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要回家了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大齐亲王曹云在越京城已经困居了一月有余了,从天气正热的时候抵达明国,到现在,天气已经转凉,秋风习习之下,本来推窗就能看见的翠绿的树叶,如今已经有许多变得枯黄,不时便会有片片黄叶随风而落.

  他的行动在越京城并没有受到多少限制,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走出居所去城内闲逛,但就是不能离开越京城.而且自从发生了宁知文事件之后,秦风再也没有见过他.

  秦风当时与他分别的时候说过齐国要因此而付出代价,他不认为这是一句空话,作对一国帝王来讲,说出去的话,肯定接下来便会有所行动.可惜,他现在得不到任何消息.

  这一个月来,他去参观了明国的京师大学堂,看到了明国专门为培养官员而设立的这所学校,这是与齐国完全不一样的一种选拔方式,他甚至旁听了几节课.与大齐笼统的选拔方式不一样的是,京师大学堂提倡术业有专攻,学校内部设置了各种不同的科目来供学生们学习,然后根据他们的特长来分配他们未来的职位.这种选拔方式,为明国造就在大批的专精于某一方面的人才,使得他们的工作效率大为提高.

  更让他关注的是,如同大明所有的中小学堂一样,京师大学堂照样非常注重对这些未来的官员们的军事训练,文弱书生这个词对于大明的读书人来说,似乎并不存在,那里的每一个学生都精神轩昂,在曹云看来,这是秦风在有意地将大明往一个尚武的道路上引导.

  可以想象得到,当这样的一批批尚武的官员走上领导岗位,大明的对外扩张意识,一定会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集体意识.

  当一个国家的文武官员,都具有极强的侵略意识的时候,他们将会爆发出极其可怕的能量来.

  除了大学堂,他还去了英烈馆,救济院.

  英烈馆里供奉着大明历场战争死去的官员的姓名,英烈馆占地上千亩,规模之宏大,不输于大明皇宫,主馆之内,供奉着的是那些立下大功的死去官兵的灵牌,而在外面,一面面从秦地不惜工本运来的那种特有的淡黄色的石碑上,刻着密密麻麻的战死士卒的姓名.

  英烈馆是对外开放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到这里来参观,祭祀,而管理这个英烈馆的也是数十名伤残老兵,为首的是一个失去了双眼的校尉.他们仍然保留着军藉,当前来祭祀的人看到他们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能想象到战争的残酷性.

  给曹云留下深刻映象的是英烈馆内镌刻在两块大石之上的几个字.

  “好战必亡!”

  “忘战必殆!”

  与英烈馆的威严肃穆不同,救济院却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这里头收纳的都是一些鳏寡孤独以及无所依靠的孤儿,他们在救济院官员的组织之下,进行着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曹云并不知道大明其它地方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但至少在越京城,大明真正做到了少有所养,老有所依.这里,正在变成一个真正的世外桃园之地.

  长安与越京城比起来,或者要更在,更具备一国首都之地的威严,但却少了这里的一份祥和,一份温馨.

  他忧心忡忡,忧心着未来将与齐国争夺天下的是这样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国度.对明国了解得越深,他便越是畏惧那个叫做秦风的年轻人.

  窗外传来了吭哧吭哧的声音以及许多人的加油加好之声,曹云走到窗边,向下看去,那是一个胖子正在阳光之下奔跑.身上的汗珠一滴一滴的密布,所过之处,地面之上留下了斑斑汗渍,他的每一步,都跑得无比艰难,但却仍然在继续,沉重的呼吸之声,即便他隔着较远的距离,也能听得很清楚.

  那是宁则枫.

  宁则枫最开始搬到他这里的时候,让曹云简直看直了眼睛,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胖到这样一个地步,做两步路都显得很艰难,即便是站在那里时间一长,也需要有人搀抚着,那一刻,他简直是怀疑大齐付出偌大代价得到的这个所谓的人才,是不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从到这里的第二天,宁则枫就开始了他的减肥之路,第一天,当只穿着一条犊裤的宁则枫开始跑步的时候,整个居所里都是欢乐的笑声,因为那已经一座移动的肉山,每一次向前迈步,大家看到的都是如同波浪一般在流动的肥肉.

  即便是曹云,当时也忍不住笑了.

