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抵达越京城的时候,还是坐着马车来的,但离开的时候,大明的轨道车终于从正阳一路修到了越京城,这使得大明用轨道车将长阳,正阳,沙阳,益阳,武陵等地完全的联结在了一起,回去的路无益是变得很短了,从越京城出发,可以一路坐着轨道车直抵武陵.以前即便是斥候骑着快马也要半个月的旅程,现在只需要短短的数天便可以抵达.

  伴随着轨道车的是遍布在沿途的车站以及养在车站旁的用以替换的驼马,人不用下车,吃喝拉撒尽可以全在车上解决,曹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只要秦风想,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将遍布在这些地方的驻军,用最快的速度调到前线.而不用在某一个地方集结起一支庞大的军队.

  像齐国在常宁郡集结了大规模的部队,后勤的压力便极大,每日的消耗都是天文数字,那些从各地运往常宁郡的粮草,出发时的十成,运到地方之后,能有一半抵达就算是相当不错了,因为民夫们在路上也是要消耗的.

  而这对于明人来说,基本上不是问题,轨道车庞大迅捷的运力,能够迅速地将物资运抵前线而消耗却微乎其微.

  坐在越京城轨道车站装修得豪华之极的贵宾室中,透过窗户看着下方轨道上停着的那一节节车厢构成的轨道车,曹云的心中充满了忧虑.

  与他在其它地方所见到的车站不同的是,越京城的这个车站建设得相当的高端大气上档次,除了普通的候车室之外,还有专门为贵宾准备的贵宾房.

  一名官员走了进来,在权云的耳边低语了几句,权云点了点头,走到了曹云的身边,笑道:”亲王殿下,陛下还有稍候片刻还能赶到,也真是不巧,今天恰好雍郡郡守钟镇抵达了越京城,殿下知道,雍郡作为我们大明在西地的中心城市,肩上担着极大的责任,陛下接见钟镇的时候,不免会超过预定的时间,恕罪恕罪!”

  曹云摇头道:”陛下在百忙之中还拨冗来为曹云送行,曹云受宠若惊,受之有愧,怎敢还有丝毫怨言?”

  “多谢亲王殿下的理解!”权云道.

  “权首辅,刚刚我看到他们又在后面加挂了一节车厢,往里装的东西,似乎并不是属于我们的.”权云指着下方,一个个身着蓝色工作服的车站人员,正将一袋袋的东西往车厢里丢着,似乎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事.

  权云瞄了一眼,笑道:”哦,这是信件.”

  “信件?”权云挑了挑眉.

  “是啊,以往各地之间的通信是相当麻烦的,特别是普通人家,想要给在异地的亲人,朋友送一封信,除了请托人之外,基本上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不过随着轨道车的开通,这件事情便也迎忍而解了,如今你只要写好了信件封好,送到指定的地点,便会有专门的人将这些信件按不同的地点分类装好,然后随着轨道车运往各地,到了地方之后,再由当地的人将这些信件分发到取信者手中.越京城是大明第一大城,外来人口居多,所以这信件嘛,便特别地多一些,不过刚刚您看到的那些黄色布袋之中装的都是士兵们的家信,亲王殿下知道,我们在益阳,武陵,桃园有不少的驻军,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是越京人.士兵们常年服役在外,远离亲人,能读到家人的信件,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个极好的安慰.”

  “真是天才的想法.”曹云惊叹道.”不知是那个人能想出这样的妙招来!”

  曹云大笑:”其实算不上什么妙招,只不过是另一种赚钱的手段而已,只不过在赚钱的同时,又方便了百姓而已.亲王殿下,这可不是免费的,每一封信,根据送达地点的不同,收取不同的费用.除了支付那些分发人员的薪饷之外,还有有一些节余,也算聊补朝廷收入.现在我们大明的轨道车可是一个赔钱货.”

  “赔钱?”

  “自然是赔钱.”权云微笑道:”这轨道车投资巨大,运行也耗费不少,像越京往沙阳,正阳,或者往长阳宝泉,那自然可以做到略有盈余,但往益阳武陵等地,却是赔得底儿朝天,虽然送信赚的钱不多,但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啊!”

  “只怕这条蚊子腿也不小吧?除了多添一些人手来分拣送达之外,轨道车基本上就是顺路而已,成本不多,但如果信件够多的话,每日的收益还是很可观的,一年下来,只怕也不是小数目.”曹云沉吟道.

  “现在这项业务也才刚刚开始不久,却看看吧,现在还主要是在军中推广,赚钱倒还是次要的,主要还是缓解军人的思乡之情.”权云笑道.

