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勃州风云(2)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看着面露煞气的胡建,向连二人,周曙光嘴角噙着淡淡的冷笑,慢条斯理的一拱手:“胡郡守,向大人,周某是什么地方不恭敬了,因此怠慢了二位,这么凶神恶煞地杀上门,所为何来呢?”

  向连打了一个哈哈:“周家主,你我都是明白人,何必多说废话,你的大限到了,嗯,应当说是你周氏一族的大限到了,你周氏数代违非作歹,荼毒百姓,今日陛下便要替天行道,向某代国正法。”

  “违非作歹,荼毒百姓?”周曙光面色一端:“不知向大人可有什么真凭实据?空口白牙那可不能叫人信服?”

  “真凭实据?周大人想要多少,我鬼影便能拿出来多少。莫不成周家主认为你屁股干净得很吗?”向连道。

  “说得也是,这么大一个家族,总是良莠不齐,想要寻点问题出来,那简直是太容易不过了,更何况是最擅长于无中生有的鬼影呢?”周曙光点了点头,看向胡建:“胡郡守难道也不跟向大人,跟朝廷替我周氏求求情吗?你上任一年多来,周某可是恭敬有加,孝敬了你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呢?”

  此话一出口,胡建先是脸色雪白,接着涨得通红,大声怒斥道:“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周曙光,你死到临头,居然还攀诬朝廷重臣,简直是罪无可赎。”

  周曙光大笑:“胡郡守,这就想吃干抹将翻脸不认人了,这过河拆桥的功夫,你可与咱们的皇帝陛下有的一比了。你拿了我的十万两银子,转头就存进了乌氏银号,换成了一张大额通票?哈哈哈,既然你不承认收了这笔钱,那也简单,周某一句话,这张通票可就成了废纸一张。你可是一两银子也取不出来。”

  胡建浑身哆嗦,指着周曙光颤声道:“血口喷人,血口喷人。”

  向连心中明镜一般,知道这事儿必然是真的,看着胡建狼狈的模样,心里竟然也有些爽快,不过这个时候,他却还要维护一下这位郡守,心中却是极其鄙薄其人,陛下派他来就是收拾周曙光的,他居然还敢收黑钱,不但收了黑钱,还让对方将根底摸得清清楚楚。这钱是谁的?是周曙光的吗?自然不是,那都是皇帝陛下的,你这不是在贪皇帝陛下的钱吗?等这事儿过去之后,倒是要好好的问一问他,说不得怎么也要替皇帝陛下从这个家伙手里多弄一点钱出来,十万两银子就想了事,那是想也别想了。

  “胡郡守,此人自知无法幸了,此时自然是随口诬樊,何必当真呢?”向连笑着道:“周家主,你也清楚,大势如此,又何必作无谓挣扎呢?别说是胡郡守,便是亲王首辅当面,也是救不得你了。不如爽快一些,也让我们好交差。向某知道这个周氏大宅内藏玄机,私自蓄藏的死士也不少,但此时周宅之外,围了数千甲士,便是此刻大宅之内,也有上千甲士已经占据要害,周家主又何必让这些死士枉送性命呢,这可都是齐国儿郎呢!本来应当死在为国奋战的沙场之上,如果死在自己人手里,那可就真是不值了。”

  周曙光叹道:“真是难为向大人此刻还说出自己人这三个字来,这几年来,周氏累计为皇帝陛下上贡了白银计五百万两,朝廷但有所命,周氏莫敢不从,一声令下,数千家丁便赶赴荆湖战区作战,死伤累累,勃州城内,几乎家家带孝,就这样,还换不回皇帝陛下的一些怜惜,现在竟然要将周氏连根拔起,就不怕唇亡齿寒吗?”

  “周家主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向连冷笑:“勃州是陛下的勃州,不是你周氏的勃州,周氏在勃州一呼百应,比陛下的圣旨还要管用,随意便可拉出一支数千人的精锐甲士,这还是齐国的勃州吗?这岂不是国中之国?陛下雄才大略,岂容这等情况存在?荆湖兵败,周家主倘若老老实实的听了陛下的旨意去长安,又岂会惹来今日之祸?”

  “去长安?”周曙光冷笑:“那才真是人为刀殂,我为鱼肉,陛下意欲让我成为荆湖,万州之败的替罪羊,要将我明正典刑,当我周某人不知吗?”

  “逃回勃州,就能逃得过国法惩治?”向连大笑:“没了那数千甲士,就凭你周氏大宅内的那些死士吗?”

