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说反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曹云目瞪口呆地看着出现在房间里的这个人,先前欢宴而带来的浓烈的酒意,瞬息之间便尽数飞到了九宵云外,竟便是以他的能力,也无论如何想不到,会在武陵郡看到眼前这个人。

  周曙光。

  正在勃州举着造反大旗,内里勾连着国内的世家豪族,外头勾结着明国的勃州周曙光。

  他脸色铁青,看着一边笑吟吟的孙也。

  “孙郡守,这是什么意思?”

  孙也笑得很是诡异:“亲王殿下,您也知道,我以前是一个商人,足迹遍及天下,不论楚齐,都有很多好朋友,不巧的是周曙光也是我当年的好友之一。这一次得知亲王殿下要出使大明,我这武陵郡自然是必经之地,所以他干冒奇险跑到我这里来,想要求见亲王殿下。我这个人嘛,一向就是信奉和气生财的嘛,多个朋友多条路,从来不忍心拒绝朋友的要求,所以呢,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朋友一把,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你是好了,我很不好。”曹云冷冷地道:“我不想见到这个人。”

  孙也脸上笑容不变:“亲王殿下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周兄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为了安排您们两位见面,我可也是煞费了苦心,亲王殿下是在担心您队伍里的那几只小虫子吗?放心吧,他们现在都睡得不省人事了,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

  曹云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白白胖胖的商人,心中忽然明白,自己是小瞧了这人了,这些天,这个外表人畜无害的家伙,其实是成功地蒙骗了自己。以致于自己毫无防备的便跳入了这家伙的陷阱之中。

  “殿下,事实上我们已经见面了,所以,何不坐下来谈一谈呢?这并没有坏处,周某也是抱着非常的诚心来的。”周曙光拱手道。

  曹云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跳进了河里,不但鞋打温了,只怕身上也溅满了河水,倒的确可以既来之,则安之了,且坐下来谈一谈,看看他们到底想玩什么样的花招吧?

  他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周曙光见状,脸上立马露出了欢容,整整衣冠,坐到了曹云的对面,一边的孙也笑嘻嘻的亲手端来茶壶茶杯,放在了二人的面前,“二位慢慢谈,这里是我的密室,除了我,再也没有什么人能进来,那我就先告辞了。”

  “多谢郡守成全。”周曙光面露感激之色,拱手致谢。

  “既是朋友,自当伸手相助,况且,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违孙某做人之道,也不会让孙某不忠不义,小事一桩,小事一桩。”孙也笑着退出了房间。

  看着紧闭上的房门,曹云冷笑:“倒也真是难得,虽然是做戏,却也做上了全套。”

  “亲王殿下不必怪罪孙郡守,的确是周某求上门来,孙郡守却不过情面,帮帮忙而已。”周曙光正色道。

  看着对面周曙光的神色,曹云倒真是有些糊涂起来,难不成这还真是孙也一个人的私下作为,而不是明国特意的安排的么?

  一郡之守,真有这样白痴?

  不过倒也说不准,孙也这个当了大半辈子商人的家伙,或者还真没有这个政治觉悟。他有些糊涂起来。

  “亲王殿下,这一次我过来,就是想与亲王殿下好好的谈一谈。”周曙光替曹云倒上一杯茶,神情诚挚地道。

  “我不觉得我与一个乱臣贼子有什么好谈得!”曹云摇头道。

  “亲王殿下,到了今天,周某还是要说,我周氏可不亏欠大齐什么!”周曙光的声音也高了起来:“这些年来,朝廷要钱我给钱,要人我给人,周氏是逆来顺受,但朝廷却是步步紧逼,刀子都架到了周某的脖子上,亲王殿下难道认为周某还要将脖子洗干净了凑上去吗?如果不是朝廷欺人太甚,我周氏又何必举旗造反呢?”

  “说得比唱得还要好听。如果你真是忠于朝廷的,那么黄连的事情怎么说?荆湖战场之上,你周氏当真竭尽全力了吗?”曹云冷哼道。

  “如果不是朝廷要向周氏举起刀子,黄连会一直是陛下的悍将。”周曙光道。“这只不过是周氏的自保之道而已。”

  “好一个自保之道。大齐就是因为有了你们这些只想着自己的人,才会面临如今的困境。”曹云冷笑:“但凡你们这些人真有些许忠君爱民之心,又怎会如此?大齐名为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实则上却是被你们这些人割剧一方,国将不国。不铲除你们,大齐如何中兴?如何与明国一争长短?”

