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亲情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匹骏马顺着小道疾驰而来,马蹄翻飞,踩踏在黄泥道上,卷起一道黄色的烟尘,马上骑士一身鲜亮的军服,惹得道路两边正在犁田的百姓无不抬头张望.

  “是叔叔,是叔叔!”路边田地里,一个半大的小子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由欢声大叫起来.叫声中,骏马一声长嘶之后人立而起,然后重重踏下,马上骑士翻身下马,正是樊昌.

  “大哥!”樊昌挥舞着双手,冲着扶犁的老汉大声叫着.

  “阿昌!”老汉开心地笑着,虽然分别并没有多少天,但老汉的精神却已经好了许多,虽然还是满头花白的头发,但精神头儿却极是健旺.丢掉了手里的犁,,向着田边走来,一边走一边冲着周围好奇地看着樊昌地百姓道:”这是我二弟,樊昌.”

  这个村子,全都是安置的从齐国归来的百姓,虽然大家都是昌渚人,但彼此之间真正相熟的却极少,当初去齐国的人折损得太多了.

  “阿昌怎么回来了?”老汉本来想伸手拍拍樊昌的肩膀,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停地搓着双手.

  “大哥,怎么让大牛二牛在拉犁,不是说有牲畜分下来的么?”樊昌看着在犁前拉着绳索的两个半大的小子,皱眉道.

  “有的,有的!”老汉憨厚地笑了笑,”县上的老爷们说了,牲畜肯定是有的,但因为要从别处运来,所以一时之间还凑不到那么多,所以只能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来,再过一段时间,咱们就能分到了.”

  瞅了瞅四周,老汉往樊昌跟前凑了凑,压低声音道:”县上的老爷还私下跟我说了,到时候一定给我分一头大健牛.阿昌,我知道这是承你的面子,回头你见了县老爷,一定要道声谢.”

  “知道了,大哥!”樊昌笑道:”既然如此,不若就等牲畜分了再犁田,又不急在一时,看大牛二牛那小身板,身子本来就亏空了,怎么能干这么重的活儿?”

  “那有你说的那么娇贵?”老汉笑着:”在齐国,比这重得多的活儿都要干,这算什么?”

  “不用着急犁地的,今年反正也错过季节了.”樊昌道:”该让大牛二牛养养身子的,小时候亏空了还好补回来,再大一些就麻烦了.”

  “没事,没事!”老汉道:”阿昌,你说这些地,就真的归我们了吗?”

  “您还没有拿到房契地契?”樊昌惊讶地问道.

  “拿到了,拿到了.就是有些不敢相信.”老汉犹豫着道:”县上的老爷们说了,前三年的收成都交一半,算是付房钱和地钱了,阿昌,咱们家几辈子都当佃户,一想到现在可以这么简单就得到了五十亩上好的土地,真是像在做梦啊.”

  “不止五十亩!”樊昌笑道:”大哥,我还有呢,等我立了军功,便会奖励我永业田,到时候,我就要求把田也分到里来,那些田可是世世代代归我们的,而且不用交税赋,就是不能卖而已.”

  “怎么能卖呢?宝贝还来不及呢!”老汉两眼放光.

  “收拾东西回家吧!”樊昌道:”等牲畜回来了再犁地.”

  “不成不成!”老汉头摆得像货郎鼓,”昨天刚刚烧了地,现在不犁地,烧的肥灰可就被风吹跑不能肥田了.没有牲畜不要紧,我得大牛二牛几天就把他翻完了,阿昌,你先回去吧,你嫂子在家呢,看到你回来,不知有多开心呢!牲畜金贵着呢,回来也得细养着,一下子让它翻五十亩地,岂不累坏了.”

  樊昌无语地看着老汉半晌,冲着田地的二牛招了招手,”二牛,你过来.”

  二牛颠颠地跑了过来,十二三岁的小子,还没有马腿高,看得樊昌一阵心酸,把马缰绳交给二牛道:”你把马牵回去,这马很听话的,马背上的马袱里我带了一些东西回来,你拿给你妈,给她说,中午弄几个好菜,我们哥儿俩要好好的喝几杯.”

  “好嘞!”二牛兴高采烈的牵着马缰绳往村子里走去.

  “阿昌,只怕要委屈你了,家里虽然有粮食,但却没有什么好菜,酒更是没有,你给的钱倒在,可这村子里,也没地儿买去啊!”老汉有些不安地道.

  “就知道是这样.”樊昌笑道:”所以我都带了,用不着买.”

  一边说着,一边大步向田地里走去,捡起了二牛丢在地上的绳子,套在肩上,大笑道:”大哥,来,你扶犁,我和大牛拉犁.”

  “不行不行,别把你衣掌弄脏了.”老汉忙不迭地道.

