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戏法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片片黄的,绿的树叶,在空中飞舞,时而组成小狗图案,时而组成小猫的模样,时而化为奔腾的骏马,在小文和小武的面前,飞来飞去,惹得两个小家伙拍着手掌又笑又跳,乐不可支.杨致也是满脸笑容,两手十指如弹琴一般飞舞,看到两个娃娃高兴,表演的更加卖力了.

  “杨叔,我要那朵大红花.”小文突然指着不远处一株大树树冠顶上一朵迎风怒放的红花,娇笑着道.

  “好,那杨叔就给你摘那朵大红花.”杨致大笑着一挥手,飞舞的树叶蓦然变化成了一只大鸟,振翅飞翔到树寇之顶,尖尖的小嘴探出一啄,已是轻轻巧巧地将那朵大红花摘了下来,在空中兜了一个圈子,飞到了小文面前,树叶翅膀振动着,小嘴前探,将那朵大红花送到了小文的面前.

  “真好玩真好玩!”小文眉开眼言地伸手将大红花摘了下来,”杨叔真好,我父皇母后就从不陪我们这样玩儿.”

  杨致哈哈一笑,抬头瞄了一眼不远处一间窗子,那里,秦风与闵若兮两人正并肩站在哪里看着他陪着两个孩子玩耍.

  “干爹,我要鸟!”小武跑了过来,揪着杨致的衣服下摆摇晃着.

  “好,给你!”杨致收回目光,那朵树叶组成的小鸟便飞到了小武的面前.

  “我要真鸟!”小武摇头,手指向刚刚被摘了大红花的树寇,原本长着大红花的地方,现在居然正停了一支翠鸟,昂首振翅,引吭高歌.

  “好,给你真鸟.”杨致大笑着挥手,树叶四散而去,在空中漫天飞舞着向树冠方向飞去,那翠鸟似乎察觉到了危机的抵近,双翅一展,便欲高飞而去,却已经为时已晚,四面八方都有树叶飞来,稍稍地迟疑之下,那些树叶迅速地飞拢,在空中形成了一个鸟笼模样,将那支翠鸟关在了中间,杨致伸手,那关着翠鸟的鸟笼便落在了他的手中.探手抓住小鸟,对着侍立在一起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宫女招了招手,那宫女赶紧走了过来.杨致伸手将宫女掖在腰上的丝绢给扯了下来,拴住了翠鸟的双翅,然后递给了小武.

  兄妹两人,一个捧着大红花,一个捧着啾啾鸣叫的翠鸟,满脸的欢喜之色.

  “好了,小文小武,去找瑛姑嬷嬷玩儿去,父皇打杨叔还有事情呢!”窗边,秦风摇着头,高声叫道.

  “知道了!”两个小家伙满脸的不乐意,却又不敢违抗父亲的命令,怏怏地答应了一声,跟着宫女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杨致冲着两人不停地挥手,直到二人消失在视野之中,这才拍拍手,转身向着秦风与闵若兮二人走来.

  “万剑门的镇派绝学,被你拿来变戏法逗孩子玩儿,毕万剑知道了只怕要气到吐血!”秦风笑着道.

  “能搏小文小武高兴,可比用它击败绝世高手还要让人开心.”杨致嘿嘿一笑,从闵若兮手中接过茶杯,抿了一口道:”小孩子嘛,总要有人宠着,都说严父慈母,你们二位,可谓严父严母,那就只能我这个干爹来宠着惯着了.”

  闵若兮轻笑摇头,”都十岁了,哪里还小,现在正是立规矩的时候,现在不将规矩立起来,将来再要磨性子,那可就晚罗,真要事倍而功半了.你这样弄一回,回头我们又要花大力气才能让他们明白,任何东西,都不是一张嘴就能得到的,不付出努力,不付出汗水,就什么也得不到.”

  杨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叹了一口气:”当年我就是明白这个道理晚了,所以才成了上京城中的纫绔头子.但总要有张有弛吧,我几时才回来一次,便算是宠着惯着,也坏不了你们立规矩.”

  “行了行了,没有怪你的意思!”秦风拍着杨致的肩膀,”不过瞧你的控剑之术,愈发的剑随心意了,可比上次我见你的时候,又进了一大步.”

  “有什么用?再精妙也不过是技法而已,眼看着那道门就在跟前,却总得不得其门而入,转来转去还在原地,真是愁煞人也.”杨致垂头丧气:”你们二个,怎么就这么轻轻巧巧的推门而入了呢?”