  “铲除我们就能一争长短吗?”周曙光冷笑:“所以当年陛下便坐视安如海,江涛等人肆虐大齐境内,借他们的刀,除掉一大批像我们这样的人?殊不知唇亡齿寒,如果陛下不是如此绝情绝义,我们又怎么会未雨绸谬,苦心孤诣的安排下无数后手?亲王殿下,有一句俗语,叫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大齐现在正在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你想见我只是说这些没用的事情,我看我们的见面,便到此为止吧!”曹云有些不耐烦地道。“不要以为你现在勾连上了明国,便可以对抗大齐天兵,海上,我们或者短时间内无法把你怎么样,但将你从陆地之上赶下海去,还是很容易的。”

  “那可不见得!”周曙光笑咪咪地道:“并州翼州两地军马进攻我勃州,现在可是出师不利,或者用不了几天,亲王殿下就会接到国内的通报了。周氏虽然长处在海上,但在勃州多年,却也不是可以轻易就能被打败的。”

  曹云心中微沉,脸上却是不以为然,“稍有小挫,又有什么了不得的,曹某打了一辈子的仗,你勃州能不能对抗朝廷兵马这一点,还是能看得出的。不要以为国内那些人真会为你赴汤蹈火,也不要以为明国真会为你竭尽全力,你不过是他们手中的刀子,拿来威协我们大齐而已,你只需要瞧瞧,我现在到了大明,就该明白这个道理。”

  “道理自然是明白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跑到这里来与亲王见面了。亲王殿下,我也不转弯抹角了,我来见您,不仅仅是我的意思,还是周家,乌家等国内大家的意思。”周曙光盯着曹云,道。

  曹云心中微微一沉:“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亲王殿下,我们打死打活,最终却有可能两败俱伤,不瞒亲王说,我现在就是坐在火焰山上,不得不死扛,齐国如果不能放我一马,那我便只能义无反顾地成为大明的桥头堡,我是真会在勃州硬扛到最后的,因为我要向大明表明我的价值。如果真这样下去,最终即便我会失败,但勃州也不会剩下什么了,而大齐兵马,也绝对会损失惨重的。”周曙光自信地道:“其实事情,并不是没有其它的解决之道。”

  “你想说什么?”曹云冷声问道。

  “亲王殿下到明国已经很多天了,这期间,想必也看到了许多,听到了许多,窥一叶而知秋,大齐朝廷为什么不能与我们这样的世家共存呢?完全是可以的嘛,我相信,我们能找到共存的那个利益点。”周曙光笑道。

  “已经不可能了。”曹云心中虽然动了一动,但马上又将这个念头给否决了。

  “是因为陛下吗?”周曙光冷哼了一声。“陛下自忖为千古一帝,可是与明帝一比,是不是自惭形秽了呢?因为陛下的执念或者说是面子,大齐就真要一条道走到黑吗?”

  “陛下岂是你能随意诽谤的!”曹云冷哼道。

  “我造反的旗子都举起来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周曙光一笑道:“如果皇帝不许,那我们就换个皇帝,不是一样能办到吗?”

  听着周曙光的话,曹云的身上唰地出了一身冷汗,他陡然明白周曙光要见自己是个什么意思了。

  “闭嘴!”

  “亲王殿下,这不仅仅是我的意思,也是周家,乌家的意思。”周曙光道:“只要亲王殿下有意,一头有我,一头有周济云,朝廷当中,周家,乌家等也摩拳擦掌,我能向亲王殿下保证,朝廷之中,至少有一半的人会支持民下,至于军队方面,我想亲王殿下自己便是最大的保障,大元帅郭显成是您的人,现在常宁郡手握重兵的鲜碧松,相信您只要一声令他,他必然地附骥而随,殿下其实只消振臂一呼,顷刻之间,大齐便会风云色变。我相信,换了您做皇帝,我们大齐反而会好许多。”

  曹云看着面前这张笑咪咪的脸,胸中气血翻涌,眼前一阵阵发黑,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心情稳定下来,也不再说话,猛地站了起来,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黑着脸大步向门外走去。

  身后,周曙光在曹云踢翻桌子的时候,却是眼急手快地将茶壶和自己的茶杯抢在了手里,此时正笑吟吟的自斟自饮,目送着愤怒的曹云离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