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黄安的困境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脚踩下去,脚脖子便完全陷进到了雪里,不知什么时候,靴筒里已经渗进了雪水去,踩下去不但滑滑的不着力,更是冰冷刺骨.

  回头看看牵着的战马,同样步履维艰,他恼火地吼叫了一声,却又旋即被寒风卷得无影无踪.

  “休息半个时辰!”看着身后同样疲惫不堪的部属,黄安无奈地下达了命令.

  奇袭!奇袭个屁啊!黄安和他的士兵一样,一屁股坐在雪地里,第一件事就是脱下了自己的靴子,将里面的水倒了出来,袜子湿透了,皱巴巴的不成模样,一双脚泡成了死鱼般的颜色,手按上去,一按一个白色的窝窝.

  他们是骑兵,大半时间还都是在马上渡过的,只是雪越下越大,地上的雪越积越厚,只有当马坚持不住的时候,他们才下马步行,可饶是如此,也成了现在这般模样了,可以想象得到,此时跟在自己身后第二波出发的步卒们将会遭遇的是什么.

  从怀里掏出一块馍馍,撕下一块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这块馍馍他放在怀里揣了有一会儿了,用自己的体温让他变得温软了一些,否则现在只怕就像是石头一样难以啃动.

  他吃得很慢,也吃得很仔细,生怕掉了哪怕一点点细微的馍屑.对于黄安的很多部属而言,他们完全不理解他们的将军的一些作为,他作战勇敢,对士兵也极好,不像一般的将领动辙便喊打喊杀,但他有一个怪癖,那就是见不得任何有哪怕有一点点的浪费粮食的行为,哪怕在粮食十分充足的时候也是这样,因为这个缘故被他拳打脚踢的士兵着实不少,因此在他的部队之中,所有的士兵对于粮食都极其的节省.

  也只有那些跟随黄安很久的人,才知道原因是什么,那是黄安履历之上一块洗不去的伤疤,同样也是他们这些跟着黄安一起到横断山区的士兵的共同的耻辱.

  他们曾经是一支失去了灵魂的士卒,而让他们丢掉他们尊严的正是因为粮食.孤独的山峰,燃烧的篝火,大火之上加了肉的粥的香气漫山遍野的飘荡.这一副画面,是很多人心中的禁忌.

  黄安出身于勋贵之家,曾经是龙镶军的候补军官,与明人的那一战,如果他们表现出色,回去之后,就将正式补入龙镶军,但正是因为那一战,他不但彻底失去了那个机会,同时还失去了名誉.

  被当作垃圾派到了横断山区,然后又被当时的横断山区的主将当成敢死队派在了最前沿,黄安破罐子破摔,作战拼死向前,回来就醉生梦死,这种日子,直到拓拔燕当上了横断山主将之后,才终于被他生生地扭转了过来.

  拓拔燕没有用一种另外的眼光看他,而是将他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将领.光是这一个同等对待,就让黄安感激涕零,与他同样遭遇的,还有他的难兄难弟张柏.

  可是拓拔将军却在大战当前的时候,被调走了.换来了一个来自龙镶军的将领解宝,从第一次的军议,解宝看黄安的眼神,就让他的心如同现在的天气一样,重新又变得冰冷冰冷的了.

  那是不屑,是蔑视,是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看不起.

  他的经历,能瞒过横断山区的那些将士,但却无法瞒得住来自龙镶军的解宝,要知道,当时的黄安张柏可是成为了龙镶军的反面教材的.

  后来发生的一切,也都证实了黄安当时的感觉并不是无的放矢,他又重新被打回了原形,在解宝的眼中,他就是那个当初失去了骄傲,失去了自尊的败军之将.

  如果说这些黄安都还能忍受,但解宝对先前拓拔燕带着他们一齐制定的对昆凌郡的作战方案完全给推翻了就让他无法接受了.

  奇袭!解宝强调的是奇袭,他要出奇不意的出现在昆凌郡对周济云展开突如其来的偷袭,这在黄安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当初拓拔燕的认知.从横断山区撤出来之后,要想抵达昆凌郡,他们需要穿过两个郡,行程达数百里远,这么长的运动距离,想要完全保密几乎是不可能的,更重要的是,发动进攻的时间是冬天.寒冷的天气将是他们天然的阻碍,那时的他们,还没有预测到会下这么大的雪,但拓拔燕已经肯定偷袭是不可取的.但凡消息走漏一点,周济云有所防备,那么迎接偷袭的军队将会是一场灾难.

