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最后的疯狂(上)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勃州叛乱,已经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从一开始的势如破竹,到接下来的双方僵持,再到最后节节败退,局势如同明朝所预料的一样,在齐国朝廷将目光着重投诸到这里之后,勃州便再也顶不住了.

  齐军以并州,翼州两地郡兵为辅,以朝廷直属的一支龙镶军为主,三面进击,向着勃州郡城步步逼近,在全力反攻之后的一个月之中,勃州绝大部分领土已经落到了朝廷手中.

  黎阳县城,余秀娥缩在墙垛之后,不时探头看一下城下的状况,天空之中,无数的石块正在四处横飞,城头之上,城楼早已经被摧毁,四处都堆满了从远处飞来的石块.

  黎阳县城是勃州郡城之前最后的一处抵挡地点,勃州保不住了,这已经是不容改变的事实,除非是大明大规模的开始介入勃州,但这并不符合明国现在的战略,在双方签定了和平协议之后,放弃勃州撤往大明,已经是不容改变的事实了.黎阳之所以还在拼命抵抗,只不过是要为了勃州郡的撤退,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在黎阳负责防守的,便是由余秀娥率领的三千明军.而攻打黎阳的,则是齐军最精锐的龙镶军.这也是大明军队第一次与齐国最精锐的军队在战场之上相遇.

  余秀娥与齐军交过手,但那时与她过招的,是齐国的边军,齐国龙镶军,是齐国皇帝直属,不论是装备,战斗力,都要比边军高出一筹,三天打下来,虽然守住了黎阳,但余秀娥也打得相当辛苦.

  天空中的石弹仍在没完没了的飞着,余秀娥干脆翻了一个身躺了下来,齐人这几天到底是造了多少投石机啊?几天下来,城墙已经面目全非了,有些地方已经残破不已,被用沙袋垒起来堵住了缺口.

  最后一枚石弹在地上弹了几下之后,如山一般的呐喊之声响了起来,余秀娥一骨碌爬了起来,顺着绰起了放在一边的大刀,齐军离着城墙已经很近了.

  用不着她发出指领,城头之上,一块块被横拉开的鱼网,绸皮连带着上面的石头被扯开,露出了下面伤痕累累的霹雳火.为了抵御石弹,这些霹雳火的上方,被拉起了一层层的鱼网,一匹匹的绸布,这些东西自然不能完全拦住石弹,但却能有效的降低石弹的攻击力,霹雳火的外壳都是用铁打制的,失去了绝大部分冲劲的石弹对他造成的伤害就有限了.

  “发射!”身后传来了军官有些嘶哑的吼叫声.随即霹雳火的啸叫之声便响了起来,数十台霹雳火同时发出怒吼,城墙之上几乎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声音.无数的石弹瞬间便从城头之上向着城下正在进攻的齐军飞去.

  因为已经决定要放弃勃州城了,所以勃州城内绝大部分的霹雳火已经尽数移装到了黎阳,是以这里的防守强度,要远远地超过了齐军的估计.

  霹雳火最强大的攻击力其实是他们的铁弹,不过现在为了追求射速,自然就放弃了铁弹而改用了石弹,反正现在城头之上石头多得很,稍加打磨便可以直接使用,数十台之中,只有两三台仍然在发射烧红的铁弹.

  三天的战斗,龙镶军对于城头之上的霹雳火的性能也已经相当熟悉了,之所以赶制了如此之多的投石机,就是想要将这些霹雳火干掉,不过现在看起来,效果并不佳.

  余秀娥看着城下的齐军,对于城头之上霹雳火的攻击效果也是大摇其头,齐人制造了相当多的简陋的蒙冲车,士兵们躲在蒙冲车下向着城墙逼近,霹雳火射出去的石弹落在这些碗口粗细的绑制在一起的蒙冲车车顶之上,除了发出啪啪的一些声音之外,基本上无法大量杀伤敌人,真正给敌人造成巨大伤害的,还是那些烧红的铁弹.

  只要铁弹落到这些蒙冲车上,要么便是砸断,要么便是引发大火,迫使那些齐人从蒙冲车下逃出来.

  不过可惜的是,铁弹的储存是有限的,在齐人没有发动总攻之前,余秀娥还不想将最后的底牌亮出来.

  身后,士兵们正在疯狂地将城头之上凌乱的石头,杂物清理开,一台台弩机被从藏兵洞中搬了出来,安装在了城头.

  “准备作战!”余秀娥厉声喝道.

