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动摇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曹云已经明白了秦风控制大明这些豪门世家的方法.

  大齐的豪门世家,大都以地方为老巢,拥有大量的土地,而依附在土地之上生存的百姓,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他们的附庸,为了生存下去以及过得更好,他们会紧紧地团结在这些豪门的周围.曹云很清楚,在大齐,那些自由民们所要负担的赋税,是这些为豪门大家佃种土地人的数倍,佃农的赋税,绝大部分是由田主来交的,而这些田主,也就是这些世家大族他们又掌握着地方上的权力,能很轻易的将这些赋税在帐本之上以各种理由抹去.这就带来了一个怪现象,那些拥有自己土地的自由民,过得比那些佃农还要凄惨.

  这样的时日一条,但凡是个人,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只需要将自己的土地投献给当地的豪门大家,就可以得到他们的庇护.

  豪门大家们控制了大量的土地,也就控制了大量的人口.

  这些年来,大齐的土地兼并愈来愈严重,几乎已经到了危及国家安全的地步,国家赋税日渐减少,能服徭役的人丁也在减少,但实际上,大齐的人丁,是在逐年增加的.

  大齐皇帝要增强国力,就必然要夺回这些土地,夺回这些人口.而豪门大家一旦失去了对土地的控制,也就失去了对人丁的控制,他们自然不会答允这种情况的出现.两者的矛盾便尖锐的突显了出来.

  大明不一样,他们在立国的时候,便已经敏锐的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从一开始,便是大棒和蜜糖交替而下,国家在赎回土地的同时,又在想尽一切办法给这些豪门大族另外一个生财的道路.他们做得无疑是很成功的.

  正如田敏所说的那样,大明的商人很有钱,但究其根底,却是无根的浮萍,商人四海为家,那里有利,在追逐利润而去,他们注定了不能像大地主那些严密的控制着相当数量的人口.没有自己的地盘,终究便不能成气候.

  这才是大明能容忍富可敌国的商人出现在的缘故,因为他再有钱,一旦有不轨之心,国家想要收拾他们轻而易举.而不像现在的大齐,想要动一动豪门世家,哪怕是势力看起来最弱小的勃州周氏,也遭遇到了强力的反扑.

  勃州为什么义无反顾地跟着周曙光造反?自然是因为周曙光拿住了这些人的身家命脉.周氏的势力随着那些土地,已经深入到了勃州的方方面面.

  朝廷诏旨不到乡里,越往下,宗族的势力便愈来愈强.

  明国立国之初,便制定了一系列的扼制宗族势力的政策,将豪门世家对乡里的影响,降到了最低,一系列的政策,例如取消徭役等,更是将宗族势力在乡下的权力剥夺得一干二净.朝廷的管理通过县,乡,村,直通到每个家庭.

  明人的做法是很柔和的,达到了目的,却又避开了激烈的斗争.国家赎买给了豪门世家台阶体面的下台,虽然绝大部分还是因为明军锋利的大刀.吏治改革,淘汰了大批豪门世家子弟,但却又在考试制度之中给了他们第二次的机会,大量的寒门子弟进入官员体系,成功地摊薄了这些人对地方上的影响.在这一系列的政治改革的同时,又极大的抬高商人的社会地位,大力鼓励经商,货通南北,曹云相信秦风大力开展海贸,也正是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的,为那些手里有着大把银钱的人找到更多的生财的道路.

  这些豪门世家虽然失去了土地,但并没有失去财产,在政治上也没有遭到打压,只不过是要与更多的人参与竞争而已,但在现在,豪门子弟在竞争之中仍然是占着优势的,因为毕竟,原本能读得起书的人并不多.

  大明的那些豪门世家,感到自己失去的并不多,自然不会有更多的反抗.

  正是基于这个心理,秦风稳稳的站住了脚跟.然后,他的组合拳来了,萧华的村村都有诵读声,家家都出读书人的宏伟计划,肯定便是基于这个宏伟的政治蓝图,随着贫家子弟读书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参与国家治理的人也必然会越来越多,与豪门相比起来,毕竟普通百姓占据着绝对的数目优势,就算豪门子弟之中十个人中出一个人才,而普通百姓家中百人千人中才出一个人才,算起总帐来,仍然是那些贫门出身的人才要更多.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秦风便能将大明的整个政治版图完全颠倒过来.

