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齐帝的惶恐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气燥热不已,虽然身处浓密的树阴之下,身前便是碧波荡漾的荷花池,但齐帝曹天成仍然无法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如同这火热的天气一般,似乎有一盆炭火正在胸中熊熊燃烧。林间的知了聒噪不已,侍卫和太监们拿着粘杆已经捕捉了好几发了,但捉走一批,用不了太久,便不知从哪里又飞来一批,在林子里叽里哇啦的叫个不停。

  满塘的荷花已经过了怒发的季节,大部分都在阳光之下显得蔫蔫的,花瓣零落,片片飘浮于碧水之中,随波逐流,偶尔下面还会有金色的鲤鱼探出头来,顶着花瓣,吐着泡泡,在水中荡出一条清晰的水线来。满塘的残花之间,也有一些迟开的花儿正自尽情地绽放着他们的娇容,但怎么看,却都有一种美人迟暮,英雄白头的感觉。

  曹天成的心情很不好。

  大齐现在面临的局面异常的糟糕,而这所有的一切,都缘自于勃州叛乱的开始。在那之间,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曹天成,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面临如今这样的局面。

  自以为可以如同翁中之鳖一般的将勃州周曙光拿下,给那些世家豪门当头棒喝,让他们清楚地认知到朝廷的力量的一次行动,以全面失败而告终,他眼中的那个跳梁小丑一般的周曙光,让他第一次品尝到了羞辱的滋味。

  勃州陆上军队尽数倒戈,水师舰船全军覆灭,勃州举旗造反,周曙光的公开信在天下流传,朝廷威信尽失,他这个皇帝的脸面被打得啪啪作响。

  周曙光这个阴险小人,早就在做着叛乱的准备,却还装出一副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儿模样,一副被逼无奈不得不反以求活路的无奈场面。可偏生这天下人却还信了他,现在不仅是那些豪门世家大主和厥词,连一些中小地主也是口出怨言。

  周曙光的掩盖工作实在是做得太好了,在那之前,朝廷对周氏的要求,他们从不拒绝,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这样忠心耿耿的臣子,那可是天下楷模啊!连这样的人都被逼得反了,那还不是皇帝失德,朝廷乱政吗?

  唯一的解决之道,便是以雷霆万均之力将勃州的叛乱迅速的扑灭,可事情已经过去了数月之久,勃州叛军不但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很滋润,并州,翼州两路平叛大军,居然连吃败仗,就此裹足不前。

  国内世家不仅在金钱,人力上大力资助,更是掀起一轮又一轮的舆论宣传,现在的朝廷,几乎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了。而明人的介入,更是将事情复杂化,也扩大化了。

  曹天成似乎已经看到了大齐内部叛乱迭起,外部明人入侵的他最不想见到的场面。首辅田汾背锅下狱,稍稍平息了一些国内的愤怒,曹云出使大明,是要寻求与大明暂时的和平从而让齐国能喘过这口气来先解决掉国内的问题。

  现在勃州平叛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僵持的阶段,这对于大齐朝廷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表明勃州叛乱已经从顶峰时期开始向下滑落,朝廷只要再加上一点点力道,便可以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而龙镶军已经即将抵达勃州,龙镶军抵达之日,就当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击败叛军之时,对于这样的结果,曹天成毫不意外。

  让他意外的是曹云的出使。

  如果说在大齐国内,曹天成还有一个忌惮的人的话,那这个人就非曹云莫属了,这位族弟才华横溢,在军事之上的成就,无人能比。统军数十年,大齐国内大大小小的将领,十之七八倒都是在他手下做过事,在军中的威望便如同当年秦国的李挚一般,都是那种一呼百应的人物。

  不过曹云一直显得很本份,对他这位皇帝很服贴,让他抓不着一丝儿的错处来,可越是这样,曹天成便越是有些不放心起来。

  收回军权是曹天成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在齐国,不该有人能与皇帝一样享受国人的敬畏。齐楚之占,他这个皇帝的声望达到了巅峰,同样的,曹云的声望也达到了顶峰。收回军权已经刻不容缓了。

  这一次,在他表露出了这个意思之后,曹云选择了后退。曹天成成功地收回了军权,扶植起了郭显成这个虽然是曹云嫡系但却向他表示了效忠的大将,这个中庸的选择,让军队顺利地度过了没有曹云的最初两年,进而开始进入到了正轨。

