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代价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陛下,大明大齐终有一战,我想这一点是勿容置疑的,不管是您,还是我,都很肯定这一点。”曹云决定不转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与秦风在一起呆得越久,他就越能感到面前这个人思谋极远,每一步都暗藏着深意。他不想被这人带到沟里去。

  秦风捧着手里的花茶,微笑着啜饮,并没有接话。

  “但无论是大明,还是大齐,现在都面临着很多的问题,都不想在这个时候仓促开战,既然有这个共识,我想,我们两国能在很多问题之上答成共识。”曹云接着道。

  秦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轻轻地敲了敲桌子,道:“亲王殿下,自秦风起事以来至今已经十年有余,十年之中,秦风向来没有去摸过大齐这只老虎的屁股,但大齐却一直动作不断,一心想要颠覆我大明政权,这一点,秦风是记忆犹新的,就拿最近来说,鲜碧松在常宁郡集兵十万余人,如果不是勃州乱发,现在我想我大明的桃园郡早已经是陷入到了战火纷飞当中了吧!”

  曹云有些颓然地道:“陛下棋高一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轻轻拨弄,便已经让我大齐手忙脚乱了。”

  秦风呵呵一笑:“所以对我大明来说,眼下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呢!不瞒亲王殿下讲,不久前,我刚刚见了大齐好向个头面人物的代表。他们对大明表达了相当的好感。”

  曹云心脏微颤,周氏,乌氏这些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吗?

  “陛下,您不会喜欢他们的。他们是大齐的蛀虫,同样,对于大明来说,他们也绝非善类,他们无非是想利用大明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标而已。对于他们而言,只有家,而无国。”

  “亲王殿下说得对,我不喜欢他们,但这并不妨碍我利用他们。”秦风平静地道:“亲王殿下也明白,大齐愈乱,对我大明便愈是有利。”

  曹云眼瞳微缩,直视着秦风:“陛下这是要逼着我大齐不顾一切的开战吗?我想陛下也不会这样想吧?”

  “为何不会这样想呢?”秦风寸步不让地逼视着曹云:“大齐如果想与我大明正式开战,想来必须要快刀斩乱麻地解决掉国内问题,不过这一刀下去,能不能将这束麻斩断却还得两说呢!一个内乱不断的国家,对我大明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您瞧,勃州之乱,到现在你们也还没有平定,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有时候外患却能让一个国家暂时性的团结起来面对外敌。”曹云咬着牙道:“如果真是这样,大齐并不惮于出让利益换取国内的团结,先消灭外敌,陛下不会认为那些人当真就一心向着大明了吧?只要我们让出利益,给他们想要的,他们一定会再次成为大齐的忠实走狗。我在大明看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深信大明的现状,绝不是那些人想要的。他们之所以接触大明,只不过是想倒逼我大齐而已。”

  秦风大笑起来,却目视曹云不语。

  曹云微怔之后,却猛然明白过来,这不正是眼前这个人想要的结果吗?大齐朝廷在明国的威逼之下,不得不向豪门世家让出绝大的利益来换取国内的团结,可如此一来,大齐数年改革的成果瞬间化为乌有,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之上。大齐会变成原来的那个大齐,一看外表看起来光鲜陆离,内里却腐朽不堪,不堪一击。

  换而言之,眼前这个人,或者真有与齐国打一场从而促成这个结果的。

  不论是打还是不打,明人都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打,他们就会加大力度让大齐国内乱成一团,勃州就是他们撬动大齐的一枚绝佳的棋子。他们的水师会出现在大齐漫长的海岸线上,他们的士兵可以在任何地点登陆。可以说齐人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优势可言。

  想要不打,齐人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明人让自己出现在这里,就是想看一看这个代价值不值得他们放弃这一次的机会。

  “陛下,大明蓬勃发展,方兴未艾,战事一起,这红红火火的局面,可就不复存在了。”曹云吸了一口气,慢慢地道:“秦地新平,问题想来更多,明面之上或者一切平静,但水面之下,想来也是暗潮汹涌,而更重要的是,陛下对楚国虎视眈眈,布局良久,眼下也已经到差不多快到收割的季节了,这个时候开战,我想并不符合大明的整体利益,所以,陛下,您是不想打仗的。”

  “大好机会在前,怎么能轻易放过?”秦风微笑着道:“在我看来,大齐是我最大的敌人,当然要抓住敌人虚弱的时候趁机削弱他。”

  “陛下不是这么想的。”曹云摇头道。

  “何以见得呢?”