  这是一个极长远的计划,更妙的是,他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改变的,所谓的软刀子杀人,温水煮青蛙便是这个道理.

  也许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豪门子弟仍然会在大明朝堂之中占据着极大的优势,但在基层官员之中,忠于朝廷的寒门出身的官员却会愈来愈多,宗族豪门的势力将会被一点一点的侵蚀,直到最后消失殆尽.

  相比之下,齐国的政策却太激进了,非你即我,非黑即白,皇帝陛下想要拿着大刀一刀斩下去,快刀斩乱麻,遇到的反弹自然也就愈大.

  这一刀斩下去,如果干净利落的斩断了,那也许还会好一点,虽然会痛得有点厉害,但大齐还能顶得住,就怕这一刀下去,不能完全斩断这束乱麻,那就麻烦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曹云却不得不痛苦的发现,事情正在向着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状况发展,勃州周氏的造反只是一个引子,可糟糕的情况,也许还没有到来.

  团结在一起的大齐才是一个强大的大齐,一旦内部出现了问题,大齐的崩溃,有可能比历史上任何朝代都要崩溃得更快.

  因为与大齐的强大之中,便有着这些豪门世家不可分割的影响力以及支持.

  大明走过的路,大齐为什么不能尝试一下呢?这个念头一下子便跳了出来,就像是一点火星被不小心溅到了一堆干草之上,哗啦一下,便烧成了熊熊大火.

  曹云有些不敢相象,如果国内豪门世家当真一下子便与勃州周曙光一般的造起反来,大齐会怎么样?大齐当然能战胜他们,这一点曹云从不怀疑,问题是,这样的一场内讧之后,大齐还会剩下什么?

  最为关键的是,如果大齐当真爆发出大规模的内战的话,大明会在一边坐山观虎斗吗?不,他们一定会欢天喜地的加入的,别忘了,当年明国陷入内战的时候,大齐可是毫不犹豫的参战,意图颠覆掉秦风的政权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相信大明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掉那数场对大明来说,生死悠做的大战.

  曹云闭上眼,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完全明白了明人对他做了一些什么,他们就是在离间自己的皇帝.他们展现自己的成就,让自己明白,解决国内问题,不仅仅是现在大齐所采取的这一种方法,他们要让自己看到另一条路.特别是现在国内叛乱已经出现征兆的情况之下.他们向自己展现强大的军事实力,强悍到离谱的军队,物资调拨能力,是要让自己明白,一旦发生战争,他们可以很强势的介入到齐国内战之中,让自己心生忌惮.

  他们想让自己在回到齐国之后,与皇帝之间产生分歧,然后产生矛盾.因为这一局,他们首先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不管如何,他们都不会损失什么,他们只会有收获.

  这是一场正大光明的阳谋,似乎从一开始,明人便没有想要隐瞒什么.自己就算明白这一切是明人的阴谋,策划,可自己仍然会忍不住往那个方向上去想.

  因为大明用自己的现在,证实了他们所走的道路是切实可行的,实实在在的成绩摆在自己的面前,没有比这可有说服力的了.

  他们成功了,自己的确已经动摇了,已经产生了回去之后,要请求皇帝改弦易辙.

  皇帝答应了,那么采取这个政策,大齐想要取得成功,将需要更长的时间,而明国,则得其所哉,利用这难得的和平期来发展他们的内政,并在这期间图谋楚国,反观齐国,因为内部的原因,反而没有更多的力量去兼顾到楚国的问题.

  皇帝不答应,则自己的下场堪虞,就算没有性命之忧,但毫无疑问,朝堂之上将再无自己立锥之地.而皇帝的快刀斩乱麻之策,到底会对齐国造成多大的伤害谁也说不准.

  左右都是他们赢.

  曹云不由苦笑起来,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兴趣与激情.意义索然的对着田敏道:”辛苦郡守了,我们回去吧!”

  田敏微笑道:”好,也着实不早了,亲王殿下好好休息吧,明天从沙阳去长阳,这一段路,还是有很多景色可看的,亲王殿下会看到我们大明更多的建筑奇迹.”

  “这一路之上我已经看到很多了.”曹云叹息道.

  如果还有十年时间,大齐完成了所有的改革,一切都朝最好的方向前进,但同样的,大明也发展了十年,那个时候,大齐还有必胜的把握吗?

  他觉得自己已经动摇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