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不解其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曾琳看着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贺人屠,听着宁知文竟然被齐国曹辉派了两位宗师级的人物来掳走的事情,震惊得无以复加.

  “我追踪了他们数天时间,但石书生是隐匿追踪的大行家,我却不擅长那些,而那些鹰巢的人,我根本就不敢让他们跟上去,那只是送死.”贺人屠叹了一口气,”我跟丢了,其实就算是没有跟丢,我也无法可施,我一人是抢不回来他的.”

  曾琳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我不明白,齐国人把宁知文捉去是想干什么?”

  “我也想不通啊,宁知文在咱们大明,并算不得什么重要的人物啊,就算比起他儿子来,也是可有可无的角色.”贺人屠摊了摊手,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曾琳眨了眨眼睛,道:”你说是不是齐人想用他来威胁宁则远?引诱宁则远叛变?宁则远可是大明水师的统领.”

  “痴人说梦!”贺人屠不屑地道:”齐人会有这么天真,以为将宁知文捉了去,宁则远就会俯首听命?那就真是笑话了,别说宁则远没有这么白痴,就算宁则远真是这样的白痴,现在的水师,又岂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周立,周扬帆,周宝桢等人早就已经自成一家,宁则远之所以能够号令他们,只不过因为他是陛下任命的水师统领而已.”

  曾琳点了点头:”你说得也是,再者宁则远也不是这样的人,当初他投奔了大明之后,可是借着大明的势,迫使他老爹不得不跟着他一起投了大明,这样的人,岂会被亲情束缚着手脚?齐人也当明白这个道理,那他们抓宁知文究竟是个什么用意呢?”

  “不知道.”贺人屠有些恼火:”或者就是想离间一下宁则远与陛下之间的关系吧.”

  “就为了这个,就不惜请了两个宗师来抢人?”曾琳仍然觉得说不通:”听你所说,那两个人本身与齐国朝廷并不对付,之所以前来,只不过是因为欠了曹冲的人情来还人情而已,这样的人物,可不是随意便能使唤的,人情,用一次可就少一次,如果就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事情,便用掉这样一个大人情,不像是曹辉这样的人物能做得出来的吧?我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大事情,只是我们还想不透而已.”

  “想不透,也就不想了,我已经让人把情况飞报回陛下了,齐人既然做了这件事,必然还有后手,只能见招拆招了.”贺人屠愤愤地捶着大腿:”齐人宗师级的人物,平素我们都是有监控的,但凡他们离开了齐国国境,我们都会得到报告,只是谁也想不到这一次居然来得是这两个人.”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回大明去吗?”曾琳问道.

  贺人屠点了点头,有些垂头丧气:”这一次回去,定然让瑛姑那个娘们儿耻笑,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实在是我平生之耻.”

  “没有谁能百战百胜的.”曾琳看着贺人屠,安慰道:”更何况这一次不是杀了杨青吗,你的主要目的是这样,保护宁知文,并不是你的职责范围,当时你要是逞强,后果那才是不堪设想,大明只不过五位宗师,比起齐国可少多了,咱们可损失不起任何一个.”

  “也许很快就会有第六个了!”贺人屠稍稍提起了一些精神,道:”杨致那小子已经摸到门槛了,不定那天就能推门而入了.”

  “杨公子也要晋级宗师了吗?这可是一件大喜事啊!”曾琳一听这话,不由大喜过望.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摸到了门槛到推开门,谁也说不准需要多长时间,这只是说明他具备了这个资格,但推门的时间,也许是一天两天,也许是一年两年,但一个搞不好,一辈子也没有可能推开这扇门.”

  “杨公子天姿聪颖,当然不会有问题.”曾琳喜滋滋儿地道.

  “这事儿,可不是越聪明越好,有时候太聪明反而坏事.杨致要是心态更平和一些,或者早就推开了这扇门了,他啊,就是太聪明了.”贺人屠摇头道.

  曾琳眨巴了一眼睛,有些不满地看着贺人屠,真是说晴也是你,说雨也是你,这不是拿人涮着玩儿吗?

  书房的门被敲响,一名官员急步而入,脸上却带着一些惶急之色,看了一眼大咧咧的坐在一边的贺人屠.

  曾琳摆了摆手,道:”什么事,直接说.”

