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应对之策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胡说八道!”田汾只看了几行,便怒发冲冠,将这封信撕得粉碎,抛洒在了地上.屋内其它诸人看着田汾,都是一脸的莫名,不知道周曙光在信中说了什么,竟然让田汾如此失态.

  “撕了也没有用!”冷静下来的曹天成看着田汾,”这只是其中的一封而已,我相信,此刻在大齐的各大州郡,这封信的内容已经被公开了.而且,正在往长安赶来的胡建不是身上也揣了一封同样的信件么?”

  田汾黯然失色.

  “况且,这封信里所说的,还真是没有多少假话,基本上是属于真实的.”曹天成却是笑了起来:”这些年,我们的确勒索了他们周家无数的钱财,坑了他们家的精锐,所以周曙光的这顿臭骂的确是有的放矢,骂得那叫深入骨髓啊!”

  “陛下!”田汾抬头看着皇帝:”这些事情,都是臣做下来的,与陛下有什么关系?这件事情既然已经传开,那必须要有人为此负责,但绝不能是陛下,臣可以是一个利欲熏心的乱臣贼子,但陛下必须是圣明无双的圣天子,请陛下明日就下令罢臣之官,问臣的罪,罪名就是臣利用朝廷的名义勒索周氏钱财,中饱私囊.”

  曹天成仰天大笑:”怎么?朕敢做不敢当吗?就算是朕做的,那又怎么样?诿过于你,那些世家豪族就不跳出来兴风作浪了?照样要生事,我岂会因此自斩臂膀,让他们得意去,此事休要再提.”

  “陛下,朝廷铲除世家,用上这些阴谋诡计的确是上不得台面的,传扬出去,损失陛下的颜面和威信,这是万万不行的.”田汾道:”大齐朝没有了田汾,不过是换一个首辅而已,但却万万不能让陛下失了威信.只要陛下威信犹在,朝廷的大计,便仍然可以继续推进而不会遭人非议.”

  “我说过了,此事不必再提!”曹天成有些恼怒地敲着桌面道.

  曹云站了起来:”陛下,臣弟觉得田首辅的提议是可行的.周曙光的这封信被扩散开来之后,那些世家豪族必然会站出来借此大兴风浪,可以说,一场政治风波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朝廷必须要拿出态度来,否则岂不是让天下臣民寒心,对朝廷失去最基本的信任?”

  “罢免首辅,是自斩臂膀!”曹天成摇头道:”这正是周曙光他们想要的.哼哼,要说周曙光造反背后没有那些人的影子,我是无论如何也是不相信的.”

  “陛下,周曙光造反,背后得到了这些世家的支持是肯定无疑的,这不必有任何的怀疑,他们就是要利用穷途末路的周曙光来给陛下敲一记警钟,告诉陛下如果将他们逼急了,他们也会来这一手.所以眼下,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稳定国内,让天下臣民相信,陛下不是这样的人,而是另有人在其中作祟.”

  田汾站了起来,屈膝跪在曹天成的面前:”陛下,眼下只有如此,才能暂时化解天下的信任危机,陛下才好从容布置啊!”

  “陛下,首辅所言在理,首辅虽然被罢官,但用不用首辅,岂不是还是陛下一句话,罢官仍言事又有何不可?即便是天牢之中,陛下吩咐下去,又何尝不能成为首辅的办公之所?”曹云道:”度过了这个坎,平灭了勃州动乱,再度启用陛下,又有谁敢说个不字?”

  “朕要做的事情,岂能让首辅替朕背这口黑锅?”曹天成黑着脸道.

  田汾却笑了起来:”能替陛下背一背黑锅,那是臣的荣幸呢,他们几个,想背这口黑锅,还背不起呢!诸位,此事就这样说定了,早朝之时,陛下就颁下圣旨,痛臣老夫之罪,将老夫打入天牢待审,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才是议定如何平灭勃州之乱!”

  室内诸多大齐重臣一齐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向田汾齐齐一礼.

  曹天成沉默片刻,走了下来,双手搀起田汾,”那就先委屈首辅一段时间了,等朕灭了那周曙光,再亲自去接你出狱.”

  田汾大笑:”那臣就等着陛下早日来接臣了.话说这些年来也的确累得有些慌了,也想休息一下,不过一想到陛下与诸位同僚却是忙得没天没地,心里却又是没有滋味了.”

  “想歇着却不行!”曹天成笑道:”即便是呆在天牢里,该我拿主意的事情,你还是得当主意.行了,此事就这样吧,下面再说说军事上的事情吧!曹云,你说说看.”