  “当时我与邓朴性命相搏,哪里有空去想什么突破不突破的事情,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秦风一摊手,”所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闵若兮也摇头道:”我一觉醒来,就成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杨致瞅着闵若兮,脸色难看之极,秦风所说的倒也罢了,闵若兮的说法,可就真是气死人了.当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瞅了闵若兮半晌,看着对方一脸无辜的模样,杨致叹了一口气:”得,还是皇帝陛下的这条路,我可以试一试,至于睡一觉就推门而入这样的事情,大概也轮不到我这个倒霉蛋.”

  三人坐在小方桌前,闵若兮亲自泡着功夫茶,秦风与杨致两人慢慢地品着.

  “你比我大一岁,都三十二了,该找一个老婆了.”秦风道.

  杨致抿一口茶,淡淡地道:”小猫都四十多了,也没见你逼着他结婚啊!”

  秦风哼了一声:”我已经跟他讲了,今年过年之前,他还没有自己找一个,我便下旨赐婚,看他是不是有种胆敢不接旨.红儿母子都去了十年了,他不应该老是活在过去.”

  看着杨致,翻了一个白眼道:”你是不是也要我来这一招啊?”

  “得,陛下还是饶了我吧.”杨致双手乱摆,”我的事,不由陛下操心,等到我们大明的旗帜插到上京城头的时候,我马上就成婚,然后生一大堆儿子女儿,给我杨家开枝散叶.这也没几年了吧?”

  “正在进行最后的布局.”秦风点头道:”天武,明威两大镖局的人手,将会通过公开的或地下的渠道进入楚国,再加上原本在楚国的一些点,到时在楚国,我们能迅速地集结起数万兵力.这一次你去楚国,就是统筹指挥在楚国的所有明暗势力,将他们捏合在一起,要知道,他们中的很多彼此之间并不知道相互之间的身份.”

  “听起来很有难度啊!”杨致摸着下巴.

  “对别人来说是有难度,但对你来说,难度就不大了.”秦风笑道:”这可不是戴高帽子,你爷爷虽然走了十多年了,但留下来的余荫却仍然是相当庞大的,这些年,你不也一直在努力将这些人联结到一起吗?”

  杨致冷笑了一声:”我爷爷的那些铁杆部下大多数早被闵若英干掉了,剩下来的没有几个,倒是墙头草有很多,他们之所以倒向我们,不是因为他们念及我的身份,而是因为看到楚国大势已去,想重新找到一个稳固一点儿的饭碗而已.”

  “不过你的身份,让他们能更加安心的投靠我们,不管怎么说,他们当年或多或少,与你杨氏都是有联系的.”秦风道.

  “放心吧,虽然有些恶心,但我见到他们的时候,还是会笑咪咪的,我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喜怒形于色的浮滑少年了.”杨致冷笑着:”不过总有一天,我要砸了他们的饭碗.”

  “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杨致,有一件事我要提前叮嘱你,当年整治你杨氏的那些人,现在都是实权派,他们中有不少人也向我们表达了投靠的意愿,我希望你能放下过去的冤仇,以大局为重.”秦风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不公平,但我们想要以最小的代价得到楚国,就必须借助一切能借助到的力量.”

  杨致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我知道.我还年轻呢,我急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时不报,时候未到.”

  “如果他们到了我大明之后,一直遵纪守法呢?”秦风反问道.

  “如果真是那样,我也认了.”杨致冷笑道:”不过我知道其中很多人的嘴脸,狗改不了吃屎的.”

  “你能这样想就好.”秦风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兵部,监察院那边会与你会商所有的细节,他们也会派出助手来帮你统筹协调,这一次你自己带了多少人?”

  “我从新一营带了十几个人.为首的叫雷暴,陛下也认识的.”

  “嗯,那是个猛汉!”秦风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把新一营交给他呢!”

  “本来是这样想的,但这家伙寻死觅活要跟我走,受不了他,只好带着了.”

  “说得人都起鸡皮疙瘩了!”秦风大笑:”到了楚国,还是要小心一些.特别是卞无双此人,更是要重点关注.此人诡计百出,而且皮厚心黑,是个难对付的人.”

  “在楚国,现在只怕还真没有人动得了我.”杨致哈哈一笑,豪气干云地道:”单打独斗,能让我害怕的人只有那么几个,其中还有好几个是我师门中人,闵若英嘛,恐怕也没机会对我出手吧.”

  “回去之后,先去拜拜师门,见见毕万剑,傅抱石,我也想知道,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傅抱石还好说一些,毕万剑这样的人,态度还是很重要的.”

  “当然会去的.”杨致点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