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文豪在看到与田康一起来到的数人之后,既感到震惊,却又无比兴奋,而且内心还完完全全的踏实了下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大明皇帝居然会亲自前来处理这一件事情。抛开秦风的皇帝身份不说,他更是一位威名声震大陆的宗师级武道高手,自秦风崛起之后,先后便有前越皇帝吴凉,秦国大将军邓朴,秦国皇帝马超三位宗师级死在他的手上,相传苑一秋在最后一战之时,战场突破,秦风居然好整以遐地等待着苑一秋晋级宗师之后,一拳毙之。

  大明皇帝秦风,堪称为宗师级高手的克星,数十上百年的历史中发生的宗师级高手被击毙的事情,加起来也没有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多。

  卞文豪没有亲自见过秦风,但这并不妨碍他认识这位大名鼎鼎的皇帝,画师们所描绘的秦风的栩栩如生的画像,相信很多人都曾经见到过。

  而更让卞文豪放心的是,远在荆湖的大帅卞无双派人飞马传来了讯息,内容很简单,只是让他一切按照田康所安排的去做就好了。

  卞无双与大明之间的交易,所知之人极少,即便连卞文豪这样的卞氏核心将领都不曾知会,卞部之中,知晓这一秘密的,也不过卞无双与卞文忠两父子而已。但卞文豪并不傻,单单从这一件事情,他便多多少少可以猜到一些自家大帅与明人之间,必然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交接。否则,远在荆湖的卞帅,怎么可能如此快的便知晓安阳发生的情况并且给自己发来指令?只能说是,事情一发生,明人那边便通知了卞大帅,而后卞大帅这才八百里加急给自己下达命令,否则时间上是完全说不通的。

  其实对于这样的局面,卞文豪倒也没有什么抵触,对于如今的卞氏而言,给谁效力并不是最重要的,延续卞氏辉煌,获得最切实的利益,才是王道。投楚人如此,与明人勾结,也是这个道理。

  即便有朝一日,卞大帅再一次改换门庭,成为明国大臣,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只要卞氏还是卞氏就好了。

  卞氏在,他们这样的人,便可以大树底下好乘凉了。

  他很光棍地将卞无双送来的密令,双手呈给了坐在上首的秦风,秦风却是摆了摆手,示意不必看了,一边的田康却是笑着接了过去,仔细地瞅了几眼,这才还给了卞文豪。

  “卞将军,有一件事,需要分说明白。”田康似笑非笑地盯着卞文豪:“这份密令从来都没有过,这一件事情,只不过是我们主动找上了你,而你权衡利敝之后,决定与我们合作,这才有了以后的事情。即便是你以后发给卞帅的密信,也必须要以这样的口吻来描述这件事情,如何?”

  卞文豪微怔,“田指挥使,你的意思是说,此事过后,我发给大帅的信件,会受到监控甚至私下的审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田康道:“这件事情之后,楚国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也不敢拿你们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会揣泽你我之间的关系,这对卞大帅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内卫这些年来,虽然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但终究底蕴还是在的,也有一些厉害角色,安如海将军与郭指挥使当年经营过的内卫,咱们可不能有一点点的掉以轻心。”

  “田指挥使说得对!”卞文豪连连点头,当着几人的面,将这份密令点着了烧成了灰烬。“此事以后不管如何发展,与卞大帅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全是我自作主张。”

  “就是这样!”田康道:“卞将军,据我们探得的消息,这一次的事情,的确是楚国朝堂早有预谋的一件事情,这一事情甚至可以追溯到马越虎牢兵败于我大明之后,便开始了。那个时候,马越便已经知道,秦国必然会亡于我大明之手,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以秦国嫁入楚国的长公主马盈为中间人,这一场密谋不得不说,相当成功,瞒住了我们所有人。”

  “主要是谁都没有往这上面想。”卞文豪有些唏嘘的道。

  “现在我们已经得到了最新的消息,上京城派了罗良到了安阳郡负责这件事情。就在今天一大早,罗良去了井径关。想来便是为了迎接马超进入安阳郡了。”

  卞文豪神情微微有些紧张:“罗良可是宗师级高手。”

