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陛辞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钟镇略有些局促地看了一眼上首的秦风,坐在哪里不安的微微扭动着身子,穿惯了战袍,这文官的官服怎么的都觉得有些不习惯。以前他哪怕是以一介败将,一介俘将站在秦风面前的时候,也可以自然面对,因为那时的他无欲无求,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是大明的一介臣子,一方郡守,一位封疆大吏,而且去的还是故国过去的都城,以后大明统治西地的核心郡治担任郡守。

  一方面,他有着背叛了故国的负罪感,另一方面,却又着对新的使命的向望。

  在秦风御驾亲征的几个月里,他随着王凌波走了大明的许多地方,不论是富庶的沙阳正阳太平,还是刚刚发展起来的长阳抚远,抑或是现在还极其落后的桃园武陵,那一种欣欣向荣蓬勃向上的气息,都在无时无刻的不在感染着他。

  不管是富足的,还是贫苦的,不论是百姓还是官员,都对未来充满着希望,他们坚信自己以后会更好,并且努力的为未来更好的生活而奋斗。

  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热火朝天的局面,一条条道路在脚下延伸,一道道沟渠沟通良田,一座座厂坊拔地而起,一个兴盛而强大的帝国在他的眼前缓缓拉开了帷幕。

  王凌波身份不一般,每到一地,总会受到当地官员,乡绅们的热烈追捧,不仅是因为他背景深厚,更是因为他医术惊人,跟着王凌波,钟镇更多的了解到了无数大明现在正在实行的政策以及推行新政之后的现状,甚至有很多还在讨论之中并没有推行的政策,他也听到了不少,这些王凌波并不在意,但在这样的聚会之上,这些东西总是会成为人们讨论的中心,而钟镇对于这些却是相当敏感的。

  大明的政治是相当开明的。这是他的第一感觉,官员们和乡绅甚至一些商人,农民居然在一起讨论这些东西,行或者不行,该还是不该,竟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而这在以前的大秦,是不敢相象的。

  后来他才弄明白,在大秦,只有一件事情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那就是对皇室不能有半分不敬之语,至于其它的,就无所谓了,当街大骂首辅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不管那一项政策的实施,都会有人得到利益,有人受到损失,不可能面面俱到,而作为政事堂的首辅权云,自然便是最佳的背锅侠。

  一件事,有人称颂他力得好,自然便有人骂他蒙蔽了皇上,是个奸臣。

  要是人人都称颂你好,反倒是不正常了。

  在大明,只有一条准则,对大多数人好的事,就可以推行。最开始,还是政事堂的官员们运筹帷幄然后禀告皇帝拍板,然后发展到试点,先在某一个地方推行,如果效果好,就推广到全国,而到了现在,每一项政策准备出台的时候,便先放出一些风声出去,然后大量收集社会各界的反映,然后再进行评估,最后决定是不是要再继续走下去。

  钟镇发现在大明当官绝对是一个苦差事。薪饷听起来的确很高,但比起他们做的事来,真还算不得什么,大秦的官员与之比起来,简直就是尸位素餐之辈。

  贪腐之辈不是没有,不过大明的御史台极其厉害,闻名天下的鹰巢便是御史台下的一个部门,鹰巢无孔不入,其中的国内司,很大的精力便是放在监察各地官员之上。御史台都御史金景南,一个四十出头的精力旺盛的工作狂,标准的铁面无私,犯在他的手上,基本上就算是完蛋了。

  钟镇见过被锁拿进京的犯官,也见过如同马向南那样的官员,如果不是别人介绍,钟镇很难想象到这样一个人,居然就是在大明国中声望极隆的长阳郡守。这位世家子弟看起来就跟一个乡下老农没什么区别,要是再拿上一根烟袋,牵上一头老牛,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乡下农夫。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将当初不名一文的长阳郡,穷得冒烟的长阳郡,经营成了现在活得滋润的长阳郡。

  回到越京城之后的钟镇完全变了一个人,他固有的为官理念,价值观念随着这一次的出行被大明的现状给敲得粉碎。

  这就是为什么秦国在大明面前不堪一击的原因所在吗?

