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我要换的是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宁先生,来来来,再喝一杯吧,这酒可是我们大齐的贡酒,等闲是喝不到的.”曹辉笑吟吟的给宁知文将酒杯满上.

  宁知文端起酒杯,咂了一口,看着曹辉,笑道:”想不到宁某一阶下囚竟然有如此的待遇,也算是一桩奇谈了.”

  曹辉呵呵一笑:”宁先生,真要说起来,咱们也算是同行了,不过作一个间谍能当到你这个儿份儿上,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当得光明正大,当得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却拿你无可奈何,走到哪里,都还得把你奉为上宾.”

  “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挺自豪的.”宁知文大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不过曹大人,我还是挺奇怪的,你把我弄来,到底是想要些什么呢?”

  “宁先生这是明知故问了.”曹辉道.

  “水师!”宁知文点了点头:”不过你以为弄到了我,就弄到了水师的东西,这也太天真了吧?”

  “不不不,一点也不天真,我确信我能弄到我要的东西.”曹辉看着宁知文,信心十足地道.”宁先生,要我为你分析分析吗?”

  “愿闻其详.”宁知文也很好奇,”我也很想知道,大明怎么会为我这样一个大楚高官付出偌大的代价呢?”

  “关键就在这里呢!”曹辉得意地看着宁知文:”先生乃是大楚高官,但实际上却是为明人做事,这件事,楚国,齐国,当然还有明国,都心知肚明,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也只有那些普通百姓不解其中蹊跷罢了,我拿了先生来,楚国朝廷想必心中窍喜,现在先生对他们没用了,明着杀怕惹恼了明人,本来想暗着杀,不想先生棋高一招,还倒打了一耙,闵若英只怕气得吐血.所以自然是对先生不闻不问,只等着先生的死讯传出来罢了.”

  “的确如此.”宁知文点头道.

  “大明呢,也不愿意声张,毕竟这样的事情,不光彩吧,而且现在正值大明对楚国的大计到了关键时刻,如果爆出这样的丑闻,想来楚人对于明国的观感,必定会大为不佳,甚至心生反感对吧?明人不会因小失大.”

  “照你这么一分析,明国对我就应当不闻不问,任我自生自灭就好了,又怎么可能拿水师的东西来换我呢?”宁知文笑着反问道.

  曹辉身子向后一靠,笃定地道:”我之所以如此笃定,自然有我的理由.明国要吞并楚国的野心,是路人皆知,但手段却与史上任何时候都不一样,我一直都在研究明人在楚国的种种行为,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们并不想像征服秦国那样来一场高强度的战争,而是想要通过一种和平的方式慢慢地侵吞楚国,我称之为和平演变.”

  听着曹辉的话,宁知文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心中却吃惊不小,这个曹辉,果然非同凡响.

  “当然,这也是因为楚国与明国之间有着特殊的关系,闵若兮与闵若英是嫡亲兄妹,如果突然有一天,闵若兮成了楚国的皇帝,我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女子能当皇帝?这可真是奇谈怪论!”宁知文嗬嗬一笑.

  “宁先生,这并不好笑,李清大帝建立的大唐帝国,在最初的两百年中,可是出过两位女帝的,只不过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些历史被故意模糊掉了,但存在过便是存在过,知晓这些事情的人,并不少,”

  “那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大着呢!”曹辉哼了一声:”如果秦风采取的当真是这样的一种方式,那么,他需要的不仅是控制楚国的百姓,更需要绝大部分的楚国重臣对此事持支持态度,我不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楚国大臣投靠了你们,但这个数目肯定不少.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对郭九龄说一声佩服,在这一件事上,他让我彻底坐蜡了,我确信这样的事情,但却抓不着半点把柄.”

  宁知文笑而不语.

  “试想一下,如果像宁先生这样为明国立下了泼天大功的人物,而且自己的儿子还是明国大将的人,出了这样的事情,明国都不愿意出面救人,那么,他们又如何能保证自己该得的利益呢?我相信明国在拉拢这些人的时候,一定许出了不菲的利益.这是一个信用问题,对于明国现在对楚国的战略来说,至关重要.”

  “你说得连我都要相信了!”宁知文摊了摊手道.

