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诛心之策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回到住所,曹云坐在书桌之前,脑子之中却是翻天覆地.这一趟出使,他或者想到了这其中会有一些不愉快,不太平,甚至想过会遇到很多的刁难,但唯独没有想到会处在现在这样的一个处境.

  周曙光自然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要说这里头没有明人在捣鬼,打死他都不相信.这是要使离间计么?

  听起来似乎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但一想到长安那名至尊的性子,心中却又不由得凛然.即便那位心中清楚这就是一个离间计,心里照样也会不舒服.

  而让皇帝不舒服了,自己还能舒服吗?

  他长叹一声,不由有些颓然.自己已经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了.如果皇帝对自己还是不放心,那自己可真就无计可施了.

  如果这是明人的计谋的话,不得不说极其歹毒.齐国现在正在造反的世家与自己接触了,而且是作为乌家,周家的代表.这些世家不论是在政治之上,还是在军事之上,力量都是极其强大的,如果与自己结合在一起,的确可以威胁到皇帝的统治.

  他们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肆无忌惮地将这个拙劣的计策拿了出来.

  这是一个直指人心的计策.

  陛下不信,则不信,陛下若信,自然就遗祸连连.

  而让曹云最为痛苦的就是,出了这档子事之后,皇帝说他不信,自己信皇帝说的话吗?而反过来,皇帝也会想,自己会相信他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吗?如果皇帝认为他不管怎么做,自己都会因为这件事而认为皇帝不会放过自己,那出于自保,自己会不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呢?

  也就是说,哪怕现在明人什么也不用干,就已经在自己的齐国皇帝之间埋下了一根毒刺.会让两人之间再也没有先前的那种默契与相互信任.

  因为对于皇帝来说,在齐国,唯一能够真正威胁到他统治地位的,想来想去,还真只有自己一个.如果说原来自己只是在军队之中享有崇高的声望,一呼百应的话,那些在因为这些世家有意向自己靠拢,就完全弥补了自己先前的短板.

  皇帝不疑忌自己还会疑忌谁?

  他苦笑起来.

  明人为了削弱大齐,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但不得不说,这一计使得极妙,不用一兵一卒,只是结合了大齐国内的形式,便让大齐两个最重要的人互相之间起了戒心.

  不管什么时候,这种诛心之策,都是最恶毒,也是最无解的.

  身后脚步轻响,回头一看,却是自己的夫人走了过来.

  “不知怎么回事,那几个人都睡得死死的,怎么叫也叫不醒!”夫人坐在曹云的对面,脸带异色,”我们自己家的人却没有一点事儿.王爷,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不太寻常的地方?”

  夫人所说的那几个人,自然便是皇帝派在他身边的人.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却又互相装作不知道.

  “一起吃,一起喝,住在一起,但偏偏她们几个就睡得跟死了一样,这下毒的人本事,高明得很啊!”曹云呵呵一笑:”你说明天她们醒来之后,会不会觉得很奇怪呢!”

  夫人脸色微变.

  “皇帝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王爷?”

  曹云淡淡一笑:”今天酒宴之后,我见到了一个人,你猜一猜是谁?”

  “妾身如何猜得到!”夫人摇头道.

  “周曙光!”曹云道.

  “什么?”夫人脸上神色大变,”怎么是他?他怎么出现在这里,他来找王爷干什么?”

  “劝我造反!”曹云呵呵一笑:”还说了国内的世家豪门都决定支持我,只要我点头,顷刻之间,便能让大齐风云变色,皇位易主.”

  夫人花容失色,看着曹云,嘴唇哆嗦着,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曹云伸出手去,轻轻地抚着夫人的后背,好半晌,夫人才缓过气来.她一把抓住曹云的手腕,素来弱柔的她,此时力量却大得异常,”王爷,咱们回去,马上回到长安去,只要回到了长安,陛下自然就不会怀疑王爷了,也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夫人出身大齐官宦世家,这里头的关节厉害,她自然一听就明白了大概.

  曹云却是摇摇头:”这个时候,我如果回头去长安,那才会让陛下真正的惊怒交加,恐怕我都回不去,连大齐的国境都踏不进去了.”

  “不,不会的,咱们快马加鞭地赶回去,他们的奏报,必然不会这么快就抵达皇帝的案前,只要王爷您先回到京城跟王爷说清楚这件事情,皇帝自然就不会怀疑到陛下.”夫人急道.

