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自从进入明境之后,心情就没有好过。已经见过的但凡种种,已经与他的认知大不相同了,这还是在明国的边境地区,那在明人的腹心之地,会不会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不,那不是惊喜,只怕更多的是惊吓。

  陈也与贲宽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但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志向,那就是让治下的民众过得更好。如果贲宽在路上看到有人的车子陷在了泥里推不出来,他会挽着袖子亲自上前去帮忙,事过之后,拂衣而去。相同的情况,陈也却会笑咪咪的掏出一张钞票放在车上,然后在旁边大声鼓掌加油,声称只要推出来这张钞票就是他们的了,事过之后,果然会留下那张钞票满意的离开,但他却绝不会伸手去帮忙。

  这样两个性格迥异,行事方法绝然不同的人,却都将自己的属地治理得极好,这让曹云很难理解,他喜欢贲宽这样的人,讨厌陈也这样的人,但又不得不承认,陈也的法子,同样也行之有效。

  与陈也相伴数天之后,曹云自己倒是陷入到了纠结当中。

  两个不同的人,两种不一样的治理方式,但最后获得的结果却是一样的,这岂不是说明要做好一件事情,并不是只有一条道路,一个方法?终点喝在只有一个,但其实道路却是千千万万条,大家走得不一样,但最后却是可以殊途同归呢?

  大齐现在正在进行的改革,说到底,便是在模仿着明人的做法,但真的只有这一条道路吗?是不是还有另一条道路,可以既避免眼前的动荡和乱局,又能达到理想的结果呢?

  他陷入到了深深的迷罔当中。

  随从之中无人倾述,他很干脆的直截了当地问陈也,有时候,敌人的看法,或者比陷在局中的自己人的看法会更加一语中的。

  陈也微笑不语,只是摇头。

  曹云再三询问,陈也这才道:“亲王殿下,大道理我是不懂的,但这就像做生意一样,你不能老想着一家独赢啊,大家伙儿一块发财,那才是正经道理,你一人把事情做绝了,或许可以占得一时便宜,但时间一长,谁还跟你一起玩儿呢?一个孤家寡人,那就只能等着破产了。”

  曹云苦笑摇头:“利益冲突太大,鸡同鸭讲,根本就说不到一起去啊!”

  陈也晒然道:“那是你们没有找到利益的共同点吧,就算彼此敌队,势如水火,也能找到彼此利益一致的地方的,就像你们大齐与我们大明一样,你暗中捅我一刀,我偷偷地闷你一棍子,搞不好了还明火执仗的打起来,但现在不也找到了利益的共同点吗?要不然,亲王殿下怎么会到我们大明来呢?”

  曹云愕然。

  “你是说,我们大齐与那些世家是可以找到共同点的罗?”

  “肯定是存在共同利益的嘛,但怎么去找到他,怎么去平衡他,这我就不知道了罗!当然,这也正是考验你们皇帝绝大智慧的时候。”陈也嘻嘻地笑着道:“不过在我看来,贵国皇帝更喜欢快刀斩乱麻,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荡平所有反对的声音。”

  曹云默然半晌,陈也说得不错,大齐现在的改革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关头,当然也是最危险的关头,这个时候皇帝心中想得只是用重锤敲碎路上所有的衅脚石,自己以前不也是这么想的吗?妥协,不是大齐皇帝的作风,也不是自己的习惯。

  为了达到大齐改革的目的,从多年以前齐国便开始着手,为了这个目标,大齐已经付出的够多了。百姓也为此付出了绝大的代价,怎么可能轻易的改弦易辙,此时再反复,只怕会让朝堂之上更加大乱。

  他猛然警醒过来,自己为什么会有改弦易辙这样的想法蹦出来,是因为到了明国么?明人在向自己暗示什么?

  他的目光陡然清亮起来,看向陈也的眼神顿时便严利起来。

  陈也却是恍然未觉,挥舞着马鞭,笑道:“在我们大明,也是有很多豪门的嘛,不过他们现在都是我大明的忠犬。比方说最早的沙阳五大家,比方说正阳的那些荀家,永平的程家,哈哈哈,这些人家亲王殿下一定听说过,所以啊,矛盾是可以调和的,也是可以找到利益点的。当然,这只是我这个当过商人的官员的一面之辞,亲王当个笑话听听便罢了。”

  看着神态悠闲的陈也,曹云的眼光慢慢地软和了下来,是啊,也不过是听听便罢了,这个一门心思带着百姓发家致富的商人官员,最大的理想恐怕也不过是借着大明这股春风,将自己的名声在史册之上留一笔罢了,至少,他也可以在武陵的郡志之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或者才是这个已经钱挣得足够多了的家伙的想法。他能在政治之上有多么厉害的谋划么?