  曹云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皇帝,又看了看身边的郭显成.

  曹天成顿时有些来耐烦起来:”让你说你就说,左顾右盼做什么?在场的人在军事之上的见识还有谁能超越你的吗?正值国家多事之秋,不要想得太多.”

  曹云有些尴尬地躬身道:”是,臣知错了.陛下,勃州周曙光造反,看似不过是一州郡之事,但实际上却与我大齐朝的国政大策息息相关,正如陛下所言,周曙光的背后,肯定是有着那些世家大族的资金甚至人员上的支持,这一件事情,恐怕在周济云万州兵败之后就已经开始了.这一点,朝廷疏忽了,周曙光必竟不是一般的世家大族,他虽然没有其它几家那样历史悠远,但这个海盗世家骨子里的好斗,叛逆却是天生的血脉.”

  一席话说得所有人都是连连点头,当初万州兵败,朝廷召周曙光回长安,此人却不奉召逃回勃州,其实就已经露出了苗头,只是那时候所有人都认为周氏已经山穷水尽,成了毡板上的鱼肉,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心上,以为凭借着在勃州的那些布置就能将周氏轻松拿下,这才造就了今天的困局.

  “而更可虑的是,我担心明人已经介入到了勃州反叛当中!”曹云脸色有些沉重.

  “此话怎么讲?”曹天成脸色微变.

  “陛下,明人已经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水师,这已经是勿容置疑的事实了,是不是,王嘉?”曹云的目光转向了鬼影的副指挥使王嘉.

  “是的,亲王殿下,明人已经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水师,根据我们所探得的情报,他们至少拥有二十艘三层战舰,以他们在宝清港的造船厂的规模,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生产出如此多的主力战舰和辅助舰只的,因此鬼影一直怀疑他们还有另外一处水师基地,只是我们还不得其门而入,殿下也知道,对于海上,鬼影一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以前这方面的情报,都掌握在周氏手中.现在周氏造反,对于海上的事情,我们就两眼一抹黑了.”王嘉道.

  曹云点了点头:”这一次周氏明明损失惨重,但为什么能一举歼灭曹刚的水师?虽然曹刚的水师多年不战,但那毕竟是包括主力战舰在内的上百艘战船啊,一战皆殁,居然没有一艘船逃回来?这只能说明他们碰上了他们根本不可能战胜的,实力悬殊的对手,现在的周氏有这个能力吗?”

  “明朝,秦风!”曹天成握紧了拳头.

  “所以说,陛下,勃州战事,绝不是一个局部的剿灭叛乱事宜,而是一场事关全局的大事.”曹云道:”必须站在全局的高度上来统筹整个事宜方能奏效.”

  “必须要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扑灭勃州叛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田汾在一边道.

  曹云点了点头:”首辅说得有理,必须要迅速扑灭,但如果周曙光的背后站着世家大族,明人又掺杂其间,那就非同小可,想要一举扑灭的话,只怕就要动用大军了.”

  “此时此刻,龙镶军不能轻离长安!”田汾道:”只能调用各地镇军.亲王觉得如何?”

  “此事乃是大将军职责,曹云不能多言,但有几件事,一定要先期做好,第一件事,是昆凌关的周济云,如果大军不能在短时间内扑灭周曙光的话,要小心他也反叛.所以潞州是一定要驻一支军队防备的,而且,不妨与楚国或者说是卞无双作一场交易,只要楚国加紧攻打东部六郡的步伐,那么周济云便是想做什么,也没有这个胆子和这个心力了.”

  “这个容易.”曹天成道:”楚人一直梦想着收回他们的东部六郡,重新打造东部防线,如果我们给他承诺不予周济云以任何援助,相信他们一定会快活地对周济云展开进攻的,曹辉不是正在楚国吗,马上就让他去办此事.”

  “其二,与明人展开谈判.”曹云道:”常宁郡那边,陛下准备与明人打一场,试探一下明人现在的实力,现在看起来是不能打了,如果常宁郡开打,只怕明人就会大张旗鼓,明目张胆地援助勃州周曙光了,他们有水师,而我们没有,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派出舰队运送士兵在勃州登陆,那个时候,只怕快速歼灭战,就要打成一场乱仗了,不是我长他人专气,灭自己威风,明齐两军对垒,我大齐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一旦打成了烂仗,陛下的改革大计必然耽搁.”

  “我们不打,他们就不援助周曙光了吗?”曹天成冷然道.

  “所以要谈判.”曹云道:”常宁郡不打,改以谈判来解决问题,那么明人即便仍然援助勃州,却也只能偷偷摸摸,不会有大规模的登陆作战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