  这一项在大明被称为邮政的业务,当然没有权云所说的那样简单,实际上,这是一项由鹰巢副指挥使田真提出来并组织实施的业务,而在各地负责这项业务的也是鹰巢的人员.鹰巢的用意是想随着邮政业务在全国的铺开,构建一个遍及全国的情报网络,而这项可以极大方便民生的新生事务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必然是可以轰轰烈烈的全面铺开的.

  当然,知晓这一件内幕的也只有少数几个人而已,权云从内心深处是反对鹰巢的权力过大的,但因为这项业务既能增长财政收入,解决更多的人就业,又可以极大的方便百姓的通姓往来,却也找不出太多的理由来反对.

  但在他内心深处,却是想着在未来,一定要说服陛下,将这项工作从鹰巢的手中收回来而成立一个单独的部门.

  在权云看来,既然信件可以采用这种邮寄的方式,那么,以后其它一些东西,自然也可以邮寄,这将是一项前景极广的事业,而且可以涉及到各行各业的方方面面.当然现在,由鹰巢的布局推行,也有他的好处,就是不会遇到太多的阻力而能迅速地将各个节点布置妥当.

  这点小心思,现在他自然是深深的藏在心中不会对人言了.

  “果然人生处处是学问,处处都可做文章啊!”曹云叹息道.”今次大明之行,曹某是大开眼界,不虚此行.”

  “只可惜亲王看到了,不代表大齐的陛下就看到了.”权云不动声色地道:”亲王想在大齐推行大明的一些政策,只怕是困难重重.”

  曹云目光闪动,微笑道:”只要是好的,总是能推广开来的,他并不以某些人的喜恶而改为,比方说这个邮政吧,只要晓得了他的好处,便是普通的商人们也可以开展起来.我们大齐没有大明的轨道车,但总是还有其它的办法可以取代.”

  权云大笑:”亲王殿下不要小看了这点事情,需要的人力物力也不在少数,如果不是朝廷来做的话,在大齐,也只有那些豪门世家才有这个财力和手段.这算是亲王殿下为他们找到的又一条生财之道吗?”

  曹云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这位曹首辅不管在什么时刻,都不会忘了挑拨离间几句,但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是事实.

  外间传来了万岁的呼声,曹云与权云两人同时转身向着门口看去,大明皇帝秦风到了.

  贵宾室的门被推开,秦风出现在门口.

  “见过陛下.”两人同时一揖到地,屋内其它人,却都是跪了下去.

  “都不用多礼了,起来吧.”秦风摆了摆手,走到曹云面前,”来迟一步,亲王殿下不要见怪.”

  “能得陛下送行,是曹云的荣耀,何来见怪一说!”曹云拱手,眼光看着秦风背后一人,虽然穿着文官的服饰,却是一脸的精悍之色,只看站在哪里的姿态,便知是军人出身,想必那就是雍郡的郡守钟镇了.此人以前是秦国雷霆军的高级将领,曹云亦是有所耳闻的.

  秦风用人,果然是不拘一格,像雍都这样大明控制大半个秦地的中心要地,他就敢用一个曾经与他拼死作战过的人物.这样的肚量,不仅闵若英无法与之相比,便连大齐皇帝曹天成,又何尝能够与之相较呢?想到现在大齐皇帝对他的猜忌之心愈来愈重,他不由黯然神伤.

  “亲王殿下一生传奇,我最为遗憾的就是不能与亲王殿下在战场之上一较高下了,此去相见再无期,秦风心中难舍,不管怎么说,都要来送一程的.”秦风朗声道.

  曹云苦笑,正如秦风所言,自己以后只怕根本就没有再掌军的机会了,原本齐皇就对他猜忌重重,自己不得不隐退,现在这种猜忌之心只会更加严重了.

  “不能与陛下对垒沙场,是曹云的不幸的,却也是曹云的幸运,我这一辈子,甚少打过败仗,可不想晚节不保,被陛下在战场之上打得一败涂地.”

  秦风微笑摇头:”如果说这世上领兵打仗还有让我顾忌的人物,亲王殿下当排在第一位,不与亲王殿下对阵,虽然于我而言是遗憾,但对于我大明士兵而言,却是幸运.”

  “陛下谬赞.”曹云深深一揖:”临别之际,还是要感谢陛下送我的这些东西,陛下胸怀天下,度量无人能比,虽然你我之间是敌非友,但曹某仍然佩服无地.今日就此别过,他日如果我大齐胜,则陛下与我的确再无相见之期,但如果是大明胜,到时候曹云但凡还有一口气在,哪怕是作为一介小兵手持矛戈冲锋在前,也会向着陛下的大旗前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