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当一个仲裁者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轻轻地放下手里厚厚的奏折,秦风看着坐在自己左右两侧的几员大将,海事署署长宁则远,水师大将周立,何鹰.

  “辛苦了,这一趟差事,办得极好.”秦风轻轻地拍着手里的奏折.

  “全赖陛下天威.大明水师所至,无不望风披糜.”宁则远笑道:”就没有打几场硬仗,马尼拉大王子卡努直到彻底的失败之后,也没有搞清楚,他的弟弟究竟从哪里找来了如此强大的援军.”

  “我们的水师,太久没有真正涉足那片土地了,他们不知道也并不奇怪.”秦风笑道:”但从此以后,他们就会知道我们大明的水师,而我们的水师也会唤醒他们沉睡已久的记忆.不仅仅是他们,我们还要让更多的人,更广阔的海域都知道我们.”

  短短几句话,让几位水师大将更加振奋,秦风话里头的意思不言自明,大明水师的脚步不会止步马尼拉.

  “军港选择好了?需要多久才能建成?”秦风问道.

  “根据大明与马尼拉签定的协议,我们将在马尼拉拥有一个永久性的军港,由马尼拉负责建造,但建成之后,便将交于大明管理,这也是作为我们出兵帮助察兰的报酬之一.军港的地点已经选择好了,陛下,这个军港修建完成之后,我们只需要一支舰队,便可以牢牢地控制住西方往我们这里来的咽喉通道.彻底掐住对方的脖子.”宁则远兴奋地道.

  “奏折之中说,这一次的最后一战之中,你们与西边的那些人有过交手?”秦风看了一眼奏折,”折子上面说得很简略,你详细地跟我说一说,他们的战斗力到底如何?”

  宁则远调整了一下坐姿,挺直了背脊:”陛下,严格地说来,我们与之交手的并不是西边那些国家的正规水师,而是一些往来这里交易的商船,或者称呼他们为海盗也可以.”

  听到这里秦风笑了笑,泉州宁氏,勃州周氏,以前不也是这样吗?装上货物贩卖便是生意人,卸下货物之后便变身海盗打劫其它的商船,看来这倒是东西方通用的规律.

  “虽然不是正规水师,但这些海盗或者说是商人中,却大都有过在水师当兵的经历,所以倒也可以从中窥到对方作战的一些规律,战术,陛下,他们在水战之中的战术,战法,对水力,风力的运用,比我们要高出一筹.”宁则远正色道.

  “你们也比不上?”秦风奇道,宁氏可是海盗世家,家族累世都是在海上讨生活的.

  “陛下,我们大明的水师扩充太快,绝大部分水兵这一次远航都还是第一次,作战更是第一次.不少舰只的舰长,以前都没有独立指挥作战的经验,再严格的训练,也比不是一次实实在在的战斗.”宁则远道.

  “这倒说得对.我们的伤亡如何?”

  “伤亡倒很少!”宁则远摇头道.

  “既然对手有着如此大的优势,为什么我们伤亡却很小?”秦风不解地道:”我可是清楚,海战之中,这些技术对于作战的结果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较之陆战,那可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这就要感谢陛下为我们装备的武器了!”宁则远拱手道.”对方在操船技艺,作战技巧之上,的确要比我们强,但是他们的船却远远不上我们.不用说五层的大明号旗舰了,便是三层的主力战舰,也远远不是他们的舰只能抗衡的.”

  “他们的舰只很小吗?”

  “不,那些海盗的舰船也都是三层楼船,不过都很久了,应当是他们从水师退役之中的战舰中得到的,较之我们的战舰,不可同日而语.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远战武器,只是在船头和船尾安装了一台投石机,这在海战之中的命中率,就几乎全部靠蒙了.而相比与他们,我们舰只之上安装的霹雳火可是集群射击,一打就是一大片,只要命中一枚,就够他们受得了.”

  “妙极!”秦风大笑:”这么说来,在远程武器之上,西方那些国家,还远远达不到我们的水平了.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来自天工门的徐来大师,如今已经成立了一个研究院,专门研究机括应用,改良霹雳火便是其中的一项.徐来向我介绍过他的想法,他准备将霹雳火与战舰完整的结合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各是各,他已经设计出了图纸,到时候,整个船舷两侧都可用来发射霹雳火弹,整个战舰的远战能力,将会得到极大的提高.”

