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劫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两个人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那个身材极是魁梧,每一步跨出,都极有气势,手里提着一根铁棍子,长发披肩,脸上疤痕累累,贺人屠已经够高了,但这个人却比贺人屠还要高一头.

  另一个却是一个书生模样,手里摇晃着一柄折扇,看似走得很慢,但与前方那个汉子,却总是只有那么一步的差距.

  “马豹子!石书生!”贺人屠脸色微变.

  “天下闻名的人屠子,居然也知道我二人的名号,真是与有荣焉!”摇着折扇的书生笑吟吟的与大汉并肩而立.

  宁知文在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之后,也是脸色大变.这两人都是齐国人,是齐国大名鼎鼎的大盗,当然,到了他们这个份儿上,是用不着亲自出手去打劫了,所有齐国的强盗们,每年自然都会有供奉献上,说白了,这二人就是坐地分赃的强盗头儿.

  说来也是奇怪,以这二人的能力,只要二人愿意,齐国朝廷自然会倒履相迎,但这二人,非但不理会齐国朝廷的相邀,反而时不时还要与朝廷捣捣乱,齐国朝堂也是无可奈何,这二人虽然家大业大,但还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否则一个宗师级别的人报复起来,那谁也受不了.

  “你二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贺人屠眯起了眼睛.

  “受人所托来办一件事情.”石书生摊摊手,一脸的无奈.

  “这件事情与我们有关?”宁知文突然在一边问道.

  “自然有关,说起来就是与宁先生你有关啊!”石书生嗬嗬笑道.

  “哦,说起来我与二位可不熟啊,不知有什么事情能劳动你们二位千里迢迢地赶到这里来找我?”宁知文不动声色的探着口风.

  石书生还没有答话,一边的石豹子已经是不耐烦了:”哪来这么多废话,宁老头,曹辉请我们两个捉你回去.如此而已,”

  “我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大齐鬼影的统领大人,还弄出如此大的场面,这可真是有些想不通呢!”宁知文心一沉,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为什么要抓你我不知道,不过看到贺人屠在你身边,这场面倒也不算太大.”马豹子一顿手里的棍子,看着贺人屠:”人屠子,你是想与我们干一场让我们把人抓走呢,还是不伤和气地让我们直接把人带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二人居然成了齐国朝廷的鹰犬?”贺人屠冷冷地问道.

  “你是明朝的鹰犬倒是真的,我们还真不是齐国朝廷的鹰犬,我们活得很简单,只是为自己而活,不过我兄弟有一个毛病,就是不能欠人的人情,早年时候,我们欠了一个人的人情,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讨还,能怎么办?只好还人情.”

  “你们欠曹辉的人情?”贺人屠冷笑着问道:”这个借口可不好.”

  “呸,曹辉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我们欠他人情,我们欠的人情是他师父的,不过现在他拿着曹冲老儿的信物找上门来,我们却也只能将这个人情还给他,”马豹子道:”人屠子,看样子你也不会痛快交人,总是要打过一场的,你前半辈子专门杀盗贼,不巧的很,老子正是盗贼头子,早想跟你做一场了,不过老子还来不及去找你,你却被文汇章老儿逮了去,那老头子我惹不起,只能作罢,后来你又出了山,不过那个时候老子已经是宗师了,也不屑于去找你的碴儿了,不过现在嘛,倒正好做过一场.”

  贺人屠哈哈一笑:”好呀,做一场就一场,不过我打赢了,这位宁老哥,可就要跟我走了.”

  “豹子不要上当.”一边的石书生折扇轻摇,”人屠子,不必费这样的心机,这一趟我们是来还人情的,人不带回去,这人情便还不了.除非人屠子你一人能打赢我们两个联手,否则就不必多动心机了.”

  马豹子不满地看着他:”书生,你是说我不是他对手吗?”

  “小心驶得万年船.”石书生笑吟吟地道:”你刚刚还没有到,我可是看到了人屠子一招杀死大楚内卫统领的风采哦,端地是厉害之极.”

  “原来你那个时候就来了?”贺人屠脸色凝重,这人窥伺在一侧这么久,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你怎么没有阻止我杀了这个人呢,据我所知,你们齐国朝廷与在可是有意与楚国修好呢!”

  “那关我屁事!”石书生看着温文而雅,说出来的话却是丝毫没有儒雅之风.”正好可以借此看看人屠子的本领,果然厉害,书生我是甘拜下风的.一招之间,将一个九级巅峰的人震得五脏尽碎,这份本领,我自问是做不到的.”

  他自甘服输,贺人屠却是丝毫不看小看了他,这样的人,反而是最难对付的.他缓缓地提起了桨刀,”一会儿我拦住他们,其它的人也会协助你,只要上了船,逃到河中心,以你的水性,也许能逃出去.”

