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老大人的见识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将萧老头恭恭敬敬的迎进了自己的居室,看得一边的陈也艳羡不已,悄悄的对陈家洛说,”还是有学问好啊,瞧萧老头走到那里,都被人待为上宾.这曹云对着我们,看似彬彬有礼,其实骨子里高傲得紧,但到了萧老头面前,却是真心实意的恭敬.”

  “羡慕了啊,赶紧去读书啊!”陈家洛调笑道:”以你的聪明劲儿,能读出来也说不定.”

  陈也撇撇嘴,”做生意我是一把好手,读书就差了一些了,不光是我,我的儿子们也是不成的,不过我家可有十几个孙子,现在都在读书,他们不但在学堂上学,回到家里,还另外延请了明师在授课,我就不信没有一个读不出来?就算是用钱堆,我也要堆出来一个.”

  陈家洛哈哈大笑,伸手拍拍陈也的肩膀:”孙老兄,不是我泼你冷水,就你这资质,估计传到你孙子哪,也多是当奸商的本事,读书,是要天分的.”

  “你瞧不起我!”陈也大怒.

  “真没有.”陈家洛笑道:”瞧,你姓陈,我也姓陈,咱们五百年前说不定还是一家呐,我怎么会笑话你?再说了,你也别妄自菲薄,至少在武陵郡,你的名气可不比萧老大人小嘛,萧老大人走在读书之间,自然是受人拥戴,但如果走在一帮泥腿子中间,他们认识萧老大人吗?但他们却认得你啊,知道你是他们的郡守.”

  “说得也是啊!”陈也若有所思.

  “所以说啊,萧老大人这是一条种子,你现在走的,难道就不是另外一条路子吗?”

  “可我做得再好,也只有一郡之地的人认得我,感激我.”想了想,陈也又颓然了.

  “有多大的碗,咱装多少饭,有多大的本事,咱做多大的事情,贪多嚼不乱,太贪心了,可是会坏事的.”陈家洛意味深长地道.

  屋内,曹云感慨地看着萧华,道:”当年我曾多次邀请先生去大齐,哪怕不作官,就是讲学,也足以让先生能安享富贵,那用得像今天这样辛苦,您这一大把年纪了,却还被秦风驱策得四处奔波!”

  萧华大笑:”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亲王殿下,我现在最感触的就是当年决定留在大明而不去齐国,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啊!当时越国覆灭,社稷倾亡,我的确是动了去齐国避祸的心思,不过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不仅仅是这块土地是老夫的家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也是秦风再三上门延请的缘故啊.”

  “用先生您的弟子,家人的性命威胁,也算是延请?”曹云冷笑,”先生也不避替他遮掩,当年的事情,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手段的确有些恶劣,但也显出了他对老夫的看重啊!”萧华笑道:”老夫虽老,但却也不甘于就此沉沦碌碌无为,真到了齐国,也就只能当一个教书先生了.”

  曹云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先生说得也有道理.听说先生现在很忙碌?一定非常辛苦吧?”

  “谈不上辛苦,而是乐在其中!”萧华道:”亲王殿下,我现在正在做的,是我们这些读书人最想做,却又觉得永远做不成的事情,在我之前,多少先贤为此而努力但无不是无疾而终,可现在,我已经看到了希望了.”

  “村村都有诵读声,家家都有读书人?”曹云问道.

  “不错.”萧华点头道:”世人都道我萧某人是为了死后哀荣,是为了搏一个皇帝亲手扶灵的殊遇,但老夫却只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来完成自己一生的宿愿啊.亲王殿下,你出身尊贵,不知人间疾苦为何物,永远也不会懂得最底层的那些人,想要读书识字是一个多么奢侈的事情啊!”

  “曹某虽然出身皇室,但也知道要供一个读书人出来,的确是挺难的.”曹云点头道.

  “齐国虽大,虽富,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一件事情,明国虽然立国不久,但皇帝却实实在在的把这件事当成一件千古伟业在做.”

  “以前我以为秦风只是把这件事当成一个噱头,想不到竟然是真的.”曹云感慨地道.

  “当然是真的.”萧华抚着长长的白胡须,”你是不知道,每年朝廷在这上面要投入多少钱?为了让那些适龄的孩子能去读书而不是在家里,朝廷甚至还为此专门出台了律法,违反者,将会加倍征收赋税,单这一条,便逼着那些还想不通这里头关节的愚夫愚妇只能乖乖地照办.这要是没有朝廷的助力,单凭老夫之力,可真是力不从心呢!”

  “先生觉得这件事情当真能做成?”曹云仍然有些不太相信.

