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牺牲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大明次辅,都御史金景南此刻正一身便服,站在鹰巢的大门外,饶有兴趣地抬头打量着悬着监察院匾额门楣.

  大明重要的官衙基本上都集中在皇宫一带,特别是皇帝秦风将原来庞大的皇宫宫室划出来一部分作为各部衙门的办公所在之后,便更集中了.

  但这些重要的衙门之中,监察院是其中例外的一个.

  外界所知道的监察院便是业内人士更为习惯称呼为鹰巢的谍探机构.在名义之上,他是都察院的下属部门,但实际上,他更多的事务直接向皇帝负责,金景南上任都御史之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皇帝面前喋喋不休一直不放弃的聒噪,也只不过是将手伸进了监察院的国内司.而金景南正是借重国内司的力量,实现了对大明国内百官的有效监察.

  鹰巢国内司的高效让金景南叹为观止,这也更让他坚定了一定要真正掌握监察院的决心.既然是自己的下属部门,那自己就应该掌控这个部门.

  当然,他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本来他已经有些灰心丧气了,没有皇帝的支持,他再努力也没有用,鹰巢的高级官员们,根本就丝毫不惧于他作为次辅和都御史的权力.

  但人在家中坐,福从天上来,鹰巢统领郭九龄居然请他来视察鹰巢.

  所谓的视察,自然不过是名面之上的理由,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可以想见,一定关乎到极其重要的事情,甚至是极其危险的事情,不然鹰巢干嘛巴巴的凑到自己身边来,要知道有一段时间,因为自己想要插手鹰巢,让双方之间的关系一度很紧张.

  鹰巢的能量极大,但他们的衙门却是相当的低调,也许他们是越京城中衙门看起来最寒酸的一个.

  不过寒酸归寒酸,真正能踏入这间衙门之内的人,却屈指可数.据金南南知道,至今为止,想进去便进去的,似乎只有皇帝和首辅两个人而已.

  自己是他们名义上的上司,但真正能踏进这扇门,今天还是第一次.

  不管郭九龄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金景南都决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金大人.”鹰巢副统领田真满面春风的双手抱拳一揖到地,”大驾光临,请,请进.”

  “有劳田副统领了.”金景南亦微笑着还礼,说实话,他对田真映象还是不错的,田真负责的国内司在他监察百官的任务之中,居功甚伟,田真也对配合他的工作毫无二话.比起郭九龄那个老货,此人无疑更好合作一些.

  “郭统领与田康副统领正在等候您的光临!”田真笑咪咪地伸手让,引导着金景南一直走到了郭九龄的公厅之外,看到郭九龄与田康二人已经站在了门外,这才向诸人点头示意之后,转身退了下去.

  金景南微微有些意外,居然连身为副统领的田真也需要避嫌,那可就真算是大得有些超呼他想象的大事了.

  入座,上茶,寒喧,一轮固定的礼仪之后,金景南开门见山了.

  “郭统领,明人不说暗话,响鼓不用重锤,咱们都很忙,就不必绕圈子了,开门见山,有话就说吧!”金景南将茶杯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道.

  “金大人果然是名不虚传的爽利人.”郭九龄微微一笑道:”那我就直说了,有一件事情,我们鹰巢无法决择,所以想请金大人来帮着推敲推敲.”

  金景南笑道:”郭统领就不怕引狼入室吗?”

  “都是陛下臣子,我想不管是金大人也好,还是我郭九龄也好,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初衷,那就是为了陛下,为了大明,我想对于这一点,金大人就算对我郭九龄有意见,也绝不会怀疑吧!”郭九龄正色道.

  金景南收敛了笑容,点头道:”对于这一点,金某从来不怀疑,但该我坚持的,我也绝不会松口.”

  “出发点都是好的,目标也是一致的,所不同的,只是对待做一件事情不同的手段以及不同的过程而已.”郭九龄点头道:”金大人,在宁知文离开荆湖的时候,我们探知到闵若英要杀掉宁知文,而主持这一次行动的正是杨青,所以我们便将计就计,策划了一次反杀,总体来说,这是一次完美的计划,当然,宁知文后来出事,不过那是另外一件事了.”

  “杨青之死,对我大明颠覆楚国闵氏统治,是一大利好!”金景南点头道:”这一件事做得极好,至于宁知文的事情,那另当别论.”