  “宁先生不用虚言掩饰,我只是向你陈述,不是向你求证.”曹辉道:”我对自己的判断,有着强烈的自信.刚刚所说,只不过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第二个嘛,就是基于对明国皇帝秦风的认知了,宁先生恐怕不知道,我认识秦风的时候,他还是楚国西军之中一个小小的校尉,随后的很多年里,我与他的交集也不少,对他的认知,只怕要比宁先生深多了.秦风此人,谋算极深,走一步,看三步,很多看似随意的一颗棋子,但最后都证明起到了大作用.按理说,这样的人,是非常理智的,但让我感到困惑的,此人却又非常长情.这不但体现在他对闵若兮的感情之上,更体现在他对部下的爱护之上.当年剪刀背叛了整个敢死营,让敢死营几乎全军覆灭,他最后也没有狠下心来杀死这个老部下.所以基于这一点,我也认为,他不会看着宁先生身处险境而不顾,江山好改,本性难移,秦风这个人,军事之上悍勇难制,政治之上老谋深算,但这世上,终归是没有完人,还是留下了这样一个缺点可以利用.”

  “在我看来,这倒不是什么缺点,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的麾下才甘愿为其所驱策而无怨无悔.”宁知文淡淡地道.

  “说得不错,这个缺点,在有时候,的确是优点.”曹辉点头表示同意,”一个太冷血的帝王,容易让人害怕,畏惧,但却很难产生敬意.我要说的最后一点,就是秦风强大的自信心,此人自雁山起兵之后,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但却无一败绩,短短十年便建立起了强大的明国,一连串的胜利,让明国上下对他有着无比的信心,他自己也是异常自信,所以,他认为即便我们拿到了水师的技术,重新建立起了水师,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别忘了,你们的亲王殿下还在大明!”宁知文提醒道.”大明还可以拿他来换我,你们会置曹云的安危于不顾吗?”

  听到宁知文这么说,曹辉不由大笑起来:”如果没有想清楚这一点,我还冒昧地去请先生干什么?我拿了先生,三国都不会摊开到桌面上来说,但明人扣了亲王殿下不放,却将举世皆知,我想,齐人如果知道前去与明人商谈和平的亲王殿下无故被扣,一定会很愤怒的,这除了激起齐人同仇敌忾之心外,明人大概得不到什么了.”

  “或许这才是你们的皇帝陛下想要的后果,得不得到水师技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亲王殿下被扣不能回国,既除了你们陛下的心头之患,又能激起齐人仇视大明之心?”

  “先生能想到的,秦风自然也会想到,所以,他不会扣住亲王殿下,而是会在亲王殿下身上做些文章来离间亲王殿下,我们国内的局势宁先生清楚得很,所以,一个好好的亲王殿下回到齐国,比将他扣在明国作用要大得多,所以,明人是断然不会扣住亲王殿下的,但他又要救出先生你,除了满足我的条件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呢?”曹辉一摊手,看着宁知文道.

  “算盘的确打得很响,以我估计,你得手的可能性极大,但是曹大人,不是我轻视齐国,即便你们拿到了全套的水师战舰制造技术,你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造出与大明相比美的战舰来,海上,你们仍然不是对手.如果勃州周氏不反,你们还有可能缩小与大明水师的差距,但现在,你们已经没有了基础了.”

  “宁先生说得对!”曹辉叹了一口气:”我从秦风这些年治理明国的经验之中总结出,最重要的,便是人才啊,现在我们大齐,的确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了,纵然有庞大的人力物力,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堆集出我们所需要的人才来,所以,我拿宁先生跟明国换的,不是他们的水师技术,而是一些人.”

  “拿我换人?换那些造船的技师?”宁知文惊讶地看着曹辉.

  “光有那些技师有什么用?我需要熟悉海事的人,我需要一个能从上到下统筹海事,熟悉造船技术,编练水师,出海作战的人.”曹辉认真地道.

  宁知文想了想,摇了摇头:”想不出什么人符合曹大人的要求,因为这样的人,是绝不会投奔齐国的,大明皇帝也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可曹某却偏偏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如果他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他一定会高兴万分的投奔我们大齐,并且全心全意的为我们大齐效力.”曹辉看着宁知文,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宁知文先是愕然,接着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色渐渐的变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