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笑看风云起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安置好周氏一众勃州归顺而来的人之后,秦风终于觉得可以大大的松上一口气了,接下来,他觉得自己可以小小的放松一下,这些年来,他几乎没有一刻能让自己松懈下来的时间.

  对于齐国的一切行动基本上都算是告一段落了,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便只能是静观其变了.齐明两国,从一开始,差不多便都是在暗中较量,最起初是大明在艰难成长之中,齐国见缝插针,一边利用他们牵制其它敌对势力,又暗中捅刀子延缓大明成长的步伐,直到大明势力渐成,与秦国邓朴大军苦战于横甸之时,齐国才算正式出兵,本来一举将大明打趴下,但却事与愿违,大明是极端艰难的情况之下,竟然在三个战场之上同时赢得了胜利,这三场胜利,彻底奠定了大明稳固的根基,也让齐国在第一次与大明的交锋之中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因为这一场的失败,齐国不得不让出他们占领了数年之久的益阳,武陵,桃园三郡,以换取他们能竭力全力覆灭楚国入侵的主力,但即便是撤退,他们也将这三地弄得民生凋零,荒无人烟.

  大明站稳脚跟之后,情形就开始反转,轮到大明想法设法地捅他们的刀子了.大力资力楚国收复东部六郡,推动齐国国内豪门世家与皇室之间的矛盾激化,策划勃州反叛,可以说一记接着一记的重拳,让齐国应接不暇.

  但秦风也很清楚适可而止的道理,像勃州叛乱,在拿到足够的好处之后,该放手的就一定要放手.齐国绝不能忍受大明在勃州安插上一根针顶在他们的腹心之心.明国可以持续不断地支持勃州周氏的叛乱继续下去,但这样带来的后果,极有可能便是齐国不得不提前发动与大明的全面战争.

  而更让秦风担心的是,在勃州长期对周氏的支持,很可能带来曹天成与国内豪门世家的暂时和解,向这些豪门世家让步,从而在国内结成统一战线.事实上,齐国内的周家,乌家之所以一直在暗地里支持周氏,无外乎也是想要逼迫曹天成与他们和解甚至于让步.

  一个团结的齐国是秦风不愿意看到的,哪怕他们是暂时性的结合在一起.

  必须要让他们打起来,这样即便曹天成赢了,但彻底清洗豪门世家所带来的震荡,即便是齐国这样的大国,也不是短时间内便能承受这样的后果的.

  曹天成的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改革国内,集中皇权的作法,纯粹就是手足之上有了伤病,他便砍掉手足的治法,即便赢得了这场争斗,主干也会受到极大的损失,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对大明形成任何的威胁了.

  豪门世家之所以对齐国皇室形成了巨大的威胁,其根本在于他们以土地为核心,建立起了庞大的利益集团,用土地为纽带,他们将一村一乡一县牢牢地联结在一起,跟随他们的不仅是这些宗族的子弟,还有无数依附在这些土地之上生活的百姓,牵一而发动全身.在齐国,皇权不下乡,那绝对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实实在在的发生着.

  皇帝的圣旨到了县里,便算是走到了头,再往下,那就要看那些宗族势力如何做了,百姓只知头上的宗族而不知皇帝,因为皇帝距离他们实在是太过于遥远了.

  地方上庞大的利益集团触角通过他们拥有的巨大财富,开始向上倒逼,他们在拥有大量土地的同时,又开始垄断一个又一个的商贸行当,开始扶植一个又一个的子弟进入朝堂.在大齐,读书仍然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能有闲钱读书的,绝大部分都是宗族子弟,哪怕就是与寒门子弟公平竞争,寒门素家也不见得能竞争过这些人,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有家而无国.齐国在经过了百余年这样的发展之后,终于开始危及到了皇室的统治权威.皇帝曹天成不得不刮骨疗毒了.从与楚国开战伊始,他便有意识地开始削弱豪门世家的力量了.

  但不得不说,他心太急,做得太过分,终于引起了豪门世家的强烈反弹,矛盾骤然之极激化而不得不采取更为激烈的手段了.

  寻就是图穷匕现.

