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宗师神技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胡不归携剑而归,闵若兮身边的瑛如却是长身而期,衣袂飘飘,御空而行,宛如瑶池仙子乘风而来.瑛姑其实年纪并不太大,也不过只有四十出头,到了大明之后,除了前几年跟着闵若兮颠沛流离,后来却一直是养尊处优,再加上舒畅为了讨好老婆,寸出不穷地配置出各种养颜扶肤的药品,这些东西,自然都少不了瑛姑一份儿,几年下来,瑛姑看起来倒是比前些年年轻了不少.

  瑛姑原本使用的是一根软鞭,但现在出场的她,双手之中却是空空如也,乘风而来,飘然落在冰面之上,两指一捻,一枚小小的绣花针出现在手里,针后面,还连着长长的丝线.在皇宫之中,瑛姑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情便是做针线活,当然,有资格穿她做的衣物的也就只有皇帝两口子再加上小文小武了.

  绣花针连着红色的丝线飞出,在冰面之上倏起倏落,柱香功夫,瑛姑身形倒飞而回,针插在冰面之上,上面连着的丝线渐渐崩紧,随着哗啦一声巨响,半个池塘的冰块,竟然被一根细细的丝线给完全拉了起来,跟在瑛姑身后飞行,随着瑛姑手腕微动,一块四四方方的冰面便竖起在了池塘边上.光滑的冰面之上,此时被瑛姑在上面用绣花针绣出了两朵牡丹,一朵含苞待放,一朵花叶绽开,似乎一阵风来,那花瓣便会随风舞动.

  贺人屠大笑着站了起来,看着霍光道:”霍兄,我本来也想效仿胡兄来弄一个冰雕,不防瑛姑将大半个池塘的冰都用光了,不若我们两人一齐动手,替陛下清理下这御花园树木身上的积雪如何?咱们来做一龙一凤,你觉得怎么样?”

  霍光笑着站起来道:”正有此意.”

  两人飞身而起,如同大鸟一般在偌大的林子之间穿行,随着两人飞过,满树的雪花尽皆飞了起来,悬停在两人的头顶之上.

  两人对视一眼,霍光道:”你龙我凤.”

  “好!”贺人屠大笑着道.

  悬停在空中静止不同的积雪蓦然动了起来,一团团,一块块,不停地聚拢又不同的飞起,然后依次落下,片刻过后,两人几乎是同时住手.

  御花园中,便多了两个庞大的雪雕,一头龙张牙舞爪,睥睨四顾,一只凤凰展翅昂头,张嘴欲鸣,而更让院中之人大开眼界的是,龙身上的鳞甲清晰可辩,凤身上的羽毛纤毫毕现.

  小文小武欢呼着冲进了御花园中,一会儿摸摸骏马,一会看看牡丹,下一刻又窜到了一龙一凤身边,小心翼翼地伸出小手轻轻地抚摸着,生怕弄坏了一星半点.

  “兮儿,手是不是有些痒痒?”秦风看着闵若兮,笑问道.

  闵若兮长身而起,娇笑道:”我可没有诸位这等功夫,也罢,便借诸位的作品,替他们上个色吧,诸位,如有失误,可不要怪我坏了你们的杰作哦.”

  在众人的鼓掌欢笑声中,闵若兮长袖轻舞,摆放在桌上的一瓶瓶各色果酒从瓶口喷涌而出,凝成一条直线升到半空之中,然后在空中轻轻巧巧的一个转折,宛如在空中画出了一条七色彩虹,奔向御花园中刚刚成形的骏马,牡丹,龙,凤.

  一边的马豹子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往嘴里塞东西,他伤重未愈,这样的表演自然是有心无力,看似不过是众人在游戏嬉玩,但这却需要强大的修为,顶尖的控制能力才能完成,不到宗师境界,那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原本他以为自己也是宗师之境,与在座诸人半斤八两,但今日一看,却是大不然,像他们这样举重若轻的做出的这些事情,自己倒也可以完成,但绝不会像他们那样轻松,也不会像他们那样写意.

  这就是实力之上的差距.

  不知不觉,心中禁然有些惊骇起来,刚刚出手的这四个人,任何一个与自己单单对上,自己只怕都不是对手.

  娇娇怯怯的皇后,此刻一出手,更是吓了他一大跳,桌上的各色果酒大大小小数十上百瓶,此刻却都尽数飞到了空中,但却各行各路,互不相扰,这得需要多强的对真气的控制能力啊?将内力分成数十股还能如此控制得精巧入微,马豹子知道自己拍马也赶不上.

  就在他这楞神这一小会儿的功夫,闵若兮已是坐了下来,没有用完的各色果酒又各归各位,化为细细的酒柱重新落回到了瓶中,而园中刚刚四位宗师完成的作品,却已经被上了色,一下子便鲜活了起来.