  “回禀郡守,前线刚刚传来急报,罗大将军所率领的部队遭遇到齐军的伏击,全军皆殁!”他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曾琳的神色,这才接着道:”罗良大将军,罗虎将,罗豹将军尽皆战死.”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消息真正抵达并证实这一点的时候,曾琳仍然有些失神,好半晌才问道:”卞大将军那里怎么样了,消息传送过去了吗?”

  “负责军情传递的内卫是同时将情报分传给卞大将军与郡守府的,此时想必卞大将军也应当接到消息了.”官员道.

  “知道了!”曾琳意兴萧瑟地挥了挥手,接下来又有的忙了.现在看起来,卞无双的算盘至少有一半没有打响,他没有能拿下同方县城.通过这一役,也需要重新考量周济云所部的战斗力了,万州一役之后,大楚东部战区的人,似乎都忘了曾经被周济云率部撵得狼狈不堪,打得灰头土脸,都萌生了一股敌人不过如此的念头,现在这兜头一瓢冷水,也可以让所有人都清醒一下.

  同方县城,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在楚军不计代价的猛攻之下,他们终于推进到了同方县城之下,将外围的那些让他们头痛了好久的壕沟尽数填平,一台台的霹雳火终于开始发挥了他们巨大的作用.

  一团团的火球飞起,狠狠地砸进城中,在毁掉了乌林布置在城内的一些大型投石机之余,也让城内燃起了熊熊大火,在一台台弩机不遗余力的倾泄着弩箭的掩护之下,一支支的步卒抬着云梯开始了蚁附强攻.

  即便同方县城被乌林几乎加厚了整整一倍,但在霹雳火一轮又一轮的打击之下,仍然摇摇欲坠,一旦进入这个阶段,楚军装备的大量明式武器便开始发挥起他们巨大的作用,将城头上的守军几乎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直到楚军快要攀上城头,那些咆哮的霹雳火,弩机这才停止了攻击.看着一队又一队的士卒跃上城墙,卞无双也不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江将军,这一次你是头功!”他看向身边的江上燕,道.

  最后的攻城行动是在江上燕的策划之下进行的,在明军之中呆了数年的他,对于明军的战术相当的熟练,这种顶着己方远程打击的同时把步兵也押上去,对于操作远程武器的士兵来说是极大的考验,稍一个打不准,便将误伤到自己人,而进攻的步卒的头顶上不停地呼啸着掠过霹雳火射出的火球,弩机射出的弩箭之下进攻,也要承担着相当大的压力,要知道,弩机的机头只要稍微向下压一点,射的那可就是自己人了.

  要知道这个时候,城内也还是在反击的,残余的投石机,强弩仍然顶着楚军猛烈的攻击在进行着还击.

  误伤当然是不可避免的,这些楚军虽然精锐,但像这样的协同进攻,他们之前从来没有使用过,配合失误那是必然的事情,不像明军平日里经常练这个,射手也好,步卒也好,都已经习已为常了.

  江上燕当然不会去理会这个事情,对于他来说,打进同方城,干掉里头的齐人,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他的兄长兼最好的朋友江涛,便是死在这些齐人的手中的,能多杀几个,他绝对会不遗余力.

  乌林再一次下达了让卞无双感到惊讶的命令,他竟然下令放弃了城墙的防守,而是全军缩回到了城内,他是下定决心要与楚军打一场烂仗了,现在他虽然有着城墙这个看起来的优势,但在楚军猛烈的攻击之下,这个优势早就荡然无存,第一轮攻击,楚军就已经攻上了城墙.与其这样,还不如与楚军来打巷战,至少这样,大家的所有远程武器都起不了任何作用,只能与先前壕沟中的战斗一样短兵相接,一命换一命.

  当布置好这一切之后,他转身冲进了城守府,看着还在内里有滋有味的品着茶的岳开山道:”郡守,你必须马上走了!”

  “去哪里?”岳开山面色从容,”我对乌将军守住同方城可是信心十足.”

  “可是我没有信心了!”乌林大吼道:”郡守,我已经放弃了城墙上的抵抗,要与敌人在全城混战一场,现在全城已经没有那个地方是安全的了,你要是不走,我就要派人绑着你走了,再迟一点,连走就走不了啦!”

  “或者很快,楚人就会撤军呢?”岳开山笑道.

  “怎么可能?现在同方已经是卞无双嘴里的肉了,他怎么可能有撤军?”乌林话音未落,外头突然冲进来一个齐人军官,惊喜的大叫道:”乌将军,乌将军,楚人撤军了,撤军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