  而反观明国,在立国伊始,便分外注重土地的问题.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大规模的拥有土地成为了一项基本国策,哪怕民间并不禁止土地的买卖,但当一个人拥有的土地超过了一定的数量之后,恐怖的税收杠杆便随之会重重地砸到这些人的头上,这使得土地拥有者非但无利可图,要是遇上个灾年,非得赔得底儿朝天不可.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他们拥有的基本土地的税收,却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而在严禁土地兼并的政策之上,大明同时又广开财源,有意识的引导着百姓将手里的资金投入到商业上来,并因此扶植了一批又一批的商业巨贾.

  严禁土地兼并使得在大明这块土地之上没有了豪门世家成长的最基本的条件,而豪门巨贾在朝廷看来,虽然有足够的影响力,却缺足够的威慑力.完全就是无本之源,无根之水.

  你有钱,但你没人.

  你有钱,但你在政治之上却缺乏足够的支撑.

  那你也就只有有钱而已了,你可以过上足够奢华的生活,成为人人羡慕的对象,但在朝廷眼中,你却是肥嘟嘟的一头大猪,一旦逮到了你的错处,一介小吏便足以让你倾家荡产.

  大明开国功臣沙阳五大家,到了现在,也基本上被分化得差不多了.刘氏与皇室结成了亲家,成了皇亲国戚,自然会与皇室穿一条裤子,方家在方大治升任次辅兼任吏部尚书之后,也特意地出售了许多生意上的股份,放弃了绝大部分生意上的控股权而开始过上了靠红利生活的日子,田氏生意庞大,但田真也正是因为如此而难以成为鹰巢的最高首领.五大家中唯一带领兵的陈家洛,影响力局限于沙阳一带,而且身处武陵战区,周遭被各个部队包围不说,离越京城这个权力中心愈来愈远,一旦等到陈家洛因为年纪而退出权力顶峰的时候,陈家在军中的影响力,便也消失殆尽.

  一场吏治改革,使得朝廷将官员的任免权尽数收归到了中央朝廷,中央集权制完全构架完成,以轨道车为代表的交通系统的大发展,使得大明从中枢到地方的距离在时间之上显得愈来愈短,朝廷圣旨,朝发夕可至.换一个说法,地方上出现了任何的动乱,朝廷的军队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到这个地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扑灭.

  推行小学堂的义务教育大开民智,不指望出多少精英,但却让下一代人基本上完成识字这一历朝历代都无法想象的艰巨任务,使得地方上蒙敝百姓的可能大大减小.事实上,不管那一朝那一代,没有那个皇帝是存心想将自己的帝国搞垮的,很多对百姓有利的政策,从中央到地方之后,便被歪嘴的和尚将经给唱得歪了,最终,惠民的政策只是惠及了那些别有用心者,而苦者愈苦,富者愈富,当这种畸形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会集中来一次火山喷射般的大暴发,改朝换代正是因此而起.

  智民,富民,是朝廷笼络百姓的手段,老百姓只要吃得饱,穿得暖,谁会没事儿去干那种提着脑袋的买卖呢?老婆孩子热炕头,自古以来便是升斗小民们的最高追求,当然,有了一些闲钱,喝喝小钱,打打小牌,那日子就更是美滋滋了.

  对于现在的大明来说,拥有地方官吏的任免权,拥有军队的绝对控制权,便可以确保国家在中央的统治之下,不会偏离预定的航道,即便遇上风浪偶有小差池,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也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在此基础之上,兴农,兴商,兴工,让百姓愈来愈富,减税,减赋,免除徭役,让百姓的负担愈来愈轻.大明的官府与其它朝代的官府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不担心国库里没有钱,他们只是在操心如何将钱用更快的速度流动起来,钱只有动起来,那会创造出更多的财富,而堆在家中,堆在库房之中,看似很多,却永远也不能让他增长价值.

  这也是大明太平银行首席长官苏灿所著的<钱论>现在仍然是严禁外传的一本高度保密的书藉,能看到他的人廖廖无几的原因所在.

  对于齐国,现在就是坐山观虎斗的时刻了,笑看曹天成如何在国内挥斥方遒,叱咤风云,在秦风看来,曹天成获得胜利是一定的,区别只在于他付出的代价会是多少而已.

  可惜的是曹云是那种脑子极度清楚的人物,很难利用他做出什么事情来,但能让曹天成将曹云弃之一边而不用,秦风就已经觉得赚了.

  人不能要求得太多,太贪,是会翻船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