一生,可谓是大起大落,大悲大喜。

  “却是比不得二位,陈慈上一次回去之后,跟我说起二位的成就,那是赞不绝口,舒神医如今是名满天下,人人称颂,月瑶如今更是被称为大明财神,一言一动,无不牵动天下人之神经,与你们比起来,我那只能是小打小闹,不值一提。”洛一水摇头笑道。

  “可不敢这么说。”舒畅道:“在一个人文习俗完全不的地方要做出一番事业来,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再者我们夫妻二人,只不过是因人成事而已。当初你要是不离开,而是选择辅佐秦风……”

  他猛然住口,却是被妻子在案下狠狠地掐了一把,只能倒吸着凉气,讪笑着住嘴。

  洛一水却是不以为忤,笑道:“当年却是气盛,不愿居于人下,只想自己成就一番伟业,只可惜那真命天子终究不是我,与陛下的较量,洛一水是属得心服口服,没什么好避讳的,如今却是另有际遇,也算是没有白活一场。”

  舒畅干咳了两声,站了起来:“突然想起还有一件急事没有处理完,你们二人却先聊着,我先告辞,得罪了,得罪了。”

  洛一水面露讶色,站起身来相送,舒畅连连摆手,却是径自去了。

  重新坐下来,洛一水看着对面的王月瑶道:“你当真是没有选错人,像舒神医这样的性子,这样的心胸,当真是让人佩服,没来之前,我还怕他对我心有芥蒂呢!”

  舒畅是知道洛一水追求过王月瑶的,而且这两人之间的感情,可不仅仅是男女之情这样简单,他礼貌性的陪伴一会儿之后便告辞离开,自然是要给这二人以单独叙旧的机会。

  听到洛一水对舒畅的评价,王月瑶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这人,也就是够皮实,脸厚着,心也大着呢!”

  “舒兄实非一般人,你能有他照顾,我也放心了,听陈慈说,他离开大明的时候,你便已经有了身孕,不知是儿子还是女儿?”洛一水问道。

  “是个儿子!”王月瑶道。

  “真好。”洛一水笑道:“我也已经成亲了,不但有了孩子,还有了俩。”

  “你也成亲了?也不知是谁家姑娘这么有福气,能嫁给你这样的人物?”王月瑶笑道。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成亲的目的倒是很简单,一来呢,是因为洛氏总要有人继承香火,二来呢,也是需要在海外站稳脚跟,这女子是马尼拉当地一位大人物的女儿,我娶了她,便也获得了此人的支持,成为我们扳倒卡努的最大的倚仗之一。”洛一水道。“你的儿子,能让我做他的干爹吗?当年,我可是叫了你一两年的姐姐的。”

  听到洛一水这样说,王月瑶不由得笑了起来,当时在太平城,这可是一大奇景,洛一水这样一个彪形大汉,整天跟屁虫一般的跟在王月瑶的身后,姐姐姐姐的叫个不停。

  “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的,有你这样的干爹,是那小子的福气。”

  “不跟舒神医说说?”洛一水大喜。

  “没事,他听我的。”王月瑶笑道:“能有你这样的大本领的干爹罩着,舒畅只会欢喜不尽的。”

  “好,那就好,不过这事儿可不能随意这样说说便罢了,等我见过了皇帝,再选一个日子,我可是要请人来观礼的。”洛一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