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一死之后万事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我不喜欢,我很不喜欢。”杨致有些烦燥,捡起地上的石籽,扔进面前的池塘中,在寂静的夜中,石籽落水的嗵嗵之声分外刺耳,远处楼阁之上投身过来的光芒照耀下的水纹,一圈圈的荡漾开来。

  从雷卫府上出来,回到藏身的地点,杨致的脸上就没有了一点点的笑容。

  “老郭,我觉得吧,这事儿,肯定会触及到皇帝的逆鳞。你应当很清楚,他所热爱的西军,他所珍惜的敢死营,都是因为出卖而消失的,自己人的出卖。”杨致加强了语调。

  此刻的郭九龄,没有了先前在雷卫府中的洒然自若,满脸的皱纹更深,也让他看起来更苍老,脸色也显得极是苍白。

  “我也不喜欢,但我必须这样做。杨致,你就当他们是在战场之上为国奋战而牺牲的英勇士卒吧,虽然战场不同,方式不同,但结果,都是一样的。”

  杨致一下子显得激动起来,“能一样吗?这能一样吗?战士们战死沙场,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他们明白每向前一步,便能给大明争取到多一分的胜利希望,他们洒热血,抛头颅,在所不惜,激情澎湃,他们是死在敌人的手中,而那张名单上的人,却是死在自己人手中。”

  郭九龄沉默半晌,才道:“我们需要内卫统领这个位子,如果这个位子上的人是我们的,那么在接下来的关键行动之中,楚国朝廷将彻底变成聋子,瞎子,搞不清楚我们的动向,我们甚至可以将他们往错误的方向上引。杨致,你知道这有多重要吗?这会少死多少人吗?是的,楚国我们已经渗透得七七八八了,但火凤军却仍然是存在的,数万火凤军一直驻扎在上京城内外,他们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强悍的,硬打,胜利当然会是我们的,但要死多少人?一千,两千,还是一万?而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多少无辜的百姓无在战火之中丧生?”

  “战死,死得其所,但这样死去,未免过于窝囊。我宁可我的士兵们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战死。”杨致道。

  “原本的名单之上一共有三百多人,这是让雷卫上台的筹码,而杨懿在泉州被我们所擒,雷卫上台的阻碍便小了许多,我已经将名单删减了一半,再另外加上了一些钱富。这已经是我能做的极致了。杨致,一百多个密谍的被捕,死亡,换来将来大军少死成千上万的勇敢的士卒,换来我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征服楚国,为什么不能做?杨致,我从来不是什么道德君子,我一直都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所以,我永远不可能站在台上来,而只能在黑暗之中前行。我愿意背负所有的骂名,不在乎有人朝我吐唾沫,扔石头。”

  “你他妈的就是一个蠢蛋。”杨致觉得鼻子有些发酸:“这件事情,皇帝肯定会愤怒,而且将来此事一旦暴光,你在史书之上便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烂人,会被唾骂千秋万世的。”

  郭九龄呵呵一笑:“不能名垂千古,遗臭万年也不错呵!”

  “你真是这样的想的吗?”杨致冷笑。

  郭九龄耸了耸肩,“杨致,说真的,我无所谓的。哪怕是皇帝的愤怒,我也不在乎了。你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吗?”

  杨致一惊,“看你龙精虎猛的,再活个几十年问题不大吧?”

  “多谢你的吉言罗!”郭九龄大笑:“这十几年虽然有舒畅帮我调治,但一来我年事已高,二来当年损了身体的底子,我啊,最多还有一年的活头,而且这还是要精心休养,不操心劳碌的情况之下。”

  杨致脸上变色:“那你不跑到上京来搞东搞西,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找死吗?”

