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小缺陷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双联城,明军攻击雍都的大本营,陷入到了欢乐的海洋之中.

  在马越授首,剩余的雷霆军放下武器投降的第二天,一直坚守在雍都城内皇宫中的秦军大将陈修风也下达了投降的命令.整个雍都城完全落入到了明军手中,虽然偌大的城市之中,仍然有零星的战斗发生,明军仍然在逐街逐巷的肃清一些死硬分子,但总体上来说,战争结束了.

  士兵们可以回家了.

  从虎牢事变开始,所有的士兵在这里已经呆了近十个月,取消了假期,取消了探亲,每一天都是紧绷着神经度过的,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战士们可以带着胜利的喜悦,当然还有丰硕的收获,返回家乡.

  双联城外,到处都是载歌载舞的人群,一堆堆篝火周围,围满了笑容满面的士兵,便连伤兵营里,也是笑语晏晏.

  所有的伤兵们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只要没有当场被杀死而抬进了伤兵营,那么活下来的希望便有八九成.

  轻伤的,早就忍耐不住走出了伤兵营加入到了欢乐的人群之中,伤重的躺在病闲上动弹不得的,也是张大着嘴巴傻笑着,不住的喋喋不休的向护理他们的医护人员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欢乐的情绪在感染着每一个人,便连那些躺在伤兵营里的失败者们,也莫名的感到轻松起来.

  是啊,战争结束了!

  没有想象中的虐待与欺侮,这些秦国伤兵们受到了他们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优待,认真的治疗,悉心的照顾,还有与明军士兵一样的伤号饭.

  那些受伤不重的秦军还曾走出过伤兵营,看到了伤兵营外警戒的那些明军士兵的伙食,居然比他们这些伤兵吃得要差.

  唯一让他们感到受到惊吓的就是那些医生的手段,将别人的血灌进自己的身体内,将有些士兵的断腿断手毫不留情的一刀卡嚓掉,据说这样是为了保证他们能活下来,当然受到这样对待的不仅是他们这些秦国伤兵,还有大明自己的士兵.

  相比起这些伤兵们,其它的秦国士兵虽然被分开关押在一个个的营房之内,但也只是人身暂时失去了自由,在其它方面,他们丝毫没有什么不便的地方.管理他们的,基本上都是来自虎牢新编军的军官或者青州新编军的军官们,大家现在虽然分属两个阵营,但以前,却都是秦国人,有些甚至相互之间是认识的,这更方便于大家交流.

  而这个管理方法,显然收到了奇效,这些军官在降兵营中向这些雷霆军士兵宣讲大明的政策,受到的抵触心理,显然要小于一个明军老营的士兵去讲.

  大明对于这种手段已经是驾轻就熟,伤兵营里相当平静,不少人甚至开始期待以后成为大明子民的日子,毕竟在这些昔日的同僚嘴里,他们听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大明,简直就是世外桃园一般的存在.

  相比于普通人的欢乐,双联城内秦风以及军队的一众高级将领们,一个个都是面色严肃.原因只有一个,秦国太子马超不见了.

  双联城这边的降军已经清理过数遍,没有发现马超本人,死去的秦军,伤兵营里的秦军都再三筛查,马超仍然不见踪影.

  原本以为马超会在雍都城中,但随着陈修风的投降,雍都城完全被明军所掌握,仍然没有找到马超本人.而从陈修风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是,马超当日是随着马越一齐率领雷霆军出城了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到双联城的雷霆军的编制也被一一清理了出来,所有人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整整五千雷霆军消失了.

  双联城的人以为马超在雍都,雍都城的人以为马超到了双联城,双方都陷入到了一个思维的盲区,白白的浪费掉了几天的时间.

  在所有的这些排查都结束之后,雍都城的明军才开始派出大量的斥候向四周搜索.

  陈志华满脸羞惭,又出离的愤怒,本来一场没有瑕疵的大战,最后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虽然不可能改变雍都的大胜,但马超带着这么大一支军队消失,将会带来什么样的隐患现在却是谁也说不清楚.

  他会去哪里?他想干什么?

