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最后的疯狂(中二)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富县并没有可供军舰停靠的专用码头,不过有周朱桢这个本乡本土的家伙的带领,这一切便都不成其为问题了.身为曾经的周氏水师最杰出的将领,他对于勃州海岸线上那里能停靠战舰这样大型的船泊的地方了如指掌,在他的带领之下,一艘艘大明水师的船泊顺利地抵近海岸,宽大的跳板从船上搭了下来,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运输船的甲板之上涌了下来.

  和尚甚至等不及从跳板之上下来,一个虎跃,提着刀从高大的船头一跃而下,三步并作两步的便跑到了最前头,这才转头看着源源不断在海滩上正在集结的士兵.

  首先下船的便是他的三千锐金营.

  自从结束对秦战事之后,锐金营便回到了他们的驻地沙阳郡,秦风要出一口恶气,指望刚刚成军不久的水师陆战队自然是不保险,立即便想起了在沙阳郡的锐金营.

  派出锐金营是因为他们驻扎在沙阳,而沙阳与宝清港是有轨道车相连的,军队转运非常方便,而且这也是第一次轨道车承接大量军队运输的任务,命令一下,本来繁忙的沙阳至宝清港的这条轨道立即停下了所有的商业活动,数千锐金营士卒全副武装登车,短短三天时间,便全部从沙阳郡驻地抵达了宝清港.

  这样的转进速度,放在以往,那是根本想都不要想的,这样规模的出兵,起码要一个月以上才能抵达.

  除了运输上的原因,当然还有一个士气的问题.大部分陆地上的士兵在没有经过训练之前,长期乘坐军舰,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甚至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换作别的部队,士气恐怕要大成问题,但锐金营却不用太担心这个,因为余秀娥在锐金营的声望,甚至要比主将黄豪还要高,以救援余秀娥的名义将出兵的原因下达到锐金营,果然这些士兵一个个都嗷嗷叫着兴奋起来.

  在锐金营,余秀娥就是这些普通士兵的战神,锐金营打过无数次险仗,恶仗,而每一次率领士兵们发起冲锋的,都是那个高举着大刀,一身大红披风英姿飒爽的女将.

  锐金营中不知有多少士兵曾被她救过性命,现在余秀娥有难,这些受过他恩惠的士兵自然是要感恩图报.

  长期坐船自然是极其辛苦的,超过十天的航程,更是让绝大部分的士兵吐得昏天黑地,但强悍的体质,坚强的意志却硬是让他们硬生生的挺过了这一关,用士兵们的话来说,就是吐啊吐啊的吐得多了,不也就习惯了么?

  就是和尚自己,前三天也吐得两腿发软.

  基本上锐金营的士兵都经过了这个过程,而差不多三四天的功夫便都缓了过来的原因,除了士兵们的体质,意志之外,就不得不说大明强大而运转有序的战争机器了.在命令下达到锐金营的时候,太医署在长阳郡的各个制药坊也差不同多时接到了署长舒畅的命令,与命令一起到达的还有舒畅亲笔写的一张药方,所有的制药坊立时便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全力开动制作这种专门对付晕船的药丸,虽然并不能彻底解决掉问题,但却能极大的缓解士兵们晕船的痛苦和大大的缩短这个过程.

  而长阳郡郡守马向南则立即开始在全郡征调营养丰富的各类食物,包括各种肉食运抵宝清港,士兵们在经历了前几天的痛苦之后,身体一旦适应了海船的颠簸,前几天的亏空就一定要补起来.

  所以到士兵们抵达宝清港上船的时候,每个人便在怀里揣了十来颗药丸,以及一艘艘船上搭载的美味的食物.

  当然,最初的几天航程,无数的士兵扒着船舷呕吐的场景仍然尉为壮观,而每当这个时候,相伴而行的那些水师陆战队的士兵便会狂笑着涌到甲板之上看这景观,这是让锐金营最不爽的地方.谁都不想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被人看笑话,特别还不是一个作战序列的战友.

  想必这一事件,将会成为水师陆战队未来很多年的茶余饭后的笑料.

  踏上实地,和尚感觉自己的双腿还有些打飘,十多天飘在水上,怎么都有些感觉自己脚下踩着的大地也有些起起伏伏了.

  自己如此,那些士兵就更不消说了.

  “还跑得动吗?”站在集结起来的士兵们的方阵之前,和尚扯开嗓门大吼道.

  “跑得动!”回答他的是三千个异口同声的声音.