  “如此,才算真正完整了.”诸人都是鼓掌欢呼,眼光却是都不由自主的转向坐在主位之上的秦风,看着众人的眼色,秦风大笑着站了起来:”看来今天这酒想要喝得痛快罗,我还非得露一手了,也罢,刚刚霍师与贺师两人已经替我清理了这御花园中花草树木上的积雪,那我便将地上的积雪也清一清吧.”

  他缓步入场,不见有任何动作,地上厚厚的积雪便飘然而起.

  众人瞪大眼睛看着秦风,想要看到他出手的动作,但很可惜,秦风就是一直站在那里,似乎连一根手指头也没有动.

  贺人屠,霍光,包括后来的胡不归,都与秦风切磋过,胡不归还没有多少的特别深的映象,但贺人屠与霍光却是一点一滴地看着秦风成长起来的,从最开始的较之他们还略有不如,到后来的分庭抗礼,再到后来他们已经知不敌,而到了最近,秦风就像是一片汪洋大海,他们竟然连底儿也探不到了.

  秦风自从跨进宗师之境之后,进境之速,让见多识广的二人都是瞠目结舌.

  此刻园中的积雪已经在秦风的头顶之上构成了一个长方形的整整齐齐的板子模样的东西,秦风仰头,闭眼,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而那块雪板之上的雪,却在不停地流动着.速度极慢,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看得片刻,众人心中已是了然,秦风正在构建的是整个天下的疆域图.

  这样的作品,看起来没有前面几位那样眩目,但内行人却都知道,这要更难,因为雪板之上,无数根线条正在一齐流动,而最为难得的是,就连在御花园中侍候的那些不懂武道的宫女太监们,也能清楚地看到上面的变化.

  这可比起前几位所表现出来的要难上太多.

  当然,这种难度,也只有那些武道大家才真正明白.

  先前不论是胡不归,瑛姑,还是贺人屠,霍光,完成作品的时候,普通人也就只能看到一团光在他们眼前闪耀了,等他们真正能看清楚的时候,作品也早就完成,而现在,秦风正缓缓地以所有人都能看得见的速度在完成他的作品.

  这样的难度,可就比先前高出了数个档次了.

  马豹子此刻已经完合痴了,呆呆傻傻地看着悬停在半空之中的雪板逐渐完成的图案,嘴角流出了亮晶晶的涎水也不自知.

  最后一笔勾勒完毕,桌上摆放着的闵若兮没有用完的果酒再一次腾空而起,稍倾,绿色的绵延起伏的山峦,黄色苍茫的大地,蜿蜒流淌的河流,一座座青色的城池依次在所有人面前展示,当蓝色的海洋一直沿绵到雪板的尽头上的时候,御花园中已经是响起了经久不绝的掌声.

  这副天下疆域图在空中缓缓地旋转着,雪在渐渐凝固,慢慢地变成了晶莹透剔的冰雕,从空中缓缓地降了下来,竖立在众人的面前.

  “陛下神技,诸位大师神技,老奴今日大开眼界.”乐公公看着缓步而回的秦风,发出了声声赞叹.”陛下,今日观诸位绝技,老奴忽然有所悟.”

  秦风大笑,用力地拍着乐公公的肩膀:”既然如此,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自去,自去.”

  乐公公用力地点头,转身如飞而去.

  他在九级巅峰之上久矣,却因为身体上的原因,而一直不能更进一步,今日看到各位宗师对真力的操控,真觉有醍醐灌顶之感,竟然隐隐有了突破之意,自然是惊喜之极,如果真有所得,能推开那扇门,那他将是这天下第一个成为宗师级高手的太监.

  一边的舒畅一脸的懊恼,站起身来,道:”可恨当年没有好好的学习武道,不能在今日大出风头,幸好我也有些小礼物献上,不然今天这酒可就吃得没滋没味了,来来来,这是我和师妹两人刚刚研制出来的好东西,一人一颗,有伤可以救命,无伤可以延年益寿.”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转着圈儿的给在座的人每人发上一颗,众人都是喜笑颜开地笑纳,男医神和女医神联手弄出来的东西,那还能错得了,看舒畅郑而重之一脸肉痛的模样,便知这药炼制不易.

  徐来也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却是从怀里掏出了一牛一马两个小模型,放在小文和小武面前:”徐某没有诸位这样的本事,也就只会做些机关消息,这两个小玩意儿,送给王子和公主一乐.”

  他转动小牛小马之上的一个机括,将一牛一马放在地上,这一牛一马,居然就迈开四蹄,在地上疾走起来.让两个小人欢喜得又叫又跳,跟着这两个小玩意儿满园子里乱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