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边境冲突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六月天,孩儿脸.刚刚还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一阵风来,转眼之间便是乌云压顶,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的便砸了下来,落在地上,先是溅起一阵阵土黄色的灰尘,片刻之后,就变成了泥浆.一队士兵有些艰难地行走在一道绵延的丘岭顶端.

  这里是桃园郡与齐国常宁郡的漫长边境线中的一段.正在巡逻的则是大明武陵战区驻桃园郡的军队.

  在多年以前,两国关系还算正常的时候,这里是一片片肥沃的土地,青山绿水庄稼地环绕着一个个的村庄,鸡鸣狗吠,炊烟缭绕,人烟密集才是这里的常态,但现在,站在丘岭顶部看向远方,能见到的却只是无言的荒芜.

  田地早已抛荒,便连那些以前用以灌溉的沟渠如今也被渐渐地掩埋起来,只能依稀看到一些浅浅的痕迹在荒草之中时隐时现和一些时断时续的土垄子.

  原本的村庄早已破败,在数年的风雨侵袭之下,变成了断壁残垣,偶尔能看到一些野狗野猫在其间出没.

  树,是看不到一棵的.曾经的大树都被砍伐得干干净净,即便是来不及砍,也是一把火将其烧毁,这使得这一大片地方显得更回的荒凉.

  如今的桃园郡,经过数年的经营,终于稍微恢复了一些元气,但绝大部分的人口,依然是围绕着郡城周边耕作,像这样的边境地方,早已经放弃,一来是因为人丁不足,根本就顾不到这里,二来,所有的明人或者所有的齐人都清楚地知道,未来明齐之间必然会爆发一场争夺这片大陆的霸权的大战,这里,肯定将是战场之一.这个认知,随着秦国在大明的滚滚兵锋之下轰然倒塌更是得到了证明.

  没有人会在这个必然会再次被毁灭的地方兴建自己的家园.便连桃园郡守贲宽也只是将所有的精力集中在郡城周边以及往昭关的方向.

  “加快脚步,前面有一个避雨的棚子,到那里去避避雨.”带队的大胡子哨长招呼着他的士兵,奋力地从泥水之中迈着脚步,向前跑去.

  雨下得太大,哪怕他们都准备了斗笠,但浑身上下,还是被淋得湿透了.

  这个棚子,是以前巡逻的时候建起来的,建棚子的那些材料,就来自不远处的那些废弃的村庄.终于跑进了棚子,所有人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棚子里备有一些必要的生活物资,因为每天都会有一支巡逻队经过这里,这些东西放在这里,便是以备不时之需.

  棚子里很快便燃起了火堆,士兵们将湿透的衣服放在火上烘烤,虽然天气已经暖和起来了,但一直穿着湿透的衣服,还是容易生病的.

  大胡子哨长赤着膀子坐在外面棚子突出的屋檐之下,遥遥地望着大雨之中的远方.以丘岭为界,山这边是大明的桃园郡,山哪边就是齐国的常宁郡了.走下这段丘岭,便算是进入到了齐国的土地.

  齐人不像大明军队一样,哪怕什么事情也没有,也会对这一段进行常规的巡逻,偶尔能见到的也只是一些骑马的斥候而已,双方常常一个在丘岭之上,一个在丘岭之下对视一眼.

  当然,双方也就只是对视而不会贸然地发起冲突.

  “昌渚原来是个好地方呐!”大胡子哨长突然感慨地叹了起来,对坐在身边一个端着热气腾腾的开水正在喝着的士兵道.

  “看不出来.”士兵回头,瞅了一眼被大胡子哨长称作昌渚的地方,这个地方现在就在他们的背后.但现在能看到的只是茫茫的大雨,即便是没有雨,那里也只有一片破败和荒凉.

  “我是这里的人.”大胡子哨长有些伤感地道.

  “啊,樊哨长,以前都没有听你说起过啊!”士兵有些惊讶.

  樊昌揪着自己浓密的胡须,苦笑道:”小亮,你知道我今年有多大了吗?”

  “看样子,二十五,三十?”士兵有些吃不准.

  樊昌大笑起来:”屁,老子今年刚刚满二十.”

  士兵瞪大了眼睛瞅着樊昌那张毛发密集的脸,满眼的不相信.

  “不骗你,当初齐军从桃园郡撤退的时候,掳走了来不及跑走的人,我们昌渚因为靠近齐国边境,更是其中的重灾区,他们来的时候,我还只有十六岁,爹娘把我塞进家里的地窖里逃过了这一劫,可是等我爬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村子没有了,所有人都没有了.”樊昌道.

  “都被抓到那边去了?”士兵小声问道.

