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神秘人家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六泉湖是越京城中最为繁华的一个地方,在这里,高门大宅,比比皆是,一个个都占地颇广,宅子修建的一个比一个豪奢,越京城本就是一个各种文化风俗汇集的地方,在这里,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各种不同风格的宅院争奇斗艳,每一幢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传承,站在这一片地方,几乎便可以览尽天下房屋庄园的风格。

  无他,只是因为这一片地方是大明豪奢巨富商人们的聚居区。大明重商,皇帝更是喊出了无农不稳,无商不富,以农为腹心,以商为手足的口号,巨商大贾在大明的份量,现在是愈来愈重,这些手握巨资的人,已经深深介入到了大明的方方面面。

  在这里,不仅仅有着大明的富豪门,因为昌隆银行的存款保密制度,使得楚,齐甚至是以前的秦国的一些富豪,也将自己的资金大量的转移到明国,派来自己的嫡系子弟在大明开枝散叶,给家族找一条后路。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人到了大明之后,很快便聚集到了这里,用大明户部尚书耿精明的话来说,这里的人手里的财富加起来,远远超过大明的国库。

  当然,他们这些人的钱,不是在太平银行,就是在昌隆银行。耿精明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完,那就是这些人的钱,自然也就是国库里的钱。

  在大明,金,银是不允许流通交易的,一旦发现,严惩不贷,他只是作为一种硬通货的储备,而利用大明纸币,朝廷牢牢的控制着这些资金的走向,指引着这些巨富们将钱流通到该去的地方。

  不管是苏灿,还是耿精明,都确信只有当钱流动起来才能发挥其巨大的作用,这两个人最是痛恨有些人将钱藏在家里。过去金银好储存,不过现在纸币嘛,就不一样了。

  在六泉湖这一带,你年收入有个几十万两银子才算是刚刚入门,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明国各行各业之中执牛耳的人物,用日进万金来说都不为过。当然,这一带的物价,也比越京城其它地方要高出许多来。

  街上的店铺中出售着无数在普通集市之上根本看不到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的价格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酒楼饭馆之中,永远都是人满为患,不事先预定,根本就不会有你的位子,当然,这里的酒楼饭馆是没有散席一说的,包装精美的一个个独立的包间为客人们提供着私密的空间,让他们能够放心地在这里商量着他们的商业机密。

  在这里,每天达成的协议所涉及的金额,也许是一个普通人做梦也不会想到的数字。这里的人彼此熟悉,哪怕是两个毫不相干的行业,谁又能说得清楚啥时候就会有交集呢?谁知道啥时候自己就资金周转不灵需要旁人帮助周转一下呢?

  不过在这里,有一户人家,却是聚集在这里的所有富豪门都不认识的。在六泉湖所有人的眼中,这一户人家极其神秘,他们的大门上没有匾额,他们的家人极少出门,即便是出门采买,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很多在六泉湖已经住了数年的,都没有见过这家主人的面。

  主人不出门,平素也没有任何客人来拜访,这一户的神秘,已经让六泉湖所有人都在猜测其究竟是谁。

  可不管是谁,这一家都是不差钱的。他家的宅子比大部分人的宅子都要大,从他们上街采买的东西,都是市面之上最好的,商人们总有自己的渠道,有好事者将这一家一年的消耗给大抵的估算了一下,结果让人咋舌,这一家人每年的用度,只怕要超过十万两银子。

  吃的是最好的,穿得是最好的,用得是最好的,这一家人,采买东西,似乎只有一个规矩,那就是买最贵的。

  但不见他家有什么生意啊?这是六泉湖的居民们最为不解的,他们虽然豪富,每年的用度也不少,但真正说仅在日常生活之上就花费十万之巨,却也是万万达不到的。

  说他是巨商,看不见他们有什么生意。说他们是权贵,但大明的权贵,好像都不太有钱。更重要的是,权贵们怎么会居住在这里呢?与商人有自己的聚居区一样,权贵高官们也有着自己的聚居地。

