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车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虽然心中早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曹云真正进入到修建于距离武陵郡城不远的轨道车站的时候,还是被其庞大的规模更震撼到了。

  这里,更像是一个小型的城镇。

  车站在正中央,所有的建筑都被刷成了醒目的红色,一大一小两道门户前,都有士兵把守,大的那一个,有马车进进出出,不时地运进或者运出一些什么东西,而小的那一个,显然是走人的了。

  一个挂着售票处的小小的窗口前,排着长长的队伍,在哪里交了钱,领出来一个小小的木牌,然后走到小门前交给一名卫兵验看之后,就可以带着自己的行礼进入到那道门户里面了。

  萧华,曹云自然是不需要经过这个环节的,他们两人在陈也的陪同之下直接坐着马车进入到了车站内部,被车站的官员,迎到了一间安静的房子里等待着。

  坐在这间三层高楼房的了房子里,曹云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整个车站的全貌。

  他首先注意到的便是车站内部,那巨大的顶棚下面,一条条纵模交错的轨道,看得有些让人眼花缭乱。一列轨道车刚刚进站不久,一大群身着蓝色制服的人正在忙碌着,将十数匹挽马从前方一一解下身上的缰绳,然后牵着走到对面的一个巨大的马棚里。

  这是一列运送货物的轨道车。曹云凝目注视着这些长长的连接在一起的车箱,每一节车箱上面都覆盖着厚厚的毡布,一共有十节车箱,每节车箱大概有十米长左右。

  毡布被揭开,显然是武陵郡这边的官员正在与一名随车而来的官员交谈着什么,紧接着,一节节车箱上面的毡布被揭开,里面装着的是一袋袋的粮食。武陵郡的官员拿着一个铁钎子,随意地选取了几节车箱中的袋子,一钎子插下去,抽出来,钎子上的空槽便带出了少许的粮食,拈起几颗塞进嘴里嚼了嚼,满意的点点头。

  他回头招呼了几句什么,外头便整齐地奔进来一大队的士卒,将车上的粮食卸下来装进等候在一边的马车,然后赶着马车离开车站。而武陵郡的官员,则认真地站在一边清点着马上的数量。

  曹云也在数。一节车箱里装了大概一百袋粮食,如果每一袋是一百斤的话,那一节车箱便能装一万千粮食,这列轨道车一共有十节车箱,这一趟,便足足运来了十万斤粮食。

  这让他心中悚然。运送十万斤粮食,明人只不过动用了十几匹挽马,还有每节车箱之上坐着的两个武装士兵而已。不不不,那不是他们的士兵,他们的穿着不是明军的制服,好像是来自明国的什么明威镖局。

  明国的镖局在齐国官员的心里,就是一个准军事组织,他们经常受雇于他们的朝廷去做事情,比方现在他们正在做的在秦国的剿匪等事情。

  暗自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大齐要运送十万斤粮食所需要的成本之后,曹云的嘴角不由有些抽抽起来。

  “亲王殿下,这些粮食都是运往桃园郡的,现在桃园郡驻扎了太多的军队,以桃园郡再加上我们武陵郡的产出,还是不够支应如此多的军队的粮食消耗的,所以每隔几天,都会有这样的运粮车从正阳,沙阳等地将粮食运过来,不过接下来就只能靠马车一点一点的蚂蚁搬家罗,要是遇上雨雪天气就很够呛,所以我们要修一条往桃园郡的好路,减少成本。”陈也在一边笑咪咪地道。

  “修这轨道车,只怕花费的成本更大吧?”曹云反击道。

  “嗯嗯,是的是的,投入巨大,但一次性投入,却可以享受永远的便捷啊,这是值得的。”陈也嗬嗬笑着“亲王殿下大概想不到,这么多粮食从沙阳那地方运来需要多长时间吧?”

  “多长时间?”