  “夫人,你把敌人想得太善良了!”曹云却是苦笑着摇头:”他们既然已经使出了这一计,而且连周曙光都亲临武陵郡配合此计,那自然在别的地方也有了相应的安排,只怕在周曙光见我的时候,相关的情报已经到了皇帝的面前,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个时候,皇帝也是夙夜难眠吧?此时我若回头,你说皇帝会不会猜忌我回去想干什么?”

  “王爷什么也不会干!”

  “那是你这样想,而皇帝这样的人,却绝对不会这么想,只要他有那么一丝丝怀疑我心怀不轨,也会立即先下手为强.夫人,那到时候,整个长安要血流成河,整个大齐要乱成一团,所以,我绝不能回头,只能继续向前,去出使大明,却见秦风,君子坦荡荡,我心中无鬼,自然不怕.”曹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可是王爷,您如果继续往前走,皇帝陛下还是会怀疑的,这些可恶的明人,一定还会有后手在等着您,他们会一步一步地把您往后坑里推的.”夫人的话语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哭音.

  “信我自然信我,即便不信我,我也相信他信我.”曹云有些苦涩地道.仰头向天,看着天花板半晌,突然道:”我现在突然明白程务本的心情了.”

  程务本,与曹云对抗了一辈子,虽然一辈子都被曹云压着,但却一直在坚持,至少没有让曹云打进楚国境内,而最后他的下场却是很凄惨的.在明知自己必死的情况之下,却毅然而然地带着老妻,一辆马车便向着上京城出发.

  可惜,他最后连上京城都没有进去,一壶毒酒,便让这位对楚国劳苦功高的老将,永远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曹云曾唏嘘过程务本的结局,也曾在自己的家中设下灵堂,给这个自己一辈子的对手上了三柱香,敬了一杯酒.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会走上这位老将军的路途.

  “王爷!”夫人一听到曹云提到程务本,不由得流下泪来.程务本的结局如何,她又如何不知?

  “放心吧,事情没有到那一地步.”曹云轻轻地拍着夫人的手背,”我不是程务本,陛下也不是闵若英,比起闵若英来,我们的陛下可要宏才大略得多了.来,替我磨墨,我要给皇帝陛下写一封信,与其藏在心中,不如挑明此事,让皇帝陛下去决断吧!”

  夫人站了起来,流着泪开始磨墨,曹云的确不是程务本,但对一个皇帝来说,曹云的威胁更大,因为闵若英再恨程务本,也不会去怀疑程条来会篡他的位,而曹云既是皇室嫡系,又是曾经的天下大元帅,手握齐国兵权数十年,齐国大将,十有八九出自他的门下,皇帝一旦动了疑心,那才真是死无葬身之地.

  “王爷写好了信,妾身明天便亲自送回长安去.王爷继续去出使,妾身在长安,也让皇帝放心一些.”夫人道.

  “不必!”曹云摇了摇头.”何必显得心虚?此时无论做什么,都会让陛下心有疑虑的,那就什么也不做,当成什么也没有发生,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堂堂正正的去出使,完成了任务,堂堂正正的回长安.这一辈子,我还真没有好好地陪你四处走一走,看一看,这一次这样的好机会,我可不能放过.”

  曹云大笑着,笔起龙蛇,顷刻之间便已经写好了厚厚的一叠奏章,奏章之中大部分的内容,却是都在讲着在明国的所见所闻.而与周曙光的见面,谈话的内容也都毫不隐藏的讲了,不过却是以一种讲笑话的形式讲的.

  写好了信,封好了口子,曹云站了起来,牵着夫人的手,”完事了,睡觉,明天咱们就离开武陵郡,向越京城进发,去见见那位雄才大略的明国皇帝秦风.”

  而此时,在另外的一处地方,孙也正与乌正廷两人也在说着这件事.

  “接下来怎么办?曹云可精明着呢,定然能看穿这一切.”

  “无所谓!”乌正廷笑道:”本来就只是在两人心中埋一根刺而已,发不发作没什么,只要存在着这根刺,以后齐帝想再启用曹云,想必就会想起这一段故事来,哈,他就得惦量惦量了.”

  “我猜曹云一定会把这件事向齐帝坦承的.”

  乌正廷诡异的一笑:”放心吧,那封信我们会小小的作些手脚的,不管曹云是怎么说这件事情的,我们会将他抹得干干净净.”

  “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

  “这是我们的秘密,孙郡守,你不该打听哦,哈哈,在我们大明境内,鹰巢要是连这点儿事儿就办不好,那还是鹰巢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