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暴怒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小牛小马做得极是精巧,送给皇子公主的小礼物,徐来自然是亲自动手的,看着两个小牛小马在院子里嗒嗒嗒嗒地跑着逗得两个孩子开心无比,众人无不大笑.天工坊的机关消息,精巧如斯,众人开心之余,却也无不佩服.

  天在大明很多地方在得到了天工署的帮助之后,效率开始大大的提高,不论是军械,还是战舰,抑或是轨道车,天工坊都专门组建了攻关小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提高效率,让战舰,轨道车跑得更快,让军械的操作更加简单,杀伤力更加强悍.

  徐来在加入大明之后不久,便已经成了大明军工方面的权威人物.

  “陛下,首辅与两位次辅,还有监察院田统领在宫外求见.”新任的侍卫统领齐东兴急步而入,在秦风耳边低声道.

  “哦,他们的鼻子这么灵,居然嗅到了我今日在大宴宾客,不过今日到场的可都是武学大家,他们之中,也就只有田康还算沾个边儿吧,跑来作甚么?”秦风笑吟吟地道.

  “陛下,看首辅他们的脸色,似乎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齐东兴有些惴惴不安地道.

  秦风眉头微微一挑,”让他们进来吧.”

  权云四人低头而入,他们的脸色不是不好看,而是如丧考纰,与园中所有人的欢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陛下.”权云等走到秦风面前,躬身行了一礼,直起身子,看了四周的众人一眼,却没有说话.

  秦风会意地站了起来,对众人道:”诸位自便,我去去便来.”

  闵若兮看着秦风带着一行人走向御花园边上的逍遥阁,眉头微微皱起,看几人的脸色,显然是遇到了什么大事情,这几年来,大明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权云等人如此郑重了.一位首辅,两位次辅,再加上鹰巢的统领四大巨头齐至,这可真是少见得很.

  逍遥客中温暖如春,与外面的凛冽的寒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权云四人的身上,却丝毫没有感到屋中的温度,从内心到身体,几人此刻都是如坠冰窖之中,再从金景南那里知道所有事情的经过之后,权云已是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恨不得当下将金景南那颗狗头立即揪下来丢到茅厕去.

  “出了什么事情?”秦风转到大案之后,坐了下来,”是那里遭了灾吗?”

  在秦风的想象之中,眼下大明的外部形式可以说是一片大好,齐人清除内患,内战一触即发,不管这场内战的规模有多大,总之这个时间,是断然没法对大明形成任何威胁的,至于楚国,现在还是威胁吗?

  能让几位首辅如此动容的,也就只有大明疆域之内那里出现了天灾,今年的天气格外寒冷,雪特别大,大明本土秦风并不担心,但更西边的秦地,可就不好说了,毕竟那里的情况与大明本土比起来,基本上还算是一穷二白.这样的大雪,极易使一地受到严重的损害.

  权云一言不发,一撩袍子,跪了下来,在他身后,金景南,方大治,田康三人也依次跪了下来.

  秦风嗯了一声,本来安坐若素的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也变得郑重起来,事情,只怕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陛下,郭九龄郭统领殁了.”权云低声道.

  “你说什么?”秦风身体微微一震,身体前倾,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听错了权云在说什么:”你说谁没了?”

  “郭九龄郭统领在上京城殁了.”

  秦风的双手一下子按在面前的大案之上,心情震荡之下,手上不知不觉便加上了力道,哗啦一声,结实的红木大案立时为成了碎片,秦风身子微微一晃,旋即稳住:”郭九龄不是在泉州吗?怎么会去了上京城?”

  “陛下,这是郭统领最后给陛下留下的折子.”权云双手高高举起,手里拿着的正是郭九龄送回来的绝命折.

  秦风伸手一招,权云手里的折子便飞到了秦风的手中,哗拉一声被展开.

  御花园中,秦风不由自主的真气震荡,如何瞒得过这里的数位大宗师,众人停下了手中的杯著,不约而同地看向不远处的逍遥阁.

  能让秦风这样的大高手真气不由自主的出现外泄的状况,只能是出现了让他震极之极的大事,众人几乎都是同时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便是舒畅这样不明所以的人,也立时受到了感染,跟着众人看向那边.

  下一刻,逍遥阁突然散了.

  是的,就是散了.

