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当然认得他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管是罗良,还是马超,当真是很急。就在罗良接回马超的当天晚上,朱义的邀请便低达到了卞文豪所在的军营之中。

  “真是迫不及待啊!”卞文豪冷笑。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

  他当即便对郡守府来人表示晚上一定会按时赴郡守府与郡守一起商议如何处理秦民与土著居民之间的长治久安问是,看着郡守府来使满意的离去,卞文豪是冷笑连连。

  杀马计划,立时启动。

  千面的化装易容术让卞文豪大开眼界,便连两个被模仿者也惊呆了,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千面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将两个面相与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整成了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站在这两人面前,自己便如同在照镜子一般无二。

  千面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地咂吧着嘴,冲着秦风点了点头:“陛下,这两人与您与贺师的身材都差不多,换上衣服,只要不说话,便是极熟悉的人短时间内也是分辩不出来的。左右就是去杀一个人而已,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已经足够了。”

  秦风看向卞文豪:“卞将军觉得如何?”

  震惊不已的卞文豪连连道:“一点问题也没有,他们两人平素多在军营,与朱义等人交集并不很多,他们根本看不出来,咳,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我在外头碰上两位,也会被完全的瞒住。”

  “但只要一说话,一动作,可就露馅了,真要做到滴水不露,那需要花很长时间学习被易容者的一切习惯。”千面笑道。

  安阳城内,在入夜之后,已经变得气氛有些紧张了起来,街面之上巡查的兵丁,与往常比起来多了数倍,驻防于城内城外的楚军更是进入到了一级戒备状态,虽然基本上所有的将领们都还不太清楚会发生什么事,但上面已经发来了最为严厉的军令,所有将领,士兵,都必须处在随时可以出战的状态之中。

  安阳郡守府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平静的外表之下,却潜藏着刀光剑影。朱义等人要得是不动声色的将卞文豪拿下,便容不得有半分的差错出现,毕竟在安阳郡城之中,卞文豪也有一千亲军驻扎,一旦事有不谐,消息泄露,发生冲突,只怕对于安阳来说,便又是一场不谛于十年之前的敢死营风波的大事。

  十年前的那场大火,那场火并,即便过去多年,即便官方竭力淡化,但却仍然存在于许多人的脑海之中,思之便令人不寒而栗。

  对于朱义等人来说,最为困难的便是要活捉卞文豪等人。如果是要杀死,反而要简单许多了,但简单的杀死,会不会触怒卞无双就真不好说了。对于一支手握大军的统帅而言,想要造成大面积的破坏,真是不要太简单。唯有活捉了卞文豪这些卞氏子弟给卞无双送回去,既达到了目的,又表示了对卞无双的善意,这才是两全齐美的。

  入夜之后,朱义便一直觉得眼皮子不停的乱跳,这让他颇为心神不宁。不管怎样做,这件事情都是会有后遗症的,安阳也肯定会乱上一阵子。最让他不舒服的便是他经营了十年之久的安阳郡,在经济民生刚刚恢复过来,百姓们安居乐业没有几年,便又将陷入动荡的时期了。

  可以想象,当马超接替自己成了安阳郡守之后,穷兵黩武是肯定的。他需要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需要积累财富完成自己的复仇,这些,都城要从安阳郡盘剥而来,朝廷是不会给他一分钱的,朝廷需要马超的目的,无外乎就是为了控制卞无双而已。

  为了给卞无双拴上辔头,就赔上一个郡的所有,而且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这更让他心中念头不通达,但理智又告诉他,这样做是值得的,以一个郡的付出,换来整个楚国的长治久安,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不管是从政治上还是从经济之上。

  “朱郡守不用担心。”看到朱义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一边的罗良笑道:“只要卞文豪踏入郡守府,一切便已经注定了。那卞文豪不过是刚刚跨入九级的家伙而已,我们这里,不管是我还是太子殿下,都可以将他拿下,至于他随行的那些护卫,就可不值一提了,内卫们可以轻松地将他们擒下。保管无声无息的便将这件事情解决了。”

  一边一身便服的马超却是拱手道:“罗大人,从今以后,马超便是大楚的一个臣子了,这什么太子殿下的称呼,就不用再提起了。”

  罗良大笑:“说得也是,既然如此,以后我便称呼您为马郡守了,朱郡守,我这样叫,你不会在意吧?”

