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运筹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曹天成嘴唇发紫,手微微颤抖,“他怎么还有脸活着?还有脸给我写折子请罪?他怎么不和那些一起战死的士卒去死?”

  田汾从曹天成手中接过奏折,匆匆地浏览了一遍,脸色虽然动容,却远没有曹天成那般激动。转头对着那个仍然弯着腰汗滚浃背的通政司官员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

  通政司官员感激地看了一眼田汾,倒退数步然后转身迅即地退到了远方,在曹天成大发雷霆的时候,除了田汾这样的人,其它的多半要遭受池鱼之殃。

  “陛下!”

  “你要替这个败军之将求情么?”曹天成语气有些不善。

  田汾点了点头:“陛下,这一败,其实非战之罪也。张衡此次领军,一路之上亦算可圈可点,比起并州翼州两路兵马,他的表现要好得太多,也正因为如此,他才遭受到了最强有力的抵抗,而且最终明人在富县登陆,不但他没有想到,朝堂之上同样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意外,并不能怪责到前方的将领身上。”

  “身为统兵大将,居然对身后毫无防备,难道说他就没有一点责任吗?”曹天成冷哼道,不过语气已经放缓了下来。

  “陛下,他是在本土作战啊!”田汾叹道:“而且他对面的敌人,并不是一群乌合之众,同样的也是改头换面的明军,那样的情形之下,只怕便是亲王殿下在哪里亲自指挥,也难逃一败吧!陛下,现在我们亦是一将难求啊,能让人完全放心的将领,更是少啊!”

  曹天成沉默了,田汾为张衡求情,不仅仅是因为这一败情有可缘,更因为在龙镶军的清理之中,问题触目惊心。近几年来,曹天成已经在有意识地将豪门世家的将领调出军队,提拔寒门子弟,但却发现,为数众多的寒门子弟在他们从一个普通士兵往上爬的过程之中,居然也有不少人早已经被豪门世家腐蚀拉拢,光是明面之上就已经查出来了不少,还有多少藏在水下没有露出头来呢?像张衡这样清清白白的将领,的确是不多了。

  “首辅的意思是就这样算了?”

  “当然不。”田汾道:“必竟是一场大败,不惩罚也是说不过去的,陛下,不如将他发落到洛阳去吧!”

  “洛阳?”曹天成目光闪动,“那可是一个牛鬼蛇神汇聚之地,他到了那里,你能确定就能洁身自好?”

  “陛下,老臣正是要看到他自甘坠落啊。我想一个洛阳副守备足以让他心生怨气吧?”田汾微笑道。“连降三级,从龙镶军大将变成一个无足轻重的副守备,正好是可以乘虚而入的时候吧!”

  “那就这样办吧,希望他能不负朕望,再把差使办砸了,那就真是难逃国法治裁了。”曹天成挥了挥手,意兴索然。偌大一个帝国,现在竟然在用人之上有捉襟见肘之感,让他亦是分外气闷。

  两人一齐转身,看着山下那偌大的海湾之中正在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竟是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水师啊,朕这一次是真正地感受到了水师的重要性了,首辅,这里你亲自给朕盯着,朕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一起我们大齐的水师了。如果没有一支能够抗衡,不,先不说抗衡,只要能拖住明国的水师就行,否则将来大战一起,我们将处于极端的被动之地,千里海疆,何处不是明人的登陆作战之地?”曹天成渭然长叹,“我们荒废了太多的时间,现在想要迎头赶上,便只能废寝忘食,不分日夜。”

  “陛下也不必过分担忧。”田汾宽慰道:“我们大齐的底蕴,必竟不是才立国十余年的明朝能比,从全国搜罗来的适合造船的大料,正在向着这里汇集,到时候只要宁则枫和他的部下就位,短时间内,我们便可以造出无数的战舰来。”

  “船好造,兵难练啊!”曹天成却没有半分放松的感觉:“大陆之上两大海盗世家,泉州宁氏,勃州周氏都已经归顺了大明,使得他有足够的人手来开动这些战舰,曹辉还跟朕禀报过,为了练兵,明国甚至派出了他们的战舰远赴海外作战,现在战法已经相当熟练了,首辅,朕想海上作战肯定与陆上作战有太多的不同,我们都要从头摸索啊!”