  自己真是想多了!曹云自失的一笑,到了明国,受到的刺激太多,自己真是有些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

  “亲王殿下,看,前面就是武陵郡城了!”陈也挥舞着马鞭,指着前方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的巍峨关口,笑道。

  所谓的武陵郡城,其实有另外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那就是昭关,当年曾是洛一水的驻地,现在也是明国大将军吴岭的中军行辕所在地。当年齐人撤退的时候,一把火将昭关烧掉了,现在,一座崭新的巍峨城墙,再一次出现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道路之上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再往前,便被设置了关卡,一条便道从大道拐开了。

  “亲王殿下,前面正在修路,我们需得绕道而行,这一次就不能从武陵郡城的正大门迎接您进去了,恕罪则个,这可不是我们无礼,而是实在事出有因。”陈也在马上抱拳带着歉意道。

  “修路?这条路好好的,怎么又要重修呢?”看着脚下的道路,曹云问道。

  “硬化,硬化!”陈也道:“这条道路天晴看着尚好,走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但一下雨问题就出来了,梅雨季节更是不堪入目,所以我们准备用水泥修一条从武陵直通桃园的大道,这不刚刚开工不久吗?”

  “水泥!”曹云低低地道了一声,他自然是知道这种东西的,在大明,这种东西被列为了战略物资,是不允许向外出售的,大齐通过一些私下的渠道,得到过一些水泥的样品,这玩意儿所展现出来的特质和他在军事上的应用马上就被曹云这样的人所肯定,但与冶铁炼钢一样,这东西的制作方法也被明人极严密的保护了起来,齐人根本接触不到,便连想得到这些东西,也是难上加难。

  大明的水泥作坊全都是官营,每一包送出作坊的水泥都是有些编号的,运到那里,干了什么都有着严格的监管,齐国根本就不可能大规模地弄到这些东西。

  但在大明,他们居然已经奢侈到用他来修大路的程度了。

  “可以看一看吗?”

  “当然,不过是修路而已,又不是什么秘密,有什么不能看的,只不过灰扑扑脏兮兮的。”陈也一脸的嫌弃。

  “无妨!”

  众人顺着便道向前走了一段路再驻足下来,这里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正在道路之上施工的人群了。

  最前方,几个人正操作着一个古怪的大铁筒子碾压着路面,看得出来,那铁筒子极其沉重,所过之处,原本的道路都向下被压实了一截,同时也碾压得平平整整。但让曹云惊讶的是,这个看起来极沉重的家伙,居然只有两个人在一边摇着一个类似水进中提水的轱辘一样的手柄被带动着他前进。

  “这是什么东西?”他指着这个铁皮筒子问道。

  “哦,这是专门用来压路的。”陈也解释道:“用铁筑成一个圆筒,里面灌装上水泥,凝固之后就很沉重了,用他来压路,可以节省很多的劳力,什么沟坎不平被他一压,统统平平展殿。”

  “两个人如何能操作如此沉重的东西?”

  “机关啊!”陈也一脸看土包子模样的神情看着曹云,“这铁筒子外头的那些东西,便是一些机关消息,咱们大明专门有人研究这个,亲王殿下一定在战场上见过咱们的冲阵车,道理差不多。”

  曹云沉默地忍受着对方的讥讽的神情,所谓一脉不通,周身不遂,现在的大齐就是这般模样了。

  目光看得更远一些,修路的那些人,用一些木板将一块块的道咱分割开来,然后便是另一些人推着一个个的小车走过来,将里面的泥浆一样的东西倒进这些木板围起来的地方,曹云看得分明,那些泥浆一样的东西大概就是水泥了,里面还混杂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石块。小车走后,一些汉子便提着锄头铲子之类的将这些泥浆弄平,压实,最后便是另外一些人提着小铲子将上面抹得平平整整,光可鉴人,做完这些,这些人便不再管这段路面,而是向下一个模块出发了。

  “这就好了?”他指着那一段路面道。

  “这就好了!”陈也点头道:“现在气温高,太阳好,用不了两天,这路便可以走人了,最多十天以上,这段路便是千斤大车走在上头,也无法撼动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