  但这些困难,似乎都不在解宝的考虑范围之内,人定胜天,这便是他告诫黄安的话,只要有坚定的决心,什么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而且他坚定地认为,周济云的主力必然会在潞州方向,而潞州集结的重兵,已经足以让周济云自顾不暇了,那里还料想得到他们这样一支军队会横跨数郡而来.

  黄安的确是败军之将,但这几年他却一直是在战场之上磨练,不管是胆气还是见识,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将领可比.将己军的胜利寄托在敌人毫无防备的基础之上,解宝的这个认知让他目瞪口呆.

  他们面对的是谁?是大齐名将周济云,便是身经百战的拓拔燕,在谈到这场战争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神情慎重,不敢有丝毫懈怠,现在在解宝眼中,居然是一场手到擒来的胜利.这让黄安很悲观.

  可惜,他不是主将,因为过去的经历,他所说的话,更没有半分说服力,因为他不论说什么,在解宝看来,都是怯战的表现,都是他过去的耻辱的延续.

  这一次进攻的先锋,再一次落在了黄安的身上.当解宝当着无数将领的面,告诉黄安,这是他宽宏大量地给予他洗唰耻辱的机会的时候,黄安几乎当场昏了过去.解宝当着无数将士的面,将他的伤疤血淋淋的再一次撕开展示在了众人的面前.

  黄安是怀着愤怒出发的.对他来说,别的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唯有死而已.

  初时的愤怒过后,寒冷的天气,天降的大雪让他终于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不怕死,但他不能害得全军将士跟着他一起死啊.然而让他无语的是,这一次横跨两郡的长途跋涉,解宝竟然连沿途的军队必须的供应也没有完全解决,他派出来的负责供应军队的官员,不是短缺就是质量严重不过关.拓拔燕当初准备的厚厚的需要准备的物料,在移交时,都已经完全交给了解宝,但从实际情况看,对方根本没有当一回事.

  从马上的背囊之中取出一卷布条,慢慢地缠在脚上,再套上湿漉漉的袜子,重新将被雪水浸透了的,变得硬梆梆的靴子重新套上.

  “黄将军,我们的粮食要出现短缺了.”军司马仇亚雄喀吱喀吱地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黄安的身边:”原本我们节省着,是可以抵达下一个供应点的,但是这场大雪,让我们的行程被拖慢了整整三天.这雪如果再下下去,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将这个情况告诉兄弟们,节省点粮食.”黄安道.

  “用不着我告诉,大家都清楚.”仇亚雄叹气道:”这要是不下了,再来一场寒风,将雪冻硬一点,我们倒是可以跑得快一些,将先前拉下的速度补回来.”

  黄安苦笑:”这样的好事,你别想了,我们是在往南走,你求寒风还不如求前面没有下雪,不过斥候已经回来告诉我了,前面也在下雪,至少在五十里范围之内,雪不会比这里的小.”

  仇亚雄无语,半晌才道:”将军,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沿途供应都出了问题了吗?当初明明拓拔将军已经一切都打点妥当了.”

  “我也在奇怪呢!”

  仇亚雄冷笑:”上一个供应点,那里给我们准备补给的县令与我过去有过数面之缘,他偷偷地告诉我,原本东西是准备得齐全的,只不过现在,都变成了某些人的私人财产了.某人派来接洽的官员,将其中的一部分变卖了.”

  黄安霍然回头,盯着仇亚雄.

  “将军,这样的事情,我敢乱说吗?”仇亚雄冷笑道.”某人以前一直呆在天子脚下,大概是被管得紧了,没机会中饱私囊,或者说中饱私囊根本就没有他的份儿,现在捞着了如此好的机会,岂会放过.数万大军的供应,就算他只捞取其中一部分,也足以让他变成富翁了.”

  狠狠地一拳砸在雪地之上,黄安愤怒地骂道:”王八蛋.”

  “的确是王八蛋,可是将军,要是下一个补给点还是补不足供应怎么办?这是最后一个补给点了,再往前,就要进入昆凌郡,准备接战了.”仇严雄道.

  “如果还是短斤少量,那就抢.”黄安将手上的最后一点馍馍塞进嘴里,又抓起一把雪一齐咽了下去,冷冷地道:”进了昆凌郡,天知道是一个什么情况.”

  “实在没办法,只能以战养战了.”仇亚雄无奈地道.

  以战养战,那就是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