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夹缝生存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周济云,这一位曾经为齐国立下过赫赫功勋的大将,如今不得不说成了这世上最为悲摧的人物.他被两个皇帝跟惦记上了.

  闵若英想要彻底收复东部六郡,以此来抹平他数年之前遭受的屈辱,一振国内民心士气,重新树立皇家的威严,聚拢人心,再求励精图治,重现大楚旧日荣光.

  曹天成想要将这支由世家豪门掌控的军队从这世上抹灭,为国内政治改革扫平最大的一个障碍,使国内的豪门世家失去最大的倚仗.

  如此一来,被夹在中间的周济云就显得特别悲摧,从当初的意气风发到现在龟缩在昆凌郡苦苦支撑,也不过过去了数年的时间.

  万州一役,周部损失惨重,周部麾下十万大军折损了一半,东部六郡被卞无双在短短的数月之间便夺走了一半,如果不是卞无双有着另外的盘算,现在他的境遇会更惨一些.

  正是因为卞无双若有若无的放了他一马,这才使得他有时间重新布置,收缩兵力,保住了手里仅存的实力,但即便是如此,他也守不住剩下的偌大地盘,在随后的半年时间中,他一点一点的收缩兵力,终于彻底放弃了除开昆凌郡以外的地方,东部六郡,现在他牢牢地握在手中的,便只剩下昆凌郡了.这是东部六郡之中最大的郡治,也是人丁最多,最为富裕的一个郡治.

  他面临的形式相当的险恶,对面的楚军在卞无双的指挥之下,虎视眈眈,而他,却只能孤军奋战,齐国别说给他支援了,现在不落井下石,在背后捅他一刀,他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军粮,物资,军械,在他败退万州之后,便已经完全被切断了供应,他得不到齐国朝廷一丝一毫的支援.

  进入六月之后,形式愈发的危险了起来,一支龙镶军进驻了潞州,这一下,连国内豪门世家通过商队给他部队提供的各类支援也被切断了,现在,唯有通过走私等手段,才能从国内弄到一些急需的物资.但对于一支数万人的大军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现在,他就靠着昆凌郡一地来供应他的数万大军.他能支撑到现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有一位好的副手,昆凌郡郡守岳开山.这位从周济云攻占了东部六郡之后,就担任昆凌郡郡守的他,几年时间,苦心经营,使得昆凌郡的经济民生恢复得极快.

  现在的昆凌郡,更像是一个被夹在楚国,齐国之间割据的小军阀,想要吞掉他的势力都比他要强大得太多,只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政治势力左右而一时之间都没有对他下死手而已,一旦有一边摆脱了这些羁绊,可以毫无顾忌地向他下手的话,那么以昆凌郡现在的实力,根本是抵挡不了多久的.

  “济云,再裁军一万吧.”岳开山盯着对面的周济云,道.眼窝深陷,面色苍白的他,这两年来,为了昆凌郡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心血.整个人骨瘦如柴,如同一个衣服架子一般.

  “大敌当前,如何裁军?现在我还愁兵力不够,正在考虑征军呢!”周济云一怔,不假思索地反对道.”开山,你也知道,自从罗良到了荆湖之后,楚军对我们的攻势就骤然加强了,看来卞无双也顶不住楚国朝廷的压力了,我们现在的兵力,不仅是防着他们,还要盯着潞州那边儿,本来就不够了.”

  岳开山叹了一口气:”济云,时至今日,你还不明白吗?我们能存在与否,其实不在于我们有多少兵力,而在于政治上的博弈,即便你征兵,又能征多少?我们又能养活多少?”

  周济云垂下了眼睑,半晌才道:”前几天你不是跟我说,今年会是一个大丰收吗?”

  “的确会有一个大丰收,但那又如何?现在我们只剩下昆凌郡了,这里,以前毕竟是楚地,楚民占了绝大多数,随着我们的节节败退,这里的楚民已经不安份起来了,我需要更多的人手来保障农业生产,来保障各类作坊的产量,来稳定各地的形式,你也应当明白,有些事情,不是强行镇压就能摆平的.有时候,越镇压,越坏事.”

  “今年粮食虽然无忧,但我们的赋赋收入却在降低,楚地,齐地都对我们加强了封锁,我们昆凌郡除了粮食还能自济,其它不管是什么都是奇缺无比,而军队,就是一个消耗的怪兽,现在你还保持着五万军队的规模,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军队的多寡不是我们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理由.如果没有足够的人手,我们会先从内部崩溃掉的.”