  樊昌低头,眼里闪过一丝痛苦的光芒,”村子被烧了,村子里到处都是死人,死得大都是老弱妇孺,青壮一个都不见了,我在村子里找到了爹娘的尸体,爹的手里还握着镰刀,娘死在爹的身边,两个哥哥和嫂子们都没有看见,想来是被他们抓走了.”

  “这可真是……”士兵眼中露出不忍之色.

  “后来大明的军队来了,我便去投军,但大明的军队招兵至少要十八岁,我碰了两次壁之后,便谎报了自己的年龄.我长得老成,一脸大胡子,倒是能骗不少人.小亮,你是那里人?”

  “我是沙阳的,今年才刚刚被调到这里来.”士兵道.”樊哨长,你也别太伤心了,咱们迟早能报仇的,总有一天,我们会打到那边去,他们抢了我们的,我们就十倍的抢回来.”

  “当然要报仇.”樊昌紧紧地握住拳头,在空中挥了挥,”等我们打败了齐人,我就再回来,把我们的村子建得给当初一样好.”

  “肯定会的,樊哨长.”士兵用力的点头:”你是从湘溪那边调过来的吧,那里听说原来也是跟这儿差不多,现在不也建成了一个个漂亮的村子吗?其实在湘溪那边更容易建功,那边与齐人的冲突很激烈呢.”

  “湘溪与我们这里不一样,别看那里冲突不断,但并不适宜大规模的作战,只适合奇兵突袭,每次齐人来捣乱,也只是小规模的部队,成不了大气候,再者那里水资源丰富,所以在哪里才会有驻屯点,不过真要大打的时候,昌渚肯定更合适大部队展开,再说了,这里是我的家乡,所以我主动请求调到这里来的.”樊昌道.

  “说得也是.”士兵站起身来,道:”您的衣服肯定已经烘干了,我去给您拿来.”

  从士兵手里接过烘干的衣服,樊昌往身上套着,穿了一半,眼神突然凝住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齐国方向.

  “怎么啦,樊哨长?”

  “好像有人过来了,而且还有不少人.”樊昌快手快脚的穿上衣服,又捡起地上的甲胄往身上套着,同时大喊道:”所有人,着甲,有情况,准备战斗!”

  棚子里立刻便忙乱了起来,兵器甲胄的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加快速度!”樊昌大吼道.

  半柱香过后,数十名士兵在樊昌的身后列成了整齐的队列.

  樊昌盯着茫茫的雨帘.

  在湘溪的时候,他多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齐军常常越境突袭巡逻队,村庄,而反过来,明军也专门有这种队伍窜到齐地去干同样的事情.

  这样的战斗规模不大,但同样很残酷.自从到了昌渚,这样的事情还真没有碰到过,必竟与湘溪那种明国刻意发展的地域不同,昌渚算是不毛之地.

  雨倏忽之间便小了许多,眼前也一下子清晰了起来,樊昌也终于看清了前面的状况,那是一群正在奔逃的人正在被一队齐国士兵追赶.

  樊昌一下子明白过来,这样的事情,现在并不少见,大多是当年被掳到齐国去的桃园郡甚至是武陵,益阳的百姓想尽千方百计的逃回到故乡.

  有成群结队的,也有单个逃回来的,在湘溪的时候,他便多次碰到过这种情况,也因此和追击的齐军有过交锋.

  身边的小亮也明白了过来,看着那些奔逃的百姓步履蹒跚,而身后的追兵却是越来越近,不由急道:”快点啊,快点啊!”

  樊昌却是马上就判断出了形式,以前面那些逃亡的人的速度来看,他们绝对跑不过身后的追兵,看着队伍之中的男男女女,还有那些被背着,搂着的孩子,他心里陡然一阵刺痛.

  “检查武器,准备下山接应.”他吼了起来.

  “樊哨长,那边是齐地了!”小亮道.

  “齐地又怎么样?”樊昌狞笑起来:”在昌溪的时候,老子就去过好几次,本以为这里不会有什么事的,既然他们撞上门来,怎么能放过?”

  “他们人多!”

  “小亮,以前没打过仗吧?”樊昌嘿嘿笑着:”新兵蛋子,今天跟着我见见血,人多?大明士兵从来不怕人多.”

  樊昌话音一落,身后的明军士兵都发出了哄笑之声.很显然,这一队士兵之中,就小亮一个人是新兵蛋子,其它人,此时都已经开始准备武器了.作为巡逻士兵,他们的装备是相当好的,长矛,环首刀,甚至还配备了弩箭.

  “跟我走!”樊昌吼了一声,率先从丘岭上冲了下去,数十名明军齐声呐喊,跟着樊昌向下奔去.

  远处,陡然看到明军士兵的逃难者们,齐声欢呼起来,本来有些迟缓的脚步,这一刻却是快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