  “你觉得我这样的人,多活个一年半载和现在就翘辫子了,有很大的区别吗?”郭九龄反问道。

  杨致盯着池塘半晌,虽然心中不愿意回答这样的答案,但最终,还是冲着对方点了点头。

  “所以说啊,我这一次出来,当真是来找死的,我已经不准备回越京城了,所以,皇帝再愤怒,也不能冲着我出气了。哈哈哈,金景南那小子,到时候必然会被皇帝揍个满脸开花!”郭九龄笑得乐不可支,“这家伙想把手伸到我们鹰巢来,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等等,等等!”杨致竖起了手掌,“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到时候皇帝肯定冲着金景南撒气啊。”

  “不是,第一句,第一句是什么?”杨致问道。

  郭九龄呵呵一笑:“怎么啦,我是说我这一次出来,就是来找死的。”

  “不行!”杨致一伸手,扣住了郭有龄的肩膀,“既然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那接下来你就得老老实实的滚回大明去,不回去,我抓你回去。”

  “小杨致,你想抓我,还嫩了一点哦!”郭有龄也不挣扎,只是含笑看着对方:“别以为你武道修为现在远超于我,但真要抓我回去,你是做不到的。郭某可不是浪得虚名。”

  “你可以试试!”杨致冷笑。

  “你最大的可能是将我的尸体弄回去,你真要试试吗?”郭九龄冷笑。

  杨致一呆,终于还是无奈地缩回了自己的手。

  “老郭,你不能这样做。”

  郭九龄看着前方的池塘,看着池坊上飘浮的一片片枯黄的荷叶,缓缓地道:“杨致,你对楚国,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感情?”

  “我?”杨致楞了一下神,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对他没有任何感情,他对于我来说,便如同秦国,齐国一样,都是需要击败的对象,如果一定要有些什么,那便是痛恨吧。在这片土地之上,我失去了我所有的亲人,留下了无数的悔恨。”

  “是啊,你这一辈人,与我们是终究不同的。”郭有龄叹息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正是楚国最危难的时候,那时的我,热血澎湃,跟着先皇一齐为了楚国的生存而拼命战斗。一次次的险死而生,一次次的浴血而还,战场之上,倒下了我太多的朋友和亲人。安如海,我,左立行,当然还有你的爷爷杨一和,我们一起奋斗了多年,最终打下了一个繁盛的楚国,楚国实力天下第二,天下富庶当论第一。所以啊,对这片土地,我是深有感情的。”

  杨致理解地点了点头。

  “先皇对我还是很不错的。他也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郭有龄苦涩地一笑:“但现在,我却要覆灭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这一片江山了。杨致,跟你说句心里话,我对先皇是很抱愧的,特别是对那些死去的老战友,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悍卫的楚国,最后却会被我颠覆掉。”

  听到这里,杨致不由黑了脸,“所以你因为心中有愧,才过来寻死么?想以死来减轻你心中的愧疚,郭有龄,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楚国给予你的,你已经用你身上的伤疤,鲜血还给他们了,但你后来所受到的苦痛,却需要他们作出赔偿。”

  “理儿是这个理儿。”郭九龄一摊手:“先前我说自己没有什么道德底线,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我终究是个人呐,是人,就有一个人该有的正常情感,而这份情感,却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还得了的?有时候我在想,当我死后,见到了过去的那些老战友,他们跑来问我一句对得起他们吗?我该怎么回答。”

  “都是一些屁话,我看你是有些疯魔了。”杨致担心地瞅着看起来平静之极的郭九龄,这家伙现在真实的状况应当是有些颠狂了。

  “不是屁话,是真心话,杨致,你应该感到幸运,你是第一个听我袒露心声的人。”郭有龄笑道:“完成最后一块拼命的献祭,就是我本人。当雷卫逮到我之后献给闵若英,你说说,这内卫的位子,他是不是手到擒来。而且,他一定会成为闵若英接下最为器重的人之一。当然,他只会抓到一个死的我。”

  “你疯了?”杨致怒道。

  “我很正常。”郭九龄笑道:“对于一个最多只能活一年半载的家伙来说,当然要把他的价值利用到最大化。杨致,不要想着如何阻止我,我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包括大明那边鹰巢接下来的事情。死在楚国,死在上京,我就谁都不欠了。杨致,我猜闵若英拿到的哪怕是我的尸体,只怕也会把我挫骨扬灰,这样一来,我也算是还了先皇的情谊,到了阴曹地府,那些昔日战友,也不可能认得出来我,我便还是和以往一样,默默地黑暗之中生活,岂不是极好的一件事情。”

  杨致捏紧了拳头,卡卡作响。

  “接下来内卫的事情你就别管了,你是军中将领,不要插手这些阴暗的事情,这对你将来不利,田康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明天你就启程去办你自己的事情吧,万剑宗你也该回去一趟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