  所有人都猜不透,看不明白。

  太阳火辣辣的照射着,快要进九月了,但天气仍然炎热无比,街上看不到多少行人,临街的那些装修豪华的店铺也没有几个人,伙计们懒洋洋的瘫坐在店里昏昏欲睡,在这里做生意,自然不用辛苦的去街上招揽客人,也许十天半月都没有一笔生意,但只要做成一笔,就可以管个十天半月。

  酒楼饭店在这个时候,倒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包间都是满的,在这里,酒楼饭店能提供一切你能想到的东西。

  外面突然响起了隆隆的声音,不少人有些惊愕地探出脑袋,艳阳仍然高照,但怎么就打雷了呢?但下一刻,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一支骑兵出现在宽阔的街道之上,一个个盔甲鲜明,全副武装的骑兵纵马而来,肆无忌惮地奔驰在街面之上。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因为这样的场景,在越京城,数年之来从没有见过。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那些骑兵的服色,所有人的脑子里都立刻闪现出了几个大字,出大事了。因为来得是监察院下属鹰巢的部队。

  有人要倒霉了。

  所有人都惴惴不已,在六泉湖居住的人,又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是干净的呢?

  不是自己,不是自己!几乎每个人都在心里颤抖着默念着。大明君王是仁慈的,是英明的,但大明的律法也是极为严苛的,你不触犯律法,你在大明能享受到一切你能想到的优待,一旦触犯律法,你也将受到最为严厉的惩处。

  他们曾见过刑部的捕快来这里拿过人,那是大明一个鼎鼎大名的商人,不过很不幸,他想与大明的税务机关较较劲,偷税漏税的结果就是,人进了大牢,巨额的罚款瞬间让这一户人家进入赤贫阶级,他的生意,自然也瞬间被人瓜分得干干净净。

  不久前有人见过那个曾经在大明呼风唤雨的人,现在他在越京城开了一间普通的杂货店子,勉强能维持一个生计。

  这就是挑战皇帝底线的下场。

  可上一次只不过是刑部,户部联合办案,而这一次,来得居然是更让人害怕的鹰隼。很显然,级别提高了不少。

  在所有人的惴惴不安之中,黑衣鹰隼们停在了一户人家门前,关注着这一切的六泉湖居民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是那一户神秘的人家。

  看那些鹰隼们毫不客气的重重地擂着大门的模样,显然不是好事。

  好奇心自然是能害死猫的,既然与自己无关,大家那一颗八卦的心自然被高高的勾了起来。一直在他们眼中极为神秘的这一家人,看起来马上就要被揭开面纱了。

  这一户人家的确很特别,因为他的主人姓宁。宁知文的宁,宁则远的宁。

  或者知道宁知文的人还不是太多,但宁则远在大明则是鼎鼎大名,对于六泉湖中的某些人来说,宁则远更是他们的大财神,正是这位大明水师统领为他们开辟出了一条全新的财路,自从去年大明开放海禁,允许商人们自由进行海外贸易之后,但凡有些门路,手里又有着充裕资金的人来说,去海外做生意已经成了必然的选择,因为他几乎代表着暴利。

  以前朝廷有海禁,海上有海盗,有风浪,风险太大,但现在,他们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风浪了,现收益比起来,风浪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

  当然,这户人家的主人既不是宁知文,也不是宁则远,但却与二人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因为他叫宁则枫。

  一个几乎掌控了宁家,几乎将他的弟弟宁则远彻底送进大海喂王八的家伙。当然,宁则远运气爆棚,绝处逢生碰上了秦风,从而开启了人生的辉煌之旅,宁则远发达了,宁则枫自然就要倒霉透顶了。

  他被送到了越京城,成了一只圈养在笼中的金丝雀。钱,是不会少他的,泉州宁氏有的是钱,但自由,是没有的,前途,自然也是没有的。

  宁知文不愿杀了儿子,宁则远也不想背上杀哥哥的这个名声,他们决定把宁则枫当猪一般的养起来就好。

  宁则枫被圈养在这里,已经有数年之久了,彻底失败的他,已经承认了自己当一辈子猪锣的命运,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认命,那小命就真正不保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蝼蚁尚且惜命,何况人呢?

  当然,他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不过至少宁则远得到的消息,是他这个哥哥已经彻底废了,现在已经当真把自己养得胖成了一头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