  坐在屋里的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陛下,于超和马猴的骑兵都已经散出去了,只要发现了对方的踪迹,他们一定……一定……”陈志华自己也觉得有些说不下去了.数天的时间,足以让马超带着那支骑兵跑得无影无踪.秦国的地盘广大,比起明国的疆域要广阔许多,其中有很多地方,都是荒无人烟的区域,就算是有人的地方,大明也没有驻兵,只是派去了一些官员接收那些地方开始大明的统治,想要完全将这些地方从真正意义上纳入到大明的疆域之内,在秦风看来,至少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初步让这些地方知晓大明的王化.

  所以即便于超的追风营正的像风一样,也不大可能追得上马超这支骑兵了.不剿灭马超这支骑兵,那么对秦的战事,就算得上还没有结束.

  这让陈志华觉得不但愧对秦风的信任,更是愧对现在外面那些欢呼雀跃的士卒.

  秦风冲他摆了摆手.

  “这是一个失误,但不仅仅是你的,也是我的.我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秦风叹了一口气:”现在看起来,马越是早有预谋的,难怪他要将陈修风这些雷霆军大将留在城中指挥那些青壮,难怪他不顾一切的向我们发起进攻,难怪他下达了让雍都城中的所有的军队出城向我军发起自杀性的进攻.我们都料错了.”

  他叹了一口气:”我们都以为马越这样做是想孤独一掷,是想在九死一生之中搏取那一线生机,岂料他根本就不是这样想的,所有的行动,都是为了替马超找出一条生路来.他亲自领军来双联,成功地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雍都城所有的秦军出城向我军发起攻击,原本我以为是他想牵制城外的我军,使他们不能来双联城支援,谁能料想得到,也是为了掩护马超的逃走.”

  “他成功地骗了我们所有人!”

  秦风目光炯炯地看着屋内的所有人,”马越是死了,秦国是亡了,但在这最后一战,真正胜利的,是这个死人啊!佩服,佩服之至,临到死时,还耍了我一把.”

  “陛下,这只不过是小节而已,他再狡滑,也还是亡在我大明手中.秦国不复存在,马超即便带着几千雷霆军逃走,但无补给,无后勤,无基地,终也是支撑不了多久,只要发现了他的踪迹,于超和马猴便能一直对他发起追击,将他拖死,耗死.”何卫平站了起来,道.

  “话是这样说,但我的心里,终是有些不安.难道马越费了这偌大的心力,就是为了让马超去逃亡吗?逃亡又能逃多久呢?”秦风若有所思地道.

  “陛下,在没有找到这只小老鼠,什么也是白想,但他带着五千人这么一支大部队,真想来无影去无踪也是不可能的,我看很快就会找到他的踪迹了,咱们坐在这里也讨论不出什么,等找到了他逃的方向,自然是一切真相大白.”野狗打了一个呵欠,站了起来:”陛下,我这几天累坏了,我要去睡了.有什么好担心的,连他老子都被我们干翻了,他还能翻起什么大浪,等找到了他,野狗去拎了他的头回来.”

  听了野狗的话,秦风不由大笑起来:”野狗说得对,咱们坐在这里想也想不出来,不过他总不能上天入地,大家都去歇着吧,翻不了天去.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这么多的降兵要遣散,安置,雍都城内的百姓要安抚,要重建秩序,咱们在这里纠结这点小事做什么?先找到他,然后再灭了他,如此而已罢了.散了散了,都去睡吧!”

  轰走了所有的将领们,秦风自己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心里的不安情绪始终在萦绕着,他猜不出马越的目的,自然也就猜不出马超会去哪里,这种感觉让他极不舒服.从来他都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现在骤然出现一起脱离了他掌握的事情,让他分外地不习惯.

  或者自己这些年是太顺利了一些,基本没有受到什么挫折,所以连一点失败也不能容忍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情绪.秦风在心中反思着,他相信自己的情绪已经感染到了所有的将领,特别是陈志华,更是自责不已.其实对于整个雍都之战而言,马超率五千人逃脱,还真算不上什么大事.

  果然不觉还是野狗这种直肠子更爽利,能当头一棒子将自己敲醒,自己必须要习惯接受失败这种东西,因为人的一生,不可能是一帆丰顺,事事遂心的.

  自己已经算是幸运的了!从一无所有到如今成为一个偌大帝国的皇帝,如果不能接受一丁点的失败的话,那自己恐怕离真正的失败也不会太远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