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边境冲突(3)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有房有地有银子.从最初的几间茅草房到现在明亮的三厢大瓦房,从几件破布乱衫聊以遮羞,到现在的箱子底还压了一件绸缎长袍,那是逢年过节或者村里县里有什么大事的时候穿着出来撑门面的.其实倒不是没有钱多置办几件,实在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一个庄稼人,穿上这个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还不如粗布麻衣穿着舒服.

  但姜辉作为最早来到湘溪的一批人,现在已经是一个村子的村长了,经常会代表着村子出门办事,总得不能让人小瞧了自个儿的村子.

  媳妇也说上了,去年家里还添了娃.他可是年过四旬才讨上的媳妇儿,自然是宝贝得不得了,而这一切,以前在秦国是怎么也无法想象的.

  现在他最想的就是将还在秦国的家人都接了来享福,前两年两国一直在打仗,想去也没法儿去,但现在不一样了,大明已经彻底征服了秦国,也就没有了什么障碍,等到收了这季粮食,便可以上路去了.

  唯一让他担忧的是,当初留在秦国的家人会不会在战火之中有什么意外而已.可不管怎么说,都要回去看一看.

  瞅几眼绿油油的庄稼,美滋滋儿的挑起桶往家的方向走去,家养的大黄狗摇头摆尾的窜前奔后撒着欢儿,远处高墙内的村子里已经冒起袅袅炊烟,回到家里,就有热腾腾的饭食,就着烩黄豆,喝几口小酒,这小日子,可就真是拿个神仙来也不换了.

  大黄狗突然不跑了,站在了原地,向着远处高声狂叫起来,浑身的毛发也都耸了起来,姜辉一惊,回头看向远方,一道笔直的狼烟在蔚蓝的天空之下显得格外晃眼.

  大黄狗似乎对这种烟柱非常熟悉,知道只要这道烟柱出现,就一定会发生些什么.

  姜辉的目光蓦地变得凶恨起来,狠狠地唾了一口中:”操你老娘的,又来,又来,还有完没完.”他撒开双腿向着村子里跑去,两只水桶在身前大幅度地晃动着,大黄狗也不在前后乱窜了,而是撒开四蹄,奔行在前方.

  周边的田地里,无数的汉子窜了出来,或扛着锄头,或挑着萝筐,或牵着耕牛,都在加快脚步向着村子里撤退,而村子里,已经响起了示警的锣声.

  属于村子里的土地很多,人也不少,男人就有好几百口子,但围墙圈起来的村子并不大,这主要是为了便于防守.当姜辉将扁担水桶留在门前,窜进屋子里的时候,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而女人手里却拿着他的刀和一副半身甲等在那里.

  将半身甲往身上一套,拎过刀子便又向外跑去,跑出去的时候,便看到左邻右舍都有汉子提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从屋里窜了出来.纷纷奔向外面的高墙.这其中,并不乏身材高大强壮的女人.

  这些女人也基本上来自于秦地,姜辉的媳妇儿是本地人,这样的事情可就不行了,不过跟在他们的身后,他的女人却捡起了姜辉仍在门前的扁担水桶,挑在肩上,一颤一颤地也跑了出来.

  像姜辉女人这样的情况的老弱也还有不少,他们主要担付的任务就是挑水灭火,或者将受了伤的往下抬.

  齐军来攻击的时候,往往都会放火箭,每一次的袭击,死的人倒是廖廖无几,但往往却是将村子得一塌糊涂,几次下来,村子里的人倒也有了一整套应对的方法.

  姜辉三步两步窜上了箭楼,这里是村子里最高的地方,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人在哪里,那是县里派来的武官.一个退役的老兵,叫鲍安.鲍安是吃朝廷俸禄的,平时的任务就是在农闲的时候,组织这些人进行军事训练,作战时便会成为指挥官.

  当然,各个村子里的武官各人的能力也是不同的,像鲍安,路子就野得很,他这一次居然弄来了一台强弩装进了箭楼里.虽然是早就被淘汰的那种强弩,但这样的武器,一般是不会配备到村子里的.也不知鲍安走了什么路子,居然就弄来了一台,还有十支像长矛一样的强弩.此刻他正在哪里摆弄着这台强弩.

  姜辉知道鲍安非常宝贝这玩意儿,每天都会花上不少的时间呆在箭楼里保养这家伙.

  “这东西射不准!”姜辉道.