  周曙光面露诡异的笑容,“向大人,没有了那数千甲士,勃州仍然是周某人的勃州,你先前有一点说对了,在勃州,我周氏一呼百应。自有唐以来,周氏扎根勃州,从不向上钻营,你以为是白呆得么?”

  向连脸色微变,后退一步盯着周曙光,“周家主,此时此刻,还要虚言恫吓么?”

  “原来鬼影也不是无所不能嘛!”周曙光笑咪咪地道。

  “黄将军,马上下令,拿下周氏大宅之中所有人。鬼影听令,拿下周曙光。”向连伸手握住腰间刀柄,厉声下令道。

  数条人影自向连身后晃身而出,扑向周曙光。身手矫健之极,他们是鬼影之中的好手。

  周曙光纵身长笑,后退一步。身边的胡不归却是向前拦在了他的面前,屈指微弹,大厅之内瞬间剑气纵横,数名鬼影好手哼也没哼一声从半空之中摔将下来,咽喉之处,一个手指粗细的小洞沽沽地向外冒出鲜血,身体在地上扭曲了几下,就此不动。

  “周曙光,你敢拒捕?”向连厉声大喝,呛的一声,手中佩刀已是出鞘,向前踏出一步,气机凝结,想要锁定身前的胡不归。

  “拒捕又如何?”胡不归身后的周曙光笑道:“皇帝要将我周氏连根拔起,还不许我周氏蹦哒几下么?困兽犹斗,我周氏,比困兽可要强多了,我们是海上的蛟龙,岂会束手待缚?”

  不过此时的向连,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听周曙光在说些什么了,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胡不归,额头之上瞬间已是布满了豆粒大的汗珠。

  先前这个穿着管家服的老家伙一直便垂首站在周曙光的身侧一言不发,向连也没有感到他有什么异常,但此刻,这个老人一步踏上前,昂起头来,举手之间,便击毙了数名鬼影好手的时候,强大的气机瞬间便暴露无疑。

  但当向连上前的时候,对方的强大气势却又瞬间消逝得无影无踪,但身为九级高手的向连,却根本无法判断出对方的准确位置,明明老人就站在他的面前,在向连的感觉之中,此人却犹如一个幽灵一般时隐时现。

  “宗师!”他失声惊呼了起来。

  周氏之中,竟我暗藏着一个朝廷根本就没有掌握住形踪的宗师,这太让他意外,太让他震惊了。

  这让他几乎处在必死之地。

  “黄连!”他大吼着。他没有敢出手,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出手,只怕马上就会变成一个死人躺在这里。

  但他不是没有机会,此刻有数千甲士在周宅之外,内里也有上千人,这些都是黄连的部属,只要黄连一声令下,数千人一涌而上,便是宗师,也只能立刻逃循而去。

  “向,向向向大人!”黄连没有应声,倒是一边的胡建此刻打着哆嗦在一迭声的叫着他。

  向连的心神几乎完全被对面的胡不归给吸引,压制,便是喊出这一声黄连,也让他气血翻涌,几乎把持不住便要刺出手中的刀。哪里注意到胡建的异状,心中只是在奇怪黄连为什么没有一点动静,黄连自己也是九级高手,怎么会还没有发现对面胡不归的异状,没有马上下令全军动手呢?哪怕就是他站到自己身边来,也可以帮自己分担一些压力,两人联手,虽说不上胜,但至少可以保住性命退出大堂,只要退到军队当中,今日便仍胜卷成握。

  他期待中的情形并没有出现。

  视野之中终于出现了黄连的身影,但却不是站在他的身边,而是出现在了周曙光的身旁,两人并肩则立,看着向连。

  “黄连!”向连瞬间几乎崩溃。

  “抱歉了向大人,忘了向你说明一下,这位站在你身前的人,可是黄某的恩师。”黄连大笑着道。

  “你敢背叛朝廷?”向连颤抖着声音道。

  “背叛?向大人也可以这么说,哦,我又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勃州五千驻军,除了朝廷那一点微薄的俸禄之外,每个月都从周氏领饷银的。”黄连笑吟吟地道。

  喀嚓一声,向连手中的佩刀竟然被他自己生生震断,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真气,黄连的这最后一句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一声大吼,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便向后倒飞出去,意欲逃循而去。

  大堂之中剑气之声大作,刚刚逃出数步之远的向连啪哒一声摔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来人,好好的服侍向大人和胡郡守!”黄连笑嘻嘻的吩咐道,门外传来哄然应诺之声,一队甲士应声而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