  “杨青作为内卫大统领,他的死,使得楚国内卫陷入到了内乱当中,金大人,郭某也出自内卫,在安如海任统领时期,我,杨毅,当然还有杨青,都算是厉害的人物吧,后来我到了大明,杨毅更是未得善终,杨青这才得以上任.不过在杨青之后,楚国内卫可就没有再能力压众人的人物了.现在,楚国内卫三位副统领正在争夺这个位子.”郭九龄道.

  金景南眼睛眯了起来,盯着郭九龄道:”你准备插手?”

  “这三位副统领,分别叫张懿,雷卫,童强,三人势力相当,不分上下,现在争得是火星四溅,而闵若英因为罗良罗虎罗豹以及杨青之死,怒火攻心,有些失去理智,连首辅马向南都被斥退,这使得楚国现在混乱之极,三人之争,一时竟然没有人理会了,所以我认为这是我们插手其中的好机会.金大人,如果内卫是我们的人掌握,那将来做任何事情,岂不是顺风顺水?”

  “问题在于,你怎么插手?”金景南有些震惊地看着郭九龄,”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难不成你策发了这三人中的一位?”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郭九龄笑道:”谈不上策反,这三人之中,有一个是我早年的部下,但并没有知道,只是我防患于未然埋下的一颗棋子,当然这些年过去了,我并不知道他还认不认我这位老上司,但我认为值得一试.”

  “你有把握?”金景南问道.

  “没有把握,因为他是这三人之中,势力最弱的那一个.”郭九龄道.

  “既然是最弱的一个,成功的可能性岂不是更小?”金景南皱眉道.

  “此人在我走之后,便没有了任何后台,比起另外两个人来说,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但他却在十余年间,一步步的爬到了副统领的这个位置,其个人能力勿容置疑是极强的.”

  “这我倒相信,必竟能得到你当年的青睐,能力是不缺乏的.”金景南想了想,”怎么策反?”

  “我会亲自回上京一趟.”郭九龄道.

  “即便你亲自去了,也不见得能成功啊!”

  “我准备让他立一个大功.”郭九龄道:”如果他还认我这个老上司,而且能被我说服成为我们的人,那么,我将让他立上一大功,成为当仁不让的内卫统领的唯一人选.”

  “你想给他什么功劳?”金景南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郭九龄顿了一顿,这才道:”我们大明在上京城一半的人手.一共是三百七十三名谍探,有一般的,也有位置重要的,更有埋藏极深的.”

  屋内瞬间便冷了场,如同极寒扫过,似乎连空气也一下子凝结了.

  “这些都是大明的功臣,是大明最忠心的人,你这是要出卖他们了?”金景南的话,似乎从喉咙之中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的,田康能从他的眼睛之中,读出滔天的怒火.

  “是的,一旦将他们出卖,他们只有一条路,死,特别是在闵若英现在怒火冲天的局面之下.”郭九龄肯定地道,脸色却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变化,”但我认为,这是值得的,三百七十三名谍探,换来楚国内卫统领的效忠,我认为这是一笔可以让我们赚上暴利的交易.”

  金景南霍地站了起来,在屋内来回地走来走去,此刻他似乎完全没有了大明第三号大臣的风度,竟然伸手将长袍的下摆撩起来掖在腰间,如同当年他还是一个矿工一般,呼呼地喘着粗气,在屋里如同困兽一般的来回走动.

  “这件事情,你还没有回报陛下?”他突然停下来问道.

  “这件事,不能回报给陛下.”郭九龄摇头道:”这只是我们的自作主张,陛下从头到尾都不会知道这一件事,现在不知道,将来也不知道.”

  “我明白了!”金景南抬头看着屋顶,深深地喘了一口气:”难怪你要把我拉进来,原来你是觉得你的肩膀背不起这三百七十三人的死亡.”

  “不是我背不起!”郭九龄摇头道:”这一次,我是怀着必死的心回上京城的,我没有把握说服他,所以在临走之前,我这个统领将会卸职,田康将会接任.如果成功了,我也会就此退隐,解甲归田,如果失败,那就不用说了.”

  “你出现在那人的面前,难道不比那三百七十三个人更值钱吗?”金景南道.

  “这我自然是有法子的,那人不可能拿我来威胁到鹰巢的.”郭九龄微微一笑道.”至于如何做,金大人不会刨根问底吧!”

  金景南怔怔地瞅了郭九龄半晌,突然笑了起来:”你郭老儿敢豁出命去干的事情,我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将来事情暴光,会臭了名声吗?这个锅,我背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