  全木搭建的逍遥阁从内到外,似乎受到了无穷力量的挤压,骤然之间便向空中,向四处飞散开来.将内里的所有一切完全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闵若兮和瑛姑动了,两人闪电般的掠到正在嬉戏的小文小武身边,一人一个,将两个孩子搂在了怀中.

  贺人屠与霍光动了,两人一左一右窜了出去,漫天飞舞的逍遥阁的碎片顿时定格在了半空,这御花园中现在可还有不少的不谙武功的宫女,太监,要是任由这些东西飞溅而出,只怕会闹出人命.

  凝在半空的各种杂物如同飞鸟投木一般在贺人屠与霍光头上聚集,然后哗拉一下落将下来,在两人的面前摆得整整齐齐.

  现场唯一没有动的只有胡不归,他毕竟刚刚归附不久,这样的场景,却是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完全不知道该不该出手.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秦风与四位大臣.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秦风如此的失态过.而且他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失态,而是有些失控了.

  秦风挥舞着手里的一本奏折,正在愤怒地咆哮着:”谁,谁同意他这么做的?”

  金景南的身子微微发抖,向前膝行两步.

  “陛下,是臣.”

  话还没有说完,秦风一探手,竟然将金景南卡住脖子拎了起来,”你居然敢如此做,你居然敢眼睁睁地看着他自赴死地?”

  金景南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秦风愤怒之下,劲道何其之大,当下便卡得金景南两眼翻白,权云与方大治都是大骇,两人双双扑了上去,一人扳住秦风一支胳膊.

  “陛下,陛下,老臣有话说.”权云声嘶力竭的大声吼叫道,不管金景南如何,要是秦风心情激荡之下失手杀了金景南,这如何交待,史书之上如何书写?

  这一幕也将贺人屠与霍光吓住了.

  远处的闵若兮将怀里的小文一把塞给身边的瑛姑,风一般的掠了过去,伸手在秦风手臂之上一拂,翻手将金景南抢了下来,随手丢在地上,然后一把扶住秦风.

  “出了什么事了?”

  秦风两只眼睛仍然瞪着金景南,”你怎么敢这么做?”

  金景南大声咳嗽着,手抚着脖子,但眼神里此刻却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胆怯,稍稍喘得过来气,便梗着脖子道.

  “陛下,一切为了大明.”

  “混帐!”秦风大怒,扬起手来便欲给金景南一个大巴掌,手却被闵若兮死死抓住.

  “出了什么事?”她厉声问道.

  “兮儿,郭老死了,死在上京城!”秦风看着闵若兮,颤声道.

  闵若兮的脸霎那之间变得雪一样的白,两腿一软,如果不是秦风一把将他拽住,几乎便要跌在地上.她与郭九龄之间的感情要更深.当年她去落英山脉,随身护卫的便是郭九龄,随后的大逃亡,更是郭九龄豁出了命来保护她,如果不是郭九龄的坚持,闵若兮根本就等不到秦风赶来救援便落在了秦人的手里.而郭九龄也正是因为这一战,从一个九境的大高手直跌而下,如果不是后来遇上舒畅,性命早就不保了,可即便如此,也不过是保住了命而已.

  而现在,这个对她忠心耿耿以命相护的老人,居然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死了.

  “陛下,这件事情,金大人是有错,但他也是被郭统领给骗了.”权云惊魂未定地看着秦风,大声道.

  “你说什么?”秦风大怒.

  “是这样的,陛下,郭统领事先制定的这个计划不是这样的.”权云快速地将郭九龄当初与金景南制定的计划简略地说了一遍,”可谁知,郭统领一到上京,便改变了计划,原本作为引子的那些人,被他替换成了自己.”

  秦风抬头望着天空,激动的情绪缓缓地平复了下来,他再一次地展开了手中的郭九龄的绝命折,折子很长,他只看了前半部分便已是勃然大怒,而在后半部分,郭九龄才开始解释他这样做的理由所在.

  他已经活不长了,他要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再助推大明一把.掌握楚国内卫,补齐大明吞并楚国的最后一块拼图.

  他自认为这一辈子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但在一步步颠覆大楚的行动之中,随着距离目标愈来愈近,他却愈来愈感到对不起当年一起奋斗过的那些老战友,对不起楚国的先皇闵威,他唯有在最后以自己的性命来抵偿这种负疚感.

  死在上京城,就是他的最后回答.

  在秦风的臂膀里看完郭九龄的绝命折,闵若兮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不能自抑.

  “老郭,你糊涂啊!”秦风一声长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