  “陛下,从皇室密档之中,老臣找出了不少当年大唐水师将领的奏折,以及一些作战体会,兵法,心得,这些都已经整理出来了,兵部也已经集合了一些将领正在学习这些东西,虽然还只限于纸上谈兵,但终归可以说是已经上路了。”

  曹天成微微点头:“所以我们要造出更多的船,练出更多兵,朕能想象到,海上开战之初,我们必然会连吃败仗,就让我们的士兵在一场场败仗之中去学习成长吧,希望宁则枫能真有一些真才实学。朕不指望他在海上能大杀四方,只需要让明人有所顾忌,不敢为所欲为就心满意足了。”

  “陛下不必过于忧心。”田汾道:“今明两年是我们大齐最为难熬的两年,但只要平安渡过这两年,一个崭新的大齐就将重新崛起,那时上下一心,凭着我们广袤的领土,充足的人丁,我们能爆发出来的能量,绝不是明人能够想象的。”

  “今明两年?”曹天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今明两年,我们在发展壮大自己的同时,还一定要阻止明人对楚国的吞并,一定要想法子让闵若英坚持下来,朕可不想楚国那些膏腴之地,以及他们充足的人力为明人所用。”

  “陛下,这些方面早已经开始着手了,现在闵若英也已经意识到了,对他威胁最大的不是我们大齐,而是一直与他们有着盟约关系的明国,楚国朝堂之上,已经开始形成了一股反明的势力,他们得到了闵若英的支持。”

  曹天成点了点头:“所以周济云那个点,一定要拔掉,他的存在,使得我们与楚国还不能联成一气,也不能与楚国毫无障碍的交通。那个卞无双,首辅怎么看?”

  “琢磨不定!”田汾难得的皱起了眉头:“此人到底想干什么,现在老臣实在有些难以揣择,最大的可能就是此人想要拥兵自重,割据一方。所以他那里,我们目前也在下功夫,不过他可比闵若英难对付多了,到现在为止,我们在与他的交流之中,此人竟然只想着占便宜,却不想真正的做出一些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来。”

  “豪门世家,在哪里都是一些毒瘤。”曹天成狠狠地呸了一口。“等到拿下了周济云,我看他的口气还是不是那么硬扎!”

  “对于此人,边走边看吧,陛下,越是像这样的人,越是有利用的可能。”田汾微笑道:“老臣宁愿对付这样滑不溜手的人,也不想碰到程务本那样的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根本无法下手。此人之所以现在顾左右而言他,只不过是对他的诱惑还不够大罢了,此人现在一门心思的想扩大自己的控制地盘,增强自己的实力,然后等着我们与明国的大战,他好从中渔利。老臣想,到时候只要我们在与明国的争斗之中占得了上风,此人必然便会倒向我们。”

  “这样的人,真正令人生厌,闵若英真是瞎了眼,居然倚重这样的人。”

  “闵若英欲置程务本于死地,便非得借助此人不可。不过对于我们而言,闵若英或者卞无双,又有什么区别呢?”田汾笑道。

  “首辅此言倒正合我意。”曹天成笑了起来,“的确没有什么区别,终归都要成为我大齐一统天下的垫脚石。他想左右逢源,只怕到时候一无所得。”

  “陛下,臣这便要去常宁郡了,您也尽快回长安吧,一国之君,不能太久离开长安重地,自来都是黎明之前最为黑暗,越是发现自己的末日将要来临,那些人就会越疯狂的。特别是这一次曹辉下手宰了周延儒和乌向东之后,豪门世家已经彻底清楚他们与朝廷之间,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和缓的余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如今洛阳早已成了他们准备谋反的大本营,山雨欲来风满楼,此时陛下一定要坐镇长安才好。”田汾道。“洛阳是我大齐的经济中心,长安是政治中心,此时此刻,长安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曹云会同意吗?”曹天成罕见的有些担心起来。

  “就算他不愿,臣也要说得他愿意!”田汾眯起了眼睛,“想要不动摇大齐根基就将豪门世家连根拔起,必要的风险那是一定要冒的。个人荣辱,此时都要抛诸身外。亲王殿下如果真是为国为民,这一趟他就要非走不可。”

  “只怕此事过后,朕与他的心结再也没法解开了。”曹天成叹道。“不管怎么说,终是我对不住他。”

  “一山不能容二虎。亲王殿下既然已经退了一步,那何不一退到底!”田汾冷酷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