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两记耳光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马车外面密集的马蹄声停顿了下来,旋即,马车也停了下来,曹云从马车里钻出来,站在车辕之上,对面齐国前来迎接他军队已是清晰可见,鲜字大旗迎风招展.

  他跳下了马辕,向着高踞马上,正眼露凶光恶狠狠地盯着对面的骑兵统领李小丫拱了拱手:”多承相送,一路辛苦了.”

  李小丫收回了目光,两手一拱,大刺刺地还了一礼,道:”不辛苦,骑兵跑这么一点子路,连热身都算不上呢,亲王殿下,咱们长安再见了.”

  曹云一笑转身,向着贲宽却是一揖到地,”此次来去都劳烦郡守了.”

  “本份耳!”贲宽笑吟吟地道:”下官在这里祝亲王殿下一帆丰顺,心想事成.”

  曹天成苦笑一声:”此次来明,郡守于我受益良多,无以为谢,仅此一礼了.”

  “能当亲王一礼,贲某与有荣焉,殿下,请吧,对面可要等急了.”贲宽看着远处急行而来的几匹战马,笑道.

  曹云抬头,看向身后大明境内,只不过去了数月时间,他身后的那一片领土便又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去时一片荒芜,难见人烟,回来之时,却已经看到一个又一个的村落出现在旷野之上,焚烧荒草,深耕翻地的百姓,已是随处可见了.虽然那些人穿得破破乱乱,但脸上却都洋溢着快活的笑容.

  不远处的丘岭之上,多了一幢灰扑扑的建筑,像是一个增肥增粗的筒子楼,又像是一个简易盘的军事要塞,这样的小型要塞,在桃园郡里,随处可见.

  当然,在曹云这样的专业人士眼中,看似杂乱无章的这些小型要塞,却是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防守网络.规划并主持修建这些小型要塞的将领,无疑也是一个军事大家.

  这种小型要塞是非常让人头痛的,他比起一般的城墙还要高,还要紧凑,虽然只能驻扎百余人,但却是一颗极难啃动的铁豌豆.更何况大明的这些小要塞更是与众不同,清一色儿的采用钢筋水泥结构,其坚硬程度比石头城还要硬上三分,再配上大明特有的弩机,连弩,霹雳火等武器,当真是坚不可摧.

  想要将他拿下来,非得付出惨重的代价不可,但就这样一路打下去,大齐又有多少兵马可以折损在这上头呢?不打,放着他们在身后,又如同芒刺在背,后路不稳,谈何进攻?

  他收回了目光,突然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当真是想得太多了,未来大战爆发,肯定不会有自己什么事儿了,自己想得太多,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冲着贲宽,李小丫等人点点头,他重新踏上了车辕,钻进了马车之中,砰的一声,马车车门紧紧地关上了.伴随着车夫驾的一声,这辆豪奢的马车缓缓启动,向着国境线驶去.

  李小丫瞪着眼睛看着车队一侧的一些骑着马穿着便服的人,看到为首的那个个子高大但却皮肤松松垮垮的家伙的时候,他嘿了一声,平举手掌,在脖子上一划而过.

  那人瞟了一眼李小丫,哼了一声,转过了目光,再看向齐国一侧时,脸上却又是有着压抑不住的喜色.那是一种得脱生天,从此天高任鸟飞的喜悦.

  这个人,自然就是齐国费了大周章也要弄回去的宁则枫了.随同他一起去齐国的嫡系部下,多达五百余人.

  随着这边的车队向着两国边镜线上出发,另一侧,却有一个人孤孤单单的骑着马儿,缓缓的走向大明一方.

  常宁郡一侧,鲜碧松,徐俊生等齐国将领策马而立,面色肃穆地看着对面的大明军阵,当然,也看丰那个山峻之上的建筑,可以说,他们是眼睁睁地看着这样一个小型要塞出现在边境线上的,对面建起这个要塞的速度,让他们叹为观止.头两天看着的还是一个个的木头钢铁架子,再过两天去看,一幢灰扑扑的建筑便已经基本完工了.

  不用去细看,鲜碧松也知道这样的要塞极不好打,不说他的高度,单是建这个要塞所花的钢铁就让他头皮发麻.大明这么有钱么?竟然将钢铁塞进建筑之中?在大齐,也只有那些极为重要的大城才在外墙包裹上石料或者青砖.

  与他们这一侧聚集了大大小小的将领一大群不同,距离他们稍远一点的地方,一个人却孤零零的骑在马上,却是曹辉.形单影只的他,看起来不仅有些凄凉,还有些凄惨,脸色惨白,一只膀子还吊在胸前,竟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曹辉就如同瘟役一般,周围除了他的几个护卫之外,普通的军将,竟然是绕着他走,根本就不靠近他周围十步之内.

