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最后的疯狂(再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隔半年之久,和尚终于又看见了自己的老婆.

  余秀娥此时正挥舞着她的大刀在齐军之中厮杀,她被包围了.

  正如余秀娥所料,张衡选择了继续向西冲锋而不是走回头路,察觉到自己面临全军覆灭危险的齐军在这个时候齐齐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宛如浪潮一般一波又一波地撞向对面的防线,守军防线岌岌可危.

  余秀娥成了这里的定海神针,拖着她的大刀,游走在防线之上,那里出现危险,她就会出现在哪里,凭着远超他人的武道修为,硬生生地稳定着整个防线的形式.士兵们只要看到她出现在面前,就会爆发出超人的战斗力.

  将是兵的胆,余秀娥带给士兵们的不仅仅是勇气.

  看到这一切的张衡清楚,不将这个人击退,只怕他很难从这里脱身,纵然明白自己不是余秀娥的对手,他还是提枪奋力地冲了上去,也只有他,还与余秀娥有一搏之力.

  余秀娥只是被他拖住了片刻的功夫,就被不要命涌来的齐军给包围在了中间,张衡拼尽全力,挨了两刀,盔甲散乱,鲜血淋漓地被他的亲兵们抢了回去,看着被层层围住的余秀娥时,嘴角露出了狞笑,就算你是武神转世,陷身到万军丛中,照样也无法施展.

  明军的防线在余秀娥被围住之后,立时便出现了松动,他们冲向了余秀娥被围的地方,想要将他们的长官解救出来.哪怕是军官们竭力呼喊也无法再稳持阵形,最终,连军官们也被裹协着一起冲向了那个方向.

  齐军终于打开了缺口.

  但他们终究还是慢了一点点.

  和尚来了.

  看到被围着的余秀娥鬓发散乱,全身血糊糊的,那件标志性的大红披风,此刻只剩下短短的一截还挂在身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的模样,和尚的眼睛立刻便红了.

  “干死他们!”他嗥叫着冲了上去.

  锐金营士兵暴怒了.在锐金营中,余秀娥的声望可比和尚还要高上许多,一轮飞矛过后,锐金营士卒如同野兽一般的扑了上去,如同石碾子一般向前平推而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齐军士卒终于崩溃了,没有什么比再看到希望刚刚出现就又被无情掐灭更让人懊恼的事情了,突围已经无望,已经厮杀了整整一天的他们,又遇上了龙精虎猛的对手,即便是战斗意志再强的人,此刻在体力之上也已经是无法支撑了.

  和尚杀得性起,大刀之下,基本上都是一刀两断,只到眼前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这才让他发热的头脑终于冷静了下来.

  余秀娥的周围已经没有什么敌人了.

  在他的前方,锐金营士兵已经到了她的左右,在她的身后,前来救援他的士卒也已经抵达,在将她围在中心之后,这些将士们再以余秀娥为中心,向着四周幅射出去,此刻,她与和尚正好处在明军士兵的正中心,能看到的只是一个个正在向外冲杀的士兵们的背影.

  余秀娥扑嗵坐倒在地上,当的一声,手里的大刀也扔在了一边,慌得和尚赶紧扑了过去,两只手抓住余秀娥,慌里慌张的左看右瞧,”哪里受伤了?哪里受伤了?”

  余秀娥被他揽在怀里翻来覆去的检查,晃得脑袋都有些昏了,不由大怒,一伸手便揪住了和尚的耳朵:”住手,老娘没有受伤,老娘就是累了.”

  “哎约喂,老婆,手下留情,这是战场呐,给我留一点面子.”和尚一看余秀娥还有力气发威,顿时放下心来.

  “什么面子?锐金营哪个没看过我揪你的耳朵?”余秀娥怒道:”你这个死秃驴,要是再晚来一儿,老娘就要挂了.”

  “我已经跑得很快了,那个水师陆战队都被我跑得口吐白沫了.”和尚小心翼翼的解释地着,却不敢说自己为了等候战机,在黎阳城外窝了小半天的事实.”你在这里,我敢不跑快吗?不过话又说回来,就这些小虾米,能把你怎么样?”

  余秀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她着实是累到了极点,武道修为再深厚,到了这样千万人马生死相搏的战场,当真是显得渺小到了极点,此刻被和尚抱在怀里,一股久违的安全感再一次浮上了心头,这半年来,她独领一军在异国他乡做战,神经每时每刻都绷得极紧,在看到和尚的这一刻,她终于可以完全的放松下来了.