  朱义苦笑:“马郡守踏入这郡守府的一刻起,我实际上便已经去职了,有什么可介意的?只是罗大人,擒卞文豪的时候,可一定要一举成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可就真不那么好收拾了。”

  “放心吧。”罗良伸出手掌,摊开五指,在空中徐徐的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头的捏拢,“待会儿我亲自出手,朱大人尽管将心放在肚子里。”

  说话间,流水般的探子已经从外面送来了关于卞文豪的情报。

  卞文豪已经出门向着郡守府而来。

  不过与先前估计的有所偏差的是,卞文豪并不是孤身而来,竟然随身带着四名将领以及上百名精锐士卒,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向着郡守府狂奔而来了。

  “是不是他有什么察觉了?”朱义微惊。“那些将领是谁?”

  探子将跟着卞文豪四人的将领的名字报了一遍,除了两名是本来驻扎在安阳郡城的,其余两人本来应当率部驻扎在县治,想不到居然也到了郡城来了。

  “朱大人勿忧,如果此人真有所察觉,那里还会到郡守府来,只怕早就集合军队要与我们对抗了,他此番作为,多半还是为了给朱大人施加压力,好为他们那些秦民争取更大的利益罢了。一下子带来了四个核心将领,倒是便宜了我们,一并拿下,省了多少事啊!”罗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听到那四个将领的名字,他反而是更欢喜了一些。

  “但一下子来了一百多人士卒?”朱义踌躇了一下。

  “还请朱大人安排一下,等卞文豪诸人进了门,便调集城内驻军完全封锁整个郡守府周边,这样便不至于有人走脱,我带来的人少了一些,便是加上马郡守的人也无法做到密不透风。”罗良道。

  朱义点了点头,伸手招来一人,低语了几句,那人急步离去。

  “卞文豪已进郡守府。”

  “与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四名将领。”

  “一百名卫士在府外列阵,人未下马,刀已离鞘。”

  随着一迭声的回报,朱义的神情反而平静了下来,事已至此,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便只能按照计划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了。

  卞文豪带着四人大步走进了大堂,听到大堂的大门在他身后关上,却是神色丝毫未动。向着主位之上的朱义抱拳一揖:“郡守大人召我来商议要事,但看起来这并不像是要议事的模样啊?怎么不见相关司署的官员呢?呵呵呵?”

  朱义面皮抖动了一下,伸手向一边一指道:“卞将军,这位是来自上京城的罗良罗大人,想必你对罗大人亦有耳闻吧。”

  卞文豪转头,看向罗良,呵呵一笑:“罗大人却是不用朱郡守为我介绍,十年之前,我们便见过了,当年便是罗良罗大人亲赴雍都,李挚大帅,卞大帅亲自接待,卞某不才,当初却是护卫之一,罗大人这等高手,自然让人印象深刻。”

  谁也没有想到卞文豪居然如此作答,朱义面色尴尬,罗主却是面皮发紫,这涉及到了当年的那桩大阴谋,涉及到了数万西军之死,涉及到了当今陛下夺得皇位等一系列隐秘之事,在楚国是讳莫如深的问题。罗良也万万没有想到,当年的那些随行在卞无双之后的小小护卫,竟然就是站在自己面前的卞文豪。

  场面一时尴尬下来。

  反而是卞文豪打了一个哈哈:“朱大人,不过是我秦民与本地人的一些小小的冲突,居然还能劳动罗良罗大人这样的大楚股肱皇帝心腹亲来安阳郡,这可真是一个大惊喜,朱郡守,你不会除了这个大惊喜,还会有另外更大的惊喜等着我吧?”

  卞文豪话音刚落,后堂处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不是大惊喜,说不定倒是大惊吓,卞文豪,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想不到我还能出现在你的面前吧?”

  卞文豪眯起了眼睛,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马超正一步一步的从后堂走了出来。却是马超在后面看到罗良被卞文豪几句话就给噎住了,便自行走了出来。

  亲眼看到马超出现在自己面前,即便卞文豪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仍然不禁面上变色,手握住了刀柄,眼神陡然冷厉起来。

  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反而让一边的朱义与罗良放下心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