  “大哥,一件衣裳而已,如今弟弟吃得穿得都是军队上的,损坏了也不用自己掏钱,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来,大牛,走起来!”

  “好嘞,叔叔!”大牛快活地答应着.

  樊昌体庞强壮,有他加入,自然不是二牛那个瘦身板所能比的,翻地的速度立时便成倍的增加起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家人重逢,欢天喜地,即便是这样的重活计,干起来竟然也不知道累了,等到二牛跑来喊他们吃饭的时候,三个人竟然不知不觉地翻了数亩地出来.

  汗透重衣的樊昌单手提起大犁往肩上一扛,另一只手牵起大牛,大笑道:”大哥,走,回去吃饭罗,又可以吃到嫂嫂的手艺了,这些年,我念念不忘嫂嫂做的饭菜呢!”

  “好,好,让你吃个够!”老汉却是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当年的一大家子,如今却是少了好几个人了.

  三人走上了小道,向着村子方向走去,远处却突然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樊昌回过头来,却见远处的大道之上,一大队骑兵正护卫着数十辆马车向着边境线方向行去.旗帜飘扬中,一辆豪华的马车分外显眼.那一行人,竟然是半年之前,从昌渚进入大明境内的齐国亲王曹云一行人等.行走在马车两边的骑兵,倒是樊昌很熟悉的逐电营的骑兵.

  樊昌哼了一声,转过了身子看着那长长的车队,去的时候,只不过十数辆马车,但回去的时候,竟然翻了数倍还要多.

  “看来这老小子在大明讨到了不少好处啊!”樊昌冷冷地道.

  “什么老小子?”老汉看着远处的队伍,很是有些畏惧,不过看看身边的樊昌,胆气却又不知不觉地壮了那么一点点.

  “齐国的亲王曹云.”樊昌咬牙切齿地道:”我听长官们说了,当年下令掳掠大哥你们的,就是这个王八蛋.现在还大摇大摆的跑到我们大明来耀武扬威,总有一天,我要切下他的脑袋给爹娘报仇.”

  “亲王!”老汉哆嗦了一下,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阿昌,这样的人都可怕得很,你不要去惹他,自然有比他厉害的人去对付他的.”

  樊昌轻蔑地道:”管他什么亲王不亲王,当我们大明的军队打进了长安,将他踩踏在脚下的时候,他比起泥土里的野狗又高明得了哪里去?大哥,你就看着吧,我们一定会打进长安的.走吧,回家.我想吃嫂嫂做的饭了.”

  老汉的家,的确是这个村子里位置最好的,也是最大的一间,红砖青瓦的房子被一圈竹篱笆围了起来,上面还带着青青的枝叶.院子不小,但里头却略显清冷.

  当年爹娘还在的时候,虽然住的是茅草屋,但也有一圈这样的竹篱笆,不过竹篱笆里有狗摇头摆尾,有鸡咯咯嗒嗒,一边还有猪舍里的猪哼哼唧唧,当然,还有开心的笑声.

  扛着大犁的樊昌怔怔地站在篱笆门前,往事一下子涌上了心头,眼圈也一下子红了.

  “阿昌!”看到樊昌的样子,老汉的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大哥,等明年了,咱们家要养上鸡,养上狗,养上猪!”樊昌低声道.之所以要等到明年,是因为现在粮食只够人勉强度日,根本就不可能喂养这些东西.

  “养,一定养.”老汉道.

  “大哥,明天我们回老家哪边,给爹娘烧些纸钱,上一柱香吧!”樊昌走进院子,将犁放在院子一角,站直了身子,道:”那年我从藏身之处爬出来之后,爹娘已经没了,我将他们就埋在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家里.”

  “去,当然要去,一家人都要去.”老汉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这些年多亏了你给爹娘尽孝,大哥不孝,在齐国,连买纸钱和香的钱都没有,只是在爹娘的忌日那天,带着大牛他们叩几个头.”

  樊昌伸手扶住老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会越来越好的,爹娘看到我们过上好日子,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

  “菜已经上桌了,你们兄弟两个,快进来洗洗手吃饭吧!”满面笑容的嫂子手里还拿着锅铲,站在厨房的门口笑道.虽然还只是回来了不到半个月,但脸上却已经有了一些颜色,除了头发仍然花白,一张脸,总是有了一些才四十出头的模样.

  “好的,嫂嫂!”樊昌在院子里的水槽里洗了洗手,走进了屋子.

  “这是我和你嫂嫂的屋子,这间是你的,大牛二牛住一间,这一间,是留给大妞的.”看到樊昌在屋子里转悠着,老汉介绍道.”就是不知道大妞还回不回得来?”

  “当然能回来.我一定会把大妞找回来的.”樊昌斩钉截铁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