  老有所养,少有所依,鳏寡孤独皆有所靠也。以前只是在书中读到的理想状态,他在大明却切切实实地看到了,纵然或者还有些差距,但却的确在往这个方向之上努力。

  这一路之上,他碰到了不少操着秦地口音的人,在与他们攀谈的过种之中,愕然的发现,这些人居然是被贩卖过来的,但他们居然对贩卖他们的人毫无恨意,反而很是得意自己早过来了几年,比起刚刚来到大明的秦人,他们要富足许多,也要惬意许多,他们已经完美的融入到了大明的生活之中。言必称大明,说起秦国,他们不屑一顾。

  听到钟镇的口音,他们热情的与之攀谈,但只要一听说钟镇以前在秦国是当官儿的,立马便会翻脸离开,给钟镇留下无声的难堪。

  所经历的,所看到的,让钟镇想起了秦地的情况,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也难怪这些秦地来的百姓,对于故国一点也没有留恋啊。

  换成是自己,只怕也是一样吧,这几个月的行程下来,即便是自己,也被深深的感染到了。这让他不仅想起了现在秦地的那些百姓,他们也能过上和明地百姓一样的生活吗?

  当然能!他这样回答自己,因为现在秦国所拥有的一切,已经全部是明国的了。而明国肯定会马上将本土成功施行的这些政策一一的移植到秦地之上去。

  自己或者能为家乡的人做些什么,也算是为了自己的前半生虚度光阴而赎罪。没来明国之前,他认为秦国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是因为秦国地处西部苦寒之地,所以艰苦是必然的,但他看到了长阳,看到了抚远,看到了那些蛮人都过得如此之好之后,才知道,事情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没有不生产的地,只有不会做的人。而具体到秦国,就是朝廷的政策出了大问题。

  他揣着满腹心思回到越京城时候,传来了雍都城破的消息。紧接着又传来了马超逃往楚国安阳,大明皇帝竟然亲赴安阳,将马超击毙于安阳郡守府上,至此,秦国彻底成为了历史。

  还没有来得及为故国终于彻底灭亡而伤风悲秋,他便被首辅权云请进了家门。

  而让钟镇无法想象的事情是,权云居然想请他出任雍都郡的郡守。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自己是一员俘将,或者在明人的心里,自己还是一个死硬分子。但对方一出手,就是如此重量级的位置,他很清楚雍都的重要性,哪怕秦国被明国灭亡了,雍都的位置依然是无以伦比的。

  “这是陛下的意思吗?”

  “这是政事堂诸位政事商量的结果,我们已经将他们会议的过程禀报给了陛下,一般情况之下,陛下是不会驳斥我们的意见的,所以说,这事儿,已经八九不离十。钟先生,在任命你之前,我们已经彻底了解了你的家族在雍都的地位,你们钟氏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所以我们并不是无的放矢,要知道,请动王凌波带着你去大明各地走上几个月,这可是托了他老师的面子,别人,可是请不动这位小神医的。”

  直到那个时候,钟镇才明白,为什么王凌波突然要远行,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亲自走一走,看一看,让自己这块茅坑里的石头亲眼目睹大明是如何治国的,大明为什么如此强大?

  后来事情的发展果如权云所言,皇帝陛下照准了政事堂的奏请,今天,便是自己上任见的陛辞了。

  “钟郡守,雍都具体的情况,你比朕还要熟悉一些,这些就不必多说了,你去之后,倒不必急于一时,想在短时间内将什么都做到最好,第一要务,就是稳定人心,让那里的百姓,慢慢地了解大明,融于大明。做好了这些,才能真正谈得上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你在大明久矣,想来也了解到我大明各郡郡守是有着相当的自主权的,适合当地的,才是最好的,最忌的就是生搬硬套,搞不好就会弄巧成拙了。”

  钟镇站了起来,躬身道:“陛下放心,臣会牢计陛下的训示。”

  “你们钟氏,在雍都还是挺有威望的,但雍都必竟是过去马氏的统治核心,这第一任的郡守,难度肯定是最大的,到时候有什么困难,竟管提出来,不管是在人员上,还是在资金之上,朝廷都会大力支持。你也明白,接下来的数年间,朝廷的经略重心,就是大力发展西部,让原秦地百姓,尽快地富裕起来。只有这样,未来我们才有与齐人一较高下之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