  “罗良我来对付,杀马超的是贺师,你要做的,只是带我们见到他们就可以了。”秦风道。

  卞文豪连连点头。

  “相信朱义很快便会派人来请你去商议秦民与土著居民之间的和平共处的事情了,因为他们的时间很急。”秦风笑道。“我们的兵马在后面紧紧地追着马超,此时马超到了井径关,只怕我们的人马也已经追到了照影峡了,如果不快点将你解决掉,马超的五千雷霆军便不能入关,他们也担心惊动了你,你来一个破罐子破摔,下令安阳所有的秦军动手呢。这样可就彻底把安阳这间房子推倒了。也会让秦民与土著居民的关系彻底恶化,对立,这不管是朱义还是马超都不想看到。一个是本地郡守,守土有责,另一个只怕现在就已经将安阳郡看作了他的地盘,看成了他重新起家的资本,自然不能容许出这样的乱子。”

  “他们既然这样急,那我们就早点送他们去见阎王。”卞文豪狞笑着道。“朱义这个王八蛋,我对他一直尊敬有加,他居然如此暗算于我,这一次我要亲手砍了他的脑袋。”

  “不不不!”秦风摇头:“马超必须死,罗良可以死,但朱义却死不得的,他一死,这安阳照样也要乱起来,而且安阳关宏宇麾下的楚军必然与你会起冲突。”

  “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我与他还怎么可能合作?”卞文豪不解地问道,“此事过后,卞帅可以动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楚国朝廷派一个更友善的地方官下来。”

  田康解释道:“卞将军,事情可不是这样简单的,朱义是前朝老臣,关宏宇是安如海的老部下,严格来说,他们两人算是一派的,而且两人私交极好,朱义可以节制,影响关宏宇。关宏宇手中握有一万楚国西军,而且兵力非常集中,一半在井径关,一半在安阳郡城,对你来说,这是压倒性的优势,因为你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你的部下集中起来。所以为了安阳郡的稳定以及你们今后在这里能站稳,朱义是万万动不得的。”

  “可是经过了这件事情,朱义还会与我们合作吗?”卞文豪担心地问道。

  “这个你放心。”秦风轻松地道:“朱义是那种典型的政治人物,他做每一次事情,都会权衡利敝,只要马超死在我们手里,他马上就会判断出,安阳要不乱,便只能选择与你合作,与我们合作,否则,这里就要乱成一锅粥,他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结局。总体来说,此人还算是中正平和的,处事也还算公正,你刚刚不还说对他颇为尊敬吗?”

  “可他已经开始算计我们了。”卞文豪恨恨地道。

  “算计你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做,对大楚有着更大的利益,一旦事不可为,他马上就会转舵,这样的人,其实是很好对付的,我最怕的倒是那种一根筋做事不顾后果的。”

  “既然陛下这么说了,以后便是捏着鼻子也只能与他合作了,只是陛下,朱义这一次办砸他他们皇帝的差事,这个郡守他还干得下去吗?”卞文豪道。

  秦风笑了起来:“这件事办砸了,大家面子上不说,但谁都知道卞帅心中是不爽的,而且安阳的形式这样复杂,你觉得那个人会愿意来安阳接手这个乱摊子,这可不是随便来一个人就镇得住场子的,比方说上头再派一个人来,你会理会他吗?关宏宇会买他的帐吗?所以啊,这个烫手的山芋,还真就只有朱义继续捧着。毕竟他在这里十年了,而且也是各方面都能接受的人物。”

  “那倒是,这人在安阳郡还是很有威望的。”卞文豪点头道。

  “更重要的是,杀了马超之后,我们还要对付井径关我的那五千雷霆军,这个时候,如果你们,楚军都加入进来,那就很轻松了,而这,需要关宏宇的加入。”田康笑道。“此事完后,这个黑锅,他朱义即便没有什么责任,也得背上,想来闵若英心里是很不爽的,朱义以后的日子不好过罗。”

  “他不好过了,我们才好过一些!”秦风大笑。“而且此人还是很有几分能耐的,田康,以后看他日子不好过了,想想法子,说不定能把他拉到我们这边来,这样的能吏,我们可不嫌少,只要他肯来,我们不吝高位。”

  “陛下求贤若渴,时机成熟了,我们会找机会接触他。但这样的人心里还是有些执念的,不走投无路,很难让他们心动。”

  “是啊,执念,程务本啊,真是可惜了,希望朱义不是程务本那样的人!”秦风叹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