  “从我进入大明之后,陛下便一直在安排让我看一些东西,见一些人,起初我还没有搞明白,以为这仅仅是示威而已,但当我看到周曙光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明白陛下这是给我挖了一个绝大的坑啊!”曹云摇了摇头。

  “是不是个坑,却是因人而异了。”秦风道:“或者贵国皇帝陛下根本不以为意,一眼便看穿秦某人的想法而哧之以鼻。”

  曹云笑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秦风的这个问题,而是接着道:“曹某先是惶恐,再是愤怒,最后却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我没有回头路了,正所谓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妨放开一切心思,好好地看一看大明。看得多了,便有所悟了。”

  “不知亲王殿下悟在何处?”

  “我悟出来的,便是陛下绝不想在现在与大齐开战!”曹云断然道。

  “太武断了!”秦风摇头道。

  “陛下请听曹某分说一二。”曹云不慌不忙地道:“陛下对大明信心十足,相信保持现在的和平时间越长,大明的国力便将会愈来愈强,也许用不了几年,大明就会赶上并超过大齐,这一点,我在看了长阳郡的现状之后,也是同样想的。现在大明与大齐开战的话,就算大齐内忧外患,但大明现在的国力,充其量也就与大齐棋鼓相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也可能是两败俱伤,对大齐来说,或者是破茧重生的机会,但对于大明来说,打断了你们现在最佳的发展机会,却是绝不值当的。”

  “这么一说,倒也有道理。”秦风微笑。

  “陛下需要时间来稳固现在的成就,保持大明的飞速增长,并将大明本土的成功,移植到新占领的秦地去,一旦秦地也出现在了类似长阳郡这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大明,的确会成为当世第一强国。”

  “而陛下对楚国布局已久,在这个过程之中,陛下必然会对楚国下手吞并楚国,对楚国,陛下也许并不一定要动武,因为您与楚国,本身就有牵扯不清的关系,皇后更是楚国公主,一旦您成功,大明对齐国便形成了夹攻之势,这才是陛下最想要的。所以陛下的盘算,与齐战争应当是在您完成对楚国的兼并之后才会展开,那个时候,天下只剩下了明齐二国,一决雌雄自然不可避免,却一定不是现在。”

  “楚国不是傻瓜,他们也一定嗅到了这其中的危机,或者他们仍然没有看透陛下的布局,但一定清楚陛下对他位不怀好意,近期闵若英严旨卞无双进攻昆凌郡便是一个例证,甚至为此不惜派罗良携带天子剑到荆湖督战,这个变化,陛下也一定注意到了。”

  “无关大局,他们打得可是你们齐人。”秦风呵呵一笑。

  “是吗?”曹云道:“可是楚国狂攻周济云却是曹辉竭力活动的结果,曹辉已经晋见过楚皇了,周济云的确是齐人,但他却是齐国的内患之一,他若垮了,可真是省了我们不少事。陛下自然是不乐意看到的。我们大齐,正在考虑与楚国的结盟可能性。”

  秦风盯着曹云看了半晌,突然道:“只可惜亲王殿下不是齐国的皇帝,否则秦某还真得小心一二。”

  曹云淡然一笑:“如果事情到了不得已的地步,曹云也是会做出一些违备本心的事情的。陛下不是已经给曹云指出了另一条路了吗?如果现在这条路走不通了,换条路,也是可以试试的。”

  “妙极!”秦风大笑:“亲王殿下果然深悉我心。不过亲王殿下说了这么多,也算抓住了重点,但有一点亲王殿下想必明白,开战与否,主动权在我,结果只是利大,利小的问题,即便是两败俱伤,但以我大明的能力,恢复起来的速度也绝对要比你们快,而你们一旦被打垮,国内的矛盾将会立刻大爆发,就算是两败俱伤,我会伤而不死,你们却会流尽最后一滴血,最终的赢家仍然是我。”

  “但这并不是陛下想要的结果,陛下从来想要的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战果。”曹云道。

  “说得也有道理,那么请亲王告诉我,你们准备用什么来换取和平呢?”秦风目光炯炯地盯着曹云。

  曹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齐军队,将撤出横断山脉。”

  秦风一楞,继而大笑:“亲王倒是好大的手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