  但慢慢地,这种戏谑的笑声没有了.

  所有人都能看出,宁则枫正在经历着地狱一般的磨练,每跑一步,对常人来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对他来说,则是一件困难无比的事情.

  一个月,宁则枫起码比他刚进来的时候减重了一半,但与常人比起来,他仍然还是一个胖子.奔跑还在继续的宁则枫,现在的身体,基本上是能看到一点点正常的轮廓了.

  这是一个对自己极狠的人,没有深仇大恨,还真做不到这一步.看起来这的确是一个用得着的人才.通过这一件事,曹云倒是对这个宁则枫刮目相看.

  或者,他真能给大齐带来一支能与明人抗衡的水师,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他那样对待自己的,一个对自己都如此狠的人,对待其它人,只会更狠.

  门响起了轻轻的叩击之声,曹云转过身来,看到走进房内的是已经消失了很久的贾方舟.

  “见过王爷!”贾方舟拜倒在曹云的面前.

  “起来吧,差使都办得差不多了!”曹云问道.

  “是,宁则枫开出来的那张名单,在大明境内的,我们都已经找到了,现在末将已经都将他们集中到了越京城,他们将随着王爷一齐返回大齐.”贾方舟有些兴奋地道:”都是一些有经验的匠师,还有能指挥水师作战的将领.”

  “明朝肯放人?”曹云有些奇怪地道:”他们不该这么大方啊?”

  “这些人以前都是宁则枫的心腹手下或者是沾亲带故,在当初宁则远带着宁氏投奔大明的时候,这些人都被排除在外,要么沦为最底层的匠人,要么直接被开革回家,明国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但对于我们大齐来说,这些人却是及时雨.殿下,这上千人涉及到水师的方方面面的人才,有了这些人,我们至少能将一支水师的架子搭起来了.”贾方舟道:”还有一些在楚国泉州的人,末将也得到消息,我们在哪里的人也已经找到了他们,正在想办法将他们弄回齐国去.”

  “如此甚好.”曹云也很是欣慰,”明人或者是大度,或者是自信,但只要他们肯放人,那就是好的.对了,这个宁则枫,看起来还是极不错的,至少此人有勇气,也有毅力.对了,你这一次出去,可知道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贾方舟脸色微黯道:”有,亲王殿下,我们在勃州黎阳城下遭遇到了一场大败,由张衡将军指挥的一支龙镶军全军覆灭于黎阳城下.”

  曹云脸色大变,身体后仰,闭眼沉默了片刻:”是因为明国的水师介入了?”

  贾方舟有些震惊地看了一眼曹云,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一句话,曹云就推断出了大致的事情经过,这份对于战争的把握,当真是常人难及其万一.

  “是,明人一支五千人的军队,由他们的水师运到了勃州富县登陆,然后抄了张衡将军的后路,黎阳一战之后,这支军队又再由富县上船离去.”贾方舟道.

  “勃州现在怎么样了?”

  “这一战使得正面进攻勃州的大军荡然无存,并州翼州两路兵马也踌躇不前,本来我们还以为这场战事要持续很久,不过奇怪的是,周曙光仍然放弃了勃州,现在并州翼州两路人马,已经进入到了勃州,不过勃州郡城也成一个空壳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跟着周曙光走了.可以想象的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勃州郡城将成为一片荒芜之地.”贾方舟无奈地道.

  “这就是秦风所说的报复吗?”曹云转头,看了一眼窗外那个浑身大汗的胖子,因为这个人,一支上万人的龙镶军就这样没了,但愿这个人能值这个价.

  “看起来,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曹云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

  “明朝愿意放殿下您回国了吗?”贾方舟闻言不由大喜.

  “他们已经狠狠地报复过了,再留着我又有什么用?放我回去,不是可以引起更大的风浪吗?”曹云冷笑起来.”对了,你回来的正好,我哪里开了一张单子,是明朝的皇帝答应要给我的东西,你拿着这张单子去他们的鸿胪寺,找他们把这些东西弄回来.”

  曹云站起来从书案之上拿起一张单子,递给了贾方舟.

  看着上面尽写着一些自己并不知道的东西,贾方舟不由奇怪地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一些能让人穿暖,能让人吃饱度饥荒的好东西.”曹云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