  “从沙阳到武陵郡,中间还隔了一个益阳,足足超过了一千里的路程,使用轨道车,不过三天而已。”陈也竖起三根手指,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曹云脸色木然,他并不怀疑陈也在他面前夸大其辞,因为他马上也要乘坐这样的轨道车,哄骗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速度有多快,他自然可以马上体会到。

  “这也是大明的那些豪门巨贾投资兴建的?”他转头问萧华。

  不过回答他的却是陈也。

  “合资而已。”陈也道:“这条线路啊不像去宝清的,经济利益不大,更多的是军事上的价值,想让商贾们完全出资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朝廷出得更多一些。下官听铁路署的人说过,朝廷占股五成九,私人占股四成一,不过嘛,运营是交给私人来做的,朝廷倒不管。”

  “朝廷投资却给私人来运营,那朝廷岂不是亏了?”曹云惊问道。

  陈也一笑:“亲王殿下,您应当这么想,如果是朝廷来运营的话,那这些挽马不需要钱吗?轨道沿线的工人不需要工钱吗?维持这么大一个车站,不需要费用吗?与其朝廷要操这么多的心,还要付这么多人的薪水,何不交给私人去做呢?的确,他们会赚一些钱,但相比起来,朝廷还是省了不少事的。大明朝廷的官员,不应当将精力放在这个上面。我们只要监管他们就好了。”

  曹云觉得自己完全无法理解陈也,或者说在大明官员以及大明朝廷的想法。

  “难道你们刚刚运送这些军粮,也需要交纳运费吗?”他问道。

  “当然要交!”陈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运粮食的是专门承包给军队运输粮草的商人,他们是赚了钱的,当然也要给轨道车这边交钱,轨道车这边赚了一两银子,那朝廷也可以分润五分九啊!”

  “不知这轨道车,一年可以赚多少钱?”曹云问道。

  “不赚钱,现在亏得很!”萧华呵呵笑着,“这我是知道的,前一段日子我看轨道车红火,便打上门去化缘,结果他们拿出帐本给我瞧,果然是亏的。现在的收入,还不足以维持轨道车的运转呢!”

  “既然是亏得,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岂不会弄奸耍滑?他们会老老实实的运营么?”曹云表示不理解。

  “亲王殿下,轨道车暂时不赚钱不要紧,其实呢,现在亏得更多的是这条线,宝清那这的可是赚钱的。再者,朝廷给会运营这条线路的商人另外一些赚钱的机会啊,比方说,让他们承包更多的国家工程,比方说修路,比方说兴建水利工程等等,他们在轨道车方面赔了,在其它方面可是大赚特赚啊,正如您所说,商人都是逐利的,让他们白干,那怎么成呢?不能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嘛!”

  “陈郡守是商人出身,这本帐,算得清清楚楚的。”萧华在一边赞道。“朝廷这法子英明的很,既办了事,又没有让朝廷亏钱,妙得很,老头子是想不到这些法子的。”

  “萧老大人,不过现在不少商人可是叫苦连天呢,耿尚书上任之后,商人们的日子过得没以前那么舒坦了,耿尚书可是一把铁算盘,太精了,每次都让这些商人们有的赚,但却赚得远远不如以前多了。”陈也笑道。“大家很怀念苏尚书在职的那些日子啊!”

  “哼哼,苏开荣那老东西,明明还龙精虎猛,说是退位让贤,辞职养老去,其实却是却为自己赚棺材本儿去了,哼哼,不忠不孝,他的棺材,是准备有钱子打造的吗?”萧花狠狠地扯着胡须,一脸的不屑。

  “不能跟老大人您比。”陈也笑着恭维了几句。现在的苏开荣可是昌隆银行的高级幕僚,每年的薪饷足足有十万两银子,的确是赚得盆满钵满。

  曹云无话可说。明人这条轨道车,明明亏本却还在运营,其作用自然是在军事价值之上,按照自己看到的运力,如果明齐之间发生战争,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内便将大量的兵力,后勤物资运送到前线去,听他们的口气,这条线路,只怕会一直延伸到桃园郡去。这样一来,他们在和平时期并不需要在前线维持太多的兵力,这就极大的减少了花费。反观齐国,在边境线上维持的庞大兵力,每日的开销便是一个天文数字。

  更重要的是,保持着这样一条生命线,明国朝廷根本就没有花钱,反而能从这条线上面赚到一些钱出来。

  进入明境的时日已经不短了,到现在,曹云终于发现,秦风的治国理念与齐皇完全是不一样的,有什么样的皇帝,便有什么样的臣子,这些大明官员脑壳里想得东西,与大齐官员脑子里想得,也是截然不同。

  外面又响起了嘹亮的号音,伴随着阵阵的马蹄之声,车站内里又忙乱了起来,又一架轨道车进站了,先前的那些轨道车此刻已经被拉到了一个角落之中,腾出了最中间的位置。这一次来的就不是那种敞口的盖毡布的车箱,而是一节节更高大一些的带着盖子的车箱,只有八节。

  轨道车停稳,每节车箱的大门打开,便从里面涌出一群群的人。有百姓,也有军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