  对于退让的曹云,曹天成当然也不吝赏赐,圣眷一时无俩。

  这一次的出使,曹天成实在找不出一个够份量的人去与明国皇帝秦风讨价还价,只能派出曹云出马,但现在,曹天成却开始后悔了。

  曹云每天都会派人送回折子来,从哪里折子里,曹天成一点一点地看到了曹云态度的变化,对于现在大齐朝廷正在极力推行的国策,曹云已经露出了反对的苗头。

  而在武陵郡,曹云与周曙光私下见面的事情,更是让曹天成震怒不已。他很希望在曹云的折子里看到他亲自向自己说这件事情,但很遗憾,曹云的折子中,只字未提这件事。

  而随后鬼影安插在勃州以及各地世家豪门中的暗探,也陆续发出了消息,指出这些世家与亲王曹云正在私下里密集的接触,让曹天成更是愤怒不已。

  随着曹云在明境之中的逐步深入,写回来的折子,也是愈来愈言辞激烈,折子中不但有他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更有他对明国政策的分析以及对大齐现行政策的批评,而在最后,曹云居然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换一种方式与世家豪门交流。

  简而言之,就是利益的交换。曹云想要效仿明人的政策,将豪门世家的利益与朝廷的利益绑在一起。

  这直接是对大齐国策的改弦易辙,这样的折子如果一旦公开,在朝堂之上引起的震动,几乎不输于天翻地覆,曹天成不用想也知道,朝廷之上的反对之声,会如同海潮一般将他淹没。

  这些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打击豪门世家,亲手扶植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官员,这些官员们不遗余力的打击豪门世家,与这些家族结下了极深的仇怨,想要改弦易辙,便等于否定了这些人这些年的工作,更是将这些人出卖了。

  一旦与这些豪门世家展开谈判,让那些人咸鱼翻身,则打击报复必将随之而来,这些官员岂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而无动于衷?而且那些贪婪得如同土狼一般的豪门世家,又岂会轻易放弃他们所拥有的一切而愿意变成国家的附庸?

  而且,这不是对他这个皇帝又一次赤裸裸的打脸攻击吗?

  大齐需要的不是改良,而是革命,一场彻彻底底的革命,白纸之上好作画,只有将这些蛀虫彻底打翻,大齐才能迎来崭新的未来。

  大齐立国太久,阶层固化所导致的社会矛盾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点,不将这个解决好,那么在未来的与明人的争霸大战之中,必将是一个绝大的隐患。

  楚国这几年,被明人渗透得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便是一个最好的例证,摆在他的面前在时时刻刻的警醒着他。

  但让他恐惧的是,现在是一直支持他的曹云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别人他可以视而不见,而曹云,却是可以让他的皇帝宝座摇摇晃晃的人物。

  杀掉他!

  这是曹天成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但旋即就被他抛诸脑后,这虽然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但杀掉曹云所带来的震动,却不是朝廷能承受得起的。只怕后果比所有的豪门世家跳出来造反还要严重得多。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想尽一切办法将他拉回来,让他重新回到自己设定的轨道之上。

  但曹云的性格,曹天成却又是清楚无比,此人一旦下定了决心,想要重新扳回来,那是千难万难。

  曹天成挺后悔当初放了曹云出去,像曹云这样的人,就只适合圈养在长安城中,让他每日醇酒美人不问世事才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先等待曹云从明国返回之后再做打算。

  曹天成愤愤地将扯掉了腰间的一块他平素最珍爱的玉佩,狠狠地砸进了池塘,溅起一溜水花,一大群金色的鱼儿瞬间出现在水花溅起的地方,大概是他们认为有人在投食吧,巡游良久,一无所获,这些鱼儿再度潜入到了水中,游到了荷叶之下。

  水面再一次的恢复了平静。

  但在水下,也不知有多少鬼鬼魅魅在活动着呢,曹天成在心中暗自想到。

  远处,两个太监抬着一顶软轿正急步向着他的方向而来,曹天成吁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心情,来人是已经卸任,现在按道理说该被关在天牢之中的首辅田汾。

  这是曹天成一直以来最为信任和倚重的左右手。可现在自己要见他一面,还得偷偷摸摸,躲躲藏藏,一想到这个,他心里便满是怒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