  “老子跟你们一样,脚下一样有些打飘,不过跑着跑着,这种感觉就会消失了,兄弟们,咱们这一回是去捅敌人的屁股,这样的爽的活计,咱们还是第一次干呢!以前咱们都是攻坚的,好不容易捞着了这样一件爽事,大家可得卯足了劲,给我捅得更深一些.”

  下面发出了轰堂大笑之声,刚刚上岸的那些不适感也在这大笑声中似乎飘得无影无踪了.

  “当真是无双劲旅!”走过来的周宝桢看着海滩之上集结起来的全副武装,手提大刀,背插投枪的锐金营士兵,由衷地道.

  这还是他第一次与大明陆军协同作战,也是他第一次看到一支明国老牌劲旅亮出他们锋利的獠牙.

  “周兄,等会赶起路来,我们的士兵可能跑得比较快,你们水师陆战队如果跟不上的话不要勉强,我们在赶路的同时,还要保证战斗力,可不能跑趴下了.”和尚摸了摸锃亮的脑袋,将头盔扣了上去,一片好心地道.

  “黄将军太小瞧我们水师陆战队了.”周宝桢还没有说话,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一名将领倒先是恼了,”咱们水师陆战队虽然组建不久,但也绝不会输给锐金营,再说你们在船上还吐了好几天呢,我们可是全须全尾的.”

  和尚呵呵一笑:”你小子是从烈火敢死营出来的吧,行,你有这豪言壮语我可就等着瞧了.”

  “末将苏威,是最早一批加入水师的烈火敢死营的队员,黄将军,咱们就比比看.”苏威一脸的跃跃欲试.

  看着两个好斗的家伙斗鸡一样的对视,周宝桢笑道:”黄将军,从富县到黎阳,是有着一条很不错的官道的,齐国官兵进攻我黎阳,也是先占领了富县然后再进抵黎阳的,据情报显示,他们在富县还有一个规模颇大的后勤辎重营,我们要不要先拔了他?”

  “不必!”黄豪摆了摆手,”我们的目标是干掉黎阳的张衡所部,这个后勤营先留在这里,咱们回程的时候,再顺带着将他们全部搬回去.权当是我们这一次出兵的军费了,不能空手而归是不是?周将军,带路的人都准备好了么?我们这就要出发了.”

  周宝桢点了点头,一挥手,十余个精壮的汉子走了过来.

  “他们非常熟悉这一段路,将由他们带领大军前进.”

  “好,锐金营,出发!”黄豪大手一挥,三千余军队的方阵立刻一队一队的开始行动,转眼之间便变成了四路纵队.

  这是一支没有打着任何旗帜的军队,包括停泊在海面之上的战舰,在和尚看来,这自然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但凡对大明熟悉的人,谁不知道现在大海之上的海盗要么就变成了大明水师,要么就被大明水师送进了大海喂鱼,至于上了岸的军队,人家一看这装备,还不知道这就是大明军队么?

  当然,他这样看,大明朝廷之上的那些从佬却不会这样看.不打旗帜,干一仗就跑,这纯粹就是报复一把,而打明了旗帜上岸作战,就不谛于是正式宣战了,所以有时候即便是脱了裤子放屁,那也是很有必要的.

  富县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主要是朝廷军队在占领富县之后,这里几乎所有的青壮都被大军强迫拉去运送补给,充作民夫使用了,齐国军队在后勤补给方面可不像大明军队那样有一套完整的系统和流程,都是走一地便拉一地的夫.

  一个时辰之后,这支军队便沿着官道一路疾行到了富县县城,龙镶军的后勤辎重大营便安置在富县县城之内.

  这支大军的突然出现,让驻守富县的齐军完全变傻了.慌乱之中关闭城门,敲响警钟,但富县现在大猫小猫两三只,如何抵挡这样一支如狼似虎的军队呢?

  在城上士兵战战兢兢的目光之中,和尚下令放缓速度,部队急行军这么长时间,一来是需要放松,二来,也是向城上的齐军示威.

  到了这个地儿,和尚可不怕对方知晓人们已经抵达的消息了,就算是有送信的,那也得要比他们跑得更快才行.

  更何况,鹰巢的探子们在这一路之上早就布不了不知多少人手,会在暗地里阻截企图送信去黎阳的人.

  走过了富县县城,军队这才开始再一次的加速,不得不说,富县到黎阳的道路修得还是很不错的,比起去岁在秦国作战的时候,和尚感觉要好得太多,那时才真的叫作步履维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