  周济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相信岳开山的判断,因为这几年,没有岳开山的苦苦支撑和经营,只怕他早就垮掉了.

  “先裁五千人怎么样?给你五千人,我估计,很快楚人就会又发起新一轮的攻击了,等打过了这一仗,我再给你补足五千人.”周济云道.

  岳开山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国内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吗?”

  周济云摇了摇头:”说句实话,我对他们这一次的谋划,并不怎么看好.我在亲王殿下任职多年,为了能够有朝一日取代他的位置,我可以说是没有放过他的任何一个细节来了解他,这是一个把齐国的存续,强大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人,为了让齐国只有一个无人置疑的头领,他舍得放弃他拥有的一切而去当一个闲散亲王,这样的舍得,换了是我,绝对是做不到的.想要通过他来搞掉皇帝陛下,几无可能.”

  “事在人为.”岳开山咬牙道:”你说得对,亲王殿下的确是这样一个人,但如果让他看到现在的皇帝陛下的策略,只会把齐国带进无尽的深渊呢?他会不会以天下为己任而出头?济云,我觉得现在我们在国内的动作还是太小了一些,应当动作再大一点,再激烈一些.”

  周济云悚然而惊.

  “光一个勃州是不够的.国内的那些人,想要威胁朝廷,却又束手束脚,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关口,那里还顾得了哪许多,只有让国内烽烟四起,再能让朝廷看到我们真正的力量,现在他们是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一旦让皇帝布置完毕了对勃州倾力一击,灭了勃州的话,我们便等于又自断了一臂,那个时候,有勃州的例子在前,其它的地方想再起来,就会踌躇再三,现在勃州声势正大,正是好时候啊!”

  “一旦这样做了,那损失就太大了!”周济云叹息道.

  “损失?”岳开山冷笑起来,”还是丢不开现在那一点点的利益吗?怕打起来弄乱了地方,各家不能赚大钱了?当真是只要钱不要命,现在舍不得钱,以后那就舍命吧!”

  “家里的事情,又哪里是我能作主的,你也知道,主事的都是各家组成的长老会.”周济云道:”再说了,勃州现在一切尚好,明人的介入,能让他们坚持更长的时间.”

  “曹云入明,为的是什么,你我都明白,一旦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只怕勃州就危险了.”岳开山道:”我知道长老会与明国有一些接触,明人也想要利用曹云来搞乱齐国,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把主动权操诸于他人之手,我们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何必要弄得这样转弯抹角,我们先动起来,倒逼曹云,不是更直接吗?我们要明白,明人之所以与我们接触,只不过是想要利用我们,一旦他们能从朝廷手里拿到更多的好处,放弃我们是很容易的.”

  “目前传过来的消息,还是很乐观的.”周济云道:”皇帝对曹云已经起了疑心,宫中传来了消息,说是曹天成甚至砸了他的书房.田汾下狱,曹云又遭疑,现在我们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被动了!”

  “济云,你是家族里现在唯一的一支在外的武装力量,也是朝廷最为忌惮的,你的话,对长老会是很有力量的,就算是威胁他们又怎么样?左右现在他们已经给我们的帮助不多了,不需要再仰他们鼻息.如果他们再不动起来,最先出事的,肯定是我们.你要明白,皇帝不拿下我们,就不会先动他们.我们已经站在了刀锋之上,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的.”

  “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向他们表明我的态度.”周济云点头道.

  “你心里有数就好,我先走了,那五千人你尽早给我,接下来就是秋收了,我需要大量的人手.”岳开山道.

  “你去忙吧,开山,注意身体,你这一年来,身子骨愈发的弱了,我这儿,可少不得你.”周济云看着对方瘦削的身体,忍不住道.

  “放心吧,我还死不了!”岳开山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拱了拱手,径直离开.

  周济云看着他的背影,默然无语.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这个人有一句话说得是对的,那就是昆凌郡的存在,更多的是在于政治上的博弈而不是军事之上的较量.不过想让各大家在国内举旗造反,响应勃州,就是胡言乱语了.”

  周济云没有回头,”乌长老,我倒是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我不认为曹云当真会背叛皇帝.”

  “这些事情,你不用管,长老会自有安排.”乌索打断了周济云的话,”而且你也不必担心昆凌郡的安全问题,楚人,嘿嘿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