  “当然能做成.”萧华傲然道:”你现在是在武陵郡,这里还是大明很偏僻的地方,也很穷,你要是到了沙阳,正阳,太平,越京这些地方,便真正能体会到什么是村村都有诵读声,家家都有读书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

  “先生看起来很开心.”

  “当然很开心.”萧华呵呵笑道:”你从来没有做过教书育人的事情,当然体会不到这种感情,对于老夫来说,行走到乡村荒野之间,能听到孩童们背书的声音,能看到他们用树枝在地上写着一个个新学会的字儿,那就是最快乐的事情啊.大明是一定能做到这件事情的.”

  “将来大齐一统天下之后,曹某也一定会竭力促成此事,先生可要保重身体,到时候还需要借助先生之力呢!”曹云笑道.

  萧华歪着脑袋看了曹云半响,突然大笑起来.

  “先生笑什么?”曹云不动声色地问道.

  萧华边笑边摇头:”没什么,没什么,说实话啊,老夫除了自家一亩三分地,还真没有过多的涉入朝政,政事堂虽然有老夫的名字,但只要是不与教书育人以及礼仪有关的事情,老夫一向是不去的.可即便是这样,老夫也对现在的大明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清楚得很,亲王殿下啊,你们是打不赢的.”

  “先生何出此言?即便明人吞并了秦国,但其实力比起我大齐,仍然是不足为虑吧?”曹云一摊手,道:”我不认为大明能够战胜我们.”

  “你知道什么叫做万众一心吗?”萧华笑咪咪地道:”我知道.你知道现在的大明皇帝有多受拥戴吗?我知道.老夫熟读史书,深悉历史,纵观史上无数帝皇,还真没有一位能比得上现在的大明皇帝,哪怕是当年的大唐开国皇帝李清大帝,在我看来,也是比不上现在的明帝的.我对大明和齐国的军事实力究竟谁强谁弱并没有什么明晰的概念,但我却知道大明上下,劲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而反观齐国,却绝非如此,至少你们现在就乱得可以.”

  “虽有小患,不足为虑!”曹云道.

  “只怕不是小患,而是心腹之祸!”萧华道:”你如果在明国呆得更久的话,就会更深入的了解到现在的大明有多么的强大,我说得不是大明的军队,而是大明的人心.不论是朝廷重臣,还是商贾富豪,抑或是平民百姓,都对大明有着极深的认同感,他们都认为,只有在大明,才会让他们保住现在的生活,才会让他创造更好的生活.亲王殿下啊,其实我有一点很疑惑,为什么齐国皇帝一定要采取这种激烈的手段来处理国内的问题呢?”

  听到萧华的话,曹云一下了警觉起来,有些狐疑地看着萧华,这会是又一个来动摇自己心志的人吗?但看着对面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来充满着疑问的眼睛,他又将这个怀疑抛开了.

  “我们与大明不一样,前越之祸,已经将前越的那些豪门处理得差不多了,秦风在一张白纸之上,自然好作画,现在我们的陛下,也想重新获得一张可以重新挥毫泼墨的白纸啊!”曹云解释道.

  “不是这样的!”萧华摇头.”大明,有很多的豪门大家,现在都是国之栋梁啊,沙阳五大家就不必说了,他们是皇帝起家的根本,就是那些商贾巨富,现在也是大明的栋梁之材啊,知道大明的轨道车吗?”

  “知道一些,不过还没有亲自看过.”曹云道.

  “轨道车已经修到了武陵郡了,这一次我就是坐着轨道车来的,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吗?是从长阳郡宝清港!”萧华看着曹云道.”长阳郡多山,险峻之极,修建轨道车花费极巨,朝廷是断然拿不出这个钱的,想必你们也知道,大明的百姓可以说是很富有,但朝廷真得是很穷,知道这钱是从哪里来的吗?”

  “又是国债?”曹云猜到.

  “错了,这些钱,便是那些豪门世家,商贾巨富们出钱修的,朝廷只是出了很少的一部分.”萧华道:”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出这个钱吗?大明朝廷,大明皇帝可没有逼他们,而是利益驱使他们拿出这个钱来.大明现在海贸正式向百姓开发,任何人都可以买船出海,那些巨富大家们,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商业利益,为了能在这波出海的大潮之中占得先机,这些人自觉自愿的拿出钱来修这条路,目的却是要连通宝清港和内地的交通,能让他们的货物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宝清港上船,当然,他们出钱修了路,别人要使用这条路,也是要出钱的,哪怕就是朝廷要使用这条路运送物资,也是必须出钱的.只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发生了战争.”

  曹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一件事,不由大为惊讶.

  “利益,只需要找到共同的利益点,那么,即便是豪门世家,又为什么不能与朝廷一条心呢?”萧华总结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