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同方绞肉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卞无双皱着眉头盯着同方城下的战斗,他没有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齐军将领,竟然让他生出一些无从下手的感觉,这同方城,便宛如一个全身长满了倒刺的东西,每一次击打对手,也将自己刺得满手掌的血。

  战事刚起之时,扫除同方城外围的战斗,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宿迁所率的两万西军与江上燕的一万骑兵作为主导,摧枯拉朽一般的将同方外围的齐军固守据点便扫荡得干干净净。唯一让卞无双不满意的是,歼敌并不多,看起来更像是对方在抵抗之后主动放弃了在这些地方的战斗,而是将主要精力集中到了同方城外。

  卞无双预料到战事会非常激烈,自己面前的这个对手,虽然不是齐国的龙镶军,但因为有着世家豪门的加持,这支部队无论在人员素质还是战斗装备方面,都是丝毫不逊色于龙镶军的。上一次万州的大获全胜是战术上的胜利,真正面对面的硬抗的战斗,其实打得并不多,而这一次,显然就很不一样了。

  如果卞无双的兵员数量与对手差不多的话,卞无双是断然不会发动这样毫无意义的战斗的,现在,他有着数倍的兵力,装备之上与对手相较,更是要胜出一筹,现在他的麾下,几乎全都是明式装备了。而在战略之上,自己进退之间,游刃有余,而齐军则不然,他们没有退路可走,除了拼死一战,别无他途。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政治上的原因了。他要做出一个积极的样子给楚国上下看,给皇帝闵若英看。

  罗良要完蛋了,对于这一点,卞无双毫不怀疑,因为罗良的行军路线便是他亲自透露出去的,事情都做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周济云还抓不住机会的话,那他简直就是一个蠢猪了,这样的人,也实在值不得自己再与他有更进一步的合作了。

  罗良带领的部队被周济云干掉了,而自己却在正面战场之上拿下了昆凌郡的门户同方,打开了昆凌郡的大门,这两相一比较,就更显得自己的英明伟岸,而罗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笨蛋了,罗良有以前的不良记录作为背景,楚人只会咒骂这个家伙就是一个丧门星,只要是他指挥的战斗,次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楚国朝堂之上的变化,卞无双当然很清楚,闵若英急于结束在东部六郡的战斗,不仅仅是想收复昆凌郡,更多的还是想扫除了周济云这个横在这里的障碍,好能直接与齐国朝廷沟通,现在的闵若英,已经有了引入齐国势力来对抗大明渗透的意思了。但周济云这样一股势力横插其间,却是让他的想法不能得到全面的实施。

  但这对于卞无双有什么好处呢?周济云亡了,东部六郡的战事结束了,那自己的权力必然要大幅度的缩水,很多事情做起来,就没有那么方便了。可以想象得到,战事一结束,朝廷必然要将现在自己手中的权力一项一项的收回去,等到最后,自己大概就会和过去的程务本一样,成为一个守卫边境的大将了,这可不是卞无双想要的。

  同方当然要拿下来,但周济云却不能亡,相反,还要让他稳稳的扎在昆凌郡,这样自己才能从中渔利啊。

  打下同方却不守,再一次扔回给周济云,这是因为罗良的失败而导致的整条战线之上出现了巨大的漏洞,这可不关自己的事,而周济云这一次在同方遭遇到重大失败之后,实力缩水,想要生存下去,便不得不在以后更加倚重自己,他只要看清了这个事实,那么接下来,自己便可以与他背后的那些世家豪门真正的联起手来。

  只要运筹得当,做一番大事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自己这样做,也与明国的大战略方向上是符合的,就算自己最终失败,还有明国这一条退路可以走,算下来,三方相斗,倒是自己在其中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了。

  罗良这个瓜怂,以为拿了一柄天子剑跑到荆湖就可以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嘿嘿,想骑在老子头上拉屎拉尿,那老子便借你的性命来好好的谋取一番好处,送你上西天,再往你头上扣一个屎盆子,让你死也死得声名狼藉。

  卞无双一切都谋划布置得极好,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同方之战,打得如此残酷。几天战斗下来,宿迁的脸绿了,卞无双的脸也绿了,唯一还保持着平常心的也就是江上燕了,他的骑兵现在派不上用场了。