  贺人屠的声音不小,事实上他即便小声说,也瞒不过眼前这两人.

  马豹子冷笑不语.

  石书生淡淡地看着贺人屠道:”如果这位宁先生有刚刚这位死去的大楚统领的修为,你人屠子不顾死活,他的确有一丝可能逃走,不过他太差了,即便是加上这些你们的部下,也照样难以脱身,人屠子,我们只不过是还人情,不想与你拼命,更不想得罪大明朝堂,毕竟我们也还担心文汇章有一天来找我们的麻烦.但你要是不听我们的好言相劝,那可就不要管我们了.”

  贺人屠没有说话,只是再向前踏了一步,马豹子兴奋地也向前走了一步.

  宁知文一把抓住贺人屠,微笑着道:”不必麻烦了,我跟二位走.”

  “不行!”贺人屠断然道.

  宁知文笑道:”贺兄不必担心我,那曹辉既然请动这二位来抓我回去,当然不会是为了把我一刀干掉,所以我的性命是没有什么可忧虑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贺兄,我可不想这里这些兄弟都为了我死掉,这可真是死得完全不值了.”

  石书生折扇一合,啪的拍在左手心中,赞道:”宁先生果然深明大义,这样最好,不用打生打死,我们便能还了这个人情.还不太得罪人.现在大明如日中天,说实话,我们也不想结下死仇呢.”

  贺人屠沉默了,眼前这两个人,其中任何一个对上自己,自己都有把握取胜,但两人联手,自己则是一点机会也没有.

  宁知文笑着拍了拍贺人屠的肩膀,双手一背,潇洒的径直走向二人,站在了石书生一边,拱手道:”在下宁知文.”

  “果然是爽快人,佩服佩服,放心吧,我们只是请人,这一路上去齐国,只要宁先生跟现在一样爽快,我们兄弟一定会好好的招呼你的,不必担心受委屈,我们兄弟二人,最佩服英雄豪杰,你功夫差了一点,但凭这份担当胆气,倒也算得上是英雄豪杰.”石书生看着宁知文的动作,眼中倒也是露出佩服之色.

  “你们二人是盗贼头子,不巧我宁某人也是,不过你们是在大陆上坐地分赃,而我嘛,却是当海盗的,哈哈哈,这一路之上,正好交流交流心得啊,说不定等到了齐国,咱们还能成为朋友!”宁知文放声大笑.

  “以前还有可能,不过现在不可能了.你已经不是盗贼了,你是官儿了,你是楚国的官儿还是明国的官儿呢,有点让人迷糊!”石书生笑道:”所以啊,我们不愿意与当官的人打交道.”

  “还是有共同语言的.”宁知文笑道.

  马豹子看着对面脸沉如水的贺人屠,有些遗憾地道:”可惜,打不成了.”

  贺人屠怒气勃发:”有什么打不成的,你想打,我成全你.”

  “好得很.”马豹子立起棍子,兴奋不已.

  “点到为止,点到为止!”一边的石书生微笑着道.其实他心里未尝也不是想试试贺人屠的斤两,虽然他看到了贺人屠的对手,但一个宗师杀一个九级高手,有时候还真看不出他的真实水平.

  石书生话音刚落,马豹子已是一声狂喝,一棒子便敲了下去.

  说打便打,毫无行却杨青出手时的那种惊天动地的气势,看起来与一个普通人敲出一棍毫无二致.同样挥出桨刀的贺人屠也是一般无二.

  铁棍,桨刀,都是重武器,但二者交击,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发出,一边紧张围观的鹰巢的行动人员一脸的莫名其妙.

  下一刻,马豹子后退了一步,然后又一步,连退三步,终于站稳,脸上涌出了一股血红.在他后退的时候,贺人屠相应地跟着跨前了一步,但几乎同一瞬间,石书生向前踏出了一步,贺人屠的第二步凝在了空中,再次落下的时候,脸上也与马豹子一般无二,变得赤红一片.

  马豹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领教了,果然比我厉害.”

  他光棍地开口认输,但贺人屠却知道自己没有赢,此人只不过比自己差一线而已,那个石书生,绝不会比他差.

  “宁先生暂时会跟着你们走,但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贺人屠就跟你们两人不死不休了.”贺人屠缓缓地向后退去.”想来你们也知道,贺人屠以前是个什么得性.”

  石书生脸色微变,贺人屠之所以赢得这个绰号,是因为早年时期以斩尽杀绝而得名的,文汇章也是因为这个才出手将他捉了回去的.

  “我们走!”退出数步,贺人屠转身,大步离去,在他身后,鹰巢的行动队员们纷纷跟了上去.而载着杨青等人尸体的两艘船,在迟疑了片刻之后,也都掉头驶向了远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