  城下,已经走过了霹雳火射程的齐军,从蒙冲车下冲了出来,抬着一架架云梯向着城墙冲来,在霹雳火的猛烈打击之下幸存的数架攻车车,亦在步步迫近,攻城车上安装的十数台强弩每一次的发射都会让其猛烈的摇晃起来.一支支的弩箭深深地扎进了城墙,落在地面,这些弩机对于墙头之上的明军威胁极大.

  “强弩,覆盖射击,给我打掉他们.”一名军官吼叫着,就在刚刚,数名明军被一支攻城车上飞来的弩箭给串成了血葫芦.”瞄准他们,一个一个打.”

  城头之上,数台强弩抬起了机头,与齐军的强弩不同,明军的强弩一次发射三支,射程要近上许多,但射速却要更快.其实明军的武器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追求射击的速度,强弩如此,弩机如此,霹雳火也是如此.

  数十支强弩呼啸而去,离城墙最近的一台攻城车摇晃起来,发出了吱吱呀呀的怪叫之声,在车上齐军士兵的惊叫声中,轰然倒塌下去.

  咣咣的声音不停的响起,那是一台台的蒙冲车带着巨大的冲击撞击在了城墙之上,整个城墙似乎都在摇晃,一架架云梯被搭上了城墙,城下的齐军冒着如雨的弩箭,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提着钢刀铁矛,向着城头攀爬,不时有人被射中惨叫着从云梯之上提下去.

  “斧头,推杆.”有军官在吼叫.

  身材强壮的士兵挥舞着斧头冲了上去,猛力挥动大斧,斩在云梯之上的钩子之上,将钩子斩断,随即一根根的推杆顶住了云梯,数十名士兵齐声怒吼发力,将云梯远远的推离城墙,正在云梯之上的齐军,下饺子一般的从云梯之上掉了下去.

  余秀娥全身盔甲站在城头之上,明军的作战体系相当完善,各部军官各负其责,并不需要她这个最高指挥官事事过问.她此时的作用,更多的倒是鼓舞士气而已.不过像她那样招摇地一身大红披风地卓立在城头,倒也是极其少见.

  当然,她也招来了如同飞蝗一样的箭支.

  一般的羽箭她根本理都懒得理,从远处飞来的箭支到了她这个地方,力道基本上已经极小了,射在她的盔甲之上,除了发出几声叮叮当当的响声之外,连挠痒痒都显不够,只是偶尔有弩箭飞来,她才会挥动大刀,将其一斩两断.

  将是兵胆,有这样一个作风狠辣的大将这样站在城头,而且这位大将还是一个女子的时候,城头之上的明军,自然是雄心荷尔蒙爆棚,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

  远处,齐军指挥,龙镶军将军张衡盯着城头之上的那个招摇的大红披风,嘴角抽搐了几下,仗打到现在,对于对方的身份,他自然早就清楚无比了,城头之上,虽然打着周曙光的旗号,但与他作战的,却是明国的士兵,这一点,他清楚不已.

  这几天来,对他的信心的打击是巨大的,一万龙镶军,再加上沿途征用的青壮,他的军力多达两万人,却被死死的挡在了黎阳城外,数天攻击,一无所获,倒是死伤累累.黎阳就如同一块大海之中的礁石,虽然摇摇晃晃,却就是屹立不倒.

  “这个女人叫余秀娥,本来是我们大齐人,后来嫁给了明人黄豪,也就是明帝秦风的麾下被称为和尚的家伙,现在是明军锐金营的主将.”身边,一位熟悉明军编制的将领低声介绍道.

  “我管她是谁.”张衡低喝道:”派几个人混进士兵之中,杀了她.”

  “张将军,据我们所知,余秀娥武道修为极高,起码是九级中的修为,我们军队之中,并没有足以能够杀掉她的高手.”身边传来了一个无奈的声音.”派人去刺杀她,徒然是给她增添战功.”

  听了这话,张衡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陛下是怎么想的,如果能派给我一个宗师级的高手,黎阳早就拿下了.”

  身边的人都是哑然,宗师级的高手不是阿猫阿狗,能招之即来,呼之即去.

  “攻上城头了,攻上城头了!”有人高声欢呼起来,但旋即,声音又哑了下来,刚刚突破上城头的齐军,在那个红色的身影如飞天将军一般从天而降之后,顷刻之间,便被一一斩杀在了城头.

  第一波进攻很快就无疾而终,进攻的齐军又如同潮水一般的退了下来,只在城下留下了一地的残骸.

  “准备第二轮攻击.”张衡脸色铁青地道:”并州翼州两路郡兵,已经快要抵达勃州城下了,要是让他们先到勃州,我们龙镶军的脸也不用要了,大家找一根绳子吊死算了.”

  “遵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