  不管是鲜碧松,还是徐俊生,看向曹辉的眼神都不善.曹辉掳掠宁知文,表面上看是要用宁知文换回宁知枫,但实际上是将当时还在大明的曹云陷入到了极大的危险境地.如果大明真不要脸了,一把将曹云扣住换人,曹云便有极大的可能再也回不了大齐.

  这触及到了鲜碧松这些将领的底线.他们的确忠于大齐,但曹云对他们有知遇之恩,曹云被迫隐退不再掌权他们可以接受,但做出某此事情把曹云往死路上逼,他们就无法忍受了.

  曹辉是他们惹不起的人,但惹不起,却躲得起,这使得曹辉自从押着宁知文到了常宁郡之后,便陷入到了一种极度尴尬的境地,哪怕今天要一起面对人,鲜碧松等人也丝毫没有收敛起这种对他的敌意.

  宁知文策马缓缓而行,心中却是感慨万千.明国皇帝的仁义超乎了他的想象之外,他没有想到,秦风竟然当真答应了将他换回去.他很清楚,大明这个换人决定是一笔赔本的买卖,大儿子宁则枫不但痛恨小儿子宁则远,更是将大明恨到了骨头里,这一回脱却樊笼,必然会竭尽全力地与大明为难,而以大齐的底子,有了宁则枫和他的一大部下,不说将来的水师能与大明相提并论,至少会在海上给大明造成极大的麻烦.

  他勒马停在了中线之上.

  那辆豪奢的马车停在了他的身边,车帘撩起,曹云深深地看了一眼宁知文,宁知文却连头都没有转动一下,更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瞪着两只眼睛,看着马车后方的那一众人等.

  曹云放下了车帘子,马车继续前行.

  宁知文跳下了马,站在了道路中央.

  骑在马上的宁则枫也翻身下马,低垂着头走到了宁知文的面前,双膝一屈跪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宁知文扬手,重重地抽了宁则枫一巴掌,宁则枫苍白的脸郏之上,立即便浮现出了五个手指印.

  一个耳光打过,宁知文还不解恨,反手正要再抽一记的时候,宁则枫却突然抬起了头,眼中泪光闪耀,但眼神却倔强无比.

  “爹,凭什么我就要在那个小小的庭院之中被关上一被子,凭什么我这一辈子就只能看到那一片小小的天空?”他大声道.”宁则远运气好,他赢了,我也认了,但现在我有机会与他再度较量,我为什么不能争一争?他与我相比,也就是运气好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凭才能,我比他差么?”

  宁知文扬起的手掌再也抽不下去了,伸出手去,抚摸着宁则枫的头发,半晌,才叹了一口气道:”我回去之后,就会把你这一支的名字从祖谱之中剔出,自今而后,泉州宁氏,再也没有你的名字了.”

  “爹!”宁则枫俯地大哭,在这个时候,没有比驱逐出宗族更严利的惩罚了,有时候,这比杀一个人还让他难受.

  宁知文长叹一声,牵着马,步履蹒跚地向着明军方向走去,这一瞬间,他的身形佝偻了许多.

  “爷爷!”一辆马车的车帘子突然被揭开,几张稚嫩的小脸挤在窗口,看着宁知文大声喊道.

  宁知文转头,看着那一张张笑嘻嘻的小脸蛋,脚步一下子顿住,一时之间,竟然在老泪纵横,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狠了狠心,翻身上马,狠狠一鞭子打在马股之上,战马吃痛,立时四蹄翻飞远去.

  “爷爷!”身后,稚嫩的喊声还在追着他前行.

  曹云的马车停在了齐军的军阵之前,鲜碧松等一众军将一涌而上,齐齐在马车之前鞠躬行礼问安,曹云微笑着走出马车,抱拳还礼:”诸位将军,有劳了,有劳了.”

  “殿下辛苦了!”众多将领异口同声地道.

  看着整齐划一的将军们,曹云脸上的欢容却是一闪而过,内心的忧虑却是更加浓厚了一些.在心中暗叹一声,自己执掌齐国军队数十年,上上下下,无不是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军将,不管是那一个帝王,大概都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吧?

  他的目光越过了众多的将领,落在了那个吊着一只膀子的人身上.

  曹辉脸上浮现出笑容,大步走了过来.

  “曹辉见过亲王殿下.”

  曹云跳下了马车,站在曹辉的面前,却没有还礼,而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看向曹辉一脸的莫名其妙.

  突然曹云扬起了手,啪的一声脆响,他竟然出间不意地扇了曹辉一记耳光,这一记耳光,不仅将曹辉打蒙了,也让鲜碧松等一众将领目瞪口呆.

  曹辉是谁?鬼影的统领,陛下的心腹,首辅的女婿,当真是权倾天下的人物.

  也只有曹云,才敢这样利索的扇他一记耳光而毫无顾忌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