  “你知道什么?”鲍安很是不屑地道:”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弩兵,摆弄了半辈子这玩意儿,这世上啊,就没有射不准的,只看射击的人水平怎么样?咱们大明现在的强弩是不靠准头了,反正一射出去便是唰唰的一根接着一根,就是蒙,也能蒙着,但过去,咱靠他可就全靠个人的技术了,姜辉,你便瞧着吧,这一次我一定干一个齐人军官下来,杀一个齐人校尉,咱们村子今年就可以免去所有的税收了.”

  “真要能干掉一个齐人校尉,免了我们村子里今年所有的赋税,我请你喝酒.”姜辉半信半疑地道.

  “你可真小气,一年所有人的赋税加起来就值一顿酒啊!”鲍安翻着白眼,拍着强弩,”你去看看别的村子有没有?”

  “一家请你一顿!”姜辉大声道.

  “好.”鲍安大喜:”那就说定了.大丈夫一言,四马难追,瞧,他们过来了,咦,这一次人数不少呢,莫不是有上千人罗.”

  看着远处奔行而来的齐人,姜辉只觉得腮帮子有些疼了,”他娘的,这一次怎么这么多?鲍武官,我们的援兵什么时候能到?”

  鲍安不慌不忙地将箭楼之上的狼烟点燃了三堆,回过头来道:”从县城骑兵过来,最快也要一个时辰,也就是说我们要独自支撑一个时辰,上千的齐兵呢,看到三堆狼烟,其它村子也不会来支援我们了,只能靠我们自己撑过去,姜辉,你要有心理准备,这一次只怕要死人了.”

  姜辉沉着脸不作声.

  “你下去带着大家作战吧,该说的,早前我也都说了,大家的配合也都差不多就这样了,关键是心不能乱,不要慌,更不能怕,打仗嘛,比得就是一个心气儿,谁要是先怯了,那就肯定要输,敌人是多,但我们有高墙阻挡,他们又没有重武器,一个时辰,不是什么难事.我留在这里,看能不能找机会干掉他们的领头的?只有一次机会,一次射不中,再想向他下手可就难了.弄得就是一个出其不意,只怕他想不到我们村子里会有强弩这样的玩意儿.”

  “行,我先下去,咱们不怕死,娘的,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了,狗日的三天两头来捣乱,泥人儿也还有几份土性呢,我也算明白了,不弄死他们,我就没好日子过.”

  姜辉走到高墙之上,他能感觉得到村子里所有的人的担心,恐惧,以前也有齐人来袭,但多时不过两三百人,少时只有百来人,更多的是骚扰,破坏,但这一次一来就是千人,与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不用怕,他们又没有投石机,又没有强弩,打不垮我们的墙,想上来,就得爬,我们手里的刀斧是吃素的吗?砍死他娘的,我们这些人,还怕死吗?只要坚持一个时辰,县里的援兵就来了,他们敢来,就把他们全都弄死在这里!”姜辉挥舞着刀,在高墙上奔来走去地鼓着劲,垂头看见下头站在两桶水边上的媳妇,大声吼道:”屋里的,饭菜放在锅里温着没?打跑了这些强盗,我还要喝几杯呢!”

  下头女人脊背之上还背着襁褓着的娃娃,听到姜辉的吼声,赶紧挥舞着手道:”当家的,都温好了,我盖好了锅盖才出的门.”

  城墙之上传来了笑声,恐惧和担心在笑声中一点一点的消散.

  远处,齐人开始展开了队伍,踩踏着那些长势极好的庄稼向着这个村子稳稳行来,看着那些倒伏地上的禾苗,高墙上头立时便传来了痛骂之声,这可是村子里人数个月的心血啊,从春播开始到现在,像侍候祖宗一样的侍候着这些庄稼,现在却被毫不怜惜的踩踏在地.

  没有挨过饿的人,永远也不明白那些挨过饿的人对于食物的爱护.

  离着高墙百余步时,齐军停顿了下来,稍作整顿之后,数队齐军开始继续向前逼前,剩下的齐军则停留在了原处,姜辉看着那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齐军,看服饰应当是一个将军,跟着鲍安在一起混久了,他也能通过敌人甲胄样式的不同,分辩出敌人将领的不同级别.他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仍然静悄悄的箭楼,如果鲍安能干掉这个家伙,那可就不仅仅是一年的赋税了,村子里还有另外的赏赐可拿.

  齐人还在继续推进,直到推进到三十步左右,才停了下来,他们这是欺负村子里没有弓箭手呢,而明军的弩机,又是绝不可能配发到村子里的.

  齐军取出了一个个的绳子,绳子前头,连着一个个的圆球,看着他们将圆球点燃并将空中挥舞的时候,姜辉立即回头大声吼道:”准备灭火,他们要纵火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