  再强悍的女人,终究也还是一个女人.

  耳边的喊杀之声似乎离此刻的她极远,或者说是充耳不闻,她蜷缩起自己的身子,任由和尚紧紧地抱着自己.

  “儿子还好吧?长胖了没有,长高了没有?”

  “儿子长得极壮.”和尚洋洋得意地道:”也不看看是谁的种.”

  余秀娥眼睛一翻,突然又伸出手去揪住了和尚的耳朵:”说,这半年我不在家,你有没有出去沾花惹草?”

  “我哪里敢?”和尚大声叫起撞天屈来,”我连花酒都不去喝,每天都呆在军营里.”

  “量你也不敢.”余秀娥哼哼道:”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来,我就把你变成真和尚,不,是变成太监,让你和乐公公做伴去.”

  “你不在的日子,我尽顾着想你了,哪有心情去寻花问柳,好了好了老婆,歇会儿好不好,别劳心费神了,剩下来的情情交给我去做了.”和尚嘴巴抹了蜜一般的哄着余秀娥,哄骗女人,这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西城门处,苏威死死地盯着前方,看到数百个齐军神色惊惶地从哪里冲了出来,再看到最中间他们簇拥着的一个披头散发的家伙,顿时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皇天不负有心人啊,终于还是让他给等着了.

  他带着水师陆战队赶到黎阳城的时候,和尚的锐金营早就冲进城内,肥肉是没得吃了,光吃点残羹剩炙他又有些不甘心,想了想,便分出一千人进城去追杀被杀散的龙镶军,自己则带着另外的一千人偷偷摸摸的到了西城之外.

  龙镶军应当是在猛攻黎阳城内的防线,以黎阳城的防守力量,有很大的可能被他们突出去一部分,而能突出去的,自然是龙镶军的精锐,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他们的将军也就在其中.一场战争失败之后,将军们逃生的可能性还是最大的,因为他们毕竟有自己直属的最精锐的卫队,战斗力也要比普通士卒强悍许多.

  反正已经这样了,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捞上一条大鱼上来,就算捞不到,也损失不了什么,要是捞到了,那可就大赚一笔.

  现在的他心花怒放,还真让他等着了.

  从西城门里冲出来的这几百人,正是张衡和他的亲兵直属卫队.

  在余秀娥被包围起来,在和尚率军冲杀过来的那一刻,张衡便知道他已经遭到了彻底的失败,休想再将军队完整的带出黎阳城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集结起自己的亲兵卫队杀出重围,向西城逃窜而出.

  求生的欲望让他们战力大增,他们面对的同样是疲惫不堪的黎阳守军,竟然让他们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冲出了西城门.

  逃出黎阳城,在天色已经快要完全黑下来的情况下,逃出生天,并不算是一件难事.

  没有等张衡来得及庆幸一下自己脱离了黎阳城这个黑洞,在他的身前,喊杀之声大起,已经憋了好半晌的水师陆战队士兵在苏威的带领之下,下山猛虎一般的冲了过来,将好不容易脱出重围的这批龙镶军再一次的包了饺子.

  “那个当官的,给我捉活的.”苏威意气风发的大吼道.

  月上中宵,黎阳城中的战斗终于彻底结束了,被捆得粽子一般高高悬挂在旗杆之上的张衡,击碎了那些躲在暗处仍在抵抗的零星的齐军最后的一点意志,他们走了出来,向明军投降了.

  这一战,一支整编的上万人的龙镶军全军覆灭,包括民夫在内,战死的人超过了万余人,被生擒活捉的超过三千,而明军这一边损失亦极大,余秀娥麾下的三千明军,能笑到最后的只有五百余人,黄连带来的二千兵马,折损了一半有余,便连谢秋现在也躺在了担架之上.

  “点了这个王八蛋的天灯!”余秀娥瞅着高高吊起的张衡,咬牙切齿地道.她的部下损失最严重,这大半年来,与她一起朝夕相处的许多战友,永远地都留在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之中.

  “秀娥,我们大明是不允许屠杀俘虏的,再者这个人身份不低,带回去可以从他身上挖出更多的关于龙镶军的事情来,这一战,大家也都看到了龙镶军的战斗力着实不低,丝毫不逊色于我们呢!”和尚摇头道.

  “那些俘虏怎么办?”黄连问道,数千俘虏,现在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大麻烦.

  “放罗!”和尚干净利落地道:”我们还有其它的任务,不能在这里耽搁,黄将军,你也不必回勃州去了,跟着我们一起上船离开.勃州那边,也撤得差不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