  乌林极其聪明,在同方外围的战斗刚刚打响没多久,在见识了楚军所使用的那些明式装备攻城掠地的巨大威力之后,他立即修改了以前的作战方案,大部分的同方外围要塞被尽数放弃,事实上这些要塞在面对着霹雳火的攻击时,并没有多少实力可以与之抗衡,那些土木结构的要塞城墙,根本就顶不住霹雳火的攻击,往往一轮攻击过后,这些城墙便被打得四处漏风,变成一段段残垣断壁了。

  撤回来的兵马,同方城中是放不下去的,如此多的人放在这样一个小城之中,也是自取死路,在城外集结密集兵力与对方野战,在对方的霹雳火,冲阵车,弩机的狂暴打击之下,也将会损失惨重。必须换一种作战方式与对手较量。

  乌林在同方城外大规模地开展土木作业,挖掘出了无数条纵横交错相连的壕沟,他的士兵便隐藏在壕沟之中,地面之上,根本看不到齐军士兵了。

  卞无双的霹雳火派不上用场了,弩机起不了作用了,陷阵车更是只能在在一边干看着,齐军想要前进,唯一的方法便是下到壕沟之中,与齐军逐段逐段地争夺这些壕沟的控制权。

  完完全全的近身肉搏,完完全全的一场乱战,纵横交错又彼此相连的那些壕沟,双方的作战兵力完全混杂在了一起,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你的后方,你的侧面,莫名其妙的杀出来一支兵力。

  兵力的优势在这样的作战面前失去了他的作用,在狭窄的壕沟之中,也许一个人就能将一整队人拦住。

  除了用人命去拼,却夺之外,卞无双一时之间也没有了其它的办法。

  宿迁的西军与卞无双的直属部队轮番进攻,但几天打下来,两人都感觉到有些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了。

  齐军的损失并不比他们小,但他们是困兽,除了拼命没有别的办法,他们也就剩下一条命可以拼了。

  在搭起的高高的木台之上,宿迁亲眼看到自己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在作战之中不知不觉地沿着壕沟向前太过于深入,然后被数支齐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包围,堵在一段百余米长的壕沟之中一阵厮杀之后,无一人幸存的画面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这样打下去不行。”他咆哮着吼道,“江上燕,你的骑兵就不能去试一试吗?”

  正在用刀修剪着自己指甲的江上燕抬起了头,看着一脸狂怒的宿迁,无辜地道:“我能怎样?让我的骑兵们去壕沟之中作战?他们下去之后,连身都转不过来。从我们这里通往同方城,仅有一条道路,但那条道路想都不用想,乌林肯定是用弩箭,投石机都锁定了,我要敢从这条路上走,那是自取死路。宿将军,没有别的办法,就只能一段一段的争,一段一段的填,等到填到了同方城下,我们就赢了。”

  宿迁黑着脸转过了头,重新审视着战场,他知道江上燕说得没有错,自己只是太心痛麾下的损失了。就在他转脸的这当口,他的数支兵马,终于成功地在壕沟之中包围了一支齐军,但厮杀才刚刚开始,便迎来了城上铺天盖地的投石机的攻击,石雨过后,这段壕沟被填平了,交战的双方,也几乎都不存在了。剩下几个侥幸逃脱的,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连往后跑都忘记了。

  “鸣金收兵!今天就到这儿吧!”一直没有作声的卞无双猛然站了起来,大声道。

  收兵的锣声敲起,宿迁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好吧,总算是熬过了这一天,明天,轮到卞无双的部队攻击了,自己的麾下终于可以喘一口气儿了。一天的时间啊,才往前推进了百米左右,这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打到同方城下。看着血肉横飞,累累尸骨的战场,宿迁叹了一口气。

  楚军退去,城内的乌林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又熬过去了一天,城外楚军伤亡累累,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轻松?这是典型的杀敌一千,自损一千的打法。如果楚军坚持下去,最终失败的还是自己。他已经开始在城由布置巷战了,当城池守不住的时候,那就与对手在来一次城中混战吧。

  希望大将军能迅速地结束对罗良的战事,这样才能再战线之上撕开一条口子,迫使卞无双退去,从而保住同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