  “如此,真是太好了.”宁则远抚掌大笑:”这一次与对方作战,倒有大部分的敌人战舰都是被霹雳火摧毁的.如果再提升品质,只怕以后敌人连靠近我们都难了.”

  “就是要如此,只有我们打别人,不让别人打到我们,这正是我一直要追求的目标啊!”秦风笑道:”现在每战死一个士兵,国家付出的成本,可是越来越高了,所以他们活着才是最好的.你接着说.”

  “是,陛下!”宁则远点头道:”他们最主要的杀敌方法还是靠帮作战,船上备有数量极多的床弩,以弩箭穿上绳子之后射中对手,然后用绞盘使两船靠近,然后肉搏杀敌,这些西方人人高马大,块头普遍比我们要大出不少,凶悍到是极凶悍的,不过终究也是血肉之躯,怼上了我们的弩机,那也只有去喂鱼的命.卡努高价雇佣而来的这些家伙,与我们一战之下,几乎全军覆灭,还抓了不少俘虏,这些人臣都带了回来.相信能从他们嘴里挖出更多的情报.”

  “你做得很好,我们对他们了解的太少了,现在既然我们已经准备要与他们打交道了,那自然就要知己知披,而且这些人既然极擅长海战,不妨也可以利用起来,帮我们训练水师也是可以的嘛!有心归附的,不妨给官,给钱,想要什么给什么,总能弄来一些合用的.”

  “是,陛下.”宁则远点头道.”能为大明效力,是他们的福气.”

  “或者人家不这么想!”秦风哈哈大笑.

  “陛下,关于最后放了卡努逃走,是臣自作主张,还请陛下恕罪.”宁则远道.”臣本来是可以将那卡努擒获杀掉的,不过臣最终还是决定,放这卡努逃走了.”

  “卡努在最后那样的情况之下,还能请动好几个岛国来支援他,这就说明了,在那一片海域,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是不可能平静的,放了他,也是一个办法.”秦风沉吟道:”而且你应当还有别的想法吧?”

  “是,陛下.虽然我们在马尼拉拥有了一个军港,但恕臣直言,洛一水也好,陈慈也好,现在已经在哪里扎下根来了,他们不见得对大明有多少归属感,引我们去打马尼拉,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在那一片海域能站住脚,臣在与洛一水,陈慈的交往之中,能看出他们有统一这片海域的雄心壮志,臣认为,让那片海域各自为政,互相敌对,对我大明更加有利.在那里,出现一个统一的国家政权,会对我们将来的远海战略形成极大的威胁,而且洛一水和陈慈都是那种雄才大略的人.他们已经几乎可以算是那里的地头蛇了,在那片海域,我们很难与他们相争,只有那片海域各自为政,大明才能从中渔利,左右逢源.陛下,臣以为,以后在那片海域,我们凭借我们强大的水师力量,做一个促裁者更合适.”

  顿了一顿,宁则远接着道:”臣知道洛一水与陛下,与舒大人,王大人等人交情非同寻常,这一次洛一水和察兰亲自来到大明,定然有说服陛下帮助他们一统这片海域的意思,臣以为,绝不可以.”

  “你能想到这些,并且在那个时候便付诸实施,非常了不起了.”秦风赞赏地看着宁则远,”其实在接到你们提前派回来的人的禀报,首辅与政事堂商议的结果,也与你的建议如出一辙,洛一水,陈慈虽然与我们的关系不错,特别是陈慈与我们大明的纠缠更深,但终究马尼拉那地方与我们隔得太远,又扼着我们与西方交流的通道,那里有一个大一统的政权,当然是大明所不能允许的.这一点你放心.至于自作主张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大将临机决断本就是该有的权力,什么都等着上面做出决定,只怕黄花菜都凉了.不过我只有一点担点,卡努会不会引西方的那些势力来进攻,如果他们来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挡不挡得住?要知道,至少十年之内,我们是不可能向外有大的扩张的,我们的主要战略还是在这片大陆之上.攘外必先安内,只有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出现之后,才有实力向外扩大我们的影响力.”

  “陛下尽可放心.”宁则远首:”回来的这一路之上,臣倒也没有闲着,抓住的人中,有一个在西边以前地位颇高的家伙,现在是一个海盗头子,现在西方那边各个国家之间也是打得一塌糊涂,正因为如此,往来东西方交易的商船才会急